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的小龍蝦,會敗韓國的炸雞?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今天要點份兒炸雞吃

大家好,我是大仙兒。

先問個問題,你們生活中的小確幸是什麼?

大仙兒先說自己的,周末在家,窩在床上,點份兒炸雞,邊擼劇邊啃雞翅,一個字「爽」。

一只又一只的炸雞陪我度過周末孤獨的夜晚。

今天說的電影就與炸雞有關。

事先聲明,這可不是舌尖上的炸雞,實打實是一部警匪片。

炸雞與警匪,是如何搭配到一起的呢?

難道,捉賊的日子,炸雞與手銬更配?

《極限職業》

說起《極限職業》可了不得,沒有特效大場面、沒有民族情懷、也沒有宋康昊。

幾位主演的名字說出來,你可能都不認識。

柳承龍,大鐘獎男主、青龍獎男配,是不是依然沒有印象?

《7號房的禮物》的智障老爸、《王國》的國丈,想起來了吧。

投資,更是小成本,一部《與神同行》夠拍6個它。

幹著極限職業的五位警察,完場了一項極限挑戰。

韓國影史票房第一,《鳴梁海戰》只能屈居第二。

1月23號上映,到現在過去了兩個月,周票房照樣穩居前十。

為什麼?

因為韓國人喜歡吃炸雞,就喜歡炸雞題材的電影?

那為什麼喜歡吃小龍蝦的我們,就不喜歡《龍蝦刑警》呢?

同樣是「一本兩拍」,一部拍出了記錄,一部拍成了笑話。

這還得從2015年中韓故事共同開發計劃說起。

當時《極限職業》的劇本獲獎以後,同時賣給了中韓雙方。

大家就同時盤各自的項目。

要說「一本兩拍」這件事,大家也不陌生。

去年上映的《大人物》與《老手》,前年上映的《破·局》與《走到盡頭》,大前年的《重返20歲》與《奇怪的她》。

就說這一回。

《龍蝦刑警》是什麼質量,看過的人都明白。

要說《極限職業》稱得上影視傑作麼?也不算,跟大家心目中的那些經典,有著不少的差距。

豆瓣評分7.7,大仙兒覺得有點虛高,7分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大仙兒就不拿兩者進行對比了。

就直接說說為什麼《極限職業》的故事能講得這麼溜。

故事的起點還是由一個毒品班開始。

這真的是一個由Loser組成的緝毒小隊麼?還真不是。

高班長,江湖諢名「警界僵屍」,辦案數十年,挨過數十刀,依舊代表月亮消滅罪惡。

張刑警,人送外號「張霸」,泰拳東洋冠軍出身,社會你張姐,人狠話也多。

馬刑警,沒有諢名,進警隊以前是國家級柔道選手,你可以說他不溫柔,但是不能說他醜。

金英皓,韓國海軍陸戰隊出身,長相神似《請回答1988》里的娃娃魚,人很死板,跟蹤能力一流。

在勛,前棒球選手,不會武功,特長:挨揍。

這五虎將一般的神仙組合,照理說應該是警界楷模,除惡揚善的標桿。

辦起案子來,應該是帥B附體的那種。

破窗而入,緊接著一個前720加前團兩周加轉180度落地,再接著一記漂亮的回旋踢把毒販制服,並用能讓人耳朵懷孕的男中音大聲念出米蘭達警告。

米蘭達警告就是那段所有警察都想在退休前講一遍的「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一切都會作為呈堂證供,你有權請一位律師,請不起的話,我們幫你請一個」。

實際上,不存在的。

其實出任務是這個熊樣子,沒有哼哼哈兮,只有哼哼唧唧。

那抓到毒販了麼?

抓到了。

在毒販被巴士撞倒,並引發了16車連撞的交通事故之後,他們「順利」抓到了毒販。

帶著一支復聯一般的隊伍。

這是能力不行,還是水逆倒霉?

高班長帶領的毒品班是警局里破案成本最高的隊伍,挨罵是家常便飯。

自己的後輩都當上科長了,他還是一個萬年的毒品班班長。

為了得到一個案子,還得叫自己的後輩一聲「哥」。

有句話說得好,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沒有經濟基礎,在家連地位都沒有,老婆怪他當差這麼多年沒有升官,他只能聽著。

別人給老婆買包,他給老婆一個裝滿換洗內衣的GUCCI包裝袋。

外憂+內患,還得再憋屈點麼?

更憋屈的還在後面呢。

五個人去一家炸雞店蹲點,準備監視一夥毒販。

毒販沒見到幾個,炸雞店馬上就要賣出去了。

怎麼辦?盤!

錢從哪來?沒錢!

雖說我不想拿《極限職業》與《龍蝦刑警》做對比,但是這差距就在這啊。

在《龍蝦刑警》里,盤店的錢,是隊中小哥的媽媽再婚,給兒子的出場費。

這錢來得也太容易了吧,編劇show me the 創意啊!

看看韓國版的錢是怎麼來的,沒有對比就是沒有傷害。

事實證明拍大腿想出來的點子,就是不管用。

在《極限職業》里,高班長本著「就算抓不到賊,還能撈到一家炸雞店」的想法。

拿出來自己的退休金,直接把店兌下來了。

這是他最後的機會,如果再失敗,他退休連退休金都沒有,就真的只能當一個炸雞店老板了。

有的時候,危機就是轉機。

雖然破案還是不行,但是開炸雞店倒是很有一手。

這個店在盤下來之前是什麼樣子呢?沒人來,因為難吃。

他們盤下來之後呢?

一躍成為了吃貨們一定要去打卡的網紅炸雞店。

他們的炸雞體現了韓國人對於炸雞這種食物的無限探索精神。

排骨味的炸雞,沒吃過吧!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一開始,高班長是拒絕的;後來的他,炸雞店的廣告詞比誰說得都溜。

他們每天的工作從剁掉世間的罪惡,變成了剁雞、剁菜、剁洋蔥、剁大蒜。

他們把之前身為緝毒小隊的紀律性與秩序性帶到了炸雞店。

高班長,店長,負責結帳、點單;張刑警,大堂經理,負責引座,點單,倒水;馬刑警,廚師長,負責做炸雞;在勛,打雜,負責除了結帳、做雞以外的所有業務。

他們的排骨味炸雞店火爆到電視台都要邀請他們去做節目。

一天進帳200多萬,就算是把炸雞的價格調高一倍,生意根本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之後,他們大可以退出警界,一頭紮進美食界。

別忘了,他們可是在臥底啊,到底是為了抓人開炸雞店呢,還是為了開炸雞店抓人呢?

當初是為了把炸雞送到毒窩之後,再把毒販們一網打盡。

他們把炸雞店做成了網紅,毒販竟然要跟他們一起開炸雞連鎖店!

當然,他們一開始是警不識賊,賊不識警的。

毒販們把毒品放在了炸雞的醬料里,再以外賣的形式送到各地的癮君子手里。

好了,我不能再劇透下去了。

為什麼,《極限職業》在韓國能如此受歡迎?

說白了,還是靠一個小人物逆襲的故事,但是《龍蝦刑警》也是同樣的故事啊。

這就好比是做炸雞。

同樣是,做醬料,切蔥、拍蒜、倒調料,就能做出的炸雞就一樣好吃麼?

當然不會。

《極限職業》里的警察給人實感,為什麼影片剛開始,他們不敢破窗而入,因為要賠錢。

去炸雞店蹲點沒有搜查費,只能花自己的錢。

自己的後輩都成為了自己的上司,回家還要聽老婆的嘮叨。

因為他們都是普通人,都是「小人物」,都要面臨事業與家庭的困境,要事業沒事業,要錢沒錢。

《極限職業》能體會到這些「小人物」的無奈,高班長是在無奈中被逼著走。

在《龍蝦刑警》里,有體現過杜宇飛的無奈麼,有面臨生活的壓力麼?沒有。

就連本土化,都沒有做好,炸雞是韓國的國民食物,炸雞在電影中的分量是肉眼可見的。

而《龍蝦刑警》完全浪費了「小龍蝦」這麼好的設定。

如果電影工業上與人家有差距,劇本層面還是浮皮潦草,一本兩拍,還不如一本一拍,省得丟人。

-FIN –


點擊圖片鏈接查看往期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