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CEO奉佑生: 將針對5G開發獨立新品牌 出海趨向中東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搜狐科技/袁夢

3月24日晚,「港交所娛樂直播第一股」映客發布了2018年度業績報告:其上市首年做到淨利潤5.96億元,已連續13個季度盈利,從行業洗牌中「脫穎而出」。

2018年以來,直播行業洗牌加速,虎牙、映客等直播平台接連上市,用戶向頭部平台集聚,中小型直播平台陸續退場。具體來看,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映客全年總營收38.61億元;2018年淨利潤11.01億元,經調整後淨利潤5.96億元。全年月平均活躍用戶達2548.7萬,較17年月平均活躍用戶2269.4萬,同比增長12.3%。

映客宣布,除映客APP核心直播業務,逐漸建立起豐富且優質的移動產品矩陣,以滿足垂直及下沉地區用戶的多樣化娛樂需求。其中包括:針對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的視頻產品種子視頻、語音交友平台不就、音泡及其他互動娛樂產品。

在內容導向上,映客「戶外頻道」於18年3月正式上線,在社交場景上,映客「交友頻道」與「電台頻道」,側重多人實時深度互動,提高用戶黏性,打造全方位的社交平台。另外,映客率先開啟直播+綜藝、直播+迷你劇,通過線上+線下打通娛樂上下遊產業鏈。

對此,映客CEO奉佑生在香港接受了媒體採訪,以下為採訪整理。(Q為媒體A為映客CEO奉佑生。)

談5G: 將針對5G開發獨立新品牌

Q:如何看5G發展對於直播和娛樂行業影響?映客應對5G趨勢做了哪些準備?

A: 對於5G來講,三大核心因素:高帶寬、大連接、低延時。而娛樂、直播兩個核心因素,高速度、低延時。

第一是高速度。大家設想5G條件下下一部1G電影只需要1到2秒,但是現在直播、視頻大多數是720P、1080P,對於清晰度的要求就需要大幅度提升。對於很多視頻公司來說,帶寬和存儲的成本,理論上會大幅提升。

但另一方面,經營商會把帶寬價格往下降。同時,整個拍攝到剪輯、編輯、編碼過程的升級也會升級。從用戶享受角度來講,整個視覺感會更清晰。

第二,低延時。我們用到微信打電話經常打著打著會斷掉,但其實未來這種情況將不復存在。由於低延時,一邊電話說完半天,另一邊才有反應。對娛樂行業,直播上一個禮物送過去,往往2、3秒主播才表示感謝,但是5G時代,你送禮物基本像當面一樣。

我們也在研究多人互動,原來在娛樂行業有一個線上對唱功能,即我錄完把文件傳給你。但現在5G情況下可以做到實時對唱,原來帶寬、延時等技術問題都有機會在線上解決。這種娛樂方式更成熟,更接近線下體驗。

Q:剛才談到5G,映客會不會考慮研發類似的產品和功能?

A: 現在大家看到對5G前期的布局,都是基於硬件和網路做的提前布局。我們將在低延時、高帶寬特徵上做一些研發:現實中產品體驗交互、特徵都會發生變化。

我們讓它基於4G狀態下,想像基於低延時狀態,你產品狀態會怎麼樣,等5G一來,自然而然就是做到低延時。

我們將針對5G開發一個新的單獨品牌,第一時間上線一些新應用。

談產品:直播仍是強現金流商業邏輯和模型

Q:前一段時間大家覺得直播行業涼了,您怎麼看直播行業目前的發展?

A:娛樂也有生命周期,但是大方向的娛樂沒有周期。對微小的個體,每個玩法,有產品階段性的生命周期。

一個公司要保持長久生命力,要沿著主航道不斷延展,跟得上年輕人、跟得上新的時代特徵,包括5G,包括從中國反射到海外,包括從一線城市往三四線城市延緩,也是一個時空變換。

所以不同人群、不同差異市場、不同時空緯度,這里面都在產生變化。

Q: 財報提到未來在將三四線城市加大投入,映客在這方面有針對性地研發產品嗎?

A:這方面,我們現在有種子視頻和老柚直播這兩塊產品,均是30歲以上的人去研發,下沉到四五六線,偏娛樂屬性。

例如直播這塊,人群基本上在35歲左右,他們有很強烈的社交訴求,因為本身在小縣城里,他有寬裕的休閒時間,且社交圈子小,每個人渴望有自己的小舞台。

Q:除了種子視頻還有其他產品推出嗎?

A:有面向二次元人群,也有面向年輕人群的產品推出。對互聯網公司來講,直播是我們強現金流商業邏輯和模型。

從全球來看,公司要有不斷創新的能力,沒有一款產品生命周期使你能做到永恒。

我們自身建立了創新孵化機制,同時外延去看並購一些平台。對於創新來講,百分之幾的成功率已經算高了。我們讓原來成熟體系的一些總監、技術負責人,挑頭出來做一款新的方向。

公司也也倡導內部創業的氛圍。同樣在外面物色創業失敗類型的公司的CEO、高管,我認為有失敗,他才可能有經驗能吸取,內部文化也是鼓勵創新、包容失敗。

Q:您還提到,一個是內部研發,一個是產業外部並購機會,這方面有沒有更加清晰的想法?

A:我們會在互動娛樂這個領域來去看一些機會。

我們看市面上現存的產品,我希望他具有平台型特徵,而不是創意型特徵。創意型特徵,很容易你並購回來後,萬一核心人員離職了,不持續創業創新的話,就沒有辦法保持長久的穩定。另外,希望和我們公司的產品形成互補,上下銜接形成1+1大於2的效果。

談變現:暫時不考慮垂直類電商模式

Q:映客之前做過健康類產品,電商現在還在做嗎?

A:我們流量消化的很好。電商我們原來做過淺層次嘗試,那個嘗試坦白說是不成功的。

我們最近又在研究另外一個方向。一個是基因的問題,並不是每個事情你一定能幹得成。

市面上幾大塊蛋糕,廣告、電商、遊戲、互動,四大商業模式都在這里,從電商的角度來說,用戶來映客有他自己的心智訴求,如果純粹在映客里面做電商,只是電商導流,用戶在過程中是做了一些購買,我認為很難成為垂直類電商的機會。

如果要做這個東西,需要另外開辟垂直類戰場。

Q:有沒有想過讓大V更便利在平台上直播去賣貨?

A:淘寶直播獨立出來了,他本身背後是電商生態。對於我們映客,我們是娛樂生態。你說我們能不能加一個購物車,直接導過來?可以。但是我認為這個不是核心重要的東西,可以去嘗試,但是你很難想像用戶跑到這里看直播再購物,這個東西很難形成。

Q:你們考慮過?

A:肯定不考慮,這種做創新邏輯是多方面假設求驗證。這里面涉及很多問題,出現假貨,你要解決另外100多個複雜問題,投訴、擔保等等,你怎麼樣去解決?用戶在平台買了假貨被騙了,第一肯定首先找平台,平台找追主播,整個鏈條全亂了。

Q:遊戲這塊有沒有碰?

A:沒有碰。18年對遊戲管控很嚴。我認為這個機會不大,還是要和國家政府站在國家鼓勵的方向去做一些事情。

Q:平台可不可以設一些門檻,主播粉絲達到多少再釋放權限,平台抽成,這樣減少很多問題。

A:這個更複雜,你要買什麼貨、你要有庫存。其實電商是低毛利的活,挺苦的活。大量電商沒有賺多少錢,只賺了一批庫存。

談出海:差異化打法 趨向中東

Q:映客在海外有什麼戰略?會不會推出映客海外版或者其他新產品?

A:現在海外的產品還在開發中,海外文化特徵還是不太一樣。直播這個產品在海外也有公司做得比較成功,但是我們邏輯是差異化競爭,而不是同質化競爭。

看海外的邏輯,整個全球來講,美國公司趨向於標準化,在美國生產,覆蓋全球,他所謂的規則、標準,像底層大系統。

中國公司則是靈活、快速迭代,應對每一個差異化國家、差異化語言、差異化市場、差異化產品和玩法。

我們就是發揮中國本土靈活特徵,我們可能面向中東、美國,也面向東南亞推出產品形態都不太一樣。

我們可能先趨向於中東。雖然東南亞人口基數看起來很大,但是商業化成熟條件度離中國還是有差距,可能要時空轉移兩三年之後,它的支付、消費水平才可能跟上。

Q:為什麼選擇中東?

A:中東的經濟結構跟中國有點像,而經濟發達程度比較多,每個人的人均貢獻比較高。娛樂是人性的剛需,他們為什麼沒有娛樂的東西?是美國公司沒有開發娛樂東西給他們用。而中國娛樂的東西最豐富,領先全球任何一個國家。

Q:但是中東文化整體封閉?

A:它有它的差異化特質,每個體系都有文化和語言特徵。最終哪種產品能夠在不同市場取得成功,需要驗證。趨勢上來講,中國公司善於去做這種地區化差異的產品,但交學費的過程也避免不了。

Q:什麼時候會上線?

A:今年內。上線成不成功不知道,團隊不斷在這個方向去試錯、去趟坑。上線的話先看中東六國,再看沙拉阿拉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