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朝鮮問題 最重要的一把「鑰匙」在中國手里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跟Instagram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加入LINE好友

原標題:黃日涵:朝鮮半島問題,最重要的一把「鑰匙」在中國手里

1月7日至10日,朝鮮勞力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對中國進行訪問。這是金正恩今年的首次出訪活動,並且在中國度過了他的36歲生日。因而這次訪華也受到了多方關注。

接下來的半島局勢如何?第二次「金特會」能取得什麼進展?在半島問題上中國有何作為?觀察者網專訪全球化智庫(CCG)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黃日涵,以下為採訪全文。

[採訪/觀察者網 周雪瑩]

 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北大廳為金正恩舉行歡迎儀式(@新華社) 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北大廳為金正恩舉行歡迎儀式(@新華社)

觀察者網:金正恩這次訪華有哪些值得關注的點?

黃日涵:首先是時間,他的36歲生日是在中國度過。大多數時候金正恩委員長的生日都是在自己國家過,他能選擇在這個時間來中國,說明他對中國的重視程度。

這一次在接待上跟以往相比也有一些新的細節性變化。在國宴的安排上有一些細節變動,這次是在北京飯店,之前是在釣魚台國賓館,這說明關係跟以前比起來要更加親密。國賓館非常好,見證了中朝傳統友誼的發展,但北京飯店的特點是中國政府招待外賓的重要場所,宴請了很多世界各國的外賓,包括尼克松總統1972年訪華時,周恩來總理曾在北京飯店招待尼克松總統。不僅僅是宴請上「換換口味」,更是體現中朝關係更加鞏固,友誼更加深厚。

另外這次來訪金正恩同樣也去調研了一些地方,跟之前相比,這次的行程更加豐富多彩。這一次他去參觀了同仁堂制藥廠的亦莊分廠,了解一些生產線和其他方面的變化。

這要結合朝鮮的經濟發展特點來看,我們去年去朝鮮訪問的時候,他們的經濟建設方案已經從過去的「核經並進」戰略,轉變成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是在朝鮮勞力黨七屆三中全會之後提出的發展思路。現在平壤街頭可以看到有很多關於加強經濟建設、提升經濟活力的標語。

 平壤街頭促進經濟發展的宣傳標語(@東方IC) 平壤街頭促進經濟發展的宣傳標語(@東方IC)

這一次來同仁堂考察,也說明金正恩委員長想提升朝鮮經濟的增長動力,了解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這和前幾次金正恩來中國訪問時參觀中關村和中科院、中國農業科學院是一個思路,就是要加強經濟的建設。

觀察者網:從新華社的報導可以看出中朝兩國主管人在半島和平問題上也聊了很多,中朝、美朝和中美關係影響下,半島問題該如何解決?

黃日涵:當前半島問題最大壓力是在特朗普這邊,因為特朗普曾經吹牛說在他任內半島問題不僅能有一個很好的解決方式,而且還可以進展得比較好。

去年特朗普在和金正恩會談之後,曾經一度特別天真,以為他馬上就能解決朝鮮半島問題。但當前的情況對特朗普來說,壓力非常大,因為整個過程的推進實際上很有限。蓬佩奧的幾次出訪包括後來的會談並沒有那麼順利。

目前美國國內政府已經停擺了20天,馬上要突破克林頓時候的最長停擺時間的記錄了,所以特朗普壓力很大,他想要突破,但突破點在哪?他認為在朝鮮,所以特朗普會向朝鮮施壓,那麼朝鮮同樣也面臨著一個重要的壓力。

而且朝鮮當前仍然面臨著頭上的一個「緊箍咒」,就是聯合國2397號協議。這個協議嚴格到什麼程度?所有重要的生產要素,鋼鐵、原油等都禁止出口到朝鮮,包括對朝鮮的投資也有限制。所以就算其他國家願意對朝鮮投資,但如果2397號協議不能解除,朝鮮的經濟增長可以說是無從談起。對於2397號決議,現在中國跟俄羅斯在積極斡旋,為了維護半島的穩定,希望能夠有所突破,有助於朝鮮經濟的發展。但能不能突破這個協議的限制,最重要的還是美國人的態度。

現在金正恩跟特朗普雙方都有壓力,他們希望坐下來談一談下一步的變化,應該怎麼去做。當前擺在美國跟朝鮮面前的最大問題是他們戰略步調不匹配,或者說信號的傳遞不匹配。美國人想一下子就把朝鮮的問題全部解決了,要全部棄核,要把核武器甚至製造核武器的科學家都交出去,這個條件朝鮮當然是不能接受的,所以這時候雙方的談判就陷入了一個死局。

朝鮮希望他走一步美國能夠跟一步。比如說朝鮮已經關閉了豐溪里核試驗場,停止導彈發射,美國政府能不能跟進?但現在美國人是你走你的,我不跟進。這就在信號上出現脫節,朝鮮不知道美國下一步要幹什麼。

於是就陷入了一個僵局,特朗普很焦急,金正恩壓力也很大,他要改變經濟的發展狀況就必須突破美國這個關卡。所以這時候第二次的「金特會」就提上了議事日程。既然這個時候雙方都有各自的壓力,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一個關鍵鑰匙就在中國手上。金正恩到中國來進行訪問,第一是要找到經濟發展模式,第二是朝鮮半島事務是離不開中國話語權的。

應該說在金正恩之前三次訪華後,實際上整個朝鮮半島局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前中國在半島事務上有重要的話語權。美國曾經想單方面主導,包括韓國人也有這樣的想法,但實際上離開中國來談半島事務這是不可能的。

觀察者網:中國手里的「鑰匙」具體是是指什麼?

黃日涵:如果你去朝鮮觀察一下,會發現朝鮮各方面的發展都與中國息息相關。朝鮮日常生活要用的東西許多都是從中國來的,他們的冰箱、電視機、甚至很多食品,都是從中國來的,包括它的計程車比亞迪都是從中國買的。離開了與中國的合作,朝鮮的經濟可以說是舉步維艱。

中朝關係是用鮮血凝成的友誼,是任何人都不能夠輕易取代的。中朝兩國現在更有許多共同關注的利益,要共同發展、共同維護整個地區局勢的穩定。所以要想解決朝鮮半島問題,中國和朝鮮是談判桌上的決定性力量。

觀察者網:剛才說到朝核問題,金正恩在新年講話中對半島無核化的「四個不」做了一個清晰的論述,但仿佛不是很符合美國的期待。

黃日涵:去年我們到平壤去,發現朝鮮對於無核化的表述跟美國人單方面想的棄核不是一回事。綜合來講,朝鮮人心中的無核化跟美國人心中的無核化根本不是一個概念,有天壤之別。

美國認為無核化就是你朝鮮把人交出來,把核武器都摧毀就叫無核化。但朝鮮人提的無核化是全面的無核化、半島的無核化。美國也要做些事情的,朝鮮無核化之後,你美國要如何保證我的安全?美國不能在這個地方進行核武器的威脅,整個半島完全無核化。但美國其實做不到這個,他想讓朝鮮實行利比亞模式的棄核,朝鮮國內、金正恩和軍方的高層都不可能接受這一提案。

美國跟朝鮮在無核化的問題上,總體方向是一致的,但在闡述內容上有差異。如何把這個差異消除,是現在包括美國、中國和朝鮮等各方要做的事情。當然最大的隔閡還是在朝美之間,他們需要就這個問題達成一個協議,要想讓朝鮮真正能夠接受美國提出的所謂的無核化,我想這個路非常長。

觀察者網:如果按照朝鮮說的那種無核化,就像您剛才提到的那個問題:朝鮮在無核化之後怎麼保證自己的安全?

黃日涵:這就是現在朝鮮在思考的問題,就像金日成綜合大學的教授說的那樣:美國拿了一把槍頂著我腦袋說你要聽我的,不然我把你崩了。然後我們自己發展核武器,現在我也拿一把槍抵著美國人。雖然我這把槍沒他的厲害,但他也受到生命的威脅。這個時候美國人告訴我讓我把槍放下,但是你美國又不願意放下你的槍,朝鮮當然不願意接受。

這個例子舉得很形象,從朝鮮的角度來說,你美國憑什麼讓我單方面把槍放下,但自己什麼都不做?朝鮮要的是什麼?是要完全保證自己的安全。請問完全保障安全這幾個字怎麼做到?

這就需要美國人跟朝鮮去談,讓他心理上感到安全。朝鮮目前是處於稍微弱勢的一方,他的安全訴求是非常重要和非常迫切的。所以不是無核化之後朝鮮如何保證自己的安全,而是只有美國人滿足了他的安全訴求之後,真正的無核化才有可能做到。

觀察者網:在新年講話中,金正恩還表示隨時準備與特朗普會面,但同時他警告稱,如果華盛頓繼續制裁朝鮮,朝鮮可能會被迫「尋找新的方式來捍衛」自己的主權和利益。「新的方式」可能是什麼?這里面威脅的成分又有多大?

黃日涵:我想金正恩表態的意義,其實是向美國釋放了一個信號,就是我們之間的談判不是你單方面主導的,我們需要協商,如果你不滿足我的要求,我就不跟你玩了。

金正恩來中國訪問,不僅僅因為中朝關係很好以及兩國在朝鮮半島事務上有共同利益。他這時候來中國訪問同時也傳達了一個重要的信號,就是告訴美國人在朝核問題的解決上,你不可能忽略中國。

另外也告訴美國,我可以有別的選擇,我可能會尋找新的解決路徑。其中一個思路就是可能會加強跟中國的合作,雖然有2397號「緊箍咒」,但我可以嘗試別的合作。有些事因為2397號制裁決議不能做,但我可以做目錄之外的事情,比如加強旅遊業,加強教育合作、文化合作等,這些都是在2397號之外的。

遼寧丹東直通朝鮮平壤的火車,中國遊客通常通過這趟列車前往朝鮮(@東方IC)遼寧丹東直通朝鮮平壤的火車,中國遊客通常通過這趟列車前往朝鮮(@東方IC)

這對特朗普來講,會使他的壓力上升。特朗普經常通過推特對美國民眾吹牛說半島的鑰匙在我手里,我說話就算數。但美國人一看好像也不是這麼回事兒,金正恩現在到中國訪問,與此同時,特朗普跟金正恩見面卻是一波三折,美國民眾要如何相信特朗普在半島事務上的話語權比中國大呢?

這個信號傳遞給美國之後,特朗普就會去思考下一步是不是要調整他的半島政策。我的判斷是如果特朗普要想在朝鮮問題上有所突破的話,美國的態度必須要改變,他現在這種態度是根本不可能推進半島無核化的。

觀察者網:朝韓關係最近有了比較大的進展,但美國顯然不希望看到朝韓來往過密,在這個條件下,朝韓兩國關係的前景如何?

黃日涵:去年整個半島局勢得益於文在寅總統跟金正恩委員長的共同努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努力對於半島和平是很有好處的,中國外交部也表示非常樂見朝鮮跟韓國的互動。

朝韓首腦的歷史性握手/圖片來自《朝日新聞》報道截圖朝韓首腦的歷史性握手/圖片來自《朝日新聞》報導截圖

他們互動的效果也很好,確做到在朝鮮民眾對韓國的印象大幅度改觀,雙方也打破了心里隔閡,最大程度上降低了彼此的敵意,有了一個互信的基礎,這是非常重要的。

但他們能夠發展到什麼階段?我想要達成很大的進展是比較困難的。目前美國人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韓國願意活動就活動,願意訪問就訪問。但到了關鍵性、突破性的時候,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另一把鑰匙的繩索在美國手里,如果朝韓的互動越過了美國的底線,那美國就會拉繩子了。

韓國外交基本上都是看美國指令的,韓國軍隊的最高指揮權也是在美國人手中,所以韓國很多事情最後的底線是要看美國眼色的。要想解決朝核問題,除了朝韓雙方的努力外,還有另外一把鑰匙在美國人手中。同時也要考慮俄羅斯和日本的因素在。所以說半島局勢很複雜。

觀察者網:關於朝韓交流,美國的底線在哪里?

黃日涵: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美國人的政策底線,我想應該是如何保證半島問題不要脫韁,不要離開他的管控。

美韓同盟是美國在亞洲外交政策的重要基礎,美國不會願意看到韓國脫離他的控制。所以如果不做得太過火的話,美國人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脫離了他的控制,美國可能就會有一些新的動作。

觀察者網:中美手里各有一把鑰匙,現在雙方又有一些摩擦,這對半島未來的走勢會有什麼影響嗎?

黃日涵:我個人認為2019年半島問題的推進不會特別順利,應該還是會有一些摩擦。現在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中美關係的變化、朝美關係的變化都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特朗普許諾說他任內能夠解決朝核問題,我覺得基本上不可能。

觀察者網:也就是說第二次「金特會」依然無法解決朝核的問題。

黃日涵:對,可能性非常之小。見面是有可能的,但讓朝鮮接受美國提出的那種棄核模式是不大可能的。

觀察者網:第二次「金特會」可能在那些問題上有所進展?

黃日涵:現在對朝鮮來講,希望「金特會」能解決的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解除2397號決議。他們之間現在的博弈可能是你解決對我的制裁,讓我的經濟可以繼續發展,那我就可以做一些讓步,比如說銷毀多少核武器,或是滿足其他方面的一些要求。

另外就是我剛才提到的,朝鮮希望我走一步你美國能跟一步。但現在問題是朝鮮走兩步,美國一步都沒有跟,這樣的會談是沒有意義的。第二次「金特會」上可能朝鮮依舊是這樣的訴求,就是我走一步,你美國要跟一步。美國人要拿出你的誠意來,但美國如果不想跟的話,你光提你的要求,不滿足我的需要,沒戲。第二次「金特會」如果美國不讓步的話,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對朝鮮當前來說,最重要的目的有兩個,第一是取消2397號決議制裁;第二是保證它的安全,保證安全之後再來談半島無核化,還是有機會的。

▼ 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按讚尋夢新聞粉絲團,隨時取得最新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