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一手好牌!猛炒「行走的荷爾蒙」這幾年,他明明是被耽誤了吧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請設「置頂」哦~

點擊上方「東邪西媚」→ 點擊右上角「…」 → 點選「設為星標 ★ 」

吃瓜看戲的新一天又來嘍。這個圈里吶,炒上熱搜的瓜未必需要真情實感對待;上不了熱搜的,有時反倒值得好好研究。

上周起,主打圈內知名經紀人楊天真和旗下藝人的一檔綜藝開播。於是每逢節目播出的周日晚到第二天上午,天真小姐的藝人們幾乎都會輪番上熱搜。

今天沖在最前的,是張雨綺袁巴元兩口子。

熱搜的來由大概是這樣滴:張雨綺團隊在節目里提到她因為離婚復合的事,丟了很多工作少賺了很多錢,#心疼張雨綺#就緊跟著成了熱詞。

嗯,八八也不懂會有哪些每月幾千薪水的群眾,為明星一年少賺幾百萬心疼…..

這種行銷炒作,群眾也見慣不怪了不會太當回事。但沒想到,袁巴元覺得自己被利用了,出來嗆聲說張雨綺的工作根本沒受影響,質疑節目上說的都是假的。

因為太多次感情被騙,如今廣大群眾都已經認定「綜藝都有劇本」,對任何反轉爆料內心都已波瀾不驚~~

不過啊,所謂真人秀,真的成分始終還是會有幾分,尤其是沒被拿來炒作,甚至避而不談的部分。

比如這節目海報上的重要一分子歐陽娜娜,卻兩期不見蹤影。

以及第二集作為重頭戲、為他開了個人年度總結會的朱亞文,卻沒見熱搜。

或許是因為,這個會上暴露出的很多問題,都是真的。

——我是都拍了什麼的分割線——

朱亞文這場2018工作總結會,源自上一集商務吐槽他「人設路線整個都是亂的」。

於是老板拍板:給他開個整體形象定位會!

可能這場會議的拍攝,是想打造團隊很專業很厲害的形象吧。

對朱亞文工作的梳理,分成了影視總結、時尚總結、媒體印象總結等幾個板塊,每一塊都拿出了數據、圖表或調查,確實給人一種全面有條理,認真細致的感覺。

可是八八一邊看,一邊忍不住皺眉頭:圖表做得很認真,但數字反映出的很多問題,卻被馬虎放過。

比如整個2018年,朱亞文只休息了十天。

雖然勞模精神值得讚嘆,但看到這個數字,第一反應會是懵逼:原來他這麼忙,做了這許多工作嗎?為毛回憶起來並沒太多印象?

整個2018年給朱亞文帶來最強存在感的,應該是《聲臨其境》上那聲「寶貝兒」吧。可從圖表上看,他全年花在綜藝上的時間總共就9天。

其餘除了宣傳和商務,他有288天實打實投入在影視作品上。

這麼多天拍了些什麼?豆瓣評分4.0、被觀眾吐槽「簡直是詐騙電影的」《小豬佩奇過大年》。

還沒播出的網劇《賴貓的獅子倒影》。

當然近年也有質量很高的網劇,比如《白夜追兇》、《河神》等。但八八看了下朱亞文這部劇的原著、網路小說《老婆愛上我》,以及海報上對他角色的定位介紹,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還有一部是跟湯唯聯合主演的《大明皇妃》,這倒是個大製作。但如今在政策限制下,古裝題材前途未卜,也讓人捏把汗。

會上說,去年邀請朱亞文出演的影視劇共有136部。也就是說,他們拒掉了133部,精挑細選出三部,實打實投入了288天,但對朱亞文作為一個演員的加分,這麼多天可能是浪費的。

這幾部戲是怎麼選出來的?從中能得出什麼經驗教訓?朱亞文的演藝事業目標是什麼,如何規劃布局以達成?與之相應,為他選擇的劇本、角色和合作班底,應該符合哪些標準?

這種種問題,會上沒人提出,沒人討論。朱亞文說了句幾部戲合作下來收獲很豐富,這事就算過去了。

雖然沒討論,但從她們注重哪些數據,就可以看出團隊選戲的標準,都是往哪個方向考慮的。

會上分析了朱亞文的粉絲數據,30到39歲占51%,40-49歲占28%。

楊天真笑他:你真的沒有年輕粉絲。

經紀人下結論:要更多選擇年輕觀眾喜愛的項目。

要增粉!要圈年輕粉絲!於是2019年,團隊給朱亞文安排的最重要計劃是:上跑男。

要上年輕觀眾愛看的綜藝!要穿得年輕時尚!朱亞文雖然聽從公司安排,卻表現出抗拒:所有往年輕方向的打扮,都不是我。

要投年輕粉絲所好,顯然也是他團隊接戲的重要標準。

於是早就在很多正劇中證明了演技的朱亞文,自從簽了這家公司,五年來大多在都市情感劇中打轉。會去演《小豬佩奇過大年》這種面向小孩的片,看中的應該也是「年輕」兩字吧。

朱亞文對此是有困惑的:你能夠挑選喜歡你的人嗎?抱著圈某個年齡段的粉這種目的去演戲,真的對嗎?

在八八看來,這種做法就像拿著一支黃瓜,卻不願意把它種成最好的黃瓜,而是因為西瓜更賺錢,就一定要把黃瓜拗成西瓜。

「硬拗」倒也不是全無道理,朱亞文去年就收獲了12支品牌代言,賺得盤滿缽滿。

但他失去的也很多。這幾年演技派中生代紛紛崛起,朱亞文卻失落了大好的正劇江山。

眼看張譯王凱雷佳音郭京飛等憑著一部部作品火了,曾經領先他們的朱亞文,團隊天天討論的卻是人設。今天說要保持行走的荷爾蒙,不許曬娃;

明天又說行走的荷爾蒙炒過了,要收著點。

他的作品呢?角色呢?作為一個演員的未來呢?八八唯有一聲嘆息。

——我是好牌打歪的分割線——

綜藝或許有劇本,但朱亞文過去十年來的演藝道路大轉彎,卻是明明白白騙不了人的。

他出身於北影02表演系本科,跟劉亦菲羅晉江一燕是同學。

他06年畢業,08年就在央視大戲《闖關東》中演朱傳武,導演之一就是如今正午陽光的孔笙。

當時王凱只能在《醜女無敵》里演娘娘腔配角,郭京飛還在當話劇小王子,雷佳音查無此人。朱亞文堪稱早早拿了一手好牌,贏在起跑線的天之驕子。

在那之後,朱亞文接連拍了許多質量杠杠的正劇,扮演的很多角色也是無數劇迷的心中白月光:

《我們的法蘭西歲月》里,風度翩翩、英氣逼人的周恩來總理。

《正陽門下》里,善良正直的北京爺們兒韓春明。

海報上占據C位的他,跟倪大紅楊立新這些戲骨交手,也絲毫不輸的哇。

八八忍不住感慨,一晃幾年過去,齊大爺楊書記變成了蘇大強水書記。戲骨們的經典角色越來越多,可韓春明你呢?

當然也不能忘了2014年電視劇《紅高粱》里的餘占鰲,那是他跑偏前的最後一個好角色。

那份霸氣、匪氣、豪氣、義氣、孩子氣,舔著刀尖吃羊肉的野性,都讓人念念不忘。。

夾著九兒去高粱地這場戲,確實當得起「行走的荷爾蒙」這幾個字。只是後來,他不再有作品,團隊仍要猛炒這個人設,才漸漸變得尷尬。

曾經的朱亞文,唯一的人設就是戲癡。那並不是刻意設計,而是劇組眾人自然而然叫起來的。

拍《闖關東》的時候,他不是在拍戲,就是在琢磨戲,經常半夜穿著睡衣找對手演員聊戲,於是人稱「朱思考」。他拍戲撲倒時被木筏的倒刺紮到,他一聲不吭,導演叫再來一條就立刻再來。

拍《黃金時代》,給蕭紅削蘋果這麼不到一分鐘的戲,他仍要反復練習,直到能一條削到底。

曾經他的作品,一水的高分,像《黃金時代》的7.2已經算其中最低。

這一切,都在他簽約壹心後徹底改變。

他簽約後拍的第一部劇,就是《北上廣不相信眼淚》。他和馬伊俐老在公司嘿嘿嘿的戲份,給八八留下了森森的心靈陰影。

豆瓣5.4的評分,也創下他出道以來最低紀錄。

在那之後,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他又拍了3.9分的《新娘大作戰》

4.7分的《合夥人》。

能拿到及格分的《北上廣》系列第二部,和《漂洋過海來看你》,已經算他簽壹心後拍得最好的幾部戲。

在這些都市情感劇里,他的形象確實變得年輕時尚,但看他的表情動作,你分得清哪部劇是哪部劇嗎?似乎全都可以無縫對接,讓人再也記不住他的角色。

難怪有網友感慨,他的資源怎麼越來越虐啊。每次看到他的新劇劇情介紹,對比他從前拍的,只想說這都是什麼鬼……

朱亞文的180度轉彎,雖是從簽約壹心開始,但早有前因。

出道就混正劇圈的他,曾經投身《闖關東》編劇高滿堂麾下。坊間傳聞,後來他因片酬問題跟高鬧掰,這讓他的正劇資源大受影響。

朱亞文還曾簽在華誼名下,這里平台大機會多,但藝人也多不勝數。既不容易搶到資源,公司也沒長期培養新人的耐心。

公司內曾流傳一個段子,王中軍某天看電視看到朱亞文的劇,覺得他演技好,就吩咐手下:去把這個小夥子簽了!手下答:大王總,他早就是我們公司的藝人了……

華誼也曾捧朱亞文當男一號,拍了《遠去的飛鷹》等劇。但這些劇雖然口碑不錯,卻沒有大爆。

捧了兩下沒火,公司就改捧別的藝人去了。朱亞文受冷落的情形,媒體也看在眼里,甚至一度傳出他被雪藏的傳聞。

不火的日子,是難挨的。

2011年朱亞文用小號罵吳秀波:總有些大器晚成的文藝人叫賣著過去淫蕩著現今,年過半百卻扭動起曼妙腰條……傳聞當時帶他的經紀人熬不住冷清,跑去帶正當紅的吳大叔了。

圈里那種明晃晃的勢利,和骯髒不擇手段的人更能走紅大賺,看多了難免受刺激吧。

或許是在大公司的種種遭遇,讓壹心這樣的小公司,在朱亞文眼中變得更有吸引力:寧為雞頭不為鳳尾。

加上14年結婚15年生娃,養家的責任擺在眼前。朱亞文表示要為家庭改變自己執拗偏執的性格,也就是說,對他來說錢變得比以前重要了。

從錢這個角度來說,簽約壹心後的所得,應該是令朱亞文滿意的吧。而為製造流量和熱度,他曾經不擅長不屑於去做的,也自有人幫他去做。

當年《紅高粱》播出後期,已簽約壹心的朱亞文突然爆出了」片酬90萬、完勝李易峰胡歌」的驚人消息。

妙的是,每篇片酬通稿的末尾,都宣傳了一把朱亞文即將為壹心拍攝的《北上廣不相信眼淚》。

其實稍微想想,就會知道這是條假新聞。按每集90萬算,他拍《紅高粱》能拿到4500萬,這比周迅的3000萬還高,怎麼可能?

但洗腦包深入人心,到現在還有人被騙。

除了真真假假的消息,他也成了熱搜常客。

其實只要有好作品好角色,群眾對適當的行銷並不排斥。最近兩個月蘇大強蘇明成幾乎天天熱搜,大家也不覺得煩。

但眼看著流量愛豆們風光大不如前,好演員們的春天漸漸來到,像朱亞文這樣明明有演技、曾經贏在起跑線,這幾年卻走行銷路線,漸漸被其他中生代在作品上拉開了距離,讓人不禁嘆息。

凡事有得必有失。有人感慨節目上朱亞文和團隊之間的分歧,源自壹心把藝人當成產品,和他希望做個演員之間的矛盾。但當初他既然簽約這樣的公司,就說明他選擇做一個產品。

我們唏噓他曾經一手好牌被生生耽誤,但每個成年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要了這一頭,就不能要另一頭。總不能既想享受產品的好處,又希望擁有演員的成就吧。

朱亞文在節目上說,簽約五年了,楊天真才問他「你要什麼」。但這五年來,他有沒有問自己:我要的是什麼呢?

每一個人的人生,只能由自己負責。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

歡迎掃碼關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