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了,我老了,再不能成為世界冠軍,我的未來在哪里?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我是陶璐娜,是2000年雪梨奧運會女子10米氣手槍的冠軍。

18年過去了,今天作為第一個上台的講者,站在這個舞台上面,感覺和當時打奧運會差不多,鎂光燈非常的刺眼。因為在奧運會里打響第一槍的總是射擊運動,作為射擊運動員都會非常緊張。

奧運會首金

這張照片里第一個女孩子就是我,這是初中的時候,我同桌拉著我去參加學校的興趣小組,她說:「你陪我去吧!」沒想到我練得很好,她被淘汰了。

當時我們的條件非常不好。我手里那把槍60塊錢,我站的靶場,它不是靶場,是一個天台。

1992年我加入上海市射擊射箭運動中心的專業隊伍,但是白天訓練,晚上去學會計,因為我當時還是一名非著名運動員,如果未來進不了國家隊,拿不了冠軍,除了會扣扳機我不知道我還能幹什麼。

作為一個七零後,我當時的出路,就是去學會計、學打字。

一分鐘打180個字,你就能拿到合格的就業證書。我還拿到了會計上崗證,今天這張會計上崗證還在我的家里面躺著,作為我成長軌跡上一個小小的點,也是我認真、努力地去給自己添點能力的證明。

1995年我有幸來到國家隊,我的教練是許海峰,他曾經在奧運會上做到了中國隊金牌「零」的突破,前不久剛剛獲得國務院頒發的改革開放40周年榮譽功勛。

但是很不幸,當年的他並不喜歡我,因為我心直口快。在1996亞特拉大奧運會的選拔賽上我排名第五,還是被退回上海隊。

我當時唯一的心情就是:我好老啊!我老了,我21歲了!我如果不能再加入國家隊的話,我怎麼成為世界冠軍?我未來在哪里?

所以我非常堅定,一定要再進國家隊!

兩年後,我又一次來到國家隊,1997年和1998年連續兩年參加世界盃總決賽,蟬聯冠軍,這一次教練對我刮目相看。

照片當中的那個老人就是薩馬蘭奇。作為一個體育人,見到薩老的那一刻,那種一定要刻苦訓練,多拿金牌為國爭光的心情尤其強烈。

但是拿了世界盃總決賽冠軍之後,同年的世界錦標賽和亞運會,我作為主力卻都沒有打好。回到家以後教練讓我反省,他說:「你有‘小農意識’!」

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在比賽的時候老是去計算成績。我這發打的是八環還是九環?我這組掉到多少環了?我排到第幾名了?時刻在關注成績,而且一想到奧運會就緊張。

怎麼辦呢?

備戰奧運會我總得做點什麼啊!

我就去看了伏明霞跳水。我不是去看她跳水動作多麼優美,我是去看伏明霞站在場上,她堅定的眼神。我希望通過學習她的眼神,讓自己在奧運會上,也能夠跟她一樣勇敢和堅定。

看完她跳水以後,我想我也去跳一下!不會跳水,我就去高空彈跳。

至今我蹦過兩次極,現在再去第三次的話,我依然會感到緊張。站在那麼高的地方,你首先就會被嚇到。

——你有沒有高血壓心臟病?你是否要穿紙尿褲?你的保險受益人是誰?

所以我很緊張,在踏上70米高空跳台那一刻,我還在反復和教練說給我搞一根粗一點的橡皮筋啊,我有140斤!其實我當時只有120斤,但是我生怕那個橡皮筋斷了,我要摔在地上。還沒有跳呢,腦子里就在做表象訓練(編註:亦稱「想像訓練」,心理訓練方法的一種。借助言語暗示、放錄音引導或看錄像等方法,以喚起已有運動表象。美國心理學者馬騰斯等人提出),真的非常非常緊張。

但是,當我從那個高空彈跳台上跳下去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戰勝了自己。

同時我把高空彈跳的那一瞬間的感覺,牢牢地印在了腦海里,想要把那一瞬間的勇敢和堅定儲存到奧運會的時候。

圖片中的老太太太是我心理老師,她是首都體育學院的心理學教授劉淑慧,在奧運會開賽前兩個月,劉老師到國家射擊隊來講課。

我至今還記得她講課的題目,《以瓦倫達心態走進奧運賽場》(編註:心理學上把為了達到目的總是患得患失的心態命名為「瓦倫達心態」,詳見文末註釋)。聽完她講課,我每天睡覺前都做一件事情,聽她的講課錄音,持續聽了兩個月,最終我感覺自己都像心理老師一樣了,對她說的話倒背如流。最終以沉著冷靜的心態為中國奧運代表團拿下了那一屆奧運會的首金。

從巔峰墜落

但金牌背後,我也有很多痛苦和失敗。

2004年,第二次參加奧運會,那個時候我已經身份不一樣了,我已經是一名奧運冠軍,所以大家都非常期待,我自己壓力也非常大。最後那場比賽我是全場倒數第三名。所以整個2005年,是我射擊生涯的低谷。

訓練的時候,我們射擊靶場背後有一個大螢幕,顯示你每一發的環數,每一個人都可以看到,我這發打了七環那一發打了八環……我當時的心情是什麼,地上有一條縫我就想立馬鑽進去!

因為實在太丟臉了!

區里面的小朋友,剛練射擊的小朋友,都打得比我好。

我想了很多辦法,向很多人求助,每天在運動場上認真刻苦地訓練,練到靶場的門關掉我才收操,為的就是能夠早日走出困境。

那個時候經常聽的一首歌,是周杰倫的《蝸牛》,我在這跟大家唱一句: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點乘著葉片往前飛

(觀眾鼓掌)

謝謝,和聲很好!

我唱這首歌是因為我喜歡它的歌詞,我感覺當時的自己就像一只蝸牛。

我對自己的要求是每天進步一點點,你可以一步一步一點一點地進步和成功,踏踏實實地爬到人生頂峰,「乘著葉片往前飛」。

那段時間每天都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很重,因為自己想成功,別人也期待著你成功。現在回想起來,走出低谷的過程,真是一段寶貴的人生經歷。

2006年獲得多哈亞運會女子氣手槍的金牌。大家看到我身後有一面旗幟,是亞運村特意為每一名冠軍設計的一面旗幟,這是運動員的無上榮光。

其實亞運會的金牌份量並不重,因為得亞運會金牌的人太多了。但是那場比賽,是我從2004年陷入低谷之後,再一次站到運動生涯巔峰的標誌。

391環的亞運會成績,是我氣手槍的歷史最好成績,至今我還是女子氣手槍的亞洲紀錄保持者。

射擊讓我學會鎮定

在這里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2013年我帶著老公兒子去玩帆船,在我把兒子送到船上的那一刻,停靠在岸邊的帆船突然漂了出去,我兒子剛跨出去就踩空,撲通掉進水里。

沒想到岸邊的水也很深,水面一下子沒過兒子的頭頂,我嚇一跳,我兒子才4歲。我站在岸上,心想:哎喲!怎麼辦!我要撈他!

我老公站在我邊上,一看我兒子掉水里,以為岸邊很淺,他也想去撈他,撈不上來,他嘣咚一下也跳進水里,沒想到岸邊真的很深呀,他一米八的個頭也給沒過了……我站在岸上當下有一瞬間真的傻了,這兩個人都不會遊泳,怎麼都掉水里面去了?!怎麼辦?!

但是很快,多年訓練出來的本能反應就顯露了,在越是緊張的時刻,我反而越快能冷靜下來。我站在岸上,非常鎮定地大喊一聲:「不要慌!你們身上穿著救生衣!你會浮起來的!」

我老公後來說:「哎呀!我真的聽到你喊那句話了!我就想:‘不要慌!慢慢浮上來!’」過了一會,他和我兒子就一起浮了起來。

所以真的是要感謝射擊運動,在那一刻,它讓我在很冷的天,沒有衝動跳下去。所以我要號召大家,號召年輕人都來練射擊運動,這項運動能夠讓大家變得冷靜和智慧。

華麗轉身

退役以後,我先後到了自劍中心做副主任,又到了青少處做副處長,後來到射擊中心做副主任,從一名運動員轉變為青少年訓練的推廣者。

圖中就是我給一個小隊員,一個陌生的小朋友普及射擊運動。

我學習了體育賽事管理,因為技多不壓身嘛,學習多一點的技能,才能讓我更好地為體育工作作出貢獻。我想要鼓勵更多的人,通過遊戲也好,什麼管道都好,了解、喜歡我們的射擊射箭,讓爸爸媽媽們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射擊射箭隊伍中來。

現在的青少年訓練和我們我們小時候已經不一樣了,我們小的時候跑步,是煤渣地,沒有那麼好的跑道。你看現在的環境,這是國家射擊隊的10米靶場,成千上百萬的電子靶,非常豪華。

但是光有硬件還不夠,推廣射擊運動的挑戰還在於如何讓青少年們感興趣,從這項運動里找到快樂。

現在吃雞的遊戲很火,我沒有玩過,但是我看別人玩的時候我問他們,你們喜歡這個遊戲的點在哪里?

他們說其實它是一種社交,你可以在上面找到很多朋友,它還是一個團隊合作的遊戲……我突然就理解了。

所以,雖然我不能體會這個遊戲的快樂,但是它讓我去思考怎麼樣去做線上線下的結合,吸引更多人的參與,去為金字塔的塔頂做一個更好的奠基。

因為只有金字塔底端的人越多,才能培養出更多拔尖的人才,這也是我退役以後的工作重點。

所以我自己帶著團隊去到各個地方,進樓宇、進學校、進商場,普及射擊射箭運動,因為它比較小眾,所以對老百姓來講,可能還很神秘,大家會覺得它很難或者很危險。

但是我堅信,把普及推廣工作做到極致,金字塔的塔尖就會越來越高,所以即使有很多困難,我還是充滿信心。

投身體育事業這麼多年,我最大的的收獲不是奧運金牌,而是體育精神。

多年的射擊運動生涯告訴我,站在領獎台上你是冠軍,下了領獎台,一切就要從零開始,成功不是戰勝別人,而是超越自我。

註釋:瓦倫達心態

心理學上有一個著名的「瓦倫達效應」。瓦倫達是美國一個著名的高空走鋼索的表演者,他在一次重大的表演中,不幸失足身亡。他的妻子事後說,我知道這一次一定要出事,因為他上場前總是不停地說,這次太重要了,不能失敗;而以前每次成功的表演,他總想著走鋼絲這件事本身,而不去管這件事可能帶來的一切。心理學家把這種為了達到一種目的總是患得患失的心態命名為「瓦倫達心態」。

文字 | 漫倩

校對 | 其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