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不是生產力(現代故事)

曖昧不是生產力(現代故事)

1。第一個美女

王爵開著一家廣告策劃公司,手下十幾個人,清一色的美女。

這天一早,王爵剛來到辦公室,就見一位文質彬彬的小夥子在等他。秘書秦羽忙著給他介紹說,小夥子名叫孫天,是陸峰公司的宣傳部長。

陸峰公司可是本市有名的大公司,這宣傳部長更是廣告公司的財神爺啊。王爵立即堆起一臉的笑,對孫天熱情起來。孫天開門見山地問,他要是給王爵一部分廣告,王爵能給他多少回扣。王爵馬上說,他會給孫天最高返點,三成。

孫天點了點頭說,三成也真是最高的返點了。但他還是猶豫著說,還是再考察考察吧。孫天說著告辭,但卻沒往外挪步子,眼睛卻盯在一旁的秦羽身上。王爵馬上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也不點破,送他走後回來,就叫過秦羽說:「你要是能把這筆生意拉過來,我給你一成的提成。」

一成可真不少啦。秦羽問他說話是否算數。王爵說那就給你寫張條子吧。秦羽推了他一把,只是跟他拉了拉鉤兒。秦羽就背著包走了,去了解孫天的情況,好對症下藥。

秦羽剛一走,業務部的美女主任宋婉就一步跨進門來,生氣地質問王爵:「剛才你們的對話我都聽到了。你怎麼把這麼一大單生意交給她去辦?她就是臉蛋漂亮身材好,腦子里卻是一團糨糊,哪有一點兒真本事,會談什麼生意?別給你攪黃了。孫天既然找上門來了,就有他找上門來的目的,你應該了解清楚,再想辦法應對。」

王爵說:「我看出來了,孫天就是奔著秦羽來的。他說是跟我談生意,可他的眼光始終就沒離開過秦羽。我給他使個美人計,那就等著坐收漁利了。」

宋婉仍是生氣地問道:「你以為使美人計就能談成生意啊?別讓人將計就計了!」王爵有些賭氣地說:「美人計不成,你說用什麼計?你要有本事談下這筆生意,我也給你一成的提成。機會都是均等的,就看你們誰有本事吧。這回你沒意見了吧?」

宋婉愣了一愣,咬了咬嘴唇說:「那好,說話算數。」

王爵也跟她拉了拉鉤。

宋婉氣呼呼地走了。

晚上十點多鐘,王爵正準備睡覺,宋婉忽然給他打來電話。他剛一接,宋婉就哭著說:「你快到人民公園門口來!」王爵忙著問她出了什麼事,她只是哭哭啼啼地不肯說,後來就掛了電話。王爵忙著開車趕過去。

王爵剛一下車,宋婉就撲進他懷里,緊緊地抱住了他,一邊抹眼淚一邊哭哭啼啼地說,那個孫天真不是個東西,簡直就是個流氓,本來是約好跟她談生意的事,卻趁機摸她的屁股。她打開了孫天的手,孫天居然還惡狠狠地說,要是不讓他成了好事,就休想拿到他的大合同。宋婉實在氣憤不過,罵了他一通,又找王爵來訴委屈。

王爵安慰了她一番,把她送回家,馬上給孫天打了個電話,跟他說事情他會處理好,但合同千萬別黃了。孫天哼哼哈哈地應著,但顯然很不滿。王爵掛上電話,轉著眼珠兒想了想,覺得還得秦羽出馬。

王爵撥通了秦羽的電話……

2。第二個美女

秦羽一看到王爵,驚得險些跳起來:「天哪,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王爵一夜沒睡,現在是面容焦黃、眼睛通紅、神情委頓,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秦羽忙著扶著他坐進沙發里,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王爵嘆了口氣,這才大倒苦水,說公司接不到大單,資金鏈就要斷了,弄不好就得破產,他就得傾家蕩產啊。

秦羽聽了,不覺一愣,說宋婉已經去跟孫天談了,把那張大單拿下來,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了。王爵搖了搖頭,說宋婉只是例行公事地去談,孫天不吃那一套,所以沒談成。秦羽一愣:「孫天到底想怎麼著啊?」

王爵搖了搖頭,痛苦地說,他也不知道。

秦羽轉著眼珠兒想了想說,她本來是想對孫天多了解一些再去談的,但被宋婉給叫住了,不讓她去爭自己的業務,她就放棄了。現在看來,宋婉失敗了,她又要出場了。王爵拉住她的手,感動地說:「我就知道,你是真心對我好。你一定要拿下這個大單,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秦羽搖了搖頭說:「我不要你什麼條件,只要你別這樣就好了。」聽了她這話,王爵心里一酸。

秦羽收拾收拾就走了。

秦羽有個同學,就在陸峰公司工作。秦羽從同學這里,了解到了孫天的更多信息,這才約孫天見面。孫天爽快地赴約了。兩個人一見面,就從秦羽手邊的一本小說開始談起來。原來,秦羽打聽到孫天是個小說迷,這才特意準備了這本小說,她還抽時間看了個大概。兩個人有了共同話題,就越說越近,不知不覺,天色已晚。孫天要送秦羽回家。

秦羽這才說,她家今晚來了客人,她沒地方住,要找個賓館。孫天當然明白她話里的意思,就找了一個賓館,帶著她來到房間,卻沒要走的意思。秦羽也不攆他,徑自到廁所里洗浴去了。

很快,秦羽就洗好了,披著浴巾出來,更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鮮嫩欲滴。孫天看到她,即刻血脈賁張,衝動地抱住了她,就是一通熱吻。秦羽也熱烈地回應著他。很快,兩個人就滾到了床上。

孫天迫不及待地扯去了秦羽的浴巾。忽然,窗外猛地一亮,兩個人連忙扭頭看去,卻見窗簾一閃,一個人影一晃就不見了。孫天立馬丟下秦羽,跑過去探頭一看,只見一條人影順著滴水筒滑到地上,很快就跑遠了。孫天回頭看著秦羽。秦羽已經胡亂地穿好了衣服,正坐在床上,驚慌失措地看著他。孫天盯著她的眼睛,問她:「這是你安排好的吧?拿到我和你的照片,好要挾我簽下那筆合同。真卑鄙!」

秦羽搖了搖頭,忽然流下淚來:「拿不下這筆合同,他的公司就要倒閉了。我想幫幫他,就想哪怕是真讓你占到便宜,也要幫他。可我真沒想到會有人拍照,更不是我安排的。要是照片貼到網上,人家以為我是那樣的人,我還怎麼有臉見人啊?」秦羽越想越怕,竟捂著臉哭上了。

孫天看她哭得傷心,忙著安慰她說,那人是奔著合同來的,主要也是想照他。再說,當時秦羽是躺在床上的,臉也害羞地扭到了里面,從外面根本照不到她的臉。那人照他,不過就是想拿到合同,只要把合同給了那人,照片就絕對不會外露。他會很好地處理這事兒,保證照片安全。

聽他這麼一說,秦羽稍稍安心了些。她轉而問道:「那這個合同,你就要給那個人了嗎?我們老板,還等著你的合同呢。」孫天酸溜溜地看著她說:「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可真是至高無上啊。合同嘛,我現在還不能答應你,因為我不知道剛才那個人的來路。等到搞清楚了,再做決定。」

秦羽點了點頭,爬下了床,孫天送她回家……

3。第一個美女

王爵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了。他摸過手機來,一看是宋婉打來的,就掛斷了電話。昨天夜里,他為了裝出萬分疲憊的樣子好打動秦羽,他就硬扛著一夜沒睡,今天可是困壞了,早早地上了床,現在睡得正香,可不想就讓宋婉給打斷了。

但宋婉的電話又打過來。

王爵無奈地接聽了電話,迷迷糊糊地問道:「什麼事啊?」

宋婉激動地說:「我拿到了一件寶貝,包你能拿下那個合同!」王爵一聽說能包他拿下那個合同,頓時清醒過來,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又拿到了什麼寶貝。宋婉卻賣起了關子,就是不肯說,說要是想知道,就趕緊來接她。王爵忙著答應了。

王爵趕到約定的地點,接到了宋婉,又問她拿到了什麼寶貝。宋婉依然不回答,笑吟吟地問他:「你知道我費了多大勁才幫你拿到這個寶貝嗎?你看,人家的胳膊和腿都給劃傷了。」王爵一看,她白皙的腿上被劃了一大道,皮都翻起來了,正往外滲著血呢。他心疼地抱住了宋婉,顫聲說:「寶貝,為了我,你可真受苦了。疼嗎?我帶你去醫院包紮。」

宋婉在他懷里說:「你知道我的心就好了。」

王爵說:「我當然知道。只是,眼下我沒那個能力,很多事情都不敢想啊。」

宋婉微微地嘆口氣,從懷里掏出相機,遞給他,讓他自己看。王爵打開相機,就看到了那張照片。上面的男人相貌很清晰,就是孫天,下面的女人側著臉,卻看不清樣子。他驚疑地問:「這個女人是誰?」宋婉酸溜溜地說:「秦羽啊。為了拿到這筆提成,她也真捨得。」

王爵看著照片上的秦羽,躺在孫天身下,像一個剝了殼的荔枝,那麼新鮮誘人。他心上一疼,忙著問道:「後來呢?」宋婉嘟著嘴巴說,沒有後來。

原來,宋婉沒讓孫天占便宜,得知秦羽又去出戰,就想到了她別無選擇,就是奉獻自己。她靈機一動,就想到抓住孫天的把柄,別做無謂的犧牲。她就悄悄跟蹤了秦羽。看到秦羽跟孫天進了賓館,她就感覺有故事要發生,情急之下,順著樓外的滴水筒爬到了他們的窗戶外面,捅開窗戶,掀開窗簾,照下了這張照片,然後馬上溜下去逃跑了。後來發生的故事,她真的不知道了。

王爵看著照片,「嘿嘿」地冷笑道:「有了這個寶貝,我就不怕孫天不給合同了。」

第二天上午,他給孫天打了電話,約他見面,孫天爽快地答應了。

兩個人一見面,王爵就把那張照片拿給孫天看。孫天問他:「你想怎麼辦?」王爵說:「用你的合同做交換。」孫天搖了搖頭說:「你也知道,公司對廣告管理得很嚴,需要公開招標。你若不能勝出,我就沒辦法把廣告給你。」王爵似笑非笑地說:「那我把這張照片發到你們公司的網上,不知道會有什麼效果。」孫天身子抖了一下,忙著說道:「公司的合同我做不了主,但是,我可以以私人的名義買下這張照片。你開個價兒吧。」

王爵搖了搖頭:「你個人能有多少錢?我就想要那份合同。你要是不答應,就別怪我不客氣!」孫天也生氣了:「王爵,你的胃口不要太大了,你也不要太過分!你把照片貼到網上,能把我怎麼樣?頂多是辭職。可秦羽呢?她一個女孩子家,還怎麼有臉見人?你不要把她逼上絕路。你開個價兒吧,我給你錢。」

王爵生氣地說:「我要的是合同,不是你那幾個小錢兒,你聽明白了嗎?」孫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4。第二個美女

王爵掏出筆記本電腦,連上線,就要把照片往上發。

忽然伸過來一只手,按住了他的手。

王爵回頭一看,見是秦羽,不覺一愣,忙著伸手護住了電腦,反問她:「你怎麼來啦?」秦羽冷冷地說:「我一直都在,在聽你們的對話。我真不敢相信,那些話竟是你說的。孫天已經跟你說了,把我的裸照發到網上,我就沒臉見人了,那是把我逼到了絕路上,可你還是要發呀。」

王爵狠狠地說:「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等扳倒了他,拿下那筆合同,就娶你進門。我都不在乎,你還怕什麼?」

這時,宋婉一邊笑著一邊進了門:「王爵,你要娶她進門,那我們怎麼辦?我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一個。公司里十幾個美女,你大玩兒曖昧,好像跟我們每個人都若即若離,激發我們的幹勁兒,讓我們拼命地去為你工作。就像秦羽,都肯為你去獻身,這可是女人最寶貴的東西啊。可你拿什麼回饋她呢?你說要娶她,你也說過要娶我,是不是還說過要娶別的美女呢?」

秦羽過去拉住宋婉的手,對她說:「宋姐,幸虧你早看破了他的本來面目,讓我們看到了他的醜陋表演,才不會再中他的圈套了。」說著,她拿過相機,刪掉了里面的照片,回身叫過了孫天,對他說:「老同學,謝謝你配合我們的演出。」

孫天搖了搖頭說:「這不是演出,秦羽,這是真的。我們公司有個很大的廣告,我正尋找廣告策劃公司呢。你正好在這里,我本來就想交給你們做。你又正好找我做配角,我就想看看王爵會怎麼做。現在我才明白,他的心思不在正道兒上,只想著這些歪門邪道,交給他做我可真不放心了。」他搖了搖頭,轉身走了。秦羽狠狠地瞪了王爵一眼,急匆匆地走了。

宋婉冷冷地一笑,淡淡地說:「王老板,我先打個招呼啊,我要辭職,明天給你交正式的辭職信。」說著,她就拿過自己的相機,也轉身走了。

王爵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22050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