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涼了!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關注「故姐」

每天十二點三十分不見不散

文✎ 故姐

這是一個人人作惡,最後失去市場標準的故事。

ps:微信改版後,很多小夥伴說找不到姐了,想快速找到姐的拉到文末跟著步驟把姐設為星標吧,一定不要把姐弄丟了哦~

1

11月6日是吳亦凡的28歲生日,這一天他推出了籌備兩年多的新專輯,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

本來對於歌迷也好,對於吳亦凡本人也好,這都是一件喜事,但事情後來的走向,卻更像一場大型事故現場。

首先是,美國人民不願意了。

24小時內,ITunes上吳亦凡的專輯銷量,是位於第二的Lady Gaga的1638倍,同樣發了專輯的A姐、皇后樂隊就更慘,連榜都沒上。

一時之間美國人民將「Chinese bots」(中國水軍)吵上了熱搜。

幾方拉扯之後,最後以不將吳亦凡的專輯銷量納入榜單,結束。

接下來,是一些正直的中國人坐不住了。

當然上面這兩位,最後都上熱搜了。

怎麼上的?當然是邊被問候邊上去的。

首先聲明,我們今天聊的內容,不針對某個明星,也不針對某個粉絲團體,更沒有想攻擊誰的意思(求生欲爆表),請大家務必冷靜,千萬不要對號入座。

另外,大家也不要再用「ta真的很努力」來懟我了。畢竟都是成年人,努力只是生活的常態與及格線啊。

好,做完了心理建設,咱們進入正題。

2

刷榜行為到底有多惡劣,你把背景換成考試作弊,甚至高考作弊,就能想明白了。

大家都是十年寒窗,都等著金榜題名。這時候,考場中突然大搖大擺走進來一個直接加了100分的人。

你說,這時候的考試還有什麼意義?讓他直接做狀元不就得了?

所以,為了公平起見,考試委員會把他請出了考場,取消了他的考試資格,不完全也是可以理解的嗎?

可能你會說,刷榜怎麼能和作弊一樣,榜單那可是粉絲自願掏錢一張張買的,是貨真價實不摻假的。

那我只能說,你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淪為資本的犧牲品本來已經夠可憐了,卻還要在這兒幫別人申辯,抱抱你。

看看這張圖,大家以為的人氣明星,那都是明碼標價的。

流量市場就是這麼殘酷:

掌控遊戲的人坐收漁利,參與其中的人三緘其口,而蒙在鼓里的我們卻還沉浸在虛幻的成就感里無法自拔。

難道真的有人發自內心地認為,吳亦凡的音樂成就,就是Lady Gaga的1638倍?

那得是一個多麼skr的世界。

回到刷流量本身,無底線地刷流量最終會導致什麼結果?

會導致,終於有一天,流量變得不再重要了。

這聽起來不是一件壞事,但在這個過程中,你知道我們需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嗎?你知道我們將會傷害的人有哪些嗎?

在吳亦凡的事件中,它傷害的是那些辛辛苦苦,兢兢業業做著音樂,做著專輯,最終卻被Chinese bots擠下排行榜的歌手們。

當然它也傷害了,真正喜歡吳亦凡的歌迷,也辜負了辛辛苦苦做出來的音樂,讓一個文化產品最終成為一個市場醜聞。

從整個文化產業來說,它傷害的是市場上真正優質的內容,以及這些內容創作者。

因為僅有的一點曝光機會,都被一些操控流量的人買斷了,這會讓他們難以見天日。

最終,整個市場劣幣驅逐良幣,把不想作弊的人都逼到不得不作弊。

3

那為什麼流量就這麼重要?

網上有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拿出來給大家分享。

「當你要在許魏洲、黃景瑜、馮建宇、徐海喬等新晉明星中作出選擇,是不是比在黃曉明、陳坤、鄧超中做出選擇要困難得多?」(不針對明星本人,勿噴或輕噴)

那這時候要怎麼選,當然是誰的投資回報率最大選誰,誰的流量大選誰。

市場經濟妙就妙在,一旦有了需求,就立刻有了市場。既然有人需要流量,那自然就有能刷流量的機構。(如上圖)

所以這年頭,假點擊,假收視,假票房,假百度指數,假微博轉讚評,再加上假臉,假背景,假身高,疊加在一起,就是你看到的「人氣明星」。

這時候,難道你還以為你看到的都是真實?

羅振宇說:「人的生命之所以高貴,是因為我們都有自由意志,也就是有自己的,從感覺到思維、從推理到判斷、再付諸行動並且對行動結果負責的能力。」

但事實是,哪有什麼「自由意志」?

我們都是「魔術子彈效應」的受害者,都是別人給你什麼,你就接受什麼,最後還誤以為自己真是那麼想的一群人。

當你在熱搜上,在熱門上,不斷看到某些明星的相關內容時,你難道不會產生「ta好紅」或者「ta好厲害」的印象?然後一步步乖乖走進行銷給你布置的陷阱。

但當你冷靜下來,認真思考一下,就會發現那些你熟悉名字的人,其實並沒有什麼能和ta的影響力相稱的代表作?

1億的轉PO量,比有些明星微博粉絲超過1億還誇張,這就好比,明明大家都是100分的試卷,有人莫名其妙得了120分。

畢竟,微博的總用戶數,也不過3億多而已嘛。

2015年,郭敬明拍攝了《爵跡》,按照主演的流量體量,票房預估至少應該在17億以上,但實際票房僅有3億多。

當流量明星進行了脫水處理,直面市場的檢驗時,我們才發現:這不是一個流量時代,這只是一個流量被綁架了的時代。

我們改變不了市場,更改變不了資本,能做的無非就是,堅持抵制這種「刷榜」和「刷流量」行為,力所能及去支持那些真正優秀的作品。

流量用到極限,就不會再有人給你狡辯和洗白的機會了。

正如不是扮醜演一部文藝片,就能給自己的流量重新充值一樣。

4

編劇沈亢說:

「刷流量,是多方默契的集體犯罪。流量明星默許、暗示、鼓勵粉絲替自己刷流量,經紀公司或明或暗組織粉絲群體,粉絲主動、被動、被激勵刷流量,制片方和平台心照不宣將假數據照單全收,最後由金融投資機構和廣告商完成資本收割。」

這是一個人人作惡,最後失去市場標準的故事。

在任何行業,一旦你不遵守遊戲規則,那遊戲規則也將不再庇護你。

希望那些還在刷流量的路上,前赴後繼的團隊和組織,且刷且珍惜,那些過氣流量明星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其實,我一直想不通,如果把刷流量的精力,都能用在打磨好作品上來,該是一件多麼一舉多得的事啊!

為什麼就是不做呢?

可能是嫌慢吧!

你可能還想看

PS:

微信改版後

你們有可能會錯過我的更新

按下面的方法置頂我的公眾號

就再也不怕找不到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