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官經手32起婚戀交友詐騙迷局:31起網上相識,28起男騙女

女法官經手32起婚戀交友詐騙迷局:31起網上相識,28起男騙女 相親聯誼 第1張

  一名來自北京的刑事法官,給你講講,她經手過的32個情色迷局——

  最近來,名為「殺豬盤」的騙局開始進入大眾視野,甚至引發女性朋友惶恐。背後,是一種常見的詐騙類型:婚戀交友型詐騙。

  我回顧了32起詐騙案,這些情色迷局,勾勒出一個悲觀的事實:

  人們很難逃開,為你而設的騙局。

  (註:為保護個人隱私,以下涉案人員均系化名,並對案件情節進行處理。)

  1、「還沒見面,男友給我買了套別墅」

  這是李曉蕓打給我的第6個電話。

  比以前好些,她已經不再泣不成聲了。

  她對陳凱判多少年毫無興趣,甚至不再期待能把錢要回來。她現在最關心的,是網貸馬上到期了,該怎麼辦。

  李曉蕓是在QQ戶外群里認識陳凱的。那是個很友好的群,里面是天南海北的網友,陳凱說自己在香港長大,在美國讀書後回到海南做生意,是58同城的技術總監,在海南有兩棟別墅。

  一段有點甜蜜的網戀,兩人很快確定了戀愛關係。1個月後,陳凱說想和她結婚,但華僑身份無法買房,要用她名義在海南買套別墅。

  李曉蕓是個有點小漂亮的姑娘,學習好、家庭好、工作好,對於陳凱喜歡她的事,她不吃驚,但對於陳凱還沒有見過她,就要給她買房的事,她有些受寵若驚。為了表示感謝,她主動給陳凱轉帳了6666.66元。

  我們要記住這筆錢,因為後面我們會講到:第一筆錢,至關重要。

  之後,陳凱邀請她到海南看房子。李曉蕓的飛機是晚上到的,陳凱長得不帥,見面後帶她去了工地,指著藍色擋板圍起的在建工程說:那就是我們以後的家。

  一個他說是2000多萬的家。

  她太開心了,以至於第二天,陳凱說自己駕照是國外的不能租車,要用她的金融卡和信用卡,她完全沒有懷疑。送她走的時候,陳凱說,以後就把卡留給他吧,他來還錢。

  此後的4個月內,以房屋裝修、建築工程周轉、幫助哥哥辦理戶口為由,她向兩張卡內匯入累計117萬餘元,其中含有大量信用卡透支、借款、銀行貸款和網貸。

  陳凱給李曉蕓看過房產證,這棟在「觀瀾大道18號」的別墅上寫著李曉蕓的名字。李曉蕓也曾告知陳凱自己沒錢了,陳凱建議她貸款,並說:你來借,我來還。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李曉蕓也許會陷得更深。

  李曉蕓第六次赴瓊,兩人做渡輪時,公安臨檢發現陳凱買票用的是「程珊珊」的身份證。陳凱小聲解釋,那是他老婆,被李曉蕓聽到了。查看陳凱手機,她發現有和程珊珊及其他女子的曖昧聊天記錄。一名何姓女子稱自己懷孕了,找陳凱要錢。

  報警後,公安機關偵查發現,陳凱是假名,高中學歷,沒出過國,陳凱和李曉蕓名下並無房產,房產證系偽造,「觀瀾大道18號」,是個樣板間,不對外出售。

  經過法庭審理,扣除陳凱的還款、紅包等,我最終認定李曉蕓被騙數額為68萬餘元。

  這68萬早已揮霍、轉移、不知所蹤。李曉蕓有個閨蜜,曾經借過她一筆錢,並勸她:你的男朋友看起來不太靠譜。

  她沒有相信。

  我判了陳凱有期徒刑11年。李曉蕓很平靜地接受了這一切。

  其實看得出她是個很清秀、很聰明、很善良的姑娘。

  關於她找我的原因,我猜,她只是需要人傾述。

  而能不同情、不埋怨、不歧視她的,也許只有法官了。

  2、一份價值460萬的「情欲」

  至親至疏夫妻。

  夫妻之至疏,是妻子出軌4年、瀕臨自殺,丈夫以為是「最近情緒低落」。

  夫妻之至親,是460萬債務一肩挑,忍著妻子的不堪想辦法。

  本來只想尋常出軌。

  2012年4月,李娟覺得和老公關係不好,通過微信搖一搖認識了劉剛。劉剛說自己是駐港部隊退伍軍人,離婚後獨自帶著女兒在南京生活。

  這是個很悲情的人設,很容易激起女性的同情與憐惜。

  李娟坦誠了家庭情況,劉剛則告訴李娟給他一個機會,讓兩人重新走入幸福婚姻。期間,劉剛說自己準備在南京開物流公司,哥哥借給他10萬元,著急還錢,李娟支付了第一筆10萬元。

  5月,兩人見面並發生了關係。劉剛又以購買土地、開面粉廠為由借了20萬。

  法官在判決中用「利用兩人感情不斷加深」描述這段過程。劉剛以發生交通事故需要賠償、設備購置、找關係為由持續借款,李某出借金額也逐步上升到35萬、50萬元。

  持續4個月後,一名女子找到李娟,質問她為什麼要插足他人婚姻。

  李娟知道劉剛沒有離婚後,讓劉剛還錢,劉剛告訴李娟沒法還錢,但是自己協議離婚很久了,只是沒有辦離婚手續,還是想和李娟在一起。

  李娟相信。之後4年里,劉妻沒有再出現。

  李娟不知道的是,為了安撫妻子,劉剛用她的錢,送了一台奧迪A5跑車。

  後來,劉剛以投資二手車公司、被紀委調查需要疏通、為了向朋友借錢需要先還錢等理由向李娟借款,並稱自己是銀行黑名單,鼓動李娟辦理信用卡、貸款。李娟通過8張信用卡、銀行貸款、小額網貸給了劉剛683萬元,劉剛還款216萬餘元。

  2016年7月,劉剛以打架平事為由向李娟要錢,李娟坦白自己已經債台高築,追問錢都去哪了。劉剛承認自己是騙她的,並以自己有黑道背景相威脅。

  被逼債後,李娟幾次想要自殺,最後還是選擇向愛人坦白。

  丈夫報警後,公安機關發現,劉剛長期無業,不是退伍軍人,未進行相關投資;除李娟外,劉剛還有一名情人。

  法院以詐騙罪判處劉剛有期徒刑13年,罰金人民幣50萬元。

  李娟的丈夫,看起來是個有些普通的中年男性。公安問他是否感覺到異常,他的筆錄上只記載著:「最近愛人情緒低落,但沒有細問」。

  3、「我的男友是軍火大佬」

  天降良緣,你需要多機警?

  你要多少資料佐證,才會相信一個人?

  證件可信麼?朋友的話可信麼?百度查到的可信麼?

  相信我,大部分女性,包括我在內,不會比張茜更機警。

  張茜是所不錯高中的聲樂老師。

  優雅、嬌美、高學歷、北京姑娘,她身上的所有特徵,都指向「好嫁」。

  這樣的姑娘,28歲,也要被催婚困擾。

  張茜在婚戀網站的帳號上收到一封私信,李平自稱是進出口貿易的董事長,在京有房有車。

  見面後,李平告訴張茜自己是南京軍校畢業,雖是一介平民,但因為能力突出,被來學校視察的軍委副主席選中當秘書,後下放基層一級級升遷至總參數字化師的副師長,因成績突出遭政敵構陷被停職調查,但因作風正直官復原職,同時擔任軍火貿易公司的一把手。

  張茜看過李平穿軍裝的照片,跟隨李平去過飯店、靶場,無不前呼後擁,眾人稱呼首長。

  打消張茜最後一絲疑慮的,是百度上的一則新聞。

  新聞里,李平穿著挺拔的軍裝,參加高校正式活動。

  張茜與之確定了戀愛關係。李平陪張茜的時間不多,主要通過電話、簡訊聯繫,偶爾還會聯繫不上。這時李平的助理小劉也會貼心地向張茜說明情況。哪怕後來發現李平沒有房車、父母生活困難,張茜也沒有懷疑,只以為是男人的面子。期間,李平以弟弟和別人打架需要錢、自己給錢不方便為由,向小張借款1萬元。

  但李平一直抗拒結婚,張茜讓朋友通過婚戀網站試探李平,發現李平竟欲與其朋友交往時,果斷報警。

  後經查,李平已婚,並非軍人,用這種方式結交過多名女友,曾因犯偽造武裝部隊證件罪被判過刑。

  法院以冒充軍人招搖撞騙罪判處李平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

  軍人、特工、公安。

  無數人用生命與熱血給這個名字鍍上了金色光環,無數女孩子將仰望與愛慕送給了這個名字,被別有用心人當做了犯罪工具。

  4、她跟兩個男人說:孩子是你的

  不要以為,只有女孩子才是受害者。

  不要說,女生是愛慕虛榮才被騙的。

  不要嘲笑,因愛情而輕忽的心。

  張立是知名高校在讀研究生。

  2016年11月,通過探探,張立認識了嬌小的胡靜。

  胡靜說,自己是張立的師姐,父親在發改委、母親在中石油、姥爺是退休部長。相識後,胡靜說心情不好,喊張立出來喝酒。當晚,兩人發生了關係。

  半個月後,胡靜說自己懷孕了,想結婚。胡靜想先見見張立的父母,以準備禮物為由,要了張立第一筆4萬元。

  春節期間,胡靜跟著張立回家過年。張立的父母,是很樸素的農村人。大年初一,因為對紅包不滿,胡靜大鬧了一場。張父無奈,又給了2萬元。大年初二,胡靜以給她父母買見面禮為由,向張立要了8000元。拿到錢後,大年初三,胡靜離開了張家。

  此後直到案發,張立多次要求「見見叔叔阿姨」,一直未能如願。

  春節過後,胡靜稱自己宮外孕住院,懷了兩個,一個流產一個正常,並陸續以住院費、營養品向小張索要錢款。2017年9月,胡靜告訴小張和張父,生了個男孩,並索要營養費。

  張立一家一直在苦苦哀求見見孩子,哪怕是孩子照片,胡靜則稱母親嫌棄張立不成器、不同意兩人婚姻並把孩子帶走了。她對張立的聊天記錄停留在:

  「你如果真的愛我和孩子,就去打拼出一番事業,再來找我們。」

  聯繫不上胡靜,張立查詢了她的QQ,發現昵稱已改為「三哥媳婦」。張立想了很久,才想起「三哥」是誰:

  自己在胡靜住處見過那個男孩。

  她說,是遠方表弟。

  公安偵查發現,胡靜父母均在安徽老家務工,學生身份系偽造,孩子已流產並未生產。而「三哥」,被緊密地織進了張立與胡靜的關係中:

  胡靜在探探上同時認識張立和「三哥」,兩人在一所高校;

  胡靜對兩人使用了同樣的虛假身份;

  胡靜與張立戀愛期間,一直出錢在外與三哥同居;

  胡靜懷孕,是和三哥一起測的,並說孩子是三哥的。

  張父給的2萬元,胡靜收到後把錢打給了三哥;

  從張家回來後,胡靜來到三哥家過年;

  同回京後,因為宮外孕,胡靜與三哥進行引產手術;

  胡靜索要的營養費、保胎費,部分用於為三哥購買奢侈品;

  三哥在家里見過張立,胡靜說是自己的追求者……

  我判了胡靜三年四個月,她並不服氣,認為自己只是腳踩兩只船。

  她的上訴後來被駁回了。

  宣判後,我打給張立,詢問他是否需要判決。

  他聽起來很老實,低低地說:不要了吧。

  我並不知道:失去的錢、失去的孩子、失去的愛人,哪個對他來說,更重要。

  很粗糙對不對,甚至荒唐。

  絕大多數騙局「回頭看」,都顯得粗疏,但並不意味,我們可以用「貪婪」「愚蠢」來嘲笑這些男女。

  就像老年人深陷保健品騙局、中年人遭遇理財詐騙、父母遇到高考騙局、身涉囹圄的因為「撈人」送上大筆錢帛……

  人們很難面對,那些為自己量身定做的騙局:從人性出發,從欲望入手。

  婚戀交友詐騙則同時指向人們的兩重期待:做到階級躍遷的婚姻與浪漫甜美的愛情。

  還記得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一筆借款」麼,為什麼它迅速而重要?

  一方面,是罪犯需要排除無支付能力、警惕性強的被害人,使得後續犯罪推進順利;

  另一方面,是被害人具有的自我一致性:人們進行後續決定時,會默認自己前行為是正確的,所以答應小要求的人會答應大要求,進行小借款的人,會給出大借款。

  而為什麼總不聽父母朋友的話?

  因為故事里,美好的愛情總是不被理解,總要經歷淬煉。也因為證實偏差,我們總會選擇性地收集和分析證明自己正確的信息,使人盲目的不是愛情,而是自信和欲望。

  真的無跡可尋麼?

  我希望以下特徵能夠幫助你:

  1、32起案件中,31起系通過網路相識,婚戀網站最多;

  2、32起案件中,28起是男性欺詐女性;

  3、32起案件都涉及虛構身份,軍人/特工出現最多次;

  4、32起案件均通過借款方式,車禍出現最頻繁,其次是生意周轉。

  5、罪犯作案時情感推進迅速,一般在一周內確定關係,一月內表達結婚意向、開始借款。

  所以,親愛的你,如果你在婚戀網上認識的特工男友,正在以車禍為名向你借錢,那麼:不分手還等著被騙麼?

  來源 |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題圖 | 視覺中國

  責編 | 謝哲

  實習生 | 李慧瑩

About 小秘書 24416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