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準新娘帶孕逃婚,未婚夫家求助調解追討彩禮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來源:湖南省司法廳微信公眾號「湖南司法行政」

2017年10月12日下午,我在零陽鎮人民調解委員會辦公室接待了一對父子。父親身材矮小,皮膚黝黑;兒子面容憨厚,給人一種特別老實的感覺。

一進門,父親就滿腹委屈地說,他們姓李,是郝家山村的農民,兒子在本縣打零工。今年3月他們和本村趙家姑娘訂了婚(沒辦結婚證),打算10月1日結婚。豬也殺了,酒席也備好了,她卻在結婚前一個星期跟著別的男人跑了。

李老漢說,這件事不僅讓他們在所有親戚面前抬不起頭,而且還人財兩空。為了兒子的婚事,他們老兩口幾乎傾盡了所有積蓄,房子裝修外加購買家電花了十多萬,還給了趙家7萬元的彩禮。他們請求,政府能夠出面給兩家做一個調解,如果趙家丫頭實在不答應結婚,他們也不勉強,但7萬元的彩禮錢要退回來。另外趙家姑娘已經懷孕了,但她肚子裡的孩子,他們無法確定是不是李家的,他們也不想要了。

聽完李老漢的講述後,我馬上電話聯繫趙家父母,電話裡趙家父母態度生硬,說他們不同意女兒毀婚,並且彩禮己經被女兒花得差不多了也退不回去了,他們不願意來調委會進行調解。眼看天色已晚,我只好勸慰李家父子先回家,明天再商量。

第二天天微亮我就驅車前往趙家。一進門就看到一個穿著校服、肚子卻隆得老高的女孩,她就是「逃婚新娘」小趙無疑了。環顧四周,我才發現這個家幾乎家徒四壁。地上到處是雞屎,讓人無從下腳;趙父穿著破洞的膠鞋,趙母頂著一頭蓬亂的頭髮。除女兒小趙外,他們還有一個先天性智力障礙、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兒子。

待我表明身份後,趙母立即用她那比常人高八度的嗓門朝我嚷起來,「反正我女兒就嫁他家了,誰家都不嫁,死丫頭,死不聽話!」「瘟丫頭,你再跑出門我就打斷你的腿!」趙父也咬牙切齒地沖著她咆哮,而小趙則一味地一言不發。 

隨後我了解到,原來趙家父母非常願意女兒做李家媳婦,李家父子老實肯幹,早早在這個窮山村裡修起了兩層樓房,在整個郝家山村口碑相當不錯。李家離趙家又近,兩家聯姻後,既能照顧到趙家已經快失去勞力能力的老人,又能兼顧他們有智力障礙的兒子。沒想到的是,19歲女兒居然在結婚前,幼稚地聽信了網友的花言巧語跟著網友私奔了。全家上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找回來,他們還是希望李家能重新接納女兒。

了解完所有情況後,我把小丫頭叫到一邊,先問問她的想法。「我不喜歡他,我己經有了新的男朋友了,肚子裡的孩子我準備打掉。」小姑娘直言不諱但態度堅決地說。

趙家父母卻對我一再強調,女兒肚子裡的孩子是李家的,還望準女婿小李看在孩子的分上再度接納女兒。小趙也說孩子是「李某的」,但她卻堅持要把孩子打掉,並表示說「新男朋友答應給我幾萬元,我會拿來還給小李。」

我打電話叫來了李家父子,讓兩家人面對面商談一下。小李表示,小趙悔婚讓他們一家丟盡了臉面,他沒辦法再同她在一起,他也同意小趙打掉肚子裡的孩子。

看到兩個年輕人確實沒有調和的可能,那條小生命也無法挽回這段破裂的姻緣,我只好從法律的角度、從人情世故的角度不厭其煩地給趙家父母講道理。我告訴趙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規定,結婚必須男女雙方完全自願,不許任何一方對他方加以強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在我有理有據、情真意切的說道下,一心想將女兒嫁到李家的趙家父母態度開始軟化,我又趁熱打鐵地說即便做不成親家,也不要做仇家。趙家父母終於想通了道理,答應將彩禮錢退還給李家,並當場向李家父子道歉,同時希望李家看在兩家是多年世交的分上原諒他家小女的不懂事,李家父親也當場表示不計前嫌。兩家人終於和和氣氣地開始對話,最終達成協議,趙家於15日內將彩禮退還李家。

在崎嶇的山路上往回趕時,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我感受到了人民調解員的價值所在,雖然我們的地位微不足道,但我們能切切實實為老百姓解決實際問題。然而,我的內心也為小趙在未達結婚年齡的情況下未婚先孕而感到隱隱作痛,山村孩子的法制教育和自我保護教育亟待提高,這條道路還任重道遠。

(Q)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