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中老年人的「配對」應用都有什麼套路?

  

  編輯導讀: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劇和科技的發展,老年人似乎被遠遠甩在了身後,但是近年來越來越多APP操作簡單化,老年人也能上手操作,他們漸漸在此建立社交。這些應用是在差異化競爭,還是瞄準了容易上套的中老年朋友?本文對此展開分析,一起來看看~

盯上中老年人的「配對」應用都有什麼套路? 交友軟體 第1張

  一提到網路社交,很多人都會想到如今年輕人熱衷的一些社交應用。相幹調查報告顯示,國內26~30 歲的獨居人群中,有64.83%的被調研對象都會選擇通過社交軟體結交新朋友,線上交友是不少單身青年排解孤獨的必選方式。

  然而,懂懂筆記發現,隨著陌生社交市場的發展,近期一些陌生社交應用不再「盯著」年輕人了。有些開發團隊、創業公司已經將注意力轉向了有閒(也可能有錢)的中老年人。

  一、非主流App的「錯位競爭」

  • 「這是一款中老年交友神器。」
  • 「大齡男女交友,真人視訊,喜歡就聊。」
  • 「42歲,女,請求添加好友。」
  • ……

  家住珠海的姍姍最近有些小煩惱。偶然間,她用家中長輩的手機刷短視訊,發現每刷十幾條視訊,平臺便會推薦一則陌生社交應用的廣告。

  關鍵是,這些廣告的字眼幾乎都是在誘導中老年、大齡單身人士下載、註冊,而且有些廣告語已經很赤裸裸了。

  作為一名年輕上班族,平日裡姍姍也會使用陌生交友應用,然而這些平臺視訊廣告所推薦的基本都是她從未聽聞過的陌生社交應用。而更讓她擔憂的是,只有兩年「網齡」的長輩,會不會在使用應用時上當受騙。

  顯然,她所看到類似的陌生社交應用廣告,幾乎都是針對中老年用戶投放的。那麼,這些陌生社交應用為何紛紛瞄向了中老年群體?

  「最近一、兩年,陌生社交App很不好做,用戶獲取和留存都十分困難。」李琛是一名創客,四年前,他乘上陌生社交行業發展的大船,組建團隊開發了一款陌生社交App。

  這款App註冊用戶、日活數據一直都不溫不火,而且從去年的下半年開始,App日活還出現了斷崖式的下滑,這讓他和團隊不得不考慮調整App運營的方向,「曾經大熱的陌生社交,如今也開始在走下坡路了,行業競爭相當激烈。」

  根據艾媒發布的預測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陌生人社交用戶規模將預計達到6.05億人。相比2019年的6.22億人,同比下降了2.73%。

  與此同時,大量使用陌生社交的用戶,往行業頭部產品上聚集的效應明顯。李琛告訴懂懂筆記,公司所運營的陌生社交App月活只有區區幾萬人,與脈脈、派派、探探、Soul等知名應用相比非常慘淡,「我們只能和頭部App進行錯位競爭,在中老年群體中開發增量用戶。」

  根據QuestMobile發布的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5月,國內銀髮人群移動活躍設備用戶規模超過1億,增速遠高於全網,已經成為移動網民重要增量來源。銀髮人群的日均在線時長可達人均3小時。

  李琛解釋道,大部分中老年群體要麼收入穩定,要麼已經退休在家,每天可支配的時間很多,需要大量新的興趣、愛好打發時間。

  而以上特點,正好也是部分陌生社交應用所看重的。這些應用紛紛在銀髮族所熱衷的短視訊、遊戲平臺上投放相幹廣告,以此發展增量用戶。

  而中老年用戶除了「有閒」之外,相比年輕用戶也更「有錢」,這也給大量應用的獲利創造了機會。

  二、如何挖掘中老年人的「閒錢」?

  相比仍在為了工作、生活疲於奔命,沒有太多「閒錢」的年輕人而言,中老年用戶群普遍已經有了一定的財富積累,加上有越來越多銀髮族積極擁抱移動互聯網,在虛擬的網路世界裡,其消費欲望遠比年輕人更強。

  最近幾年間,互聯網上關於銀髮族大手筆打賞年輕主播的新聞,不絕於耳。早先懂懂筆記也曾在《為氪金打賞不惜戒煙,銀髮經濟也瘋狂》中,詳盡介紹過中老年用戶群體在線上平臺上消費時,一擲千金的現象。

  「現在的年輕人,一是精明,二是沒有太多閒錢,(讓年輕人)購買會員、在應用內付費蠻困難。反而是中老年人在網路世界裡‘涉世未深’,容易被誘惑。」

  曾在深圳一家創業公司擔任產品經理的陳婷(化名)告訴懂懂筆記,早在前年下半年,她的前東家便計劃將旗下運營的陌生社交應用定位,調整為面向中、老年群體,集視訊語音交友、大齡剩族婚戀一體的會員制產品。

  與年輕人使用陌生社交App普遍以興趣、愛好匹配好友的需求不同,單身銀髮族對於陌生社交應用的需求往往偏向真實、朝著「奔現」的方向或趨勢發展。因此,App匹配網友的賣點通常強調年齡層次、家庭環境以及地區因素的匹配。

  而為了更加精準地匹配相幹的條件,剛剛學會、適應手機支付的銀髮用戶,往往不吝嗇於「付費」購買會員資格。甚至他們會去購買虛擬禮物,以換應用取匹配對象的歡心,「盡管我們的App註冊用戶量只有四、五萬,但是付費的會員就有大幾千,月平均消費都在200元以上。」

  為了提高銀髮用戶的會員付費率,其所在公司甚至專門安排了一小部分「氛圍組」,在線迎合中老年用戶的需求,以同城中年單身女性、附近中老年獨居男性等身份,經常與用戶「匹配」聊天。

  顯然,在現實生活裡中單身的老年人是孤獨的。有數據顯示,僅2020年,全國平均離結率39.33%,是自2003年以來,延續17年上漲。而早在2017年,便有媒體報導稱中老年群體的離婚率逐年攀升。

  除此之外,到2020年,國內獨居和空巢老年人或增已加到1.18億人左右。即便兒女都在身邊、生活美滿的銀髮一族,依然有使用陌生社交App的欲望,通過配對結交異性,以此消磨無聊的時光。

  不少應用開發方,看準的恰恰是剛剛學會使用移動互聯網、社交應用的中老年人,戒備心不強、容易被套路,很容易在平臺的誘導下「一擲千金」,購買高級會員或進行大額消費,這也讓他們的子女覺得防不勝防。

  那麼,創客們盯上中老年人的錢包,難道就不怕風險嗎?

  三、誘導銀髮族消費風險幾何?

  去年年底,國家廣電總局曾下發了通知,要求網路秀場直播平臺對網路主播和「打賞」用戶實行實名制管理。未實名制註冊的用戶不能打賞,未成年用戶也不能打賞。

  消息一出,大量家長舉雙手雙腳讚成。但與此同時,也有一部分網友呼籲,是否應該出臺規則限制中老年人直播打賞、在線上平臺購買會員、消費的規定。但是這樣的建議有可能實現嗎?

  答案是幾乎不可能。原因在於,相比學生群體中老年人屬於成年人的范疇,心智也完全成熟,擁有獨立自主的消費觀和能力。因此,對於一部分創業城項目而言,盯上中老年群體、誘導銀髮族消費,風險並不高。

  「很多中老年人擁有自己的積蓄,或是固定的退休收入,花自己的錢辦婚介、社交平臺的會員,子女其實也都管不著、管不了,畢竟中老年人對自己的權威很看重。」陳婷告訴懂懂筆記,盡管她對於直播、社交平臺誘導用戶打賞付費的運營方式十分熟悉,可自己也沒辦法阻止父母、長輩在虛擬的網路平臺上消費。

  即便為了更精準的匹配異性好友,老人們在平臺上「一擲千金」,辦理高階會員套餐後發現套路多多,匹配結果也不精準,他們也只是私下裡懷疑一下可能上當受騙。要麼是因為面子,要麼是重視自己的權威,銀髮族一般也不會向子女、晚輩透露「被騙」的情況。

  「即便子女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像教訓自家孩子一樣教訓年長的父母嗎?」陳婷嘆氣道,只要父母長輩在平臺上消費的金額不大,子女通常都會為了他們的顏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發布的第47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顯示:截止2020年12月,國內50歲及以上網民占比由2020年3月的16.9%,提升至26.3%,國內已有近2.6億「銀髮網民」。

  正因為如此,才有越來越多非主流、小團隊去開發、運營一些陌生社交平臺,瞄準中老年這一「有閒有錢」的群體。

  在他們看來,調整運營定位、吸引孤獨的銀髮一族在平臺上各種消費和打賞,並不容易碰觸紅線。

  也許在虛擬的網路世界裡,中老年社交會變得比以往更加簡單,不需要通過打牌、旅遊、廣場舞結識新朋友,只要動動手指,便能發展一段忘年交甚至是黃昏戀。

  作為子女、晚輩與其擔憂父母在陌生社交平臺上「一擲千金」、無度消費甚至上當受騙,不如花些時間細心耐心引導長輩建立正確的網路社交觀念,認清網路、平臺一些常見的圈錢貓膩。經過前幾年的洗禮,他們已經逐漸明白了「簡訊、電話詐騙」的門路,如今這些社交網路的套路,也需要子女們去關註和解決。

#專欄作者#

  作者:木子 ,微信公眾號:懂懂筆記(ID:dongdong_note),《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

  本文由 @懂懂筆記 原創發布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於 CC0 協議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