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傳5、白素貞瑤池盜仙草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詩曰:

  堪嘆嬌娘計百端,生心思欲上金鑾。

  羅浮有夢情空寄,聊向人間種玉盤。

  且說漢文回來,入房來望白氏,開帳看見床上一條白蛇,驚死在地。此時午時過了,小青已復人形,聽見前房驚叫,慌忙起來,步出前房,看見漢文死在地上,床中白氏露現原形,唬得面如土色。高叫:「娘娘,快復原形,相公被你驚死,緊些醒來!」白氏魂夢之中,聽得此話,翻身復了原形。爬起來看見漢文死在地上,不覺大放悲聲,走來抱住漢文身子哭道:「妾被官人強灌黃酒,腹如刀割,難顧身體,夢中現出原形,不知官人進房,被妾驚死,是妾害了官人性命。」說罷,哭不住口。小青含淚勸道:「娘娘,相公既死,不能復生,哭也無益,不如將他吞咽便了,同娘娘別往他方,怕無可意才郎。」白氏怒道:「小青,汝說哪里話,既與官人結為夫婦,豈忍用此心腸,況我是修道節女,焉肯再事他人。官人是我害他,必須設法救他還生。」小青道:「娘娘真呆了!人死魂魄歸陰,有何法術救得復活。」白氏道:「小青有所不知,我今要救官人復生,須當舍命上瑤池偷取仙丹。汝替我照顧官人身體,不可離開。」小青勸道:「娘娘,瑤池乃聖母金闕,娘娘你要去偷盜仙丹,徒取亡身之禍。」白氏嘆道:「要救官人性命,沒奈何去走一遭,倘若偷丹不得,就死在瑤池,我也甘心。」說罷,遂打扮作道姑模樣,駕起雲頭,竟到瑤池仙境。看見白猿童子在洞口坐著,白氏不能進洞,無奈向前打個稽首,叫聲:「師兄請了。妾非別人,乃是黎山老母徒弟白珍娘是也。奉師命下山,與許仙完卻前緣,現因許仙得病,危急沉重,無藥可救,今將垂斃,不得已特來哀求聖母娘娘,懇賜仙丹一粒,以救夫命。敢勞師兄進內通報一聲,感恩不淺。」

白蛇傳5、白素貞瑤池盜仙草 歷史 第1張

  白猿童子睜開慧眼,看見白氏滿身妖氣,喝道:「何方孽畜!大膽敢到仙山,若是黎山老母徒弟,為何滿臉妖氣。現今老母在洞同聖母說法,我今拿你進洞辨個真假。」說罷,遂即向前要拿白氏。白氏大驚,暗想道:若被他拿進洞去,性命決然難保。遂即噴出一粒寶珠,向童子面門打來。童子不曾提防,被寶珠打中鼻梁,流出鮮血,叫聲:「哎呀!」負痛走進洞去了。白氏收了寶珠,恐怕聖母降罪,駕雲要走,已無及了。

  這童子走入洞來,聖母看見問道:「你為何鼻梁流血?」童子跪下稟道:「洞外有個妖精,口稱黎山老母徒弟,說他丈夫患病,要來求聖母仙丹救他丈夫。弟子不允,反吐毒珠打中弟子鼻梁,望聖母作主。」聖母見說,怒氣沖沖,駕上沉香輦,帶了重子出得洞來。看見白蛇駕雲逃走,聖母喝道:「孽畜,走哪里去!」即布起天羅地網。白氏要走,亦走無路了,早被天羅收在里面,現出原形。

  聖母手執斬妖劍,正要行刑,只見正南上一朵彩雲如飛而至,叫聲:「刀下留人!」聖母舉目一看,乃是觀音菩薩,遂即收住寶劍,起身相迎。問道:「菩薩何來?」菩薩笑道:「貧道到此非為別事,因這白蛇與許仙有夙緣之分,日後文曲星官應投在他腹中轉世,俟他彌月之日,自有人來收他壓在雷峰塔下,應他前日對真武大帝發誓之言,待文星成名之後,得了敕封,方成正果。此時卻不可傷他性命,望聖母寬恕。」聖母道:「菩薩,若論他上山偷丹,復敢打傷童子,斬罪難免。既是有這段根緣在後,自當遵命,饒他便了。」聖母即拂退了天羅地網,放出白蛇。

  白氏依舊復了原形,向前跪下叩謝聖母不殺之恩,轉身拜謝菩薩救生之德。菩薩道:「孽畜,此處仙丹汝休妄想,我今指點汝一處去求。汝可去紫薇山南極宮南極仙翁處,去求仙草一枝,可救汝夫之命。」說罷,菩薩起身辭了聖母,駕雲回了南海去了。聖母送了菩薩起身,亦上輦回歸洞府不題。這白氏見菩薩同聖母去了,連忙縱起雲頭,來到紫薇山南極宮。但見宮府盤鬱,瑞氣氤氳,誇不盡的奇花異草,道不了的珍果佳禽。白氏無心觀玩,忙到宮前,看見守鹿童子在宮門前遊玩。白氏向前施禮道:「仙童在上,煩乞通報仙翁一聲:賤妾白珍娘,因夫許仙病症危重,無藥可救,蒙觀音菩薩指示前來,懇求仙翁乞賜仙草一枝,救夫微命。望仙童慈悲,為妾轉報,感恩不淺。」鹿童聽他言語淒慘,兼是觀音菩薩指點他來,遂說道:「姑看菩薩金面,代汝通報便了。」白氏連聲稱謝。鹿童轉身入內,到蒲團邊跪下,稟道:「師爺,宮外有個女人自稱白珍娘,道他丈夫許仙得病危急,南海菩薩指點他來,要求師爺仙草,現在宮外,弟子不敢擅便,特來稟上,未知師爺鈞意若何?」仙翁道:「我已知道了。此妖塵緣未斷,業債未滿,與許仙有夙緣之分,將來文星要投他腹中轉世。既是菩薩指點他來,你可去雲房里面取回生草一枝與他罷。」鹿童領命起來,即到雲房里頭取了一枝仙草。步出宮門,叫聲:「白氏,仙翁有命,賜汝回生仙草一枝。」白氏慌忙跪下叩謝,起來接了仙草,鹿童轉身回宮復命去了。這白氏得了回生仙草,滿心歡喜,急駕起風雲,如飛回來救夫。誰料,照命難星又到了。

  正是:

  勸君慢把喜顏展,目下災殃又重來。

  看官,你道這難星為誰?原來南極仙翁駕下還有一位白鶴童子,這日因內無事,在外雲遊消遣。忽見一塊烏雲滾滾而來,帶些腥濁之氣,鶴童在雲中定睛一看,知是妖精,即刻駕雲趕上,叫聲:「孽畜,哪里走!」白氏聽見鶴童的聲音,魂魄早已飄散,從空中跌將下來,死在山下。鶴童飛身下來,張開目嘴,正待要啄。不意空中來了白鶯仙童,將鶴童攔住。叫聲:「師兄,不可傷他的命,是這孽畜應有此厄。弟奉南海佛祖佛旨而來,恐怕師兄不知運數,害了他命,是以命弟前來此處相等,望師兄慈悲,依數而行,饒他去吧。」鶴童道:「弟疾妖如仇,師兄既奉佛旨而來,弟自當遵命,饒他便了。」鶯童稱謝,鶴童辭了鶯童,自回南極宮去了。

  鶯童近前,看見白氏已死,遂即念動起死回生真咒,對著白氏臉上吹口仙氣,白氏遂即還魂醒來,慌忙跪下叩謝鶯童救命之恩。鶯童道:「白氏,吾奉佛旨而來救你性命,汝今作速回去,去救你夫性命要緊。」說罷,遂駕起祥雲回南海覆旨去了。

  這白氏拾起仙草,急急縱起雲頭,不一刻落到家里。叫聲:「小青,仙草在此,你快些取去煎湯,來救官人。」小青接過仙草,問道:「娘娘,此草是瑤池來的麼?為麼去得許久?」白氏嘆道:「小青,我為求得這根仙草,險些斷送殘生!」我到瑤池偷丹,遇著白猿童子守洞,不得進去。我只得對他說明,他要拿我進洞去見聖母。無奈吐出寶珠,打傷童子,被聖母布起羅網,祭劍要斬。幸蒙觀音菩薩到來,求過聖母,救我性命。又蒙菩薩指點我去紫薇山南極仙翁處求回生仙草,我只得又去南極官。蒙仙翁慈悲,賜下仙草。叩謝回來,中途又遇白鶴童子,被他趕叫一聲,我即跌死山下。鶴童飛下要啄我身,虧得白鶯童子奉南海佛旨而來,攔住鶴童,救我性命。若無鶯童吹我仙氣,焉能還生。可憐我舍萬死一生,方得此草,你快去小心煎好,來救官人回陽。」

  小青聽罷,沉吟不語,立在旁邊。白氏大怒,罵道:「死賤婢!我為官人,一人不顧生死,舍命求得此草,命汝快去煎湯來救他命,為何遲延不去。虧汝好狠心腸!」小青道:「娘娘有所不知,非是小婢狠心不去煎湯,因你飲黃酒露出原形,致相公看見驚死,今若將草煎湯,救他復生,他一定說我們是妖精,許時憑你滿身都是口也難洗清,與他無辨了。因此遲延,未敢去煎。娘娘須先尋一妙法,瞞過相公方好。」白氏被小青這一段話說得默默無言,低頭一想,叫聲:「小青,我有計了。」遂向箱內取出一條白綾帕在手,口中默念咒語,吹一口氣在帕上,叫聲:「變!」將白綾帕變作一條白巨蛇,遂取了壁上掛的一口寶劍,將變的白蛇斬作數段,丟在庭中。小青看見大喜,讚聲:「娘娘果然法力高強,如此瞞得相公過了。」連忙取了仙草,翻身出房。不一刻,湯已煎好,捧進房來。白氏抱起漢文,將口掀開,小青將湯灌下腹去。頃刻,入命門,透丹田,貫泥丸宮,不覺遍身骨節舒動。未有半日光景,漢文早已還魂醒來。叫聲:「嚇呀好睡!」翻身起來,看見白氏坐在床沿,小青立在旁邊。開聲罵道:「原來你們是個蛇精,來此纏我。我一向被你瞞過,今我看明,被你驚壞。幸我祖宗有靈,命未該死,復得還魂。你們早早遠去,不必再來害我,不然一劍除了你們!」白氏被罵,滿臉淚珠紛紛,啼不住口。小青上前叫聲:「相公,你真薄幸!因你出門觀鬥龍舟,小姐酒醒,進入後房看視小婢的病,不知何處來了一條白蛇,飛在床上。小姐在里面聽得前房相公叫聲,慌忙出來,看見相公倒在地上,床內搶出蛇精要害相公身體。小姐驚慌無措,急掣寶劍將妖蛇斬作數段,丟在天井,救了相公。因見相公被妖蛇驚死,又去黎山老母師父處求得回生仙草來,煎湯與相公吃,救了相公還魂。今相公恩將仇報,反罵小姐是妖是怪,相公若不信,可到天井內去看便明白了。」

  漢文聽罷,想道:小青言得有理,我到天井一看真假便分明了。遂即起身要出,白氏扯住漢文的手袖,叫聲:「官人,你身體初愈,外邊風大,不可出去。」漢文想道:小青叫我去看,白氏扯住不放,明明是二人用計騙我一人。隨把白氏推開,走出房門,來到天井一看,果然庭下一條白蛇斬作數段,鮮血滿地。漢文心下釋然,回轉房內,到白氏身邊陪笑道:「賢妻息怒,愚夫不知賢妻如此苦心,救了愚夫性命,錯怪了你,望賢妻恕罪。如今須將此蛇埋掩才好。」白氏笑道:「官人若不疑妾身是妖怪就好了,何罪之有。」即命小青將假蛇拿到後邊空地燒埋了。

  小青燒埋了假蛇,還身回入房內。白氏故意流淚道:「小青,我受千辛萬苦,師傅處拜求仙草,救活相公,只望夫妻和諧到老,誰知相公薄情,不念我的苦心,反疑我是妖怪,細思起來,總是前生不修致此今生被人輕疑,我今要削發空門,祝修來世去了。」漢文聽見大驚,叫聲:「賢妻,愚夫不知錯冒,望賢妻念結發之情,乞賜包涵,切勿提起此話。」白氏道:「官人,妾身乃是妖怪,不如聽妾出家,免害官人金身。」漢文道:「賢妻何必出此言,總是愚夫言詞得罪,不免待愚夫賠個不是。」說罷,雙膝跪將下去。白氏看見,也慌忙跪下去道:「官人請起。男子膝下黃金,不要折殺了妾身,此是妾多言之過,望官人海量勿罪。」漢文大喜,扶了白氏起來。

  正是:

  得他心目轉,是我運通時。

  自此,夫妻二人依舊和好,小青暗地含笑不提。

  且說這蘇州知府姓陳名倫,字俊卿,科舉出身,生平居官清正,愛惜子民。因夫人吳氏身懷六甲,臨盆,腹痛三日夜不能分娩,通城醫生盡皆請到,均道無法可治。府尊驚慌,無措無奈,悶坐花廳,因精神困倦,不覺覆在桌上瞳藠睡去。夢見一人身穿白衣,手執伋尾,叫聲:「陳知府,吾乃觀音菩薩是也,念你平昔為官清廉,今你妻吳氏臨盆,不能分娩,吾特來指點你:你可差人前去吳家巷保安堂藥店聘請名醫許漢文,他能醫此症,謹記在心,吾去也。」遂駕一朵彩雲望空而去。府尊一覺醒來,暗想:我方才睡去,多蒙菩薩前來托夢,指點我去請許漢文,此人諒必能醫。即時出衙不表。

  看官,你道這托夢菩薩是真的麼?原來就是白氏。他知道夫人臨盆難產,瞞卻漢文,變個菩薩模樣去衙內托夢知府,叫他來請。這里長班到門,白氏早已回家幾時了。

  長班來到店前,將帖投進,說明來由,陶仁接帖入內報與漢文。漢文聽罷大驚,對白氏道:「賢妻,府尊差人執帖要請我去醫夫人產症,但我只知藥性,不曉脈理,況他是知府的夫人,不比平常小戶,萬一錯用了藥,性命決然難保,將若之何?」白氏笑道:「官人不必憂心,妾身已知夫人腹內乃是雙胎,故此生產艱難。妾已預制藥丸二粒,官人可帶去,包管藥下胎生,並可得一樁大大謝禮。」遂令小青去箱內取出藥丸二粒,遞與漢文。漢文喜道:「我妻果然神機妙用,勸我不逮。」遂即袖了藥丸,就同長班出門來到府衙。長班進衙通報,府尊聞知,出堂接入花廳坐下。茶罷,漢文道:「未知大老爺呼召小人端得何人貴恙?」府尊道:「先生,現因夫人臨盆,腹痛三日夜不能分娩。久聞先生大名,是以特令長班聘請,望先生開雲天高手,救垂危二命,自當重報。」漢文答道:「大老爺免煩天心,小人台下子民,當盡犬馬之力。夫人貴症,管取一劑見效。」府尊大喜,就陪漢文進房看病,漢文做樣診視了左右脈理,同府尊仍出花廳坐下。漢文開言道:「大老爺恭喜!夫人腹內是雙胎,兩位公子,故此分娩艱難。小人帶有藥丸兩粒,進與夫人和湯吞下,包管即刻分娩。」說罷,取出藥丸,遞與府尊,府尊甚喜,接在手中,隨命丫環將藥丸和湯,小心送與夫人吞服。

  只因這一劑,有分教:一蓮雙帶,百恨齊生。未知夫人服後分娩否,且聽下文分解。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