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這兩年,到底是和誰較勁兒呢?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點擊上方藍字「圍剿白日夢」關注,歡迎把文章分享朋友圈。

【圍剿白日夢(微信號killdaydream)原創內容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轉載及合作請留言。

最近,和珠寶品牌聯合創辦A.C.E.先鋒時尚品牌的吳亦凡,再一次引發了全網的熱門討論。

一部分網友很熱烈地表示「龍吟虎嘯」系列非常中國風,設計感有特殊的藝術設計價值。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品牌定價過高。兩方就價格問題討論到吳亦凡本人,你來我往大戰了數個回合。

縱觀吳亦凡走來的這一路,似乎一直站在風口浪尖。他有一騎絕塵的成績、堅實的粉絲基礎、碰撞過很多不同的聲音,是人們爭相討論的重點對象。

比如在剛剛結束的某檔練習生選拔節目里,吳亦凡的選人方式就引來一些爭議。有人會說他不那麼看重選手實力,但作為導師來說,他的出發點是為了整個團隊,為了整個節目的可看性和最後的發展。同時,他也發揮了自己的光和熱。在給予選手專業建議之外,也鼓勵她們讓大家保持良好的心態。

節目過半,吳亦凡在女隊連輸三次的情況下給他們打氣。他說「逆境中人會成長的比較快,這種打擊和挫敗對你們是有幫助的。」

仔細想來,這種打擊成長吳亦凡從出道開始就一直在經歷。

在某檔說唱節目中擔當導師,被各種diss;歌手身份在國內外受到一些質疑,演技也欠火候…類似的爭議和評價還有很多很多,好像吳亦凡一有新動作,潮水般的聲浪就匆匆來襲。

現在跨界的明星並不少,但為什麼他總是被輿論裹挾?剝繭抽絲來看,很多關於吳亦凡的爭議,都是在他突破新領域後迎來的。

 

在那檔說唱節目之前,吳亦凡是一張高級臉橫掃時尚圈、代言拿到手軟的時尚icon。節目之後,吳亦凡freestyle成為當年的熱詞。說唱出圈和各式爭議隨之而來。

無論你是否知道吳亦凡這個人,是否肯定他的唱功,但你一定聽過「freestyle」「Skr」這樣的爆款詞,聽過人們談論這個節目。

吳亦凡的參與讓原本小眾的說唱音樂迎來了更廣闊的的聽眾市場。畢竟有人聽,才有壯大,才有綻放,他的龐大流量,讓說唱成為爆款,讓rapper搬到了歌詞里唱了無數遍的市中心。這是好事,這是他的新嘗試,毋庸置疑。

後來吳亦凡和虎撲那場曠日持久的Battle大戰大家也都知道,雙方音頻互甩,引發全網熱議。

拿一段去掉伴奏的唱跳現場來群嘲唱功,對吳亦凡來說,也確實有幾分不公平。

按照「慣有規則」來說,面對爭議,吳亦凡正確的做法當然是保持高冷,不理不回應。但不得不誇,吳亦凡有正面杠的勇氣。他看似很「嘻哈」的回應里,其實是很純粹的解釋。他回應中有這樣一句說的挺對「人人平等所以建議以後你們就去聽acappella吧,也千萬別去現場聽我們音樂了。」

那場大戰里,歐陽靖老師回復的最real,無論水平高低,無論風格如何,「你可以批評我的風格但不能否認我的態度。」

吳亦凡的態度,是普及說唱文化的態度。

在這檔網路綜藝中,他就向很多人普及了一些說唱音樂的技巧。layback、二和四、節拍等等。同時,節目中吳亦凡的格局也確實高出一些,他說話的用詞,他關於做音樂的建議也都更廣闊。

面對說唱喜劇3Bangz,吳亦凡覺得娛樂性大於說唱文化了;面對搶拍,他會給出非常專業的看法;評價好作品時,他說的是「可以稍微的收一些」…

發現了沒有?吳亦凡強調的是「格局」「視野」「製作」;對選手的稱呼,不是rapper,不是選手,而永遠是「音樂人」

對於熱愛說唱的粉絲來說,中國說唱文化能引起更高的關注度,確實有吳亦凡的一份功勞。在理性地思考中國說唱文化的未來,吳亦凡在做的是這樣的事。

音樂上可以用端正的態度和不斷打磨的作品來為自己正名,影視作品上,觀眾亦不會因為「帥」就盲目肯定。現在的吳亦凡,的確需要找到一些適合自己的角色。

猶記得當年《老炮兒》里小飛,他就拿捏的就很好,管虎導演對他也頗有幾分期許。

管虎導演說:「我特別快樂的是,看到吳亦凡在戲里面,他遭遇到人生難題之後,那種脆弱的世界觀被摧毀的狀態那一刻,我覺得吳亦凡不是在演戲,他已經變成那個人。」

類似這樣的話,馮小剛也說過,有天資也有心求教,希望吳亦凡今後真的能演出好的作品。

敢為人先就必須承認非議。

過去的一年里,吳亦凡的確是整個娛樂圈爭議最大的明星之一。我不想跟風群嘲,倒也想看看這個即將而立的「頂級流量」,自己的心歷。

如吳亦凡自己所說「很多人,你是無法跟他解釋你在做什麼事情的,是解釋不了的。觀眾會有不一樣的聲音,我也接受所有聲音。我相信,總有一天,觀眾也好,大眾也好,肯定會看到,也會認可,只是時間問題。」

他正在用行動和態度證明自己。開拓美國音樂市場,共同推出有自己概念的潮流品牌,出有自己態度的專輯《Antares》。他依然喜歡《Freedom》,他有他的《悟》,也找到了屬於他的《天地》…

他本可以好好做個偶像,但偏要嘗試做導師。把說唱帶出了圈,爭議也隨之而來。他本可以安安心心在國內當「頂流」,但偏要走向歐美音樂市場,以新人的姿態去各種打歌。他本可以上上綜藝唱唱歌,但偏偏要嘗試演戲,被批評過,被肯定過,但他還會繼續解鎖..。

接受所有聲音,同時選擇逆流而上無畏前行,不得不講,我佩服這樣勇敢嘗試無數可能的吳亦凡。

這樣的吳亦凡選擇在「烎·2019潮音發布夜」上,帶來三首表達自我心路和態度的作品,並且將和90後佛系藝術家林萬山共同呈現創意舞台。

林萬山的「佛」和吳亦凡的「敢」一定會產生新的火花。他們的合作勢必將音樂從純粹的聽覺享受升級到全方位多維試聽觀感的追求,我們已可窺見青年文化渴望突破限制的力量。

2018年對於整個娛樂行業都是極不平凡的一年,對吳亦凡來說更是如此。這一年當中,他經歷了高山低谷,順流逆流。

但這一年最重要也最難能可貴的,是吳亦凡保持住了他個人的一種堅定,他做到了自己在《天地》中所唱的那句「江湖人說我不行,古人說路遙知馬力」。

如今在2019年的伊始,「烎·2019潮音發布夜」將以「開火100小時」為主題,限時100小時的概念演出過後節目將「閱後即焚」,全面將節目下線。這種限時時間帶來的稀缺感與緊迫感,能讓人感受到一種蓬勃的行動力。

新年伊始,我們總願意說「萬象更新」,這四個字里面飽含著人們調整狀態,再次出發的願望和意志。新的一年,我們將不局限於演員、歌手、音樂製作人……這些已有的身份和印象,拋開「片面」和一些「固有成見」,客觀的看待吳亦凡,肯定他的堅持和勇氣。

給他一點時間,他勢必會給你別開生面的精彩。正如吳亦凡自己所說「我相信總有一天,觀眾肯定會看到,也會認可,我覺得只是時間問題。」

在100個小時的限定時間里,吳亦凡到底能做什麼?

↓↓↓點擊閱讀原文,預定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