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虎撲撕了又撕:那些被鍵盤俠殺死的人們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後台回復理想的生活 送你一張特別的推送

也許你現在才來 但首席君永遠都在

文 | 笙笙不兮

圖 | 來自網路

最近一段時間,娛樂圈可謂兵荒馬亂。

在一眾明星的出軌、分手、離婚傳聞之中,還夾雜了嘻哈界的一件大事:吳亦凡與虎撲正面開撕!

昨天中午,事件中虎撲方的扛把子「虎撲的步行街」在微博發表一篇7380字的頭條文章,要求與吳亦凡來一次男人之間的對話。





文章除了對吳亦凡的歌唱能力逐一回擊,還用了大量筆墨,控訴吳亦凡粉絲對虎撲員工造成的人身攻擊,以及鋪天蓋地的網路暴力。





虎撲社區還遭受了水軍空前的舉報信投訴,工作人員苦不堪言。





有意思的是,整件事件的緣起,就是吳亦凡認為自己遭到了虎撲網友的網路暴力。

他甚至把這四個字寫進了為此事專門出的 diss track。





維基百科對網路暴力的定義是這樣的:





旁觀完全程,吃瓜的我,有些感慨。

這篇文章不站隊,不就事論事,只想單純講一講網路暴力。

因為你與我,都身處漩渦之中。

英國著名獨立記者喬恩·羅森在《千夫所指:社交網路時代的道德制裁》中,列舉大量的網路暴力事件,將受害者一個一個推到我們跟前,直面他們的體無完膚。

公開羞辱正在逐漸復興,它是一種威力無窮的工具。

它能產生高壓,擴展速度和影響範圍都極為驚人。

階級的界限被打破了,沉默的人可以發聲了。

這種突如其來的權利,會將人長期以來被壓抑的情緒瞬間釋放,繼而產生強烈的報復欲。

他們將處於輿論中心的人當成情緒的發泄口,用平生掌握最惡毒的言語辱罵TA,羞辱TA,至於被辱罵的那個人將要面臨什麼,沒有人關心。

等待著那些受害者的,是一場遠遠超出應有懲戒的審判。

有不少人為此付出了生命。





2018年6月18日,端午節。

南京江寧的男子童偉與家人在自家小店里過節慶祝,兩歲的小兒子被家長帶到門口散步,意外被鄰居陳女士家的泰迪犬咬傷了手,哇哇大哭。

喝下半斤白酒的童偉心疼不已,一怒之下抓起咬人的泰迪,狠狠摔在地上,令泰迪犬不幸身亡。

事後童偉非常自責,沒有想到會釀成如此不可挽回的後果。

最終,在民警的調解下,雙方達成了諒解,陳女士不要求賠償小泰迪,而童偉也不索賠醫藥費,這場糾紛原本得以結束。





然而,有目擊者將童偉的摔狗視頻拍攝下來,並上傳到了百度貼吧。

隨後,事件迅速發酵。

有人搜尋到童偉的手機號碼,並將其公開。

接下來的日子是噩夢。

童偉的電話被打爆,來自全國各地的電話騷擾、簡訊辱罵和詛咒,疾風巨浪一般將他淹沒。





6月21日,飽受其苦的童偉,主動通過電視節目向大眾公開道歉。然而,輿論依舊不休,威脅愈演愈烈。

有人人肉出童偉15歲大兒子的信息,指名道姓地說「要搞他」。

恐嚇與威脅無處不在,如同張開血盆大口的巨獸,將夫妻倆活活吞噬。

22日上午,當童偉推開臥室的房門,看到妻子側臥在床上,地面是一灘尚未凝結的血跡。

重壓之下,她選擇用水果刀,切開了自己的手腕。





即便是在送妻子去急救的路上,童偉依然能接到騷擾電話,劈頭蓋臉地詛咒他「全家死光」。

普通人尚且如此,那些本就生活在聚光燈下的明星,更是深受其害。

馬天宇成名後不久,有人造謠他私生活不檢點,在北京被富婆包養,在網路上大肆宣傳。

家中患病的爺爺聽此傳言,病情急轉直下,最終含著對孫子的怒氣離世。

而當時,由於馬天宇正在趕通告,經紀公司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他爺爺去世的消息,以至於時至今日,爺爺的離世依然是他難以回首的痛。





2016年9月16日,喬任梁不堪網路暴力,深陷重度抑鬱,自殺離世,年僅28歲。

在此之前,他曾無數次遭到鍵盤俠的惡意抹黑,甚至差點因此被全網封殺。

一邊是高強度的工作,一邊是謾罵的深淵,他深陷其中無力抵抗,也根本無處發聲。

直到今天,喬任梁這三個字,都是粉絲不忍提起的痛。

可是他的離世,並沒能喚起大眾對於網路暴力的審視與自省。相反,新一輪攻擊迅速爆發。

蔡少芬為自己慶生,遭到網友炮轟:喬任梁都去世了,你還有心思過生日!

蔣欣曬出工作結束後的吃面照,同樣慘遭攻擊:喬任梁都去世了,你還有心思吃面!

甚至那些昔日與他交好的圈中友人,也被網友罵到了祖宗輩。

陳喬恩因為過於悲痛,幾日滴水未進,甚至在喪禮時哭到不能自已,需要助理攙扶才能行走,卻因為沒能第一時間在微博發文哀悼,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攻擊。





同樣因為沒在微博發聲,而遭到攻擊的,還有趙麗穎。

她在一次採訪中落:每個人表達悲傷的方式不同,我不想通過微博來表達悲傷,還請大家尊重逝者。

井柏然在喬任梁離世後,突然宣布告別微博,並關閉了評論功能。





他的上一條微博,是在表達對好友離世的悲傷。

那條微博底下的評論里,抨擊他「虛偽」之類的言論之惡毒,令人不忍直視。

逝者已逝,然而網路暴力一如颶風席卷,孜孜不倦地摧毀一個又一個還活著的人。

《烏合之眾》的作者古斯塔夫·勒龐,曾提出一個概念,被他稱之為「群體性瘋狂」。

他認為:

人們在群體中會徹底喪失自控力。

人的自由意志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極具傳染性的癲狂,毫無約束的瘋狂。

我們沒法控制自己,所以才會訴諸暴力,興高采烈地把目標撕成碎片。

當公眾擁有了話語權,當網路暴力成為新的審判工具,當真相朦朧未定,而公眾全憑自以為是的主觀臆斷裁決一個人的生死,鋪天蓋地的語言暴力,就成了一把上膛的手槍。

一旦被攻擊者的心理防線全面崩塌,TA會主動扣下扳機,成為這起事件的殉葬者。

失去道德的約束,人人都可能成為鍵盤俠,人人都可能被拋進審判池。

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

2006年,13歲美國女孩梅根,因為體重問題遭人嘲笑,就因為想在網路上交往一位帥氣的男朋友,遭到了身邊同學的惡意辱罵,還煽動了千千萬萬不明真相的網友,一同加入罵戰。

「肥婆」、「娼妓」、「肥豬」……惡言惡語充斥了女孩全部的生活。最終,梅根不堪受辱,懸梁自盡。

她生前最後一句話,是在電話里向媽媽哭訴:

媽媽,這些人太恐怖了。

32歲的台灣獸醫簡稚誠,選擇來到動物收容所救助動物,同時依照台灣收容所的規定,對那些超過12天未被領養的動物實施安樂死。

這一舉動點燃了網民的怒火,她越解釋,謾罵越激烈。

最終,她把用來給動物安樂死的藥物,注射進自己的靜脈。





《千夫所指》中,喬恩引用了法官泰德·普爾的一段話。他說:

西部的司法體系存在很多問題,但至少有規矩可循。被告享有一些基本權利,會在法庭上受審。

但在網上被指控的時候,你什麼權利都沒有,所以後果更加嚴重。

全世界都是這樣。

當網路上第一次出現「人肉搜尋」這個詞,我們為惡行被曝光,惡人被制裁而歡呼。

然後,一場又一場「惡」被扔進了鬥獸場。

我們歡呼,我們吶喊,生怕對方承受的傷害不夠抵罪。

可如果人人都可以充當正義的審判者,那麼如何定義懲戒的尺度?

尼采說過,當你在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網路暴力真正的可怕之處在於,沒有人去關心真相。

而不明真相的「正義」,往往比實際的作惡更恐怖。





今天我們還在口誅筆伐,也許明天就淪為眾人攻擊的對象。

以惡制惡,只會使善良受到壓制,戾氣肆意猖獗,最終引火燒身。

或許你會說,你不曾遭遇,所以你事不關己。

可是倘若人人如此,當有一天你被輿論裹挾,也不會有人站出來為你發聲。

所以,做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我們做不到制止惡言,至少不要隨波逐流。

如果你想被他人和世界溫柔對待,請先溫柔對待他人和世界。

一起向網路暴力說不。





今日話題

你見證過網路暴力的可怕嗎?

留言告訴我們吧

可以在下方留言

或者直接識別二維碼

悄悄告訴首席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