她剛提離婚就穿著性感參加酒會,總裁前夫一個舉動宣誓主權

綺綺會根據您的喜好和理想條件,幫您找到心靈契合的另一半。

加入LINE好友

她剛提離婚就穿著性感參加酒會,總裁前夫一個舉動宣誓主權

每天讀點故事APP簽約作者:卷毛兔

1

徐氏集團內部正在召開高層會議,總裁特別助理凱文,急急忙忙地跑出電梯,深呼瞭一口氣努力地將匯報內容壓縮精簡之後,敲開瞭會議室的大門。

徐璟睿坐在一眾人的中間,目光銳利不茍言笑。一身黑色的西裝,整個人嚴肅而有距離感。

看見凱文進來,不由的皺瞭下眉頭。凱文是他特意派出去盯梢的。盯梢誰?還不是他的新婚太太。

身旁的幾個高管停下瞭手上的動作,就見凱文快步走到徐璟睿的一側,低語瞭幾聲。

果然下一秒,徐璟睿站起瞭身。

「會議等我回來之後再繼續。」說完就大步流星地出瞭會議室的大門。

凱文又提著一口氣在一眾人疑惑的目光下,緊跟著自傢老板離開。

向蓁蓁沒料到徐璟睿會來得如此之快,他頎長高大的身軀立在那里,周身散發著與生俱來的壓迫感。

「跟我走。」徐璟睿的語氣淡漠,不容分說地道。

「我自己能走。」向蓁蓁顯然沒打算聽他的話,隨手拿起自己的黑羊皮小包,徑自往外警察局外走去。

正值三月,她穿瞭件焦糖色質感很好的羊毛大衣,將她嬌小的一面很好的顯現出來。就是這嬌小的一個人居然能向兩個彪型醉漢揮拳頭。

徐璟睿大手緊緊地攥著她纖細的手腕,令向蓁蓁不得不站住。他壓低瞭語氣,顯然怒氣在升騰,道:「你又想幹什麼去?」

向蓁蓁瞪著徐璟睿,一字一頓地回答道:「你、管、不、著!」

凱文眼睜睜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剛打算開口說點兒什麼勸阻的話。忽然向蓁蓁一隻手就沖著他指瞭過來,道:「就是你通風報信的對不對?!」

凱文立刻將嘴邊兒的話咽瞭回去,陪著笑臉回答道:「總裁……是在擔心夫人。」

「你說他擔心我?我怎麼沒瞧出來?」向蓁蓁輕蔑的眼神又瞥向瞭徐璟睿。

「敬愛的徐總,勞煩您跑這一趟辛苦瞭。我現在沒有半點兒事情需要您老操心,您現在可以放我離開瞭吧?」

她的眼睛漂亮而富有靈氣,耳邊是垂下來的發絲,原本柔和美麗的一張臉,此刻卻在蠻橫無理地對著他講話。

一旁坐著的兩個人鼻青臉腫,身上還有濃重的酒氣,看樣子鬧的場面不小。

她的臉依舊白皙好看,不像其他人一臉垂頭喪氣,反而更加精神十足。漂亮的眼睛瞄到那兩個醉漢時,兩人連忙不約而同的低下頭、不敢瞧她一眼。

「怎麼還沒走啊?」這時候一位身著警服手中拿著文件的人走瞭出來。

「那正好,在這份口述文件上簽個字。趕緊回傢吧。」

警察將文件和簽字筆遞給向蓁蓁,她低下頭簽上自己的名字。

「女孩子傢傢的,晚上一個人還是注意點,下次要沒這麼好運的話,是要吃虧的。」警察好心的提醒著。

「不會的。」向蓁蓁倒是信心滿滿的回答道。

可徐璟睿的眉頭卻皺的更緊瞭,道:「她究竟做瞭什麼事?」

警察同志剛要解釋,就聽向蓁蓁沒好氣的說道:「跟醉漢打架,我贏瞭……」

2

向蓁蓁越過徐璟睿那輛黑色的車子,伸手揉瞭揉自己的肩膀,揍兩個男人確實費瞭她不少的力氣,現在她的手臂隱約地疼瞭起來。

眼看著一輛計程車駛來,她伸手想要招攔,整個人卻被大力的攔腰抱起硬塞進瞭車子里去。

徐璟睿是用瞭些力道,向蓁蓁的腰身被抱得難受極瞭,忍不住開口說道:「徐璟睿你幹嘛?在警察局門口施暴,你是罪加一等!」

徐璟睿揉瞭揉太陽穴,冷冷的對凱文說瞭句:「開車。」

凱文半刻都不敢停頓,車子迅速地上瞭主路,一路高架開到瞭徐氏別墅。

兩個人下車,沒有再吵下去,可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徐璟睿依舊攥著向蓁蓁的手生怕她跑瞭一般,一踏進客廳向蓁蓁終於忍不住吼道:「別碰我!」

徐璟睿鬆開瞭手,有些煩躁的望著她。

向蓁蓁將羊毛大衣一把甩在沙發上,她擼瞭擼袖子瞪著徐璟睿說道:「姓徐的,咱倆來個痛快點兒的得瞭!從此以後互不干涉!」

她真想像對付那兩個醉漢一樣,上去一腳將他踢倒,可是她只能在心里發泄,根本做不到。

徐璟睿深深地望瞭她許久,幾不可聞地嘆瞭口氣,道:「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回來。」

蓁蓁最煩的就是徐璟睿這套悶不吭聲的功夫,分分鐘將你的怒火壓制住。

徐璟睿沒有再讓凱文繼續盯著向蓁蓁。

回公司的路上他問過凱文事情的經過。凱文說他跟到KTV的時候,就看見大廳里亂做一團,有人躺在地上鼻子流著血,隨後警車也到瞭,凱文是眼看著向蓁蓁上瞭警車。警局處理事情要求親屬領人,凱文這才打斷瞭徐璟睿的會議。

跟醉漢打架,他的徐太太可真有能耐!

等到徐璟睿開完會回到傢別墅內早已人去樓空,甚至連二樓衣帽間的所有衣服和瑣碎日用品也跟著沒瞭。

徐璟睿頭上的那根筋又開始突突地跳起來,他從衣帽間出來大步的下樓去,卻忽然停住瞭腳步。客廳的大理石桌子上端端正正地擺放著一紙「合作協議書」,上面壓著的是放婚戒的紅絲絨盒子。

徐璟睿閉瞭閉眼睛,將領帶鬆開,坐回到沙發上。拿過那個紅絲絨盒子打開,里面是一對設計簡潔的婚戒。這戒指她好像隻在婚禮的時候戴過一次,現在她這是要退還給他瞭?

徐璟睿握著盒子,忽然耳邊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我叫向蓁蓁。桃之夭夭,其葉蓁蓁的蓁蓁。」

他回憶著,嘴邊隱現出瞭一絲笑容。

忽然,又一個聲音鑽出來道:「什麼為期三年,乾脆現在就離婚!」那是他們準備蜜月的前一個星期,她拿著那紙協議書站在他面前質問他。

3

向蓁蓁指揮著搬傢工人,很快的將她所有物品搬到瞭自己的私人公寓里。

自打她發現那張荒唐的「婚姻協議書」之後,她和徐璟睿每天都上演著「你追我跑,你逮我逃」的戲碼。誓要逃出徐璟睿這個「兩面派」的魔爪。

這間私人公寓還是嫁給徐璟睿之前,爺爺送給她的,讓她以備不時之需。當初不懂爺爺的意思,現在她明白瞭。徐璟睿那個傢夥瞞著她和爺爺、爸爸簽訂瞭個為期三年的婚姻協議,現在這個「不時之需」她用的還真是恰到好處。

向蓁蓁一個人坐在落地窗前,窗戶被敞開瞭一道縫隙,有涼涼的風吹瞭進來,白色的紗簾掃在她光著的腳上,癢癢的。

這樣癢癢又難耐的感覺,大概發生在第一次見到徐璟睿的時候。

一年前,她陪著爺爺參加珠寶大賽。自己設計的作品也在其中,她是向氏珠寶設計師,也是向氏的繼承人。

徐璟睿給人的印象是沉穩有修養又是不茍言笑的,三十五歲男人最具魅力的年紀,更何況他是鼎鼎大名的徐璟睿。

向蓁蓁不知道他是如何跟父親還有爺爺簽訂那份婚姻協議書的。更加不明白徐璟睿這樣的身傢地位,何苦為瞭一紙協議去做這樣的事情?

向蓁蓁明白自己在向氏的使命,冷靜下來的時候似乎也能理解爸爸和爺爺的用意。向氏需要一個最可靠的人來協助,顯然在爸爸和爺爺眼中,傢世樣貌都處在頂尖的徐璟睿是最佳人選。

可即便如此,徐璟睿他怎麼可以利用她的感情、她的婚姻完成一個三年內的企業聯合計劃,這樣的邏輯她是萬不能接受的!

她知道這世上任何事情都可以成為等價交換的籌碼,可是她的婚姻和感情不可以!因為她愛他,所以當她無意中發現那隱藏在書櫃後的協議書時,才覺得自己被騙瞭,自己的真心就像是一個笑話一樣,在徐璟睿的眼里什麼都不是。

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年里他每天開車接她去吃燭光晚餐,包場看電影,買大捧大捧的玫瑰花。甚至於到瞭談婚論嫁舉辦婚禮的時候,他都是做的井井有條,不出一絲差錯。

可那時候的她忽略瞭一點,那就是徐璟睿從來沒說過,「我愛你」……

向蓁蓁一面踏上公司的電梯摁下瞭頂層數字,一面告訴自己,她向蓁蓁不會將自己的企業和後半生交給一個男人的!

「向總,大家還以為您要跟徐總度完蜜月才回來工作呢。」小秘書笑瞇瞇的端上咖啡說道。

向氏珠寶和徐氏金融的合作之前就有之,現在因為婚姻關係而將會變得更加堅固。這是向氏所有人所期望的也是大家所達成的共識。

不過,這層關係很快就要被她結束瞭。

見向蓁蓁的臉色不對勁兒,小秘書立刻轉換瞭話題,將一張燙金的黑色請柬遞上,道:「老董事長說,這是交給您的。讓您務必參加。」

4

珠寶界一年一度的商務酒會在晚上舉行,徐璟睿抵達的時候,酒店里早已是衣香鬢影。

在層層人群中,他一眼就找到瞭離傢出走幾日的向蓁蓁。

一身珍珠粉色的連衣裙,絲綢的質地,精致的剪裁襯得她玲瓏有致。可下一個轉身,卻令徐璟睿皺起瞭眉。大片雪白的後背暴露在外,蝴蝶骨在燈光下顯得性感而迷人。

他闊步的走上前,一把摟住她的肩膀,弄得她手里的紅酒險些溢出來。

向蓁蓁被突如其來的力度嚇瞭一跳,但在看見徐璟睿的一瞬間,她又迅速的將自己的情緒隱藏好。

「原來的是徐先生來瞭,我們就不打擾二位瞭。」周遭的人自然是知道二人的關係,於是很識趣的走開。

「徐先生可以放開手瞭吧?」向蓁蓁轉瞭一下自己的手腕,放下紅酒杯。

徐璟睿並沒有鬆開手,反而握的更緊瞭。

「這幾天住在哪里?」他聲音低沉富有磁性。

向蓁蓁扭著頭不看他,道:「你管不著。」

「你說什麼?」徐璟睿將她拉近自己。

迫於他的壓力感和距離感,向蓁蓁瞪著眼睛回答:「在我眼里,你已經是前夫瞭,無權管我的事情!」協議書上她已經簽上瞭自己的名字,難道他看不見嗎?

他倏然眸光一緊,一把摟住她纖細的腰身,特有的馨香立刻縈繞在周身,這樣的她帶著迷人氣息,他是如何都不會松手的。

「向蓁蓁,別逼我做出明天上頭條的舉動!」徐璟睿逼近她說道。

向蓁蓁冷哼一聲,剛要反嘴說什麼,突如其來的吻就印在瞭她玫紅色的唇瓣上。親密的動作令人臉紅。

任由向蓁蓁用手指狠勁兒的掐著他也無濟於事。

果然,第二日的頭版頭條上就是兩人親吻的大幅照片,旁邊還特別應景的寫著大標題,「徐氏夫婦新婚燕爾,當眾撒狗糧。」

向蓁蓁坐在辦公室里,氣的將報紙撕的粉碎!

「好你個徐璟睿,夠狠!」

徐璟睿下午的視頻會議剛剛結束,凱文就面露難色的抱著一疊文件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前一副不知進退的模樣。

「什麼事?」徐璟睿推門進入辦公室。

凱文抱著文件低聲道:「這是向氏那邊退回來的企劃案、合作書、以及馬上要簽訂的合同。」

「向氏?」徐璟睿立刻明白瞭。

「嗯,是向蓁蓁總監親自簽署的說明書。」凱文看著徐璟睿的臉色,回答的聲音越來越小。

向蓁蓁在聽完秘書匯報說:「已把所有材料都交給瞭徐氏」之後,舒心的松瞭一口氣。

跟徐璟睿的一刀兩斷要從企業合作上開始!

「姐!」忽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活潑靚麗的身影撲進瞭向蓁蓁的懷抱。

「菁菁?你怎麼提前回來瞭?」向蓁蓁被擁抱著驚訝道。

當向菁菁挽著向蓁蓁的手臂站在私傢會所的門前時,她才道出瞭此次提前回國的真正目的。

「你才多大啊,就要相親?」向蓁蓁擺出一副教育人的架勢。

「老姐,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可我也是為自己的將來打算啊。既然來都來瞭,我是一定要進去的,萬一里面有金龜婿呢?」菁菁作勢往前走。

「等一下!」向蓁蓁轉念一想說道:「你說的沒錯!」她超前一步,率先進入會所的旋轉大門。

5

徐璟睿望著那一堆退回來的文件,撥通瞭一個電話。他不動聲色的將矛頭直指向氏股票以及向氏的其他合作夥伴。

向菁菁終於忍不住低聲問道:「老姐,你來這種地方,就不怕姐夫找你麻煩嗎?」

向蓁蓁冷哼一聲,道:「他敢!有本事就把麻煩鬧大,我早就看他不順眼瞭!」

菁菁倒吸瞭一口氣,奇怪的盯著姐姐半晌,心想:新婚三個月,姐姐就鬧情緒,這是姐夫的力度不夠大啊!

方子旭本想在會客廳喝一杯咖啡就走的,可誰知卻看見讓他興奮的人物,於是他迅速的撥通電話。

「哎喲,徐總啊,在忙嗎?最近還好嗎?今天的報紙我看到瞭喲……」他一面絮絮叨叨的說著一面觀察著不遠處的兩姐妹。

「有話快說!」徐璟睿不耐煩。

「也沒什麼大事兒,簡單來講今天也就是現在的單身聚會上,我蓁蓁嫂子也在。」

「老姐,怎麼一位精英男士都沒有啊?」向菁菁看著面前精致的蛋糕塔一點胃口也沒有。

「我就說男人都是有眼無珠的吧?」向蓁蓁的話音未落,手機忽然響瞭起來,那邊傳來秘書著急的匯報聲。

「什麼?!誰這麼大膽子,這是故意給向氏難看是不是?爸爸和爺爺知道嗎?」她握著手里吃蛋糕的叉子恨不得插死背地里做手腳的人。

事情出的未免也太快瞭,而且對向氏內部的情況瞭若指掌。這樣的打壓速度讓她的腦海中立刻出現一個名字。

「菁菁,向氏出事瞭!」她起身就要走。

忽然包廂的門被推開同時走進來兩個身形高大的男子,一個笑容肆意,一個滿臉黑氣。

「姐……姐夫?」向菁菁頓覺事態不妙瞭。

向蓁蓁真是夠瞭,怎麼哪哪兒都有徐璟睿以及徐璟睿的眼線呢?!

「你來相親?」徐璟睿盯著她精致的小臉,睫毛長長的末端卷卷著向上翹起。

「姐夫,我姐是陪我來的。不是……」菁菁弱弱的看著徐璟睿想試圖解釋一下。

可是不等她解釋清楚,就聽向蓁蓁及其認真嚴肅的說道:「沒錯,我就是來相親的。盡早的給自己物色一個好男人也不是什麼壞事!」

此話一出,徐璟睿的眼睛里幾乎都要噴出火來。

而一旁的菁菁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瞭,姐姐這真是要新婚鬧革命瞭嗎?

「徐氏和向氏的策劃案為什麼退回?」此時的包間里只剩下瞭徐璟睿和向蓁蓁。

「因為不滿意!」向蓁蓁扭著頭看向窗外,根本不看一臉冰塊的徐璟睿。

「之前簽訂的合同為什麼也要撤回?」徐璟睿繼續問。

「因為不想合作瞭!」向蓁蓁回答的乾脆。

「向蓁蓁你就不怕向氏承擔所有損失和風險嗎?」徐璟睿瞇起的眼睛里帶瞭危險的神色。

「不、怕!」向蓁蓁轉過頭來盯住徐璟睿,內心告誡自己一定要被徐璟睿的眼神嚇住。

「你究竟要鬧到什麼時候?」他霍然站起身來,滿臉怒氣。

向蓁蓁一拍桌子也跳瞭起來,道:「徐璟睿,你不愛我,就別在這兒演戲瞭。向氏現在股價暴跌,是不是你搞的鬼?!」

6

徐璟睿一瞬不瞬的盯著向蓁蓁,她在怨恨自己,怨恨那一紙協議。換做是誰都是會怨恨的吧。

良久,向蓁蓁深深的吸瞭口氣,像是積攢瞭好些力氣一般的說道:「咱們秘密離婚,然後各不相欠。」

她的語氣忽然變得落寞又平靜,眼睛里不知怎麼就有瞭淚水。真是沒出息,她在心里罵道,強忍著不讓淚水流下來。

「不行!」徐璟睿堅決的吐出兩個字。

「於公,協議已簽,單方面毀約公司利益需要加倍賠償。於私,你我新婚三個月就離婚,有損於徐氏傢族的顏面。這對於向氏繼承人的你傳出去也沒那麼好聽吧?我希望我們之間可以公私分明。」徐璟睿忽然盯著她笑瞭,他看著向蓁蓁的眼睛仿佛一下子能看到她的心里去。

「那你想怎麼公私分明?」向蓁蓁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氣勢已經減半,在談判上她向來不是他的對手。況且現在的向氏突然處於危機狀態,她的心是動搖的。

「沒有什麼事兒是在酒桌上解決不瞭的。」此時方子旭笑嘻嘻的走瞭進來,手里還拎著兩瓶洋酒。

「對啊對啊,夫妻吵架哪有當真的,喝一杯酒就當沒事兒瞭啊。」向菁菁也在一旁沖著向蓁蓁擠眉弄眼,道:「姐,你就讓姐夫自罰一瓶,原諒他好瞭。」

說完菁菁拿起酒瓶給徐璟睿倒瞭滿滿一杯,「姐夫,看你的瞭!」

「好,向蓁蓁只要你喝一杯,就權當協議補償的一部分,我也會重新考慮你我之間的關係,如何?」見她不說話,徐璟睿的眼中閃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精光。

徐璟睿開始自顧自的倒滿酒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下,「這杯代表向氏和徐氏的策劃案繼續進展。這杯是向氏和徐氏的合同繼續合作。」

徐璟睿面不改色的將一杯杯的酒喝光,嘴里不停的增加著條件。那些一條一條都是將她封回原樣的條款,向蓁蓁顯然有些按耐不住瞭。

「這是向氏的股票……」

「這杯是你和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見向蓁蓁下定決心一般的閉著眼睛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幹盡杯里的酒。說什麼也不能再讓徐璟睿占瞭上風,他的那些條件再增加下去,她就無法翻身瞭。

原想著自己硬撐一下隻喝一杯酒還是可以,可是向蓁蓁還是高估瞭自己喝酒的實力。對啊,她哪有什麼實力啊,她就是名副其實的「一杯倒」啊!

「徐璟睿,你……」奸詐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向蓁蓁就一頭暈倒在桌子上。

向菁菁搖瞭搖頭看著姐姐,笑瞇瞇的對徐璟睿說道:「姐夫,我姐的酒量向來可憐。這一回可是我幫你,等我姐醒瞭要揍我,你可得幫著我點兒。」

「沒問題。」徐璟睿抱著暈菜的向蓁蓁離開會所。

回到傢中從浴室出來的徐璟睿,看見原本被他放到床上的向蓁蓁不知何時坐在瞭地板上,指著傢中一個最大的青花瓷花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痛罵。

「你個沒良心的,你要是不愛我就不要招惹我……我向蓁蓁什麼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婚姻和感情上的欺騙!你憑什麼和我爸爸、爺爺簽協議?你們三個大男人怎麼能背著我幹這種事?!爸爸和爺爺是為瞭向氏,可是我卻從來沒想過利用你。可是你呢?!你憑什麼騙我?你不能騙我!」

她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沒瞭,可徐璟睿卻站在一旁認認真真的聽著。

「我為什麼不能?」徐璟睿對著滿臉醉意的向蓁蓁問道。

「因為……我愛你。所以你不能騙我,你該對我說實話。」向蓁蓁擦瞭把鼻涕回答道。

「徐璟睿!我是愛你,可是你要是不愛我,我寧願不要你!」她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沖著那隻價值連城的大花瓶走過去。

徐璟睿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她的腦袋就撞進瞭他的懷里。

凌亂的頭髮下她的臉上還掛著淚珠,臉蛋因為喝酒的緣故帶著粉粉的暈色。

「向蓁蓁,誰告訴你,我不愛你的?」徐璟睿緊緊的抱住她,傾身吻住那粉色欲滴的唇瓣。

本想淺嘗輒止的,可一吻下去卻越來越激烈。

算瞭,迷迷糊糊的向蓁蓁乾脆一把摟住瞭徐璟睿的脖子,這麼溫暖的懷抱,不抱白不抱。

7

向蓁蓁醒來的時候,太陽早就曬到瞭屁股。她覺得渾身上下像是跟人打瞭一架似的酸痛無比。等一下,那她現在……

「啊……徐璟睿你這個混蛋……」向蓁蓁開始不停地喊著徐璟睿的大名罵起來。

突如其來的電話聲,打斷瞭她的怒吼。向蓁蓁接完電話大驚失色的換上衣服,不急急忙忙的沖出瞭大門。

徐璟睿一上午的心情看起來還不錯,就是早會的時候噴嚏有些多,讓凱文一度誤解他的老板感冒瞭。

中午還沒到休息時間,徐璟睿離開瞭公司,可踏進傢門的一刻還是令他大失所望。

看著一屋子的狼藉,徐璟睿斷定向蓁蓁跑得很慌張。

向蓁蓁在醫院特護病房里一待就是三天三夜,爺爺的病來得突然且病勢兇猛,從搶救室推出來的一刻起向蓁蓁就一步不離的守在爺爺的身邊。

「蓁蓁……」終於,在朦朧中向蓁蓁聽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揉瞭揉眼睛,看見吸著氧氣的爺爺正微笑著望著她。

「爺爺,您醒瞭?」向蓁蓁的聲音有些哽咽。

「爺爺有話跟你講。」他拉起向蓁蓁的手慢慢的說道:「你和璟睿的婚事,是不是在怪爺爺和爸爸自作主張?」

向蓁蓁抿瞭抿嘴巴,握住爺爺的手,說道:「爺爺,我不怪你和爸爸。當時的我是心甘情願的。」

「那你現在是在怪璟睿咯?」向老爺子輕咳瞭兩聲,道:「你和菁菁從小就沒瞭媽媽,爺爺和你們的爸爸要想方設法保護好你們倆。爺爺的年紀大瞭,若是那一天走瞭,就沒人照顧你們瞭。璟睿是最好的人選。」

向蓁蓁一下子落瞭眼淚,道:「爺爺,您不會的。您會長命百歲。」

她吸瞭吸鼻子想起徐璟睿的那張不茍言笑的臉,心隱隱的疼起來,道:「爺爺,沒有徐璟睿我依舊會過的很好。即便是我再怎麼心甘情願,他沒想過認真對待,我們也過不下去。」

向蓁蓁對之前的事還是耿耿於懷,她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愛的人一直在騙自己。

「你怎麼就知道璟睿對你沒有認真過,對你們的感情和婚姻沒有認真過?」爺爺反問她。

向蓁蓁忽然愣住,竟一時回答不出來瞭。

一周之後,向傢老爺子出院,向蓁蓁隻跟徐璟睿通瞭一次電話,大意是為瞭方便照顧爺爺,她這一次真的要搬回傢住一段時間。

徐璟睿自始至終沒有回答,準備掛電話時,他沉沉地開口,道:「蓁蓁,那一晚你說瞭什麼,還記不記得?」

向蓁蓁原本心思就搖擺不定,聽他這樣問話,只能心虛的搪塞,道:「不記得瞭,什麼都不記得瞭!」

徐璟睿默默地放下電話,打開紅絲絨盒子拿出里面的那款男戒戴在瞭無名指上。

誰都不知道,徐璟睿是對向蓁蓁一見鍾情的,但是第一次見面並不是在那場珠寶酒會上,而是在遙遠的異國他鄉。

那是他的低谷期,在異國邊遊學邊散心,那一天他的錢包被盜瞭,還被幾個白人小混混圍攻起來要打劫。

向蓁蓁就那樣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小小的個子,梳著長長的馬尾,白襯衣藍色百褶裙就像美少女戰士里的造型。

其實徐璟睿是可以對付那幾個白人混混的,可是眼前的小女子的本事卻著實令他驚訝。小小的個子,臨危不懼的對著幾個人高馬大的白人,還學李小龍的拳法嚇唬他們。這樣的她令他在一瞬間動瞭心。

當她流利的運用各國語言詢問他是哪一國人,徐璟睿知道幫助自己走出低谷期的人出現瞭。

回國後,他找瞭她好久,就在他要放棄的時候,她卻出現在瞭那場酒會上,而且還是向爺爺的親孫女,向氏未來的繼承人。

所以,不管是什麼形式的婚前協議書也好,或是徐、向兩傢的聯姻也罷,不論是什麼方法手段,他都願意一試。只不過向爺爺和向爸爸對她的寵愛超乎尋常,為瞭讓長輩安心,婚姻協議書是下下策。但是沒關係,因為自始至終他對她的感情都是認真的。

8

經過一個多月的悉心照顧和調養,向老爺子的身體得以康復。

向蓁蓁幾乎天天被催著回徐傢見一見徐璟睿,被催的實在不耐煩瞭,她就索性躲到公司里加班。

可是卻怎麼都安不下心來認真的工作,小秘書進來匯報工作,說這一個月來,徐璟睿每天都會打電話過來詢問她的狀況。

她的電話短信里也都是徐璟睿有事沒事發來的短信,雖然她一條都沒有回過。

腦海中又出現爺爺的話,「你怎麼就知道璟睿他從來沒對你們的感情認真過?」

還有爸爸,今早她要出門的時候,爸爸忽然叫住她說:「蓁蓁,若是真的過不下去,我去跟璟睿談……」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爺爺和爸爸的雙向夾擊令向蓁蓁頭疼的厲害,叫瞭秘書給自己煮一杯咖啡,她需要提起精神集中精力去工作。

誰知剛喝下一口,胃里就一陣翻騰起來,她忍不住跑出辦公室直奔廁所。

一陣清洗過後,她踏著虛弱的腳步走出來,下一個瞬間整個人就沒瞭意識,隻覺得屁股摔在地上真的挺疼。

向蓁蓁迷迷糊糊的聽見有好多人在喊她的名字,尤其是有個人的聲音沉沉的很有磁性,帶著焦急又擔心的情緒。這樣的聲音牢牢的黏住她,她終於睡不下去,睜開瞭眼睛。

怎麼床前一下子來瞭這麼多人,向蓁蓁看著周圍一群人眼睛緊緊的盯著她,怎麼著是她身上有金子嗎?

她想坐起身來,卻發現自己的手上還掛著點滴,問道:「我這是怎麼瞭?」

忽然自己的另一隻手被緊緊握住,她抬眼對上一雙深如潭水的黑色瞳眸里。

「你也來瞭。」她看著徐璟睿,他的臉上似乎帶著喜悅也帶著擔心。

「老姐,你懷孕瞭!姐夫都要擔心死瞭!呸呸呸,什麼死不死的。姐夫心疼你啊!」菁菁終於按耐不住說出來。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開始連聲恭喜起來,而向蓁蓁卻被這一消息轟炸的整個人說不出話來!

「你現在好好休息,什麼都不要做也不要想。」

徐璟睿摩挲著她白嫩的手背,她看見他的無名指上帶著那枚婚戒,小小的光芒有些刺眼。

下意識的撫摸上自己的小腹,這里面居然藏著一個小小的生命,向蓁蓁有點兒不敢相信。

等一下,她差點兒就被這樣的溫馨的氣氛蒙混過去瞭,赫然抬起頭瞪著徐璟睿,「徐璟睿,你休想用孩子拴住我!」

懷瞭孕的向蓁蓁非但沒有變乖,反而更加我行我素,恃寵而驕。

「徐璟睿,我告訴你,咱倆離婚的事兒還沒完呢!這事兒跟有寶寶不衝突!」她一邊大口喝著徐璟睿端來的牛奶,一邊威脅道:「我一個人養得起寶寶,再說找個後爸也不成問題……」

「你敢!」徐璟睿溫柔的吐出兩個字,雖然生氣卻不能對著她大吼。

向蓁蓁想,只有爸爸愛媽媽的傢庭,才能給寶寶最好的傢教,可是徐璟睿並不愛她。

夜,很深。向蓁蓁不知道是不是懷孕的緣故,竟吧嗒吧嗒地流起瞭眼淚,再後來竟然哭著哭著睡著瞭……

9

向蓁蓁一覺睡的又沉又實,醒來的時候床邊早沒瞭人。看吧,男人不過如此,才興奮幾天啊就過勁兒瞭,她還是回自己的公寓比較好。

打開房門的一刻,她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瞭,從房門起蔓延至樓梯一直到樓下都鋪著滿滿的紅色玫瑰花瓣。她忍不住光著腳踩上去沿著玫瑰花瓣一直下樓去。

樓下的徐璟睿一身淺灰色的運動裝,這樣的裝扮怎麼有些熟悉,她是在什麼時候見過嗎?

徐璟睿從身後拿出一個紙板,一張一張的在她面前翻看,每一頁上並沒有寫什麼海誓山盟的話語,可是向蓁蓁這一次沒有控制住眼淚。

那上面寫的是各國語言,共同翻譯過來其實只有一句話,「我愛你」。

「徐璟睿,你搞這一出幹什麼?」向蓁蓁一面抹著眼淚一面還不忘威脅,道:「你不知道孕婦不能哭的嗎?」

向蓁蓁真的覺得自己的這婚是越想離就越離不成瞭。

徐璟睿上前摟住她,說道:「向蓁蓁,你的腦袋里是不是真的不記事兒瞭?你就真的不記得我們之間發生過什麼嗎?」

「我記得啊,我記得你說我喝瞭酒你就會重新考慮我們之間的關係。」向蓁蓁毫不忌諱的將眼淚蹭在徐璟睿的襯衫上。

「沒錯,現在我們的關係是改變瞭,我們即將為人父母瞭。」徐璟睿吻瞭下她的額頭,寵溺的說瞭句:「傻瓜。」

哎算瞭算瞭,她向蓁蓁就是沒出息的,誰讓她那麼愛徐璟睿呢?

是啊算瞭吧,她暫時記不起來幾年前的事也沒關係,他徐璟睿可以重新講給她聽,告訴她,他愛上她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瞭……

結尾

綠色的大草坪,粉色的心形氣球,白色的歐式建築。

「老姐,你現在不會再跟姐夫鬧離婚瞭吧?」穿著一身潔白婚紗的向菁菁一面更換著脖子上的項鏈,一面問道。

「哼,那可不一定。」一身枚紅色小禮服的向蓁蓁懷里還抱六七個月大的寶寶。寶寶的眼睛圓圓的,此刻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小外甥都出生瞭,你就別太斤斤計較瞭。」向菁菁選好瞭項鏈開始搭配耳環。

「雖說,當時爸爸和爺爺當時看中瞭姐夫,姐夫也利用這一點順帶將你收入囊中。後來爺爺生病的時候,他們也利用瞭你的心軟上演一出「周瑜打黃蓋」的戲碼,在姐夫一手操縱下,股票的下跌不過是個過場,那些對向氏緊緊相逼的人也有所忌憚,這樣你們和好也就順利成章瞭。「菁菁喋喋不休說著。

「不得不說他們三個老奸巨猾真是深不可測!可是向氏和徐氏的長期合作達成,對兩個傢族百無一害,最重要的是姐夫愛你呀對不對……」

向菁菁回過頭來,看見向蓁蓁一臉鐵青的盯著她,道:「你剛剛說什麼?爺爺生病的時候?」

「啊,沒什麼。都是為你好嘛,苦肉計而已……」向菁菁知道自己又說錯話瞭。

綠色的草坪上,一身黑色西裝的徐璟睿正在跟一身白色新郎裝扮的方子旭聊天。

「老徐,我感覺有殺氣來瞭!我先閃瞭啊!」方子旭的話音剛落,就見向蓁蓁氣勢洶洶地朝他們走過來。

「徐璟睿!你不是說,協議是不得已的下下策嗎?還有爺爺生病的時候,你又利用我瞭一回是不是?怎麼著,合著你們仨早就坐下來合算著,如何利益最大化瞭是吧?」

向蓁蓁真的是完全同意向菁菁的話,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這三個男人還真是令人深不可測的可怕,真是各執一詞,相互掩護,堪稱完美啊!

「老婆,你聽我說。嶽父和爺爺其實是在幫我們。」徐璟睿一把攥住向蓁蓁的手腕,他的力道溫柔絕不會弄疼她。

「不用解釋瞭,明天就拿著那紙協議離婚!」

「協議已經粉碎瞭。」徐璟睿頗為得意,他怎麼可能犯第二次錯誤?而且這一次確實又是三個男人重新商定好,絕對的萬無一失。

「乖寶,我們現在就回傢。讓你好好看看媽媽好久不練的跆拳道到底退步瞭沒有。媽媽曾經在KTV幹倒過兩個彪形醉漢呢!」向蓁蓁對著懷里的寶寶說道。

「咦呀……」乖寶伸出肉嘟嘟的手高興的拍瞭起來。(作品名:《前夫,拜拜》,作者:卷毛兔。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點擊屏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向你推薦精彩後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