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張

  文|公子逸

  蔡曉光跟周蓉結婚後,有過四個情人。

  有三個是單身女人,還有一個是有夫之婦。在周蓉回國後,蔡曉光甚至讓自己的妻子周蓉和情人密切相處過。而這個情人是關鈴。一個因為出軌離婚,又因為管不住自己出軌,而選擇不結婚的女人。

  對於關鈴,蔡曉光對關鈴的閨蜜如此深情告白過:

  「如果我說關鈴是我的紅顏知己,那未免是一種‘猾’而不實的說法了。不是中華的‘華’,而是狡猾的‘猾’。坦白地說,她是我的情人,是我這個男人今生今世無論多希望報答也難以報答的情人。我需要她以愛憐愛於我,從精神到肉體,而她全都給予了我。對我來說,她是一個完全無私的情人。這使我們之間的關係成為一種特別純粹的情人關係。關於我這個人,流傳的緋聞不少,但我今天告訴你妹妹,你大哥我沒那麼花。關鈴是我目前唯一的情人,也將是最後的情人。‘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在我妻子回國前,她在我心中就是這麼一種位置。」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2張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出自元稹的《離思五首》,該詩是元稹悼念亡妻所作,後眾人多用此句,來表達對愛情的堅貞,表示「非你莫屬,隻愛你一個」的獨一無二。

  蔡曉光是導演,他的文學造詣是很高的。他比任何人都知道這句詩的深意,但是他沒有把這句詩賦予妻子周蓉,而是把這句詩賦予了情人關鈴。

  更諷刺的是,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有一個見證者叫唐朝陽。而唐朝陽是周秉昆最要好的一個朋友。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3張

  對著小舅子的好朋友,對自己的情人如此表白堅貞,不得不說,蔡曉光簡直荒唐。更荒唐的是,周家所有人都知道蔡曉光的這種荒唐,卻全部對他感恩戴德。

  這裡不得不說,人性裡的狹隘:人們隻願意看到他願意看到的,對於那些他不願意相信的,他會刻意地忽略。

  對於蔡曉光,周家所有的人,都隻願意看到了「瑜」,而自動忽略了「瑕」。

  是「寬容和厚道」,還是「因利趨勢」?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4張

  比周秉義更像周家的兒子。

  蔡曉光對周家,可謂盡心盡力。

  哪怕周蓉不愛他,他依舊幫周秉昆轉到了醬油廠。周秉昆的朋友遇到困難,周秉義不管,但是只要周秉昆求到了蔡曉光那裡,蔡曉光就會幫他解決。

  不僅對周秉昆,對周家的父母,對鄭娟,甚至是對周聰,蔡曉光都是無比愛護的。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5張

  有兩個細節:

  • 一個是,周聰一直住著的房子,是蔡曉光的房子。而蔡曉光曾經表示,要把他的這套房子,留給周聰。
  • 第二個細節是,周楠去世後,鄭娟出國接兒子的遺體,在她如此傷心絕望的地步,她竟然還記得給蔡曉光買了禮物。

  在周秉義想要幫助周聰的時候,周聰是拒絕的,他的拒絕裡數次提到了蔡曉光,他不想接受周秉義的幫助,他想要到南方工作,因為他覺得哪怕他不在,他的「曉光姑父」也會不遺餘力地幫助他的父母。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6張

  在對周家在意這一點上,周聰根深蒂固地就覺得,毫無血緣關係的蔡曉光就是比他的親大伯周秉義靠譜。

  而鄭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別人對她好,她就會深刻地感知到那種好,然後真實地回報回去。她對周蓉和周秉義的感情都是很平淡的,因為這兩個人始終跟她隔著一層,不親近,也不疏離。唯有蔡曉光對她是認可的,尊重的,甚至是親近的。於是,鄭娟對於蔡曉光,比之對周秉義和周蓉,更感恩,也更親切。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7張

  蔡曉光為什麼對周家人如此之好?

  因為周蓉。因為周蓉,他始終把周家當成了自己的親人,因為周蓉,他不遺餘力地關照著周家,也因為周蓉,他把周秉昆當成自己的親弟弟,把周聰當成了自己的親侄子,他沒有子女,於是,他想把自己的房產留給周聰。

  在愛情裡,人們常常提到愛屋及烏,從這個角度而言,蔡曉光愛極了周蓉,因為愛她,於是也深愛著她的家人。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8張

  只想娶周蓉一個女人。

  原著裡的蔡曉光並沒有離過婚,他始終等著周蓉。他對周蓉的這份「忠貞」裡,有著他原生家庭破碎的客觀因素,但就他主觀而言:

  你離婚了,又回到本市,即使那時我已經結婚,估計也會為了想與你做成夫妻而離婚的,那還不如我仍是單身漢好呢。

  並且蔡曉光是覺得哪怕他結婚有了孩子,只要周蓉離婚了,回到了本市,他哪怕再糾結,再痛苦,他都是要離婚,然後來追求周蓉的。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9張

  如此「癡心」的蔡曉光,到底愛周蓉什麼呢?

  他這樣直白地對周蓉說:

  你當年是大美人嘛!世上美人很多,愛讀書的美人少,愛讀書又有獨立見解的美人少之又少,你是美人中的珍品。我為珍品而癡,這是值得的。你影響了我,也改變了我。不是有幸認識了你,我今天會在幹什麼呢?沾我父親有限的那點光,當個處長副局長的,我又不是你哥那種一門心思把官當好的男人,當不好還不等於在官場上瞎混?瞎混著能當成多大的官?混到副局級肯定混不上去了啊,那有多大意思?再不就是走經商的路,我不喜歡與滿口生意經的人打交道。如果不是認識了你,我的人生也不過就只有前面那兩條路可選。幸虧認識了你,現在我成了導演,盡管想拍自己喜歡的題材太難了,但畢竟還是我喜歡做的事。

  蔡曉光在年少時,就被周蓉的美貌和才華迷住了。尤其是周蓉還義無反顧地去追求了自己的愛情。這種美貌、獨立、他又得不到只能瞻仰的周蓉,成了他的白月光。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0張

  如同《蝸居》裡的宋思明因為海藻像他得不到的白月光,而對海藻欲罷不能一樣。周蓉越是不愛他,他越是執著和沉迷,跟周蓉在一起,成為了他人生的一種執念。

  於是,哪怕周蓉跟他結婚後,就展開了長達十二年的分居生活,他依舊沒有跟周蓉離婚,他依舊癡心不改地等著周蓉,依舊把周蓉的家人,當成了他的家人去關心,去愛護。

  周蓉,是他的「最純真」的一個夢。

  可是,他如此愛周蓉,卻為什麼在他跟周蓉沒有離婚的那十二年裡,還能有四個情人,並表示周蓉的電話來得不是時候,打斷了他和關鈴的好事。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1張

  難道因為,男人的靈和肉,真的是可以完全分離的嗎?難道,正如《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中所說:

  跟一個女人做愛和跟一個女人睡覺,是兩種截然不同,甚至幾乎對立的感情。愛情不是通過做愛的欲望(這可以是對無數女人的欲求)體現的,而是通過和她共眠的欲望(這只能是對一個女人的欲求)而體現出來的。

  讀《人世間》,在蔡曉光的身上,我獲取了一個十分矛盾的點:他對愛情的堅貞裡,有著對愛情最大的不堅貞。這讓我對他和周蓉的愛情,感到迷茫。更令人迷惑的是,周蓉對於他的這種不忠,是默認的。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2張

  周蓉的靈魂對白。

  當周蓉知道關鈴是蔡曉光的情人後,她的反應竟然是欣喜的,她覺得關鈴尤其可愛,甚至於,她對於關鈴的評價是:滿分。

  她還約了關鈴見面,一頓飯吃下來,妻子和情人還惺惺相惜了,周蓉竟然感謝關鈴認她這個姐姐。

  更荒唐的是,周蓉和關鈴還交換了各自的「情感對白」。

  關鈴表示蔡曉光吸引她,是因為蔡曉光的紳士。因為,蔡曉光每次上廁所後,會把馬桶擦乾淨,並放下馬桶墊。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3張

  而周蓉對於蔡曉光的真實感情是:

  以前他身上沒有吸引我的地方,以後是出於感激,為了報答他才做了他的妻子。結果事與願違,非但沒報答成,反而沒完沒了一直拖累。但自從做了他的妻子後,覺得他善良、有趣味,對世事人生有獨立見解。一個男人身上有此三點,足以值得我這樣的女人愛了。許多男人,身上連我說的三點中的一點都沒有。

  蔡曉光愛周蓉「什麼」呢?

  美貌、才華、獨立見解。

  周蓉愛蔡曉光「什麼」呢?

  善良、有趣、獨立見解。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4張

  武志紅老師說:

  我們不會因為優秀而被愛。

  我們不會因為優秀而被某個人愛,但是我們會因為優秀而被其他更多人愛。如同周蓉,她從來不乏追求者。原著裡,周蓉因為美貌和才華,在上大學期間,追求者多到成為了她的困擾。而蔡曉光也是因為樣貌、才華、紳士而被很多女人追求。

  蔡曉光和周蓉,彼此都沒有愛上彼此的靈魂,他們彼此愛上的就是彼此的優秀,並且,他們也完全不想把愛情上升到企及靈魂。

  周蓉因為更多女人愛蔡曉光,從而更愛蔡曉光。而蔡曉光因為周蓉不夠愛他,而更加愛周蓉。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5張

  人世間的愛情,就是這樣龐雜而不夠純粹和美好。確切地說,人世間大部分的愛情,都是這樣龐雜而不純粹的,像周秉義和郝冬梅的愛情,像周蓉和蔡曉光的愛情。

  周秉義和蔡曉光都無親生的子女,他們兩個這一生看似都隻愛了一個女人,但是,周秉義有他在異國的心動和激情的深吻,而蔡曉光有他在婚內而出軌的四個情人。

  看似忠貞,實際卻是如此荒唐。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6張

  靈和肉,得與失。

  讀《人世間》,你會發現很凸顯的一個點:

  這本書裡,沒有一個完美的主人公。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著自己的「灰色」地帶。周父的偏心和糊塗,周秉義的涼薄,周蓉的反叛,周秉昆的軟弱,還有蔡曉光的荒唐,郝冬梅的善變,馮化成的卑鄙。

  甚至你從這本書裡,讀不到什麼趨於美好的愛情,可以長存的友情,以及特別溫馨的親情。

  當你一遍一遍去讀,你會覺得涼薄、荒唐、無力、枯燥,甚至是乏味,可偏偏你越讀就越覺得跟這本書的名字《人世間》真貼切。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7張

  尤其是當你讀蔡曉光這個人物的時候,他幾乎算是這本書裡最趨於正面的一個人物。可即使這樣的一個人物,依舊有著讓你覺得荒唐而可笑的一個灰色地帶。

  一個書裡幾乎算是「最癡心」的人,其實是一個可以把靈和肉完全區分的人。他不在乎自己的失去和付出,而那些得到他幫助和愛護的人,也不會計較他的身體背叛和靈魂錯位。

  到底是「愛和寬容」,還是「荒唐和可笑」?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8張

  我願意非你不娶,我願意等你十二年,甚至一生。但是,你不在的時候,我需要情人,一個,四個,甚至更多個,並且我亦可以對情人做到堅貞,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寫道:

  卑鄙與偉大、惡毒與善良、仇恨與熱愛是可以互不排斥地並存在同一顆心裡的。

  讀《人世間》大概最大的收獲就是,深深地懂得了人性的龐雜。

《人世間》原著「有過四個情人」的蔡曉光:他對周蓉的愛,太可笑 愛情運勢 第19張

  《人性的枷鎖》中有這樣一句話:

  等你年事稍長,就會發現要使世界成為一個尚可容忍的生活場所,首先要承認人類的自私是不可避免的。

  當我們想要比較快樂而豁達地生活在人世間,大概我們就不得不接受這:愛情的不純粹,友情的不長久,和親情的涼薄。

  但願你哪怕見識到了這世間的涼薄和荒唐,灰色和可笑,依舊能深情地熱愛這個人世間。

About 小秘書 3358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