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通過交友軟體三次相親,都被帶到同一酒館 華商報記者隨同暗訪——揭開酒托女設局內幕

小夥通過交友軟體三次相親,都被帶到同一酒館 華商報記者隨同暗訪——揭開酒托女設局內幕 婚戀相親 第1張

  半年三次通過交友軟體尋真愛,卻被三個女子帶到同一個酒館見面,不談情隻點高消費酒水。通過業內人士介紹,記者發現事件背後隱藏著一張有形的網,鍵盤手、酒托女、商客利益勾結的鏈條。受害者報警後,警方稱,類似受騙者比較多,由於消費方式隱蔽,打擊需要多個部門聯合執法。

  第一次

  一瓶酒、一個果盤、一碟瓜子 被宰一千元

  1月5日,在西安土門附近,華商報記者見到了來西安打工的小華。在城市生活5年,他通過努力有了一定積蓄,而他的婚事卻是遠在農村的父母最操心的事,受相親節目的啟示,小華想通過交友軟體尋找。

  2020年6月,小華在交友軟體輸入資訊後,有人主動加他為好友。自稱小月的女孩25歲,是賣服裝的。

  記者查看了小華與小月兩人的聊天記錄。小月在聊天時稱,她想找一位真心想談婚論嫁的男士,不喜歡網戀,同時還提醒小華,她不想一見面就到賓館,婚姻需要純潔。這些話讓小華認為小月是一位純情女孩。兩天的聊天中,小月甜言蜜語,稱如果兩人真心談對象,可以見面了解,合適的話,大家處成真正的男女朋友。

  在一個周末,小月約小華到土門書店等她。第一次見面後,小華想約她去西安比較知名的鐘樓、大雁塔等景點轉一下。小月說她不想去這些地方,就在附近轉轉即可,隨後來到灃鎬西路與創新路的××俱樂部二樓。

  二樓正對面是撞球廳,小華以為小月要打撞球,卻被帶著從右門進入。看到小華有點疑慮,小月稱,她經常來,裡面有獨立的房間。兩人坐下後,店員送來一瓶酒、一個果盤、一碟瓜子。

  坐下來的小月並沒像微信聊天時那麼熱情,只是低著頭玩手機,聊天提示音不停響起。端詳小月的樣子,跟之前微信聊天時判若兩人,實際年齡要比此前照片上看到的大許多,兩人就這麼冷冰冰聊了不到10分鐘的時間,覺得很尷尬,小華起身要走。

  離座時店員讓小華買單,共消費1888元。小華質問,一小碟瓜子、一盤水果,紅酒叫不上名字,只是打開沒喝,咋那麼貴?店員一口咬定就這個價格,必須掏錢,微信或刷卡支付。小華稱出門就沒帶那麼多錢。聽小華說沒錢,店員非常生氣地講,沒錢還想泡女娃,把款付了再走,不然休想出這個門。

  小華向小月尋求幫助,問怎麼這麼貴,小月稱,她經常來這裡,1888元就是這個價位,隨後繼續低頭玩手機。小華跟小月商量能否AA制,小月沒回答。一邊是小月的冷漠、一邊是店員的強硬,知道上當的小華堅持不全額付費,最後湊齊1000元後離開。

  小華後來再聯繫小月時,對方已將他封鎖。

  第二次

  又被帶到同一酒館 借口有事趕緊離開

  2020年11月,小華再次通過交友軟體交友。這時,一位自稱姓劉的女子主動加他微信。兩人聊家庭、工作,還聊到談對象的要求。小劉專門提出讓小華真心實意談戀愛,不讚成網戀,喜歡老實過日子的男人。聊了一天的時間,小劉主動約小華見面,選擇的地點在土門附近。

  上過一次當的小華,想著不可能再上當,於是還是來土門赴約。

  小華與小劉見面後,寒暄幾句,她就準備帶小華到上次那個××俱樂部。小華這次機警,稱臨時有事離開。見沒有上當,隨後小劉把小華的微信封鎖了。

  第三次

  又被約到老地方 小夥向華商報投訴

  兩次約見女孩,都被約到同一個地方,小華還是不死心。

  今年初,小華同樣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了自稱做美甲的小李,聊了3天後,小李主動約他到土門見面。想到前兩次都是在土門上當受騙,小華便向華商報進行了反映,希望媒體介入,引起相幹部門的重視,堅決取締這種不良行為。

  1月10日,華商報記者和小華來到灃鎬西路。通過查看小華與小李的聊天記錄,內容與前兩個女孩聊天的記錄基本一致。小李聊天時還詢問赴約時是一人還是多人?還關心工作、生活、家庭上的一些問題,同時不停催促著小華早點見面,並發給小華一個定位。

  小華與小李約定好下午4時見面。

  記者目擊

  相親女直接點千元套餐 小夥識破後不歡而散

  為一探究竟,華商報記者提前來到××俱樂部樓下觀察。

  記者注意到,公車站臺下,小華不停地手機聯繫著小李,小李在電話裡稱她還在趕來的路上。下午4時39分,打扮時尚、穿著裙子的小李從××俱樂部下樓躲進旁邊的小巷子,悄悄觀察著公車車站牌下小華的舉動。此時小李與小華聊天中,還說著她在公車車上,讓在公車站牌等她。

  記者以路人身份,悄悄靠近小李,側耳聽到小李正在給小華打電話說「我還在路上,一會就到了」。小李依牆躲避,不時探頭窺視,觀察安全後,開始打電話聯繫小華,兩人在公車站牌下見面聊天。此時,××俱樂部樓下服裝店裡走出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假裝打電話的樣子,悄悄跟蹤在小李身後,觀察著他倆的一舉一動。

  見面後,小華提出帶小李到城裡轉一下,小李稱她穿得少、天太冷,直接要帶小華到××俱樂部。因為有兩次被騙經歷,小華提出不願意到室內,希望到處走一走。小李斷然拒絕小華的請求,稱只想到室內喝點東西,便將小華帶到××俱樂部二樓。此前望風的男子此時又返回樓下的一個服裝店。

  兩人來到××俱樂部二樓右手有布簾的包廂落座後,店員拿來點餐單。這次小華多了個心眼,他看到點餐單一面顯示是30元左右的小吃,一面是很貴的套餐,可還未等小華點酒水,小李開口向店員說「直接點套餐」。

  聽到點套餐,店員轉身要離開備餐,有過上當教訓的小華趕緊攔住店員詢問套餐是多少錢,並把點餐單翻過來,顯示是一千元以上的多個套餐。

  小華立即起身準備離開,聊天時還溫柔的小李,顯得很生氣:「把人約到了現在就要走,有什麼事這麼急,聊幾分鐘都不行。」小華強行離開後,在樓下望風的男子從服裝店裡出來,緊緊跟著小華走了約三十米後,才轉身回到服裝店。記者以買衣服顧客的身份,靠近該男子時,他正玩手機,隨後出門又到了隔壁商家。

  小華離開後,再聯繫小李,發現小李已將他封鎖。

  延續三天,華商報記者在××俱樂部樓下觀察到,這家打著酒店、小酒館的地方,是以談朋友的「酒托」為誘餌,帶「男朋友」進入時間段多是下午4時至晚上10時左右,晚上8時左右人員出入較多。奇怪的現象是,進入時男女成對、有說有笑,離開時,多數男士表情非常不悅,獨自離開。

  小華來到西安市警察局蓮湖分局土門派出所報案。民警介紹,近期前來報警的人比較多,因為消費金額多是在兩千元以內,而且點餐單有明顯的價格(在點餐單背面,很少有人注意),明知被騙卻不好立案調查,只能通過市場監管局、警察機關等部門聯合執法才行。

  業內人士

  揭秘酒托行騙背後的「局」

  網上交友是如何鎖定聊天對象的?整個騙局又是如何進行的?記者多渠道調查,通過業內人士還原了隱匿事件表象後的「局」。

  業內人士介紹,「酒托」不需要自己尋找「獵物」,不需要長得漂亮,專門有人發展「男朋友」,聯繫上後開始聯繫商家(酒吧、餐飲),同時把單子交給「酒托」。接單後的「酒托」負責將「男朋友」帶到指定商家消費。「酒托」得能說會道,主要任務是哄男人開心,忽悠買更多的酒水。必要時也會犧牲一點色相,但不是發生性關係,通常是挽著男人胳膊套近乎,實在不行就親一口。

  業內人士介紹,近兩年全國範圍內出現過「酒托」涉嫌詐騙入刑的案例,因此「酒托」已經非常謹慎。隨著各類社交軟體的興起,「酒托」鏈條分工如下:

  機房(公司):指以互聯網公司之名,管理運營,將擁有一定數量「鍵盤手」(員工)和「傳號手」以工作方式固定下來,每天工作8-10小時。同時下達有任務、目標,並提供吃住培訓一條龍服務。

  鍵盤(聊天員):專業「代聊」人員(大部分是男性),假扮美女與人聊天,並負責約見面。「鍵盤」一般經過一天左右簡短聊天便提出見面想法。之後,「鍵盤」會將對方名字、電話、職業等發給「傳號手」,再由「傳號手」發給合作店家和「酒托」。

  技術:鍵盤線上通過技術手段實現,一般是通過虛擬名字,過濾客戶資訊,根據位置定位,細化客源位置、匹配合作商家及酒托。

  號商:專門從事各大社交軟體帳號註冊,因為受實名制管理,需要養一些號,這些號主要用於鍵盤尋客源,酒托聯繫客戶使用。

  業內人士介紹,鏈條最前端的「鍵盤」和最終端的「酒托女」是最關鍵的環節。「酒托」專門在線下和人對接,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有的男網友不願高消費,或是很快識破這個騙局,這時,她會反饋讓及時收手並將對方封鎖。而如果遇到男網友消費後找「酒托女」麻煩,商家警衛也會保證「酒托女」不出意外,必要時還會主動提出返給一部分錢了事。

  業內人士介紹,小華的遭遇在整個鏈條裡清晰地顯示出來。小華通過交友軟體提交資料時,已被「鍵盤」鎖定,並展開聊天,簡單交流後了解小華的基本情況,約定見面的地點,通過「傳號手」分發給××俱樂部二樓的商家,同時會發給「酒托女」下單。小華與「酒托女」見面後,樓下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會一直觀察外界動向。二樓消費或不消費,待小華離開後,「酒托女」會反饋情況並立即封鎖小華,樓下望風男子接到資訊後,會跟隨小華一段距離,掌握小華的動向,主要是確認是否報案。 華商報記者 佘暉 文/圖

小秘書
About 小秘書 23918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