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連劉邦都佩服的人,專門在其墓邊安置五戶人家,世代為其守墓


公元前260年,趙孝成王在和秦國的長平之戰中,中了秦國的反間計,用「紙上談兵」的趙括取代老將廉頗,結果,導致趙國的大敗。

公元前257年,秦國的軍隊包圍了趙國的都城邯鄲,趙國的形勢非常危急。但當秦昭襄王聽聞魏、楚兩國意欲派遣軍隊救援趙國的時候,他曾派出使者告知魏安王:「邯鄲城遲早會被秦國拿下,此時,誰若派兵增援趙國,那麼,我就出兵先打他」

魏安王聽到這番言論非常害怕,連忙派遣使者去追趕晉鄙並要求他就地紮營駐軍不再前行。晉鄙按照命令,將魏國十萬兵馬駐紮在禹城,也就是現在河北臨沂西南一帶。春申君也連忙停止進軍步伐,將部隊駐紮在武關一帶。

秦王趁此機會命令部隊加快攻打邯鄲城,至此,趙孝成王不得不派遣使者潛入魏國,敦促魏安王迅速派遣軍隊救援趙國。魏安王也想要進兵救援,卻又不敢觸犯秦國;但是,不進軍,又怕開罪了趙國。在這樣兩難的境地下,他只好命令部隊就地紮營不進不退的僵持著。

之後,平原君派人前往上鄴城請求魏國將軍晉鄙派軍,但是,晉鄙卻不敢擅做主張。平原君又寫了一封信派人送給魏公子信陵君。他說:「邯鄲城局勢危急,國家危在旦夕。你的姐姐,也就是平原君的妻子沒日沒夜的哭泣,公子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也要幫助大陸啊。」

公元前277年,魏無忌的父親魏昭王去世,魏無忌的哥哥魏圉繼承魏國王位,是為魏安釐王。翌年,安釐王封魏無忌於信陵,也就是今天的河南省寧陵縣,他因而被稱為信陵君。魏無忌為人仁愛寬厚,禮賢下士,士人因而爭相前往歸附於他,最高峰時門下曾有三千食客。

信陵君收到這封信以後,曾多次央求魏安王下令讓大將晉鄙派軍救援,但是,魏安王就是不答應。信陵君對身邊的門客說:「既然大王不肯派兵前往,那麼,我便只身一人前往趙國,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們死在一起。」他準備好了車馬,決定去戰場上和秦軍拼命。

並且,此時超過一千名門客願意跟隨他一同前往。車馬通過東門的時候,信陵君下車去和他的朋友,身為守門人的侯生告別。侯生一反常態非常冷淡地說:「公子照顧好自己,我如今年邁不能和你一起去了。」信陵君向他道別後便離開了。

走出沒多遠,信陵君越想越覺得他舉止反常,侯生見到他竟然一句噓寒問暖的話都沒有,於是,又回頭詢問原因。當侯生看到他回來的時候,他說:「我就知道公子一定會回來的!」信陵君說:「我想我必定有冒犯先生的地方,特地回來詢問先生,勞煩先生指教。」

侯生說:「公子幾十年來一直致力於收養門客,如今,這般前往秦國軍營,如同羊入虎口,何異於白白送死啊?」侯生然後又說:」大王最喜歡的便是如姬,當初,如姬的父親遭歹人殺害,她曾希望大王給她報仇。」

緊接著,侯生又說:「最後,還是公子派遣門客為她殺了殺父仇人並將頭顱給她送了過去。這件事讓如姬非常感激公子,她甚至願意為公子而死以報此恩。公子何不請求她將兵符偷出來給您,只有擁有兵符你才能奪取晉鄙率領的軍隊,方才有與秦軍對戰的實力。」

經過侯生一番提點,信陵君轉而與如姬討論偷取兵符的事宜。

如姬當天晚上順利將兵符盜了出來並將其送給了信陵君,信陵君軍隨後前往東門告別侯生。侯生說:「朱亥是我的好友,武藝高強,如果到時候晉鄙不肯乖乖交出兵權,公子可令朱亥將其誅殺。」之後,信陵君帶著朱亥以及一千多名門客前往鄴城。

不久,他便見到了晉鄙,拿出兵符告知他:「我奉大王之命前來接管將軍的軍隊。」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兵符查驗。但是,晉鄙此時卻起了疑心並說:「軍隊交接是個大事情,我還得向大王請示一下… …」

他的話音未落,朱亥就從身邊掏出了一把足有40斤重的鐵錘子,一錘子砸向晉鄙的頭部,將他的腦袋砸了個粉碎。信陵君接管軍隊以後開始下令:「父子都在這個軍隊裡的,父親可以卸甲回去;兄弟二人都在軍隊裡,那麼,哥哥可以回去;獨生子也可以回去贍養老人;體弱多病的人也可以回去。剩下的人拿上武器隨我前去救援趙國。」

最終,這支部隊經過信陵君的重組,共有8萬名士兵,他指揮著8萬名士兵沖進秦國軍營。秦王沒有料到魏國的軍隊會突然襲擊過來,胡亂抵抗了一陣。而此時平原軍趁機大開城門,率領趙國軍隊沖殺而至,秦軍在兩面夾擊之下,猶如山崩似的敗下陣來。秦國這麼多年並沒有打出如此大的敗戰,秦昭襄王迅速下令撤退,此時,人馬已經損失過半。

並且,鄭安平率領的2萬人馬被魏軍斷了後路,孤立無援之下秦軍只得向信陵君表示了投降。趙孝成王親自前往魏國兵營向信陵君表示感謝:「多虧了公子趙國才能幸免於難!」信陵君也很謙虛的與其客套了一番。

但是,此事之後他自然不敢再回魏國,將部隊交由魏國將領帶回以後,則選擇留在了趙國。

漢高祖地位低賤時,曾多次聽人說過魏公子的賢德和才識。他即位為帝後,每次路經大梁,常常去祭祀公子。公元前195年,劉邦從擊敗叛將黥布的前線歸來,經過大梁時為公子安置了五戶人家,專門看守他的陵墓,讓他們世世代代祭祀公子。

參考資料:

『《史記》、《千古兵家信陵君》、《資治通鑒·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