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1張

認知越高的人

越愛投資自己

見聞VIP會員,

你的首席金融信息官,

全年3000+深度好文,

共享會員,買一送三中!

本文於首發於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2018年即將揮手作別。

這一年,從國內轉型陣痛到抵禦海外政策變動的衝擊,從房地產市場降溫到對外投資增速放緩,從匯率變動到高科技產業,中國在很多方面都不禁令人再度回憶起多年前的日本。

在此之際,一位對中日經濟均有著深入觀察和研究的日本獨立經濟學家津上俊哉將奔赴上海,出席將於12月15日由華爾街見聞舉辦的「Alpha峰會」。

他在會前與華爾街見聞進行了問答訪談,圍繞中國經濟政策、債務和杠桿問題、房地產市場、匯率等主題闡述了他的看法。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2張

津上俊哉支持中國政府大力推行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並讚同中央政府通過增發國債的方式來放鬆財政政策,將其用於減稅、支持貧困地區等。

對於中國經濟政策,津上俊哉提出了一個「兩手同時抓」的政策建議:既要培育高效率的新經濟,又要盡快重組和縮小已受損的舊經濟。他還認為,中國應該擺脫經濟高速增長的心態,政府要制定貼合實際的經濟增長目標。

在他看來,目前中國比較棘手的問題是如何在杠桿問題上保持微妙的平衡,因為去杠桿力度太強會對經濟增長構成較大影響。

對於中國房地產市場,津上俊哉認為,確實存在一定程度的泡沫,但與當年的日本房地產市場有著根本的不同,中國樓市不會出現類似日本那樣劇烈的泡沫破裂過程。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3張

去年年初,津上俊哉在接受經濟觀察報採訪時發表了有關中國的預測。回頭來看,他當時的預測頗為準確。他表示,中國與其重視產業政策,不如改善經濟環境,盡可能地降低稅負、改善法治環境。他斷定,中國不會發生劇烈的房地產泡沫破裂,同時建議中國政府引入房地產稅,還倡議政府處理不良債務。

津上俊哉曾長期在具有官方背景的智庫日本經濟產業研究所開展研究工作。1994年,他作為通產省官員參與了在日內瓦舉行的中國入世多邊談判,積極支持中國盡早加入WTO。1996年至2000年,他擔任日本駐華大使館經濟參讚。

2001年,中國經濟讓人始料不及的高速發展讓日本突然掀起了「中國經濟威脅論」。2002年,津上俊哉撰寫《中國崛起》一書駁斥「中國威脅論」,稱「中國經濟實力漸長是長期艱苦努力的結果,並不單單是因為勞力力廉價、人民幣匯率低」。

今年恰逢全球經濟進入下行周期,越來越多的投資者表示希望聽到來自不同市場的權威聲音。因此,華爾街見聞舉辦的Alpha峰會也「投其所好」,邀請海內外各行業的專家學者,全方位覆蓋宏觀政策、樓股雙市、FICC等全球資產配置領域,基於全球市場形勢,量身定制演講內容,針對最新熱點,把脈經濟大勢,共話2019投資趨勢。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4張

以下是華爾街見聞與津上俊哉的部分問答實錄:

華爾街見聞:日本經濟在上世紀80年代達到巔峰之後,就進入了資產價格泡沫破裂期。中國在很多時候都被與當時的日本作對比。您會把中日做對比嗎?中國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是什麼?

津上俊哉:一個國家走出高速成長期時往往會發生投資過剩、泡沫經濟等現象。由於之前的經濟高速增長,儲蓄很豐富,人民的心態也習慣於「高速增長」。

我個人認為,恰恰是在經受雷曼倒閉衝擊的08年金融危機時期左右,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期就逐漸地結束了。但此後三到四年大家還在討論「保八」,還在「高速成長」的心態里,不能及時地降低經濟增速目標的代價就是債務膨脹。此後的「到2020年GDP比2010翻一番」這一目標也偏高。但後來提倡的「供給側改革」的思路我覺得很正確。

現在,中國該做的事情說起來很簡單:一是盡量培育高效率的新經濟,二是盡快重組和縮小已受損的舊經濟。

華爾街見聞:有人說廣場協議造成了日本「失去的20年」,而您曾經表示廣場協議不是日本經濟問題的根源。您能詳細解釋嗎?

津上俊哉:日本製造業領域的大企業們擁有很大的話語權,所以1985年以後遇到日元快速升值時,他們強烈要求政府採取有效措施應對這個「國難」。因此,日本政府不得不採取過於寬鬆的金融政策,這導致了經濟泡沫及此後的泡沫破裂。

所以,與其說廣場協議造成了日本「失去的20年」,不如說「當時日本過分害怕日元升值並採取了不合理的政策,其帶來的後遺症才是讓日本陷入「失去的20年」的主要原因。

從一個國家的整體經濟來講,貨幣匯率升值不是百分之百的壞事,而是有損有益。製造業遭受損失的同時,也有受惠於貨幣升值的進口行業和本國消費者。

此外,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由於日元升值而失去了很多國內的工廠和崗位,這的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走出日本的製造業海外投資現在每年給日本帶來很大的投資收益,到現在都支撐著日本國際收支的較大順差。

所以,我覺得匯率的變動對於製造企業來說的確是個災難,但長期來看,無論匯率變動到哪里,經濟是「總有辦法」的。最需要避免的不是匯率變動,而是因此勉強地採取不合理的對策,並搞亂經濟。

華爾街見聞:2000年後日本政府財政出現大幅赤字,負債率一度高達385%,但是日本並沒有陷入財政危機。您認為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津上俊哉:當一個國家出現較大的國際收支順差(從淨額來看,沒有海外負債而把資金貸給海外),並且債務負擔主要由中央財政支撐的時候,這個國家不會很快陷入債務危機等情形。因為中央財政不像企業或地方政府,它的韌性很強。

過去20年的日本就是個典型案例。當然,這種狀況也不會永久持續下去,但至少現在沒人認為日本經濟由於債務問題早晚會陷入危機。

華爾街見聞:有分析師認為中國明年可能以放鬆財政為主,貨幣政策為輔。您認為中國應該採取怎樣的政策?

津上俊哉:如果「以放鬆財政為主」的意思是中央增發國債,並把它用於減稅或給特困地區的財政補貼等,我就讚同。換句話說,讓地方政府或國有企業繼續借債是風險很大的。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靠中央財政,杠桿率還是會提升的。現在這種情況比較辣手,因為去杠桿的力度過強,經濟就會下滑得很快,因此,杠桿率(其分母是名義GDP)還會提升,所以需要很微妙地保持平衡。

華爾街見聞:鑒於明年中國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政府屆時可能在部分城市放鬆限制政策的預期正在浮起。日本當年經歷過房產泡沫,有沒有一些前車之鑒留給中國呢?

津上俊哉:在1990年到2000年的十年間,日本的房地產泡沫破裂是非常激烈的,土地價格從峰值跌去了四分之一。

我認為,現在中國房地產確實有泡沫之疑,但正常情況下中國不會發生日本當年那種程度的激烈的泡沫破裂,因為中國城市的一級土地市場是賣方壟斷,而賣方只有一個:地方政府。所以不會有賣方垮塌似的賣掉房地產的情形,這是好消息。

壞消息是,因為大家都相信當一個地方政府看到其管轄地區的房產暴跌時不會抽手旁觀,所以大家還會感覺房地產投資比其他投資安全,因此會繼續投資房地產,這是人們對風險判斷的嚴重的歪曲。

更多精彩內容,可以關注12月15日舉行的華爾街見聞「Alpha峰會」。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5張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6張

一位日本學者對中國經濟的判斷,可能準過許多中國專家 未分類 第4張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