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路有責:言論自由≠肆意宣傳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社交網路有責:言論自由≠肆意宣傳 科技 第1張

【獵雲網(微信號:)】9月9日報導(編譯:檸萌)

編者註:本文作者Renee DiResta是《連線》雜誌的一名撰稿人,是New Knowledge的研究主管,也是Mozilla的媒體、錯誤信息和信任研究員。她隸屬於哈佛大學伯克曼·克萊恩中心和哥倫比亞大學數據科學研究所。多年來,她一直在研究虛假信息是如何在平台上傳播的。在本文中,作者將帶領我們互聯網媒體鋪天蓋地的推薦內容背後的算法及其運作方式,還有現在採取的一些針對性修復措施。

控制我們在線查找信息方式的算法再次出現在新聞中,但你必須非常仔細才能留意到它們。

《紐約時報》8月28日的頭條標題為「特朗普指責Google等網站在操縱搜索結果,壓制了保守派的聲音。」這篇文章最明顯的特點就是一個誇誇其談的總統,一連串尖刻的措辭,以及對審查制度的嚴厲指責。在這篇文章裡還提到了「算法」,但是直到第12段才出現。

特朗普——和許多其他政客和專家一樣——發現搜索和社交媒體公司是網路言論自由和審查制度辯論中方便攻擊的目標。特朗普最近在推特上寫道:「他們在操縱搜索結果,針對我,也針對其他人,幾乎所有展現出來的內容都是壞消息。」他補充說道:「他們既控制著我們能看到的東西,也控制著我們看不到的東西。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一定會得到解決的!」

在一定程度上,特朗普是對的。的確是這樣的,他們既控制著我們能看到的東西,也控制著我們看不到的東西。但「他們」並不是指主管Google、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他們」是一種不透明的但是有影響力的算法,它決定著數十億互聯網用戶接下來會閱讀、觀看和分享什麼內容。

這些算法是看不見的,但它們對塑造個人用戶在線體驗和整個社會有著巨大的影響。事實上,YouTube的視頻推薦算法每天能激發7億小時的觀看時間,而且甚至在傳播錯誤信息,擾亂選舉和煽動暴力方面也有刺激作用。像這樣的算法就需要修正。

我們現在應該進行的對話是我們要如何修正算法?採取何種方式?但在這一刻,這種對話卻被政客和權威人士所利用和扭曲,他們抱怨審查制度,將內容節制錯誤地認為是在線言論自由的終結。一個很好的做法就是提醒他們言論自由並不意味著可以毫不受限,毫無顧忌。他們沒有將算法放大的權利。事實上,這正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要了解這種算法放大的工作原理,只需看看RT,或「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這是一家俄羅斯國有的宣傳機構,也是YouTube上最受歡迎的網站之一。RT在22個頻道的瀏覽量超過60億次,超過MSNBC和福克斯新聞的總和。根據YouTube首席產品官Neal Mohan的說法,YouTube上70%的瀏覽量來自於視頻推薦。因此,該網站的算法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RT數億次的宣傳效果。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呢?RT的大多數觀眾並不是為了觀看宣傳視頻來瀏覽網站的。吸引觀眾的視頻是RT充滿噱頭的標題和內容,比如高聳的海嘯、流星撞擊建築、鯊魚襲擊、遊樂園事故。在這些視頻中,其中一些是幾年前拍攝的,但一小時前還有觀眾評論。因此,YouTube的算法可能認為其他RT的相關內容值得向觀看者推薦。結果就是,很快,一個美國YouTube用戶在尋找新聞時發現自己看到了俄羅斯對希拉蕊·克林頓、移民和時事的報導。這些視頻與來自合法新聞機構的內容一起出現在自動播放列表中,通過關聯增加了RT本身的合法性。

社交網路是由算法來調節的:推薦引擎、搜索、趨勢、自動完成,以及其他能夠預測我們接下來想要看到的內容的機制。算法不會對什麼是宣傳,什麼不是,什麼是「假新聞」,什麼是事實核查進行區別。他們的工作就是展示相關內容,當然是與用戶相關的,而且他們做得非常好。事實上,製作這些算法的工程師有時會感到困惑:「就連創造算法的人也不能時時刻刻明白為什麼算法推薦這個視頻而不是另一個視頻。」曾在YouTube網站上工作的工程師Guillaume Chaslot說。

這些不透明的算法有一個獨特的目的——「持續觀察」——再加上數十億用戶,形成了一個危險的組合。近年來,我們看到了後果是多麼可怕。像RT內容這樣的宣傳方式十分流行,目的是讓兩極分化更加嚴重,尤其是在民主選舉期間。Zeynep Tufekci最近在《泰晤士報》上寫道,YouTube的算法還可以通過提出「白人至上主義、否認大屠殺和其他令人不安的內容」來使人們激進。「YouTube可能是21世紀最強大的激進工具之一。」

不過,這個問題並不局限於YouTube。在Google搜索中,危險的反疫苗的錯誤信息可能霸占搜索結果。在Facebook上,仇恨言論可以滋生並助長種族滅絕。聯合國關於緬甸種族滅絕的一份報告寫道:「社交媒體的作用非常重要。對於那些試圖傳播仇恨的人來說,Facebook一直是一個有用的工具,在這種情況下,對大多數用戶來說,Facebook就代表了整個互聯網。Facebook的帖子和信息在多大程度上導致了現實世界的歧視和暴力,這一點必須獨立地、徹底地加以審查。」

那麼我們能做些什麼呢?解決方案不是取締算法排名,也不是製造噪音,通過立法來保證Google的搜索結果。算法是一種非常有用的工具,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網路上浩瀚的信息世界。有大量的內容可以滿足任何人的提要或搜索查詢;算法排序和排名是必要的,而且從來沒有證據表明搜索結果顯示了系統性的黨派偏見。也就是說,在任何算法中無意識的偏見都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自從2016年Facebook趨勢新聞事件發生後,科技公司一直在調查保守的偏見指控。雖然沒有找到任何可信的證據,但也存在信任問題,而且缺乏對排名如何工作的理解,這讓惡意政治活動獲得了動力。最好的解決方案是提高透明度和互聯網素養,讓用戶更好地理解他們為什麼會看到他們看到的東西,並建立這些強大的策展系統,讓他們產生責任感。

目前在這方面已經採取了積極的措施。上述危害的例子引發了國會的調查,旨在了解科技平台如何影響我們的對話和媒體消費。在下周即將舉行的參議院聽證會上,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將要求Twitter的首席執行官Jack Dorsey和Facebook的首席經營官Sheryl Sandberg提供一份報告,說明他們具體是如何採取措施應對計算機算法宣傳的。

我們必須關注解決方案,而不是政治。我們需要在這些初步調查的基礎上繼續努力。我們需要就算法管理、算法奇怪的動機以及偶爾出現的不幸結果進行更細致的討論和教育。我們需要讓科技公司承擔責任——為不負責任的科技負責,而不是無證據的審查指控——並要求他們的算法和調控政策的運作具有透明度。通過關注這裡的真正問題,我們可以開始解決那些正在破壞互聯網和民主的真正問題。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