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媽是兩千八百塊買來的越南新娘

  

我的媽媽是兩千八百塊買來的越南新娘 爸媽逼婚 第1張

  我的媽媽是越南人,19歲的她被人拐賣過來,嫁給大她12歲的爸爸。

  在家裡,親戚們一般叫媽媽阿梅,背地裡偶爾也叫她越南梅。

  媽媽中學時就輟了學,一心想早點獨立,有一個親戚的姐姐說可以帶她偷渡到中國打工,她就瞞著外公外婆越過了邊境,

  結果被拐賣到一個農場裡,

  那個農場曾是越南難僑歸國的安置點,也是後來越南新娘的集中地。

  一開始媽媽覺得這輩子完了,可時間一久,非人的日子反而在刺激求生欲。

  她心想,無論怎樣,先出去再說。

  第一次見到爸爸時,媽媽已經在農場裡待滿了三個月,她本打算跟他回去偷一點錢逃走的。

  那時家裡窮,連個凳子都沒有,以前外公家靠海,魚蝦是媽媽的日常食物,到了我家不是煮木薯,就是喝粥,清淡的讓她受不了。

  半夜發燒時,奶奶就按照土偏方抓來,七八隻蟑螂碾碎,沖開水讓她喝下。

  村裡的越南阿姨不少,她們的日子也不好過,但人販子的刀架在脖子上,不得不嫁

  不過媽媽不在意這些,她嫁給爸爸,本就是為了先逃離農場,在伺機逃回越南。

  為了偷錢,她翻遍了爸爸的床底,發現只有幾張白紙和幾包香煙,

  去問奶奶拿錢,說想買點東西,奶奶說「家裡沒錢,錢都用來買你了。」

  後來知道,買媽媽的2800塊錢,還是爸爸借回來的,這筆錢後來還是靠媽媽種花生賣掉才還上的。

  村裡人覺得越南妹只有生了孩子才能當做人來看待

  當時隔壁村有個蘭姨,因為生不出孩子就被轉手賣掉了。

  知道她的遭遇後,媽媽能做的,只能是再等等看。

  這一等,就等來了哥哥和我。

  然而生下我們並不代表媽媽就擁有了平等的地位。

  有一次鄰居來我們家閒坐聊天,說話間突然問我,「你媽媽是越南人,你會不會覺得羞恥啊?」

  這句話媽媽也聽到了,後來她也常會這麼問我,這句話成為了她心裡的一根刺。

  小時候聽說村裡越南的阿姨偷渡回去後再沒回來,

  我6歲那年,媽媽決定回去看外公,她不在家時總有親戚開玩笑問我,「哎呀,你媽媽是不是不回來了?」

  他們每問一次我都會害怕的睡不著覺

  半個月後,媽媽回來了,她說實在放不下我和哥哥。

  這次回來後,她像下定決心一樣,說無論如何要給我們最好的生活。

  媽媽把村裡的山地承包下來開了荒,種了橘子樹,有了收入後,她在鎮上找到一座老瓦房,東拼西借買了下來。

  就這樣我們搬到了鎮上,

  家裡的人情往來,大都是媽媽在操辦,親朋好友也都誇她能幹,她從一個買來的越南媳婦變成了家裡的主心骨。

  後來媽媽跟別人借了4000塊,幫單身的叔叔娶回了同樣來自越南的嬸嬸。

  她為叔叔嬸嬸的婚禮費了好大心思,宴請賓客、拜堂、跨火盆,所有儀式一樣沒落

  取回嬸嬸後又承包了竹山,靠賣竹子一點一點的把買嬸嬸的錢還上了。

  閒聊時我會與媽媽開玩笑說,如果當初她在越南重新開始,也許生活會過得很好,

  但媽媽很認真的說,無論她在哪裡,永遠都不可能放下我和哥哥

  在很長一段時間,我以為媽媽的這份放不下裡,除了我們兄妹,也有爸爸,

  但後來我才知道,並不是這樣。

  那年夏天媽媽外出打工,與她一同消失的,還有鎮上的一個重慶叔叔。

  也許是從未體會過被人追求的感覺,沒過多久媽媽就忍不住跟我說,叔叔對她有多好,

  所以那年冬天他們兩人牽著手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也沒有很驚訝,更沒有氣氣憤,

  只是不知道,要如何向爸爸解釋?

  離開家之後,媽媽斷斷續續的給我講了很多,我不知道,也不願提的往事。

  我出生後,爸爸帶媽媽去結紮,把她送到醫院門口就離開了,手術結束後仍不見爸爸人影。

  當時媽媽疼的幾乎走不了路,艱難的走了很久,才在街頭找到正和朋友聊天的爸爸。

  媽媽問,「你把我一個人放醫院,萬一我死了,你怎麼辦?」

  爸爸冷漠的說,「就這麼辦唄。」

  搬到新家後,我們要把房子推倒重建,需要將近20萬,家裡沒錢,媽媽只能自己動手學砌牆,爸爸就在一邊看著,不滿意的時候就指指點點。

  媽媽和爸爸爭吵說,「你就知足吧,下輩子你還想找我給你蓋房子。」

  爸爸就說,「這輩子都怕了,還要下輩子。」

  最後,兩層樓房的磚塊,都是媽媽自己貼上去的。

  媽媽本來希望爸爸能跟她一起,為我和哥哥撐起一個家。

  但是爸爸不但不努力,紮根在內心深處的大男子主義,也讓他始終沒把媽媽當成一個平等的人去看待。

  家裡的親戚沒給過媽媽應有的尊重。

  姑父曾經說過,如果哪一天媽媽回越南了,爸爸也沒必要去追,就當花幾千塊買兩個孩子養唄。

  聽見這些傷媽媽自尊的話,爸爸從來沒有半分維護。

  最後他一句,「我何必養你,養豬都好過養你!」成了媽媽徹底離開的導火索。

  她覺得自己被屈辱的同時,也對多年來盡心盡力的付出,沒有得到丈夫的認可,沒換來對等的愛和尊重,感到絕望。

  村裡很多的越南阿姨,在心裡早就已經逃離了丈夫。

  和她們相比,媽媽被村裡人視為安心持家的模範妻子,但她居然也選擇了離開,人們感到非常驚訝。

  媽媽走後隻與我一直保持著聯繫,爸爸便抓住機會問媽媽的狀況,「她在哪兒?是不是跟別人在一起了?那個人是不是很有錢?」

  問出這些問題之後,他總會加上一句,「哼,現在那麼多人看我笑話,我都抬不起頭做人!」

  每次他這麼問,我就找借口趕緊離開

  離開爸爸後,媽媽跟叔叔去了重慶,那邊的老人都很喜歡她,叔叔的家人也很敬重她,對她百般呵護。

  讓她最鬧心的,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對我們家的親戚。

  一直以來,她對外都說是外出打工,沒有時間回家,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沒有勇氣承認離開爸爸,也許,是想保留最後的尊嚴。

  更讓媽媽為難的是哥哥,從小哥哥便無心讀書,打工以後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24歲的他至今沒有任何積蓄,

  媽媽一直是覺得她的離開導致了哥哥的消沉,對哥哥心軟又無奈,常常接濟他的生活。

  這也讓爸爸和哥哥以為她在外面過得很好

  其實近幾年媽媽一直都跟叔叔輾轉各地,幹著各種在我看來是玩命的工作。

  他們一起在福建承包了竹山,住到山頂上砍竹子,

  山上不通電,就靠一根蠟燭照明,手機沒電了,就好幾天聯繫不上人。

  有一次山上的工友踩下一塊大石頭,差點砸到她頭上,還有一次被竹子把小腿撞的淤青,疼到走不了路。

  我心疼他辛苦,但她說,最後工期完了,出去等結薪水的時候,看到鎮上的燈光,心頭都亮起來了。

  這麼多年來,媽媽在國內一直都是無國籍、無戶口、無身份的三無人員。

  她和爸爸沒有結婚證,我們家戶口本上也從來沒有印過她的名字。

  大多數越南阿姨都和媽媽一樣是黑人,

  她們要回越南的家,只能從邊境偷渡回去

  她們要提前聯繫好黑車司機,支付一大筆費用,中途下車要躲避邊檢,翻越圍牆,要是被不法分子盯上,身上的財物都會被搜刮得一乾二淨。

  到了那邊,還要和越南邊檢人員鬥智鬥勇

  到現在為止,媽媽一共回過越南5次,最後一次,是帶著我和哥哥,

  那是我唯一一次見到外婆

  回來的第二年,外婆就死於車禍,連媽媽也沒能見上最後一面。

  媽媽當時神色平淡,沒有痛苦,過了許久她才說,外婆去世她沒能回去,感覺這輩子良心都過意不去。

  除了回越南困難,身份也給她在外打工帶來了各種困擾,

  沒有身份證,她買不到手機卡,也不能在銀行開戶,

  打工的前幾年,她還能靠我的身份證蒙混過關,後來只能靠冒牌的身份證。

  身邊有幾個越南阿姨通過熟人買了失蹤人口身份證,媽媽也想試試,但是發現買一個身份要幾萬塊,還要等很長一段時間。

  她說,寧願把這筆錢留著給我讀書用。

  重慶叔叔的原配妻子去世時沒有去派出所銷戶,媽媽曾想以冒名頂替的方式辦一張身份證,

  派出所要求出示證明,我花了50塊幫媽媽在網上做了一張假的,

  但最後還是以別的理由被拒絕了。

  最近一次嘗試是媽媽到我戶口所在地的派出所詢問,

  問,如果村委會出證明,能不能直接上戶口?派出所的答復是——不能

  他們說整個鎮大概有100多位情況相近的越南女人,不能開這個先例,只能等政策

  媽媽已經在中國生活了26年,那就等著吧。

  只是不知道,外公的最後一程,媽媽能不能趕回去呢?

  其實我想爸爸心裡應該是有媽媽的,只是他不會表達。

  爸爸腦梗塞住院,半邊身子失去知覺,媽媽怕耽誤我考試,特地回來照顧他。

  從媽媽進病房開始,爸爸就千方百計跟她說話,每天媽媽用輪椅推他去做康復,他就像孩子一樣傻笑,說這輪椅坐著挺舒服。

  媽媽帶爸爸去洗澡,下床時用一個公主抱把爸爸抱起來,爸爸臉上神色明顯是開心的。

  有一年冬天,我和媽媽睡在一起,我問過她,「生下我,你是什麼感受?」

  她說,「就好像重新投胎了一次,我那麼多越南老鄉,她們的子女都在十七八歲的時候結婚生孩子了,我的女兒,居然要去上大學了,你知道嗎?有你是我在中國唯一值得驕傲的事情!」

  後來接著學校的調研活動,我曾對村裡的越南阿姨做了深入的訪談,

  了解她們的經歷後,我發現她們幾乎都在同一個農場待過,

  都想過逃跑,或者試圖逃跑,都在生下孩子之後才真正接受了丈夫。

  回越南的方式都是偷渡,她們很少意識到三無身份會給以後的生活帶來很多隱患。

  我總在想,26年前,如果媽媽沒有被拐賣,如果她逃離了農場,如果她嫁給一個家境稍微好一些的男人,她的生活會不會比現在好一些。

  26年來,媽媽失去了可以選擇的權利,接受了被拐賣的現實,支撐起整個家。

  最後,逃離了本不屬於她的地方,去過著另一種看起來也很辛苦的生活。

  她是個勇敢的女人,果斷的開啟了新生活。

  她是個懦弱的女人,不敢承認自己再婚的事實。

  她是個有情有義的妻子,在丈夫重病時回來照顧,直至他康復出院。

  她是個堅強的媽媽,給了孩子特別而溫暖的依靠。

  她是她自己,也是越南新娘們的縮影。

  ——來自網友的真實故事

實體交友活動能大幅提升配對成功機率 在兩性領域深耕多年的戀愛秘書娜米透露:「藉由派對的互動,讓彼此獲得初步的認識,後續再為會員們做「客製化」的安排,這樣的模式大幅提升了配對成功的機率。因為實體的交友活動,不僅能真實見到參與者外,還能透過聊天、互動來更進一步的認識彼此。根據以往經驗,約有八成的人願意再與對方一同參加派對,就有機會進一步成功讓參與者脫單。」 不要對愛情失去信心,你只是缺少一個相遇的契機 戀愛小秘書-娜米的團隊卻已經成功替4000位左右的男女安排了適合的對象,這個驚人成果背後的秘密,娜米:「因為我們團隊有『優勢』!」 擁有單身名單,了解受眾想法 找對象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為了讓顧客能發展穩定且長遠的關係,戀愛小秘書-娜米在服務「客製化」上做了許多功課,除了背景調查、深度訪談、配對分析外,娜米還會定期追蹤客戶們後續狀況,協助客戶找到幸福。 實名認證,服務安心有保障 與網路上的速食愛情不同,採用「實名認證」的制度,不僅是把關顧客的身份,避免已婚人士或動機不單純者的加入,更對客戶資料嚴格保密,讓客戶們能在安全且有隱私的狀況下認識另一半。 深度訪談,從「契合度」提高速配率 娜米自信的說:「為了做到最好、提供客戶最佳的客製化服務,即使有時要花上許多時間成本,我們仍堅持要儘可能瞭解客戶真正的特質及需求!」除了透過訪談來提高配對成功率外,娜米的團隊有專屬的人格分析測驗與數據配對分析,來彌補訪談的不足之處。 活動多元,透過互動增加火花 傳統的聯誼方式,讓許多第一次見面的男女感到尷尬不已,為了讓彼此能有多一點的互動機會,娜米的團隊每個月都會規劃不同的實體活動,從戶外踏青、娛樂遊戲、手作、料理課程到桌遊活動,希望客戶們能從歡樂的氣氛中認識彼此。另外針對想提升自身魅力的客戶,也有投資理財、形象穿搭等講座可供選擇。 娜米認為戀愛小秘書不僅要理解客戶的期待,還要成為他們愛情路上的後盾,透過專業的諮詢診斷,為客戶量身訂制一套戀愛攻略!並以朋友的角度提供約會上的建議,目的是希望協助客戶們發展長期且穩定的伴侶關係。 高配對的心法是「尊重客戶的需求,以專業的角度提供建議」過去在娜米的服務經驗裡,許多人為了心中理想的對象,在還沒認識新朋友時,就先限制了自己的交友狀況。因此娜米也建議以認識新朋友的心態與適當的設限,才能真正有效的為自己帶來戀愛的機會喔! 「相遇不一定代表相戀,但相戀都是從相遇開始!」小秘書將以無比的耐心、貼心,用專業及豐富的配對經驗作為客戶的後盾,陪伴客戶完成這段追愛之旅,只要客戶願意跨出第一步。 現在就和戀愛小秘書娜米聊聊吧 Line ID:@648vwyto 追蹤娜米的粉絲團  
About 小秘書 33680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