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一族想「脫單」為什麼這麼難

單身一族想「脫單」為什麼這麼難 交友脫單 第1張單身一族想「脫單」為什麼這麼難 交友脫單 第2張

  青海新聞網·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又是一年「雙十一」,單身一族再次受到社會各界關注。近年來,雖然大齡青年婚戀問題受到政府相關部門高度重視,一些部門和地區,如青海團省委2017年就啟動了全省青年婚戀交友示範引領活動,著力構建共青團和青年社會組織、婚戀網站和婚介機構等線上線下交友平台。海東市去年也制定實施了移風易俗相關措施,大剎高額彩禮之風,為適齡青年及家庭減輕「甜蜜的負擔」。但不少人的婚姻大事仍是「老大難」,那麼,他們想要「脫單」到底難在了哪兒?

  大齡剩女的煩惱

  白娜(化名)在省內一所高校工作,研究生學歷,並獲得博士學位,今年33歲的她依舊形單影只,還未找到屬於自己的「白馬王子」。為此,不僅白娜著急,她70多歲的父親白昌雄(化名)更是著急。

  11月3日,白昌雄再一次走進青海新時代月老服務有限公司,向這里的負責人趙玉林詢問安排女兒相親的事宜。經過一番查找,趙玉林明確告訴白昌雄,目前沒有適合他女兒的相親對象。

  白昌雄告訴記者,之前女兒相了幾個對象,都不合適,「女兒年齡大了,條件也很好,所以很難找。」在白昌雄看來,女兒的婚事完全是被學業、事業給耽誤了,「上完大學就考研,研究生畢業又攻讀博士,然後又是找工作,整個過程下來已接近而立之年了。」

  白昌雄夫婦家庭條件不錯,老兩口購買了三套大面積住宅,其中一套就在白娜的名下,這讓白娜的自身優勢更加突出。同時,白娜在學業、事業上一直順風順水,如今30出頭就已是處級幹部,按理說這種條件找個對象不難。然而,事與願違,白娜談了不少對象,至今沒找到一個合適的。

  白昌雄認為,找對象必須要門當戶對,要不然今後的婚姻不會幸福,他身邊就發生過這樣的例子:他們那兒有一個農村來的小夥子,工作非常努力,也取得了一定成就,最後贏得了一位廳級幹部女兒的芳心。兩人結婚後,小夥子在家里的地位很低,苦活累活臟活都是他幹,漸漸的,小夥子厭惡了這種生活,開始對妻子進行家暴,最終勞燕分飛,一個好好的家庭毀於一旦。「婚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找對象千萬不能湊合。」在這種理念支配下,女兒每談一個對象,白昌雄都會親自把關。前年女兒談了一個對象,雙方條件相當,準備談婚論嫁時,男方說自己小時候得過癲癇病,白昌雄第一個反對,認為這種病會遺傳,所以這婚也沒結成。

  「女兒著急,我們比她更著急,女孩子這個年齡還不結婚,今後對生孩子什麼的都有影響。」白昌雄認為,男孩子條件不好難找對象,女孩子條件太好也難找對象。

  趙玉林告訴記者,高不成低不就是造成大齡「剩女」的主要原因,就好比一座金字塔,她們站在塔尖上,想找到能夠匹配的對象很難。

  90後的婚戀觀

  在不少人眼里,朝氣蓬勃的90後應該很好找對象,但據記者調查,事實並非如此,90後仍面臨「脫單」難題。

  小黎(化名)出生於1992年,在很多人眼里,她還是一個孩子,可實際上也是「奔三」的人了。小黎大學畢業那會兒找過一個對象,是自己的學長,兩人談了三四年,可男朋友在州縣工作,並且經常下工地,一年半載回不來一次,時間久了小黎開始厭倦了這種生活,兩人面對面交流少,慢慢變得沒話可說。後來,也有不少小夥子追求她,但多數都是異地戀,小黎覺得難以接受。「家里人也經常逼婚,可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小黎告訴記者,自己就想找一個離自己家近的,自己的父母老了,這樣好有個照應。

  小夏(化名)今年26歲,也是一個典型的90後姑娘,她的擇偶觀很明確,那就是兩人的「三觀」必須一致,之前她也談過不少,但一直都沒成,主要原因是在相處過程中發現合不來。

  青海新時代月老服務有限公司負責人趙玉林表示,90後多為獨生子女,性格上都比較自我,缺少包容,尤其是難以忍受對方的缺點,有些即便結婚了,過一段時間也會離婚。據民政部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結婚登記總數為1010.8萬對,同比下降4.6%。2019年上半年,結婚登記總數為498萬對,同比下降7.7%。結婚人數下降的同時,離婚人數卻在不斷增長。2018年中國離婚登記總數為380萬對,2019上半年,全國離婚登記人數達到203.8萬對,同比增長5.5%。「青海的情況也是如此,去年全省有76069對新人結婚,13140對夫妻離婚。」趙玉林說,自己從事婚介工作已經20多年,他經常會跑到民政部門婚姻登記大廳去走訪、觀察,「結婚登記處人很少,辦理離婚的窗口卻在排隊,這不是一個正常現象。」在趙玉林的婚介所,登記找對象的人群中,離異者是一個很大的群體。

  對於90後缺少包容、責任心這一質疑,在西寧某企業工作的小李予以否認。他表示,其實90後的壓力很大,首先表現在工作上,找到一個好的工作比較難,再就是來自家庭的壓力,家里只有自己一個孩子,今後什麼都要靠自己操心,所以現在只想打好基礎,談對象的事只能放一放。

  當然,房子、車子等物質需求,也是壓在90後年輕一代人身上的重擔,從而造成大齡青年難找對象,特別是在農村地區,除了高額彩禮,女方都會要求男方在城里有房,車子也不能低於10萬元的。「即便是獨生女,女方父母也要彩禮,用於自己的養老。」趙玉林說,現在農村的女孩不是外出上學,就是外出務工,一旦出去很少再回農村,造成農村地區男女比例嚴重失調,農村小夥子找對象越來越難,這已經不是高額彩禮的問題,而正在轉化為一個社會問題。

  「伴而不婚」的黃昏戀

  據了解,為婚姻大事犯愁的不光是年輕人,還有一個龐大的群體,那就是中老年人的黃昏戀。

  趙玉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婚介所接待的征婚者中,中老年人的比例非常大,有些是喪偶的,有些是離異的,從40多歲到80多歲各個年齡段都有。就自身條件來說,中老年人經濟基礎比較好,因此他們提出的擇偶要求也是五花八門,特別是男性,最集中的條件就是年輕、漂亮,不在乎對方的工作。

  相較於未婚男女青年,中老年人再婚就如同一個雷區,一碰就「炸」,主要是財產的分割上,很難達成一致。

  西寧市民蔣女士和彭先生年齡相仿,今年都75歲,婚姻情況也基本一致,全部是喪偶獨身,並且都有自己的子女。兩人在一起同居已經有三四年時間,用他們的話說,就是一起搭夥過日子,老了有個伴。之所以兩人沒去領結婚證,就是牽扯到房產。蔣女士的女兒認為,母親再婚後,「叔叔」家的子女就有了母親房子的繼承權,這對自己不公平,所以她堅決反對母親再婚。

  趙玉林表示,黃昏戀「伴而不婚」會帶來諸多弊端,比如一方老人去世後,同居期間的財產更難分割,特別是對沒有工作的一方,「老伴」去世後可能會被對方法女「掃地出門」而得不到贍養,並且這在法律上也是一個「真空地帶」。對此,趙玉林在處理中老年人再婚問題時,提出「三不變」原則,當著雙方法女的面,簽署婚前財產所有權不變、婚前財產繼承權不變、親子關係不變的相關協議,避免今後可能造成的糾紛。

  失信的婚介市場

  都說紅娘牽線搭橋是一件積德積福的事,但一直以來婚介市場卻被很多人視為「洪水猛獸」,從而造成信息平台缺失,導致適齡青年交友機會減少,這也是不少人找不到對象的原因之一。

  「以前的婚介市場確實很亂,以營利為目的的婚介行為對整個行業造成了很大傷害。」趙玉林坦承,以往「婚托」在整個行業中是公開的秘密,尤其是針對男性征婚者,「婚托」騙吃騙喝非常普遍,讓很多征婚者不敢走進婚介所。

  據趙玉林介紹,十幾年前西寧有上百家婚介機構,每年在報紙中縫刊登的征婚廣告就要花費上百萬元,如今西寧的婚介機構僅剩下幾家,在他看來,重塑婚介的誠信,還需要作出更大的努力。

  面對諸多適齡青年的困惑,趙玉林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表示,在中國的傳統中,找對象都是七大姑八大姨牽線搭橋,礙於親情,孩子不好推脫,往往會硬著頭皮去相親,面對種種逼婚,也會湊合結婚,造成婚姻生活不幸福,「專業婚介就不存在這些問題,只要不合適就可以大膽說出來,然後繼續找更合適的。當然,這個婚介一定要正規,這是最基本的前提條件。」趙玉林說。

About 小秘書 2215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