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還會是OPPO vivo年嗎?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2016、2017、2018年OPPO vivo兩家在智慧型手機市場的表現,可謂有目共睹。兩家在線下市場的大爆發,以及在手機產品技術領域取得的突出成就,足可以將過去三年視為OV年。

現在的問題是,已經轟轟烈烈持續了三年的OV年,後勁是否依然充足,還會延續到2019年嗎?

而回溯這個問題,其實真正的核心是:OV模式能否為飛速下垮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再續命一年?OV模式是否放之四海皆準?

2016,驚艷的OV年

2016年,當世界各地的分析師將這一年視為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天花板之年時,春江水暖鴨先知的OPPO vivo大規模囤貨鋪貨,逆勢崛起。

當時,蘋果iPhone6/6Plus剛剛在2015年掀起的換機潮達到了iPhone銷售史上最高,國內電信經營商大規模取消購機補貼政策,因此業界一片悲觀態度,認為中國手機市場經歷過極盛之後要走進下坡路了。

就連高通也非常認可這種論調,開始轉向車聯網智能家居VR頭盔甚至是無人機市場,剛剛開啟的驍龍600系列晶片組研發計劃開始大規模後移。嚴重依賴電信經營商管道的聯想中興華為小米酷派,開始大規模精簡旗下產品線,放棄低端市場轉而衝擊高端。

只有線下管道布局完善的OPPO vivo提前在產業鏈上加碼訂單,「異常」的提高庫存。

最終進入2016年,整個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就迎來了大規模的線下換機潮,OPPO vivo則靠著幾十萬線下銷售網點,銷量瞬間成倍增加。

等其他品牌反應過來之後,華為聯想們急匆匆的找到蘇寧迪信通國美等線下賣場合作,臨時加上展櫃後,市場已成定局。甚至一直在線下管道有所布局的金立,沉寂多年後也在2016年迎來爆發,當然到今天資金鏈斷裂瀕臨破產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OPPO vivo能夠趕上2016年線下換機潮,並不是好運那麼簡單。魅族也在線下專賣店管道做過多年布局,但依舊沒能趕上這波紅利。

不可置疑的是,OV多年來在電視廣告線下廣告做出的成就,配合上特有的產品定位技術研發,最終成就了兩家的持續爆發。

OPPO的「充電五分鐘通話兩小時」,vivo的音樂手機自拍手機「逆光拍攝也更美」,都是切中用戶痛點的創新。

靠著精致的產品設計、大手筆的明星代言、深入毛細血孔的線下專賣店,兩家才能不懼互聯網手機高性價比的威脅,不怕全網鋪天蓋地「廠妹機」的諷刺,才有2016年銷量翻倍提升。

2016年OPPO的旗艦手機OPPO R9銷量更是達到了誇張的2000萬台,這是目前2500左右價位段國產手機銷量的最高峰。

2017年初,IDC發布數據報告顯示,OPPO靠著122.2%的銷量同比增長,一舉超越華為蘋果小米成為中國市場老大;vivo同比增長率也達到了96.9%接近翻倍,位列中國市場第三。

2016年可以稱得上名副其實的OV年。而OPPO vivo的核心合作夥伴聯發科,也因此營收大漲29%達到了86.3億美元,成為至今為止歷史表現最好的財報。

而高通則因為自己的決策失誤,年初就發布的中端晶片驍龍625晶片遲遲無法出貨,當年的旗艦晶片驍龍821又過於保守,全年反響平平。

OPPO vivo能在2016年爆發,核心在於自主可控的線下專賣店管道和獨特實用的產品技術路線,這也是OV模式的重點。

高通的獨角戲走到盡頭,市場迎來新變局

聯發科2016年跳的有多高,2017年摔得就有多慘。整個2016年,聯發科靠著一套Helio P10賣斷貨,下半年改進版(閹割版)的MT6750更是斷了高通驍龍625的後路,幾乎將市場吃幹抹淨。

整個2016年從年初到年尾,從聯發科COO朱尚祖到最基層的銷售技術支持,都在笑吟吟的跟媒體客戶解釋「產能實在不夠,我們盡量保障給大家發貨」。就連跟聯發科有戰略合作的魅族也沒有受到多少優待,大好的翻身機會被樂視和OPPO vivo搶走。

不過時間到了2017年,一切都變了。

樂視資金鏈斷裂,一個冉冉升起的智慧型手機新星一夜倒下,市場上願意為聯發科站台的公司少了一個。更重要的是中國移動推出了新的4.5G標準,跟隨而來的中國移動手機入庫標準直線上升到LTE CAT.7,而聯發科所有產品還在LTE CAT.6。

2016年聯發科好不容易拿下的領先優勢,卻因為自己的不思進取一夜歸零。聯發科只想收割眼前的市場紅利,技術上採取了保守路線,2016年的旗艦晶片Helio X20、中端晶片Helio P20乃至隨後的升級版本Helio P25,基帶技術毫無進步,原地踏步在LTE CAT.6。

移動的入庫標準甫一推出,除了已經跟聯發科深入綁定的魅族,就沒有手機廠商再使用聯發科晶片。隨後魅族因為推出了大量MT6750晶片產品,被冠以「萬年MT6750」的稱號,甚至今年7月份最後一款魅藍品牌手機——魅藍6T用的還是這款晶片,因此帶來的管道問題,也造成了魅族近兩年的沒落。

而OPPO vivo則靠著2016年的亮眼表現,順利進入到高通的核心合作夥伴行列。2017年保持增長勢頭,不僅跟上了18:9全面屏、齊瀏海屏潮流,還率先開創了水滴屏、屏下指紋識別、機動升降錄影頭技術。成為第一批做到結構光Face ID技術的廠商,還首發了更前沿的ToF方案的Face ID技術。

2017、2018年智慧型手機新技術首發,也開始集中到華為OPPOvivo身上,OPPO vivo兩家對於新技術首發的爭奪,也是近兩年智慧型手機行業的看點。

今年9月,因為匯頂將與OPPO合作開發的光電屏下指紋識別技術提前供應給vivo,OPPO發布了針對匯頂的封殺令。而後雖然OPPO匯頂雙方對外表示達成和解,但事實上OPPO已經開始扶持兆易創新旗下的思立微,以此來挑戰匯頂在行業內的老大地位。

最近一個季度,匯頂與思立微之間也因此爆發了多輪專利戰。OPPOvivo匯頂思立微,加上華為小米魅族,智慧型手機產業鏈正在進行複雜的技術暗戰。

當下來看,vivo在這場戰爭中處於上風,首發了機動升降錄影頭、屏下指紋識別、ToF方案的Face ID三個重磅技術。靠著這三項技術,vivo贏得了市場份額的持續增長。賽諾等多個數據報告顯示,vivo在今年已經超過OPPO華為,成為當下國內手機市場當之無愧的王者。

進入2019年,市場格局將迎來新一輪的大變。

高通長期投入的超聲波屏下指紋識別技術進入成熟期,其核心合作夥伴小米將受到重大利好。聯發科終於在全產品線上突破LTE CAT.7屏障,起步水準達到了LTE CAT.10,今年6月份還發布了自家的5G基帶晶片Helio M70,將發售日期定在2019年年內,算是正式趕上5G首班車。

有高通聯發科兩家晶片巨頭擂鼓,2019年的手機市場將回到2015年那個極度追求跑分的強競爭狀態。智慧型手機銷量向頭部品牌聚攏的現象,將會出現一定的反轉。

目前OPPO vivo都開始引入聯發科新晶片方案,魅族也在等著聯發科痛定思痛幫自己翻身。

在這樣的背景下,OPPO vivo還能延續過去三年的勢頭嗎?畢竟在今年的第三季度,OPPO的出貨量已經出現了同比下滑,下滑幅度達到了4%。

vivo首發ToF,或許是OV時代最後的高光

vivo NEX雙屏版剛剛首發了未來5年內的重磅技術——ToF方案Face ID。

OPPO其實之前也曾多次展示了自己的ToF相關技術成果。vivo明顯感受到了緊迫性,為了首發這一技術,不惜在高通驍龍855量產前夜選用了驍龍845解決方案。按照OPPO的產品理念,OPPO可能將緊跟其後,選擇驍龍855解決方案打造一款ToF版的Find系列旗艦。

好的是,這一重磅技術是由vivo首發;壞的是ToF將是未來5年內通用技術,核心元器件在Sony手中,vivo的首發獨占期不會太長,很快這項技術將在各大品牌之間普及。

更壞的是,這項技術的地位是其他微創新無法比擬的,首發獨占期一過所有廠商將回到同一起跑線上。

如此一來,OPPO vivo還能靠著線下優勢管道繼續主管市場,用獨特的技術路線將2019年變成OV年嗎?

今年6月,Sony發布了IMX456QL背照式CMOS影像傳感器,這款傳感器在1/2英寸的面積里,做到了高性能的ToF(飛行時間)測距功能,可實時測量人物背景的距離,快速完成3D建模功能。這款傳感器最大的賣點就是能夠應用於智慧型手機等移動設備上。

當時,Sony預估這款傳感器將在今年年內量產,這也是vivo能夠首發ToF方案Face ID的基礎。其實去年9月份,Sony發布的Xperia XZ1就通過其強悍的3D建模功能,搶先展示了這一技術。

ToF是手機錄影技術的終極提升,圍繞著ToF技術,VR、AR、MR時代將會正式到來。

至於這一技術原理,小新簡單介紹一下:通過向被拍攝人物發射脈沖光源,CMOS傳感器根據人物反射回來的光脈沖的不同,實時測算出人物各部分的距離,從而測繪處人物的3D模型。

由於ToF不需要像結構光Face ID一樣發射複雜的點陣光源,所以在產品質量、組裝難度上要遠優於後者。這意味著,一旦核心的CMOS元器件量產技術解決成本降低,那麼ToF Face ID技術的推廣普及,將類似於今天的指紋識別技術,幾乎沒有什麼門檻。

除了成本還太高之外,Sony已經把這些問題幾乎都解決了。vivo選擇雙屏三攝的方式,來提高ToF技術的復用降低成本。但在vivo之前中興旗下的Nubia已經推出了雙屏方案,魅族也在Pro7上嘗試過相關方案,看起來vivo並沒有太多領先優勢。

另外雙屏方案也不一定是ToF技術最好的解決方案,對於OV來說問題還不止這些。

軟件生態國際管道,是OV面前的大坑

看了這麼多技術介紹,大概你也猜到ToF最大的應用領域在AR上。當下的AR市場最大的問題就是,只聽雷聲大,就是找不到優秀好玩的應用。即便是AR的先行者蘋果,也為AR應用生態的發展傷透了腦筋。

在ToF硬件技術上領先之後,最難的還在於vivo能否解決AR軟件生態問題,目前還沒有任何跡象標明,vivo能解決這一問題,OPPO也是如此。

再者,OPPOvivo在國際市場上的布局還不夠充足,目前嚴重依賴國內市場。與小米全面進軍歐美市場不同的是,OPPO僅在今年7月靠著OPPO FindX在歐洲市場進行簡單試水,vivo更是沒有任何動作。

OPPO vivo目前還在集中布局東南亞印度市場,而印度市場發生的電商潮流和kaiOS半智慧型手機大潮,讓兩家的擴張步伐頗為艱難。

全球市場擴張乏力的狀態下,單靠國內脆弱的市場環境,很難滿足OPPO vivo更長遠的成長目標。也難以幫助兩家在軟件生態上,取得更好成績——畢竟國內的軟件開發消費生態,還不如歐美市場那麼成熟。

管道方面還要注意的是,這兩年里OV擅長的三四線線下市場也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微信帶來的管道下沉,讓電商拼多多深入五環外三四線市場,電商消費已經深入人心,OV原來倚重線下專賣店的模式遭遇危機。

今年,兩家已經開始整合優勢技術,面向互聯網管道推出高性價比單品。OPPO K1將螢幕指紋識別壓到了1599元,vivo Z3將水滴屏壓到了1598元。這是以往完全沒有的,但在今年發生了,從側面可以看出OV面臨的巨大危機和壓力。

不過值得看好的是,OPPO vivo兩家在錄影領域長期的投入。

隨著高成本ToF Face ID技術的到來,如何兼顧全面屏自拍、ToF復用成為難題。

目前vivo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雙屏,但明顯vivo的雙屏方案在設計上很難達到令人滿意的水準。參照OPPO曾經使用或展示過的翻轉鏡頭、潛望鏡鏡頭技術來看,智慧型手機錄影技術創新上,還有大量的空間。

2017、2018兩年,OPPO vivo展示出了各自在全面屏技術上的微創新,為兩家贏得了大量市場。到2019年,全面屏的創新告一段落,創新的核心將聚焦在錄影領域。

過去兩家曾拿出過翻轉錄影頭、補光自拍、逆光自拍、外接鏡頭、機動升降鏡頭、ToF Face ID以及還在概念階段的潛望鏡光學變焦鏡頭等等。

但OV是否會真的整合ToF拿出新一代翻轉鏡頭、潛望鏡鏡頭技術,還是一個未知數。

不過我們不會等的太辛苦,明年2月底的MWC大會上,將是各家廠商黑科技的集中展示時間,今年的MWC大會上,vivo展出了決定今年命運的機動升降鏡頭、屏下指紋識別黑科技技術。

OPPO vivo長期以來自建工廠的做法,也讓其能夠在硬件創新上做出特色。預估2019年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將會有更多的黑科技出現。

不過,華為近些年在智慧型手機多錄影頭技術上的積累不可小覷,軟硬件整合創新上表現出色;小米經過保守的上市年之後,靠著與高通之間緊密的關係也在準備新手;聯發科雖然在智慧型手機市場沉寂了兩年,但在技術研發上也從未閒著……

即便現在vivo在以ToF技術為核心的AR技術上取得了領先,未來的5G手機、AR軟件生態已經讓所有頭部品牌處於同一起跑線,智慧型手機市場的戰局還是一團迷霧。

甚至,即便兩家能拿出領先的黑科技錄影鏡頭技術解決方案,可ToF技術想要受到市場認可的核心,還得靠AR軟件生態。

市場已經接連走過三個OPPO vivo年,在這三年里,OPPO逐漸落後vivo後來居上華為虎視眈眈。兩家想繼續延續已有的勢頭,難!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