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十幾年巧克力,才知道它這麼苦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巧克力是表妹最喜歡的零食之一啦。

它的味道馥鬱醇香,吃起來有種濃情蜜意的感覺。

辦公室常備,想吃隨手就拿一顆放進嘴里。

今天表妹巧克力照吃,電影照看。

吃著吃著,就嘗到了……苦澀的滋味。

或許你也該了解「大咖零食」的另一面——

《巧克力:苦的真相》

Chocolate:The Bitter Truth

苦,容易理解。

巧克力的原料可可脂,本來就有苦味。但在加工過後,就會變得香甜誘人。

商家告訴我們:那是愛情的味道。

沒錯,巧克力的苦,是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嘗不到的。

這部BBC的《苦的真相》,要帶我們尋訪巧克力的原產地。

也是長久以來,世界所知甚少的地區。

可可樹對生長環境非常之挑剔,只在南北緯10度的部分熱帶地區,安營紮寨。

從地圖上能看出,主要是南美和西非。

我們很難看到那里的真實情況,不僅因為偏遠,更是因為危險

2006年,法國記者因在科特迪瓦(世界最大的可可生產國)進行調查,遭到綁架,面臨死亡威脅。

你懂的,被禁止出入的地方,往往有新聞的富礦。

為了揭露被掩蓋的事實,BBC派出了英勇善戰的調查記者保羅·肯揚

對付過卡紮菲的兒子,秘密拍攝過伊朗的秘密核據點,甚至為曝光海地一夥詐騙集團,在海地殯儀館偽造了自己的死亡,以打入集團腹地……

把調查巧克力這個甜蜜而危險的任務交給他,再合適不過了。

去,肯定不能以記者的身份去。

保羅·肯揚這次偽裝成一個巧克力專家

出發前,他進修了一番「巧克力學」、「可可國際貿易學」,為了萬無一失,他還虛構了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巧克力公司。

即便這樣,攝制過程還是遭遇諸多不順。

在科特迪瓦,他們的錄影機和錄像帶一度被查收;在加納,攝制組一位調查員被當地警察拘留了兩天。

到底是因為什麼?

每到一個種植園,就會遇到警惕的看守,他們反復強調:

沒有兒童在工作,所有兒童都在上學……

這,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沒錯,采集可可豆,靠的就是童工的勞力。

原因簡單——他們更便宜。

要接觸這些孩子困難重重,但《苦的真相》還是幸運地訪問到了幾個。

法托,只有12歲。

年紀不大,卻已經是個老手了。

他每天的工作就像這樣,左手手執尖銳的砍刀,右手握著可可果,削開外殼,刮出里面的可可豆。

一天又一天,一刀又一刀,這幾乎是他全部的生活。

在刀刃下跳舞的手指,受傷是難免的,甚至還有孩子不小心砍到過脖子、膝蓋。

此外,他們還要經常接觸具有潛伏期的化學藥品。

你也許會認為,他們這麼小的年紀就出來打工,是為了幫家里分擔經濟壓力吧。

呵呵。

他們幹了那麼多,得不到半分錢。

除了分到一些果腹的食物……

也就是說在這里吃苦,換不來半點改變命運的資本,相反要耗光人生全部的機會。

童工這兩個字太好聽了。

他們的境遇其實更接近於……奴隸

這些兒童基本都是被販賣過來的,他們語言不通,與世隔絕,被限制自由。

《苦的真相》採訪到了被販賣兒童的母親。

她們說,村里每個母親都有孩子被販賣到可可種植園打工。

炎熱的天氣里,孩子白天用砍刀做苦力,晚上被鎖起來,終日受到折磨。

那她們怎麼不去解救孩子呢?

一位母親說:「我並不情願,但我能做什麼呢?我什麼都給不了他。」

能做的只有……為他祈禱。

孩子受苦,母親心痛,那到底是誰獲利了呢?

當然,這里面有人販子

而很多時候,人販子不是別人,而是孩子的親人。

比如,法托就是被他叔叔賣到加納的。

像這種人販子,最為致命。即使兒童被販賣,也不會有人報案,沒人知道具體的數量是多少——

我無法告訴你數字 但是很多

有上千名兒童離開(這里)

人販子只不過是小賊,真正的大盜是國家

在科特迪瓦和加納,有多達1000萬人以可可為生,產出世界60%的可可,世界上的許多巧克力工廠,都嚴重依賴這兩國的可可原料。

當然,政府從中獲得大量稅收。

當犯罪與財路捆綁在一起的時候,國家機器還能揮得下手中的正義之劍嗎?

《苦的真相》攝制組幫法托找到媽媽,並求助當地警察營救他,跟媽媽團聚。

警察回答說,他們很樂意營救,但需要攝制組支付車油費。

見到媽媽後,法托激動落淚——

見到我媽媽比吃東西還讓人高興

參與販賣法托的兩個男人因販賣兒童罪,也被拘捕,處以至少5年的監禁。

但最後,兩人被保釋了。

種植園主、警察、父母、親人,對於販賣兒童,似乎已習以為常。

種種不人道的事情,都能自我安慰為——大有國情在此……

第三世界或許還太落後,而我們的文明世界呢?

的確很文明。

世界的大巧克力公司,不直接經營可可農場,他們的手,是乾淨的。

乾淨地,賺走了利潤的大頭。

巧克力行業屬於高盈利,每年能創造800億美元的利潤。

另據Ecobank的數據,一條巧克力的定價中,70%都屬於巧克力生產商,17%屬於零售商,7%屬於中間商。

原料國能拿到的,只有6.6%

6.6%經過政府部門、農場主的層層盤剝,最後剩下的才是親身種植可可的人。

據《2015年可可晴雨表》,加納的可可種植戶每天只能賺84美分

有人會說,在經濟發展的初級階段,當然要從低端產業一步步做起,一步步壯大。

還有人說,他們可以積累起第一桶金,然後建自己的加工廠,創立自己的品牌,從農業1.0跨越到工業2.0。

這……只能說天真了。

在政府腐敗、教育水平落後、國際大企業壟斷的背景下,要花多長時間才能落實這個美麗的藍圖呢?

先不談遠慮,只說近憂——

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由於全球變暖,生長條件苛刻的可可,有可能在未來30年後絕跡。

我們也許只是失去一種零食。

而巧克力生產地的人們,在獲得勞力成果的話事權之前,就已經失去了這門營生。

比起失去,更殘酷的是,從未知道自己被剝奪了什麼。

《苦的真相》中有一個純淨得讓人心酸的笑容。

種植園里的孩子,從來不知道可可豆的用途。

於是,記者拿出一塊巧克力,遞給了他……

—你以前吃過巧克力嗎?

—沒有。

—好吃嗎?

—是的,非常甜。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想看的,B站有

編輯助理:日以繼夜的四百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