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來源|價值線

作者|價值線 小精

10月25日凌晨,知名主持人李詠在美國去世。他的妻子哈文宣布了這一消息:「在美國,經過17個月的抗癌治療,2018年10月25日凌晨5點20分,永失我愛……」微博發出一小時,獲22萬次轉PO,21萬人在留言中表示哀悼。

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五年前,李詠生日前夜,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寫下了「高職不如高薪,高薪不如高壽,高壽不如高興」的感慨。

五年後,50歲的李詠英年早逝,沒有高壽,但願他是微笑著離開的。

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此前關於李詠的最後一則新聞,是外界質疑其「移民美國」,並引來網友的謾罵。對於此事,李詠妻子、央視導演哈文只是雲淡風輕的回復了兩個字「沒有」,再無申辯。 ‍‍‍‍

消失的331天

2017年之後,李詠就消失了。距離他最後一次擔任主持工作至今,已經331天。

長期以來,外界對李詠患癌一事一無所知,即使是從前的同事和朋友。

央視主持人張斌回憶起兩年前最後一次見到李詠時的情景:

「兩年前,在上海火車站候車室巧遇李詠,攀談良久,聽他給我講與哈文兩口子是如何做出的人生種種重大選擇,一片歡聲笑語。

平日里,我是在朋友圈里通過哈文分享的溫情時刻,看到這幸福的一家人。李詠的年輕態絕對配得上女兒的青春洋溢。確實已然很久沒有他們的消息,一定是在度過艱難的抗癌日子。」

但還是會有一些蛛絲馬跡。

2016年《中國新歌聲》,主持人由「中國好舌頭」華少變成了李詠。然而蹊蹺的是,李詠表現得很不在狀態,在第一期節目里,他只是在節目開始時做了一段口播,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現身。

節目播出後,李詠在微博貼出一張醬油瓶的圖片,在自己的頭像下面配文自嘲「中國好醬油」。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李詠在中國新歌聲現場

而根據某媒體的報導:在了解到《新歌聲》的錄制節奏比較辛苦、需要熬夜的情況後,李詠立刻稱‘我得去健身了’,並特意提到了夫人哈文:「她就囑咐我,注意休息」。

中國新歌聲之後,李詠僅在浙江衛視露面過兩次,2016年10月,他參加了喜劇競演節目《喜劇總動員》,與於謙搭檔表演相聲《朋友譜》。 2017年2月,與孫堅、羅希合作主持浙江衛視美食傳情真人秀《熟悉的味道第二季》。

2017年4月14日,是李詠去美國治療的日子。有些粉絲開始敏感地發現李詠消失了。

5月3日,微博系統推送了李詠的生日動態,下面有粉絲留言:「生日快樂,詠哥,最近在電視上也看不見你了,去哪深造了?」但沒有等到任何回復。

331天之前,2017年12月2日在北京舉行的愛奇藝尖叫之夜盛典,是李詠生前最後一次擔任主持工作。

據現場的一位知情人描述:「他很親切也很健談。詠哥真的特別特別敬業、認真。活動現場因為場地所限,給藝人備場用的休息換裝區很小,都是臨時搭建的小屋子,詠哥自始至終沒有一句抱怨,也很理解我們的工作人員。活動開始前他把上台要穿的西裝,就掛在隔板上。主持過程中,他每次下台後站在一旁拿著稿子,全程認真地在看。」

知情人回憶稱,「他當時的狀態看起來完全沒有問題,特別好,而且主持現場沒有出現任何差錯。」

在李詠最後一年為數不多的微博里,只剩下對家人的愛。11月23日,李詠發了最後一條微博,一張關於感恩節的卡通畫,@了妻子、女兒以及所有人。

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李詠與女兒,妻子

而李詠的妻子哈文,則幾乎在微博上用「早安」來記錄每一天。據統計,自2017年4月14日,李詠去美國治療癌症起,妻子哈文一共給他發了551個早安。

在這331天里,外界對李詠和哈文傷害最深的,或許是今年8月在網上傳出的一則謠言。有人拍到了李詠一家三口在紐約,並煞有其事地稱:李詠全家已經移民美國。

面對網路暴民的謾罵與「不愛國」的指責,哈文只回復了兩個字「沒有」。

「幸運兒」李詠

李詠,原名李勇,烏魯木齊人,高中曾就讀於鐵三中(烏魯木齊市第70中學)。他在高一那年就成為學生會宣傳部長,畫畫、歌唱都特別好,還負責在學校廣播站念稿。他的男高音曾經在一次歌詠比賽中嶄露頭角。

聲線優美的李詠,被高中時的音樂老師相中,當時兩個人的目標很明確:李詠考上中央音樂學院。事與願違,由於處於變聲期用嗓過度, 李詠一度失去了話語能力 。等恢復的時候,聲帶卻早已變化的不再適合男高音,第一次高考李詠落榜,復讀一年後考入北京廣播學院(如今的中國傳媒大學)。

身為播音系的學生,李詠在前三年的學習生活中可謂是如魚得水。李詠憑借著那 優秀獨特的嗓音和犀利的嘴皮子功夫,期末考試仍能考取全班第一並拿到獎學金,老師們對他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央視主持人張斌回憶,第一次聽到「李詠」這個名字,是在27年前,對他充滿了羨慕。

「1991年初夏,被畢業分配困惑著的我在老台方樓門前,遇到廣院吳鬱老師,她欣喜地告訴我,廣院有個叫李詠的小夥子分配進台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當年羨慕得不得了。」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剛進入央視的李詠

大四那年,李詠被分到中央電視台對外部實習,由於天賦異稟和表現突出,得到台里前輩們的喜愛,實習期快要結束的時候,央視開始面向各大對口院校正式招收播音員, 中央電視台唯一的一個播音員名額最後歸了李詠。

當年有道考題:3只雞3天下了3個蛋,9只雞9天下幾個蛋?李詠毫不猶豫答道:反正不是9個,我又不是養雞的,不知道。此言一出,央視主管覺得他挺機靈,不裝,很好。結果他拿走了當年唯一的名額。「真的是有狗屎運的,我李詠何德何能?」

在求學期間,李詠的幸運還包括與哈文相戀。

哈文是高幹子弟,李詠在自傳《詠遠有李》中曾提到「開學第一天,哈文是坐著一輛小轎車來的。」「和哈文家人一起聊天,我才知道她父親不簡單,是一位中共高幹。二十多歲的時候,就被任命為本溪市稅務局長,周恩來總理親筆手書的委任狀。1958年,他赴寧夏負責成立回族自治區的籌備工作。」

李詠在自傳中寫道:

「在階梯教室上課,哈文恰好坐在我右側,我們倆中間隔著樓梯。我用右眼瞄她,側臉輪廓很美,就這麼一眼,我對她‘一見鍾情’。

上課時,我常常騷擾她。我從本上撕紙,用鉛筆給她畫像,速寫,畫完以後用圓珠筆細細塗,慢慢磨,弄出立體感來。

塗磨好了,趁老師在黑板上寫字,我就伸過胳膊去捅她。

‘哎,哎!’我嘴里叼著筆,斜眼覷著老師,拿倆手指頭夾起那張紙遞過去。

‘討厭!’她白我一眼,‘嚓’地把畫抽走,一臉不屑。

‘你上不上課?’她又白我一眼,嘴角卻忍不住向上挑一下。我知道,有戲了!」

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李詠中學時期的畫作

不羈的「一哥」

中國的電視業從九十年代初開始了規模浩大的產業化進程,制播分離體制、電視新聞欄目制片人制的確立,廣告收入的不斷擴大也刺激著業務改革的緊迫性。楊偉光1991年開始擔任中央電視台台長以後,也開始了各項探索和試驗,央視開始步入自己的「黃金時代」。

李詠是這個黃金時代最主要的見證人之一。

人物 || 李詠消失的331天

在央視,李詠擔任了記者、編導、主持人等多個崗位。

李詠評價自己最初的工作經歷「工作能力尚可,公眾知名度為零」。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從朋友那里看到英國的電視節目《GO BINGO》,受此啟發,創辦了《幸運52》,妻子哈文擔任製作人。

1998年,李詠開始主持《幸運52》。他身穿花哨西服,頭頂蓬鬆捲髮,調動全部表情,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某次錄制時,還沒開始機器就壞了。李詠就搬出一把凳子,在台上講笑話。40分鐘後機器修好了,觀眾卻大喊:不看節目了,繼續講故事!

這檔節目一時風生水起,成為國內同類節目的翹楚,也確立了李詠幽默詼諧且張揚個性的主持風格。《幸運52》在開播一年後逐漸進入輝煌,節目收視率成為央視二套絕對第一名,廣告收入驚人。

七年後,《幸運52》逐步走入低谷,收視率和廣告收入都開始下降,但李詠還在走紅,他開辟了第二戰線《非常6+1》再次成為央視綜藝節目中的爆款。

2006年,李詠以身價 5億元 稱冠 《中國最具價值主持人》 ,成為央視當之無愧的 「綜藝一哥」 。

然而李詠我行我素的不羈性格,也帶給了他巨大的爭議。

李詠是央視唯一允許留長髮、燙捲髮的的男主持人。

據說,至少有100個主管曾經表達過對李詠髮型的不滿,「一個央視主持人,頭髮弄得亂七八糟」。

他在節目里自稱「在下」,主管說:「你一個堂堂央視主持人,什麼‘在下’?」

他去參加同事婚禮,在還沒開放二胎的時候就恭祝「百年好合,龍鳳雙胎」,主管說:「雙胎?計劃生育是基本國策」。

他經常被投訴在台上開玩笑沒有分寸,完全沒有央視主持人穩重的樣子,連他的父親也常常勸他:「你就不能跟羅京學一學?」

2000年,在被邀請參加湖南台金鷹節時,李詠穿著襯衫短褲拖鞋,引起了外界的一片嘩然。

2006年,擔任”夢想中國”評委的李詠,甚至被曝出羞辱選手。在重慶賽區海選中,一位大約30多歲的女選手被淘汰後,又自告奮勇跳了一段舞蹈。但李詠看完舞蹈後卻說:「看你跳舞,我晚上會做噩夢。」這番話讓該女選手自尊心大受打擊,哭著離開賽場。有網友發起了要求李詠下課的萬人簽名活動,在評論文章中稱李詠是「沒專業、沒素質、沒禮貌」。

更讓人哭笑不得是,在女兒誕生後,李詠給她起名叫法圖麥·李,戶籍民警在上戶口時,以為是位外國友人。

離開央視

2013年,李詠選擇離開央視,去中國傳媒大學任教。

對此李詠只說了兩個理由:

  1. 妻子哈文的事業已經迎來高峰,為了家庭他願意做背後的守護者;
  2. 學校里有中國綜藝的未來,他要做這支生力軍的大後方。

離職後兩個月,李詠嘗試創業,在2013年5月21日,他以「李勇」的名字,創立了上海金蛋文化有限公司,對外聲稱要製作自主知識產權節目,涉及綜藝、電視劇製作等領域。

主持工作方面,李詠當年共主持和參與了東南衛視創業真人秀節目《愛拼才會贏》;與王冠主持央視一套綜藝勵志節目《舞出我人生》;與林志穎、樂嘉在安徽衛視共同擔任《超級演說家》第二導師。

2013年10月李詠工作室出品了原創節目,互動類綜藝節目《我知女人心》,由李詠與金星搭檔,並在河北衛視播出。

2014年7月3日,李詠與北京能量傳播傳播股份有限公司合資成立了金麥(天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人民幣,落戶東疆。其中能量傳播控股51%,李詠占股49%,並擔任總經理。

2015年,在李詠艱苦創業的那一年,哈文正式向央視提出了離職,並與李詠一起攻讀博士學位。直到2016年10月15日,哈文正式走到台前,與李詠創立了新的公司,名為北京酷娛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離開央視後,他們的主要精力放在網綜《偶像就該醬嬸》上。這是一檔由李詠主持的明星體驗秀,將明星置於兩難抉擇。薛之謙、華晨宇、鄧紫棋、嶽雲鵬、林更新、阿嬌、撒貝寧都曾是嘉賓。在優酷上,這檔節目獲4.6億次播放。

在2017年兩檔綜藝節目播出完後,有消息傳出,酷娛影視將不再接受新的工作。而到了2018年初,哈文低調解散了公司,只為陪李詠一同對抗癌症。

2015年,哈文曾發布微博:再堅持兩年,我就銀婚了,那誰加油哦。李詠回復:好滴呀,趁天光話風月,紅塵漫一路行,不帶行李只帶好奇。

2017年11月,李詠發布圖片:「Thanksgiving Day」。他@了妻子和女兒,以及「all people」。那是他生前的最後一條微博。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