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過氣最快的網紅蔬菜帶富2萬人,村民:種一年買車,種兩年蓋房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天下網商記者 蔣嬋娟

「香椿自由」過氣了,西安村種植香椿的熱情卻絲毫不減。

香椿可能是過氣最快網紅。

盒馬前不久發布了一張香椿換算表,1斤香椿的價格等於39只小龍蝦,等於26只皮皮蝦,等於10只鮑魚,等於2只大閘蟹,等於1只波士頓龍蝦……頭碴上市的香椿市場售價每斤基本達百元,其中品質更優的香椿每斤售價甚至超過了200元。一時間,「香椿自由」取代「車厘子自由「成為了熱門話題。

隨後,「香椿自由」在大火一個星期後再登微博熱搜榜,只是話題變成了 「香椿自由過氣了」,隨著香椿的大量上市,香椿價格開始回落。

「香椿價格確實會根據市場需求波動,但我們這的香椿品質好,一般都維持在30-50左右一斤。」有著20多年香椿種植經驗的馬國祥說,一棵苗只能采摘芽尖最嫩的幾兩香椿,所以香椿一直是「貴族」。早些年香椿種植農戶少,在1996年,它的收購價就高達60元左右每斤。

這兩年,因為互聯網傳播,物流速度的提升,香椿被更多人認識和喜愛,走出了產地,運往全國各地百姓的餐桌。

馬國祥所在的山東省濰坊市臨朐縣寺頭鎮西安村,這個曾經被稱為窮鄉僻壤的小地方,也正是靠著一碴碴香椿,家家戶戶推掉了土房,搬進了新樓,開上了汽車。

家家種上「愛馬仕」

凌晨五點半,扛著一大麻袋清晨剛采摘下來的香椿,西安村的香椿種植戶李文山就趕到了村里的合作社。沒想到,大門口早已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六點整,馬國祥準時打開了合作社的大門,背著麻袋的男女老少一下子湧了進去,人流把李文山也帶進了大門,在這春寒料峭的早晨,硬是把李文山擠出了一身的汗。

「今天收購價:35/每斤。」看了一眼貼在牆上的收購告示,李文山把今早采摘的香椿過了秤,短短幾分鐘,就換回了6張紅艷艷的票子。摸了一把汗,李文山拿回袋子,準備去大棚再轉一圈,估算下明天的采摘量,看看需不需叫上老婆一起下地采摘。畢竟,香椿的上市旺季快來了。

露天香椿

一個多小時後,來合作社賣香椿的人群才慢慢散去,馬國祥的忙碌卻剛剛開始。每天收購的香椿,需要第一時間搬運進0度冷藏庫打冷,冷卻後再進行人工分揀,分裝成10公斤1箱,並配備冰袋,以保持香椿在運輸過程中的新鮮度。

「現在條件技術好了,收成好了,我們這家家戶戶都在種香椿。」談起香椿種植,馬國祥可算得上是村子里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西安村四周環山,百十戶人家蜷曲在山頭之間的縫隙里,伸展不開拳腳。這里離大公路三公里,離鎮政府駐地十五公里,離縣城則要五十公里。年輕人都不願意留在家中,紛紛往外跑。但這里長著一種野菜,始終是漂泊在外的西安村人惦記著的味道。

18歲之後,跟村里很多年輕人一樣,馬國祥去到大城市賣力氣。在上海一個碼頭,他做了三年的裝卸工,直到到了適婚年齡才回到家鄉。這一回來,他就不打算走了,吃著上海買不到的香椿,他看到了賺錢的機會。

「香椿不打藥無污染,只吃尖產量少,很符合像上海這些大城市的高端消費習慣。」家鄉現成的土地,野外現成的香椿苗,就是馬國祥最好的試驗田。

當香椿遇到互聯網

清明前後是自然生長的香椿上市期,但這個時間不夠討巧。

「要是過年的時候,能吃上兩口香椿,那滋味該多美。」要把香椿上市時間遷移,馬祥國第一時間想到了大棚。

冬季氣溫低,即使把香椿挪進了大棚,一到晚上,驟降的溫度仍抑制著香椿的生長速度,看著遲遲不發芽的香椿,馬國祥只好拿著被子在大棚里安了家,通宵點爐子給大棚加溫;「著急啊,整宿整宿地睡不著。」

後來,通過請教和試驗,馬國祥找到了最適合香椿生長的方式:每年霜降將香椿芽移入大棚,白天把大棚氣溫控制在26度,晚上則維持在18度,一個月之後就能收成,大棚的頭碴香椿完全可以趕上春節。

大棚香椿

香椿的大棚種植成功之後,大棚香椿和露天香椿的成熟期接檔,香椿上市時長被迅速延長。除了9-11月,香椿品質不佳,馬國祥不向外供貨,其餘月份基本可以保障香椿源源不斷地運向市場。村民看到馬國祥在香椿上賺到了錢,紛紛加入了種植香椿的隊列。

香椿產量上來了,銷量又成了問題。扛著香椿,馬祥國來到壽光蔬菜批發市場,給一個個攤主發名片,推銷家鄉的香椿,同時,借助互聯網的傳播力,也讓更多用戶認識香椿。

「互聯網對於我們銷售起了很大幫助,外面的人通過網路看到我們的香椿,也開始找我們訂貨。」香椿一成熟,馬國祥的電話就成了「熱線」,訂單絡繹不絕。

可是,新鮮香椿的保鮮時間不長,一般只有一周左右,這對物流提出了很高的要求。2000年左右,物流的準確度遠不如現在,空運費用又過於高昂,為了降低運輸成本,馬國祥打起了停在服務區休息的長途大巴的主意。

「年輕人都不出去了」

每天上午九點,下午六點,是濟青高速青州服務區最繁忙的時候,開往全國各地的客運大巴路過這兒,幾乎都要來加油歇腳。

為了順利搭上客運大巴的「順風車」,馬國祥會事先聯繫好司機,把香椿運到服務區,然後進行人工裝貨,每天他都需要搬運一兩千斤香椿:「扛得動,就想省點錢,這樣給客戶的價格可以更低。」

用客車捎貨,香椿的運輸成本下降了,到貨時間也變得可控,但運輸過程中,有些損耗還是難以避免。退款或者補發,這是馬國祥提供給客戶的兩種選擇,最終只執行一條標準:把客戶服務到滿意為止。

就這樣,香椿的銷路越打越開,村民們種植香椿的勁頭空前。2009年,馬國祥索性放下了種植,開了香椿合作社,專心幫村民們跑起了銷路。

香椿合作社

2012年一過完元宵節,馬國祥就上工了,路上碰上了李文山。在村里,李文山是出了名的「大城市擁護者」,往年一過完年,他就立馬回城打工,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在外賺大錢,回來蓋高樓。沒想到,沒等馬國祥詢問,李文山自己就湊了上來,向他取起了香椿的種植經。

繞著村里轉了一圈,馬國祥驚訝地發現,跟以前家里只有老人和小孩相比,現在村里子年輕面孔越來越多了。馬國祥說種一年買車,種兩年蓋房,幾乎是西安村家喻戶曉的事情:「在家一年也能賺個六七萬,年輕人都不出去了。」據當地媒體報導,去年不足200戶的西安村反季節紅香椿種植戶達到78戶,畝產收益提高了10倍以上。

今年正月里,馬國祥還接到了來自盒馬鮮生的訂單,通過盒馬的全國門店,香椿被開發出了更多樣的食用方式,也被更多城市用戶所接受,「香椿自由」的風潮下,更是迎來了一波香椿銷售熱潮。

「不同管道對於香椿品質要求不一樣,價格也會不同,像盒馬標準就比較高,我們會根據客戶要求來分揀發貨。」馬國祥透露現在基地已經有2000多座香椿溫室,4萬多畝露天采摘區,附近20多個村的兩萬多村民都加入了香椿種植。

編輯|陳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