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村搶食「移動婚介」市場

單身村搶食「移動婚介」市場 交友軟體 第1張

  國內目前的婚戀市場存在幾種盈利模式:一種就是像百合、珍愛那樣做互聯網,然後線下做婚介所;一種就是像我主良緣那樣只做線下婚介;再一種就是像兩隻小象等那樣用公眾號組織聯誼活動;還有一種就是像單身村那樣用app來招募四面八方用戶。

  ■ 文 / 汪宇 來源:經理人雜誌

  單身村是深圳市單身村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一種即時在線交友模式APP。單身村2009年創立於騰訊公司內部的單身聯誼協會。單身村設立的一對一情感心理咨詢服務(面談與在線),通過一對一的深入溝通;實現迅速定位、透徹分析、高效解決客戶的婚戀問題。服務項目包括:情感咨詢輔導、脫單輔導、心理咨詢輔導。2009年4月19日,單身村聯誼俱樂部在騰訊成立。2015年9月15日,單身村APP發布公測。

  創始人楊宇哲,獨立婚戀研究學者,人稱楊村長,曾在騰訊負責用戶心理與行為研究工作,原騰訊公益基金會項目組組長、騰訊學院講師。聯著有《脫單心理學》一書。2016年,單身村成長為深圳單身白領的婚戀社交平臺。

  單身村線下聯誼活動始於2009年,8年來已策劃組織各類聯誼活動500餘場,讓30000單身白領從陌路變成朋友,4000多人現場牽手成功,年均結婚一百餘對。活動類型包括經典大聯誼、微聯誼、主題聯誼、度假旅遊聯誼以及線上MEET聯誼。

  國內婚介行業走向

  1998年,第一個國內在線交友網站的建立,標誌著互聯網婚戀行業的開始,像珍愛網、百合網、世紀佳緣、有緣網等一些影響較大的網站,都是這時發展起來的,並經歷了很長一段時期的探索發展期。

  2010年,在相親電視節目的帶動下,互聯網婚戀交友行業進入成熟期。這也是傳統互聯網婚戀的巔峰時期。

  現如今婚戀交友網站的巔峰已經逝去,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迅速發展,移動互聯網婚戀交友市場實現爆發式增長,單身村便是其中之一。

  2018年10月8日,易觀發布了《在線婚戀交友行業年度綜合分析2018》的年度綜合報告。2017年中國互聯網婚戀交友市場規模已達47.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7.8%。易觀分析認為,未來3年,隨著對用戶偏好行為數據的挖掘,並結合智能化技術的引入,在線婚戀社交線上將有更多需求更為精準化的優質的內容產生;而隨著線下情感、婚禮等業務的拓展及收入效應的逐步釋放,行業總體營收規模的增勢仍有望延續。長期來看,除了基於業務層面的產品與運營競爭外,資本也將成為影響行業未來格局的重要因素。

單身村搶食「移動婚介」市場 交友軟體 第2張

  緣起騰訊聯誼協會

  十年前,還在騰訊工作的楊宇哲和Tony聊天,問道,「婚戀市場這麼大,騰訊做不做?」Tony的回答是婚戀這個領域嚴肅且專業性高,必須要基於信任才能做好。但在一個網路世界裡做信任,成本太高,而且效果還不一定好。

  Tony 就是騰訊聯合創始人前CTO張志東,人稱大師兄,被譽為馬化騰背後的男人,在騰訊內部有著巨大的威望。他對產品和技術的直覺與理解,讓許多騰訊人折服。這個判斷意味著,婚戀會是一個艱巨的創業戰場。

  但楊宇哲還是很感興趣,2009年在騰訊內部成立了「騰訊聯誼協會」幫助同事找對象,一年後選擇出來創業。迄今為止,「單身村」已經在線下辦了700多場聯誼活動,成功牽手4000對,發起了200多場講課,輔導1000多人。

  很多人覺得搞聯誼活動很簡單,做婚戀交友APP的門檻也很低,門檻其實不在外面,進來後你會發現越走越難,大部分團隊半年到一年就OVER了。按照百合網前高管慕巖說的,婚戀平臺的生意周期一般是8個月,如果你能撐過兩年就可能生存下去。不過也要看是哪種生存,如果只是做個公眾號,無所謂生不生存。但如果做APP,那成本就很高。

  單身村是從做QQ群做起,後來陸續上線網站、公眾號、APP和小程序。今天單身村APP有3萬實名白領用戶,小程序5000多人,兩個數據都只是覆蓋了深圳。我們調研過深圳市場,符合需求的目標用戶群體,只有10萬人。

  做QQ群這麼多年,現在幾十個群有1萬多人。因為我們QQ群持續幾年一直不停地說話,騰訊把我們當成標桿研究,說沒有一個群能夠存在超過半年以上還這麼活躍,覺得很有意思,值得研究。2015年做APP內測,從QQ群放進來1500個種子用戶,後來的3萬人大部分都是他們推薦來的。

單身村搶食「移動婚介」市場 交友軟體 第3張

  移動在線交友模式

  國內目前的婚戀市場存在幾種盈利模式:一種就是像百合、珍愛那樣做互聯網,然後線下做婚介所;一種就是像我主良緣那樣只做線下婚介;再一種就是像兩隻小象等那樣用公眾號組織聯誼活動;還有一種就是像單身村那樣用app來招募四面八方來客。

  百合、珍愛是最傳統的互聯網交友模式,我主良緣就是只做線下。而比較新穎的在線交友模式有兩隻小象等公眾號聯誼。公眾號舉辦活動成本會低很多,但是必須通過吸引很多粉絲,而且粉絲只是單方面關註公眾號,很難像一個社群一樣對成員進行組織。而單身村採用的app形式,雖然成本會昂貴很多,但是對於客戶來說像一個社群,可以討論話題,可以查閱對方資料,組織方也有利於了解成員情況。

  這種在線交友模式的建立,使交友的面更加廣泛。單身村APP上線頭半年月活達到90%以上,日活是50%,核心原因就是信任,這不是一、兩天能夠積累的,也不是打廣告就能打出來的。在單身村,要求用戶必須實名制,還得有推薦人,門檻非常高,這樣才能保證質量。

  用戶來APP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提升效率嗎?把噪音去掉,讓他看到同層次的人,他就有信心留在這。這兩個點是APP核心的需求點。

  很多團隊倒下的原因是不願意花時間,想著一上來就要賺錢。單身村搞聯誼活動,男女數量必須一致,他們是報多少來多少,這樣可以賺更多的錢。最後用戶來了發現連數量都不匹配,女多男少,男的心態就變成甲方,開始挑剔,女的感覺自己不受尊重,再也不來了。

  單身村APP有兩大功能,第一個功能像微博一樣發照片動態,但每天限制3條,目的就是吸引人家來找你。後邊有人主動來找你溝通,這時候你是甲方,他是乙方,這是沒有問題的。

  還有一個功能是聊天室,故意設置男女數量不一樣,比如1男9女,而且隻開放15分鐘。聊完之後,有投票互選的環節,互選之後你們就可以私聊了。所以我們產品模式的設計,都在避免和解決兩個異性陌生人以婚戀為目的的社交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單身村收入的大頭還是在微信小程序聯誼活動和會員服務,去年收入大概193萬。其中會員費才10 多萬,比例比較小。但這些只是為了養護團隊,真正要做的還是線上,未來線下都是加盟的形式。婚介所最大的問題就是獲客成本太高,用戶隨時又可以跑。你只有用戶資料,他不在你這活躍,沒有任何意義,單身村平臺就解決這些問題,而且只要線上的錢,大頭都給你,加盟費也不要。

單身村搶食「移動婚介」市場 交友軟體 第4張

  一對一情感視訊課程

  據楊宇哲介紹,他在騰訊本身就是負責用戶心理及行為研究工作,做聯誼的同時也在研究單身用戶的心理,越研究就越有興趣、越深入,也就越出乎意料。剛開始研究單身問題的時候,以為單身者們多事因為他們工作忙,認識人少,越研究更加現這些根本就不是問題,因為目前是社交發達時代,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容易認識人的時代,認識的異性朋友少,往往是因為自己缺乏人適異性的動力。

  楊宇哲定期為單身白領進行情感輔導,多年來輔導了600多人。在他輔導的案例中,有40%的單身女性缺乏找對象的動力,這樣一來自然也就不會去主動找,即使別人來追求,她們也會找各種理由去拒絕對方,單身也是必然。還有50%的單身女性主要因為心裡問題阻礙了愛情的發生,但是她們自己並不知道。剩下的10%是愛情觀念或技能問題。這些問題石磊歷史上一直都存在的,那麼為何到了現代才凸顯呢?「主要原因在於生產力的進步,導致大部分人都能養活自己,尤其是女性的經濟獨立,使她們逐漸敗退了經濟從屬地位,甚至可以過的很好。」楊宇哲告訴記者。

  楊宇哲說,他通過上課,單獨輔導,寫文章等多種方式來啟發單身者的思維模式,通過活動讓會員有機會去接觸和了解異性,在跟異性的接觸中發現問題,提升自己,已達到脫單的目的。

About 小秘書 32059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