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張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2張

來源:南方人物周刊 (ID:Peopleweekly)

7月19日在愛奇藝播出的於正新劇《延禧攻略》,這兩日刷屏了。

從未播先被噴到四天破億的成績,豆瓣目前的評分也穩在6.9,破7指日可待。各個影視的相關號,也一片好評之聲。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3張

今天,小拇哥且不說劇情如何,單就是清宮戲鼻祖《金枝欲孽》里走出來的佘詩曼就讓無數宮鬥戲迷們,不得不開始熬夜追劇。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4張

不動聲色,這眉眼間全都是戲。但佘詩曼自己卻說:我不是自信的演員。

1

在飾演過的數十個角色中,佘詩曼最羨慕《公主嫁到》里的昭陽公主。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5張

這是她為數不多的喜劇角色。昭陽公主是金枝玉葉,可以刁蠻任性、為所欲為、率性自由。

她像極了入行前的佘詩曼,開心就是開心,不開心就不開心,想發脾氣就發脾氣。

成為藝人後,生活的束縛變多,佘詩曼開始學習高度自我控制。

她拒絕情緒失常,微笑成為最常用的表情。她不允許自己喝醉,因為那樣沒法回家。「藝人出現在大家面前,公眾形象會影響到別人。控制自己很重要。」

情緒控制的極限發生在2005年一次頒獎禮上。她正準備上台領獎,接到電話,被告知母親在美國進行肺部手術,心跳、呼吸停了20秒。

醫生讓她做好母親永遠不會醒來或者失憶的準備。下一秒上台,她強忍淚水,笑著對所有人說謝謝。

「那一刻我真的很討厭當明星,因為我永遠要把真實情緒藏在心里。」這次失控以佘詩曼每年休假一個月去夏威夷陪母親告終。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6張

她不止一次講過,演員就像煙花,短暫而迷人,想要延續色彩,要靠自己也要靠命運。

2

從前讀女校、零表演欲,後來在瑞士學酒店管理,所做之事跟表演、娛樂圈一點關係也沒有。

22歲參加香港小姐比賽獲得季軍入行,演員一做就是20年,「如果這都不算命運的安排,真的不知道什麼才算。」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7張

回報命運的方式是超過旁人的投入。在無線電視台多年,佘詩曼平均每年貢獻3部劇,約一百集,最長五天四夜沒睡覺。

通常一部劇集還沒拍到結尾,下一部的劇本已經拿到手上。開拍《天與地》前,監制給了她一個月時間準備,佘詩曼感嘆前所未有。

這讓她的故事多了一些天道酬勤的色彩。

1997年出道時,無線電視台上一批花旦汪明荃、米雪、戚美珍各有命途,有的隱退,有的深陷情傷。

早幾年出道的宣萱、蔡少芬、郭可盈和陳慧珊各有專攻、風頭正勁。

誤打誤撞入行的佘詩曼還是愣頭青,與她們相比,她五官柔和、眼神溫柔,少見香港職場劇中的凌厲與利落,極易被個人特色更鮮明的演員蓋過。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8張

《金枝欲孽》

過了五六年,佘詩曼才終於在《金枝欲孽》中大放異彩,又靠《鳳凰四重奏》一人分飾四角的表演拿下當年無線電視台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與「最佳女主角」。

從此順風順水。每年劇集收視高企,她也年年成為視後熱門人選。香港媒體形容她,「熬得住,才會苦盡甘來」。

3

或許母親從小的教導終於開花結果。

佘詩曼5歲時父親因車禍去世,母親撫養她和弟弟長大,對她講得最多的便是「不要急,冷靜點,想清楚。」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9張

入行後,佘詩曼一心想在演員行業做出成績。第一次為無線電視台試鏡,被小助理罵哭、被副導演當眾指鼻子,她忍了。

拍《帝女花》,因太疲累摔倒導致下巴受傷,至今仍有疤痕,只能靠化妝遮掩。這些經歷讓佘詩曼更認定一點:在目標確認後,困難是命運的鋪排。

香港媒體人查小欣形容佘詩曼是「風中勁草」——對準目標,不理閒言,從「娃娃聲」到「視後」,一步一步做到理想。

「我承認自己幸運,無線(電視台)一直對我很好,拍完第一部電視劇後,一直在工作,從來沒停過。

但是,也不能僅僅用幸運兩個字來解釋一切,抹煞了我的拼命。我沒有放棄任何一次機會。」

4

TVB監制戚其義看來,佘詩曼「讀不透,但又知道你要什麼」。這或許成為戚其義選擇她在自己的經典作品《金枝欲孽》中飾演爾淳的理由。同樣外柔內剛,同樣深藏不露。

在《金枝欲孽》之前,表情少、內心戲多的角色是佘詩曼的主打角色類型。

《雪山飛狐》中的苗若蘭、《刑事偵緝檔案IV》中的文婉蘭還是單純的柔弱,到了《倚天屠龍記》中的周芷若,她已經塑造出心機又苦情、壓抑又狠毒的螢幕形象。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0張

這類型角色在爾淳身上發展到極致,爾淳亦正亦邪,表情少,看似無情實則重情,為博上位不擇手段,但一切手段又都是為了履行一枚棋子的職責。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1張

搭檔陳豪將角色的發揮歸功於戚其義。「對於女演員,戚其義有辦法增加她們的信心。」因為戚其義幾句話,佘詩曼敢在沒有安全措施的情況下,在懸崖邊扯開襯衫。

腳下是泥,很容易跌落。每次拍攝,戚都會先嘗試最極限的情況,演員實在不願意,他才退讓一點。

陳豪在拍攝《火舞狂沙》時,曾用一條威亞吊著下到二三十米深的井底。但拍攝《金枝欲孽》期間,戚其義讓他跳橋落水,他就因怕冷不肯。

「他會不斷尋找創意,把大家的不同面貌帶出來。」「拍《金枝》時我只覺得好奇又擔心,為何這樣拍、這樣演?拍出來人家會覺得我沒有演啊!

他不要表面的東西,而我當時去到一個‘滑啞’的階段,好熟悉要交出什麼反應、表情出來,這次才明白不是什麼都要外露的,喜怒哀樂可以都收起來,話也可以都不說出來。」

拍完《金枝欲孽》,佘詩曼覺得自己演技到了另一個階段,她學會了完全藏著演,看似面無表情,心中的波瀾通過細微的動作體現出來,好在她有一雙足夠漂亮的眼睛,能貢獻出多變的眼神。

《澳門街》編劇陳寶華正是因為這雙眼睛選中佘詩曼,他指定佘詩曼出演祝君好,因為「她的眼睛告訴我,她很喜歡戀愛,容易動情,是一個當演員的好料。」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2張

陳寶華選佘詩曼曾遭到非議,全因她入行之初兩部劇集表現實在不算醒目。

獲得港姐季軍後,佘詩曼接到了無線劇集《雪山飛狐》的試鏡邀約。

試鏡前,她努力背詞,到了現場才發現是另一回事。被選中飾演苗若蘭後,無線電視台先讓她拍了現代劇《生命有take2》練手,但這並沒有讓她進入演戲的狀態。

第一場戲,她飾演的角色被丈夫傷害,導演希望她到路邊哭。「我不知道怎麼哭,不知道怎麼傷心。越想越緊張,越緊張越演不了。」

到另一場哭戲,她還是沒演好,導演讓所有演員一起看回放,指出她的問題。她又羞又惱,一下就哭出來了。導演趕快抓著她到片場,3,2,1,action!

「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拍戲的成功感,因為我之前沒有哭出來過。當然導演的方法有點另類,但達到了目的。我有了自信,接下來拍戲也順利了一些。」

電視劇播出後,她的表現遭到批評,「說我沒有演技、雞仔聲(聲音奇怪)。」朋友建議她讀報紙。

她每天在家念半小時,念了幾個月。下部戲與陳錦鴻合作,對方是專業演員出身,有空餘時間就跟她講演戲的方法,有時候講到自己都哭了,佘詩曼仍在吸收。

如同戚其義所說,「佘詩曼當時可能領會到了你的意圖,但不會馬上有反饋,她可能要在三個月之後才會做出反應。」

2001年,佘詩曼得知電視台要拍《酒是故鄉醇》。在廣西取景,採用全實景拍攝,這在以搭棚拍攝為主的無線電視台極為難得,她主動請纓希望出演。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3張

在廣西橫水渡,她每天赤著腳在河上跑,陳錦鴻教過的內容也不斷冒出來。

第一次置身山明水秀的實景,她發現融入角色比從前快許多,「我真的感覺到自己就是橫水渡的黎順風(角色名),布景和實景完全是兩回事,那一刻我學會了怎麼去融入角色,也真正愛上了演戲。」

此後佘詩曼擔正了多部無線重頭劇集,昭陽公主刁蠻任性、釘姐重情重義、林淼淼物欲滿滿、劉三好一心向善……

合作過三部電視劇的馬國明評價佘詩曼:「她很特別,有不同的感覺。弄不同的頭髮,整個感覺就不同。她可以很可愛、也可以很漂亮。」戲路廣也成了佘詩曼坐穩無線當家花旦的原因之一。

5

接到新劇本,相信角色是佘詩曼做的第一件事情。大部分情況下,要做到挺容易。但接到《宮心計》的劉三好時,她還是犯了難。

以現在的標準看,劉三好有些「聖母」,篤信「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久處宮闈,心性卻一直沒變。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4張

沒有私心,也看不到人性的陰暗。「有沒有這麼好啊?不真實啊,演出來會不會被人笑?」她花了三個星期去想這個角色存在的可能性。

最後說服自己:世界這麼大,有這麼多人,除非我見過所有人,不然為什麼覺得沒有這樣的人?

殺人放火、十惡不赦的壞人都有,為什麼沒有這麼好的人?一旦接受了這個設定,表演也順理成章。《宮心計》當年在香港最高收視達50點,破了《大長今》保持4年的記錄。

拍攝《天與地》時,佘詩曼難得有了一個月準備時間。第一場戲情緒極重。

她當時正陪母親在夏威夷度假,一下飛機,就陷入低落沉重的心情中,母親說話也不搭理,每晚為劇中死去的男友寫日記。

男友去世、被朋友出賣都成了自己的經歷。拍攝那天整日無話,只是聽音樂,陷入封閉狀態,導演喊「ACTION」之後,醞釀了一個月的情緒終於釋放。

更多時候佘詩曼沒時間準備角色,拍攝《鳳凰四重奏》時,她還沒結束上一部戲的拍攝,最多時一天要拍三個年代的戲,工作時間超過二十小時。只能通過服裝和造型辨別身處哪個朝代、是哪個角色。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5張

「有時我遇到很好的角色,但不夠時間準備。我可以做得更好,但沒辦法。常常一部戲早上收了,晚上就開第二部。

我只好吃飯看劇本,不睡,就看劇本、想劇本,開車時想,洗澡時也想……我想有多點時間去準備工作,不想再浪費劇本和角色了。」

演員陳法拉記得,在拍攝《公主嫁到》期間,佘詩曼會提前一晚上背熟劇本,不睡覺也做好充足的準備再開拍。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6張

在無線電視台工作超過十個年頭後,高強度的工作讓佘詩曼有些吃不消。身體越來越差,抵抗力越來越不好,很容易生病,也沒有以前好得快。

「始終不是剛入行的年紀,是有差別的,是人成長必經的階段。人是需要休息的,短時間可以這樣沖,不可以十年二十年都這樣,我希望給自己休息一下。」

她將與無線的合約改成了部頭約,每年拍攝一部劇集。休整一段時間後又北上拍片,「香港想合作的演員、導演都差不多合作過一次了,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佘詩曼在內地拍攝了《新審死官》《帶刀女捕快》《忽必烈傳奇》等劇集,又在2014年回無線拍攝了《使徒行者》,這部劇也成為無線電視台今年高質量劇集之一。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7張

《使徒行者》

近年來,佘詩曼將重心放在了電影上,先後參演《沖上雲霄》《使徒行者》《十月初五的月光》等無線經典劇集改編的電影。

6月15日,她新主演的電影《泄密者》即將公映,這次她扮演女記者,作為整個故事的引導者,串起全部劇情。相比電視劇,佘詩曼覺得電影更刺激。

電視劇二三十集,情緒可以慢慢鋪排,情感可以緩緩發展,電影則需要在一個多小時內吸引觀眾的注意,對白反應強烈許多。

大銀幕每個細節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連眨眼都要仔細思考,對演員的專注力有更高要求。

面對新局面,佘詩曼一貫的自我懷疑又出現了:「我不是一個自信的演員,每次都怕自己做得不好。我到底做得怎麼樣,這樣可以看嗎?哪里可以多,哪里可以少,心里算來算去。」

最近一場滿意的戲,還得回到4年前演《使徒行者》的時候,一場戲她抱著林峰痛哭,情緒剛剛好。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8張

但在佘詩曼禦用國語配音演員蘇柏麗看來,佘詩曼已經完成了演員從青澀到成熟的蛻變。

蘇柏麗從佘詩曼出道伊始就為她的角色配音,在出演《雪山飛狐》時,佘詩曼的聲音聽起來還是一個清純小姑娘,可愛,像個眷人。

說話細細、尖尖的、柔柔弱弱,還帶著一絲顫抖。等到了為電影《72家租客》配音時,她已經可以演出刺耳、跋扈、惹人厭的感覺了。

在《忽必烈傳奇》中,她飾演的國母察閉又「把自信、堅韌發揮得淋漓盡致。」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19張

演戲之餘,佘詩曼的興趣呈現出明顯的兩極分化。

她愛高跟鞋,因為高跟鞋可以展現女人最美的姿態。小時候偷穿母親的高跟鞋,自己的腳放進去小小一塊也覺得美。有經濟能力了,看到喜歡的就買,家里的鞋已經幾百雙。

她還愛開車。有線電視娛樂新聞台主播、好友衛志豪甚至覺得,佘詩曼如果不在娛樂圈發展,一定會成為賽車手。

他們相約去玩,佘詩曼開保時捷,他開一輛跑車,兩人賽車。從中環半山出發,路況複雜,佘詩曼一路風馳電掣。

「她是非一般的女生,開車沒有半點猶豫,快、狠、勁,跟她做人做事的方式一樣,好像什麼都在她把握之中。這或許也是她成功的原因之一。」

來源:南方人物周刊 (ID:Peopleweekly)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20張

看於正新劇,我眼里只有佘詩曼! 娛樂 第21張

▼點擊「原文鏈接」查看歷史消息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