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雞儆猴!中國VPN用戶被重罰 怎麼翻牆會違法?

在中國大陸有數千萬網民使用VPN(虛擬私人網路)瀏覽境外網站。這種突破網路審查的行為俗稱「翻牆」。最近,廣東韶關市網民朱某因使用VPN受到行政處罰。此前中國當局只針對銷售「翻牆」工具的商業行為採取行政處罰,少有針對用戶進行處罰。

學者分析,這是「殺雞儆猴」,意味著當局正加強網路管控力度。

到底什麼樣的「翻牆」行為觸犯法律?「翻牆」是如何被偵測到的?牆外的世界會被慢慢隔離嗎?

中國使用防火長城屏蔽國外網站。因為有了防火牆,就有了大量使用翻牆軟件聯通世界的用戶。

警示網民?

根據廣東韶關市公安局於1月4日發布的信息,當地市民朱某被指控「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被處以警告,並罰款1000元。

一份印有南雄市公安局公章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在網路上傳播。該文件顯示,朱某於2018年8月至12月期間,用自己的手機安裝翻牆軟件藍燈(Lantern
Pro),連接到家中的寬帶網路「翻牆」上網,於被查處前一周內登錄487次。

同時,另一份來自印有重慶市榮昌區公安局公章的《被傳喚人家屬通知書》也在網路上曝光。通知書上顯示,重慶網民黃某也受到同樣指控。

這是少有的網民因個人「翻牆」行為受到行政指控的事件,因而引起廣泛討論。

專門研究中國互聯網法律的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李治安稱,類似處罰案例並非第一次出現。從2017年開始,就有類似消息傳出。

他對BBC中文網說,這次直接由官方發布消息,是想以一儆百。

「翻牆」的意義

VPN最早是用來幫助跨國企業連接世界各地的辦公室,讓不同地方的員工都可以進入公司內網,執行高權限的任務。以前,企業獲取VPN服務需要邀請碼註冊,並登陸境外郵箱。隨著技術成熟,普通人通過手機下載應用程序就能「翻牆」。

李治安說,據保守可能,目前中國網民使用VPN的人數有兩、三千萬。有些高校的學生、學者使用VPN連接國外圖書館下載資料,或到Google
scholar查閱最 新髮表的研究。對於有互聯網專業背景的人,很容易在網路上自學技術原理,自己搭建VPN平台。

蘇州一位網路工程師劉元2010年從香港一所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供職於當地一間負責軟件開發的公司。他對BBC中文網說,讀書時早已習慣香港自由的網路環境,回到大陸後覺得束手束腳,於是自己搭建VPN,或在手機上下載各種VPN軟件。

劉元說,在平時工作中,開發軟件時會時不時遇到疑難問題,需要「翻牆」到境外網路,通過Google查詢國外專業同行的解決方法,或從國外軟件分享論壇下載文件包。「這樣不僅提高工作效率,而且可以學習最新技術,」他說。

他的同學鄭濤現在武漢一家網路安全公司任職工程師。回家鄉前他在一間香港公司任職,離開後會仍會使用原公司提供的VPN帳號瀏覽業內信息。在公司註銷其帳號後,也曾通過代理服務器的方式「翻牆」,但常因信號不穩,傳輸速度慢而放棄。

而對於劉元來說,如果無法做到「翻牆」,他就要自己去分析軟件代碼,尋找編程邏輯,再解決問題,「本來五分鐘就能完成的事可能需要一個小時」。現在他仍然會購買境外VPN軟件來滿足工作需要。

什麼樣的「翻牆」違法?

Google等軟件在中國遭到屏蔽,一些用戶通過VPN翻牆使用。中國當局管制網路以前是從技術上封鎖IP,現在已經開始從法律上執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算機信息網路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下稱《暫行規定》)第六條,「計算機信息網路直接進行國際聯網,必須使用郵電部國家公用電信網提供的國際出入口信道。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進行國際聯網」。公安機關可對違反此規定的人給予警告,並處以最高15000元罰款。

中國國務院在1996年發布該《暫行規定》,在1997年修改。李治安說,這個規定在過去20多年中「備而無用」,具有法律效應,但沒有履行執法行為。

執法主要從2017年開始,當年中國收緊VPN市場。

2017年1月22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了《關於清理規範互聯網網路接入服務市場的通知》(下稱《通知》),決定從當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國範圍內清查網路基礎設施和IP地址、寬帶等網路接入資源。

李治安說,從那時起,當局就在釋放一種信號,警示企業和個人重視「翻牆」的法律後果。

2017年7月1日,擁有大量用戶的老牌VPN服務商GreenVPN停止服務。之後,更多VPN服務商在監管部門的要求下終止經營,包括天行VPN、雲牆VPN等。在2017年一年,蘋果公司以觸犯中國法律為由,在中國區應用商店中下架了674款VPN應用程序。

李治安解釋,目前只有通過三大電信經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來申請的海外服務器對接服務才是合法行為,其他形式的「翻牆」行為都屬於《暫行規定》中的「非法定信道」。

「你可能只是下載了一個VPN軟件幫你連到國外,其實都是違法」。

「翻牆」是如何被偵測到的?

從技術層面講,VPN的基本原理是點對點連線,在數據之間搭建隧道,做到遠程訪問。這種連線可通過伺服器、硬件、軟件等多種方式做到,也根據協議、應用、設備類型有所區分。

在中國,地方級別的網路經營商為了防止「翻牆」行為,或自己安裝過濾軟件,或要求用戶安裝。經過過濾的信息流到達電信商,再次被過濾,最後直達中央網路防火牆。

李治安說,原則上來講,中國的國內網路在連接到國外網路時,需要越過中央網路防火牆上的幾個「關鍵節點」,即樞紐設施。所謂的「翻牆」,就是要繞過這些關鍵節點來到達國外網路。

過去數年間,中國防火牆技術的高度和VPN突破的程度此消彼長。有些VPN有加密功能,可以繞過防火牆,不被偵查到。也有些高端VPN具有反偵查技術。李治文說,偵查與被偵查之間,仿佛正邪間的對決,無休無止。

「選擇性執法」

李治安認為,中國當局管制網路的執法時緊時松,以前是從技術上封鎖IP,現在已經開始從法律上執行。

針對中國網民數千萬使用VPN的網民,當局採取的措施是「選擇性執法「,依據是「翻牆的行為對國家影響有多大,政府覺得敏感到什麼程度」,李治安說。

「如果你看了一個高度政治敏感的網站,或翻牆後散布了一個政府覺得不恰當的言論,很有可能成為一個明顯的執法目標,面臨的罰則也會很高。」

台灣合盛法律事務所律師張紹斌對BBC中文網說,「(VPN)連線只是一種手段,連線的內容是否涉及國家利益或國家安全則是另外一回事。」

至於當局打擊「翻牆」行為是基於網路安全,還是言論自由,張紹斌認為,需要有更多的案例才能判斷,並且每個類似案例都要弄清楚兩者區別。

蘇州的劉元對打壓VPN的情況表示無奈,但稱自己仍會使用VPN,「感覺周圍很多人在用,沒那麼嚴重吧!」

武漢的鄭濤說,今後只會在公共場所少量使用VPN,查找的資料只做用科研用途。

「Read-only!」鄭濤用計算機術語打趣說,表示他只讀信息不向外散布。

《暫行規定》尚未成為真正的法律條文。但李治安說,如果廣東省進一步發布地方層級的法規命令,一旦在國內不同的管理階層達成共識,就有可能成為國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