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談戀愛還要上課?第一次聽說戀愛課的人總會生出這樣的疑問。梁永安也總是笑笑,三言兩語、談笑風生間答案就流淌出來,將提問者的思考引向此前未能抵達的維度。

  自從4年前,梁永安在「一席」的演講《在單身的黃金年代,我們如何面對愛情》走紅網路,這位意外「出圈」的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就成了備受年輕人推崇的「愛情導師」。去年10月,梁永安在B站開講。他的戀愛課金句頻出,甚至被一些在愛情中糾結迷茫的「90後」「00後」奉為圭臬。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1張

  梁永安的視訊課在B站的播放次數超過1500萬。 圖片來自B站截圖

  事實上,頻頻引發關註的戀愛課已然成了一個社會公共議題:上個月,武漢大學戀愛心理學講座現場的火爆場面登上微博熱搜,教室的座位、臺階、過道上擠滿了人,甚至連窗臺上、窗戶外都「掛」滿了「排著隊,拿著愛的號碼牌」前來聽課的學生;婚姻紀實觀察真人秀《再見愛人》引發公眾對婚姻關係的討論,也讓駐場嘉賓、性別研究專家沈奕斐的社會學愛情思維課被大眾關註;此外,華東師范大學、南京大學、天津大學、中國礦業大學等多所高校也曾開設與戀愛相幹的選修課程;去年,《中國青年報》的一項調查更顯示,88.23%的大學生支持大學開設戀愛課……

  在今天的社會脈絡下,戀愛課似乎成了一門需求廣泛的學問。然而,現實的悖論卻是——戀愛課如此火爆,聽課的人越來越多,相愛卻越來越難。

  這個時代,年輕人究竟應該怎樣面對愛情中的迷惘?梁永安一直在解答,也從未停止過思考。

  有戀愛的「命」,沒戀愛的「運」

  「我的外在和精神明明都已經非常OK了,為什麼找另一半還這麼難?」

  「現在似乎一提男權就指向一種‘不開化’,男性真的如此不堪?」

  「人類歷史上真正實行一夫一妻制的時間是非常短的,以愛情為婚姻前提的歷史就更短了。那麼愛情還應該是婚姻的必要條件嗎?」

  ……

  聽眾的問題似連珠炮一樣拋出。上海建投書局的圖書館大廳內,牆壁上的書架一直延伸到14米高的穹頂,攏著上百位從各地趕來或聽講或求解的人。

  這場讀書會分享的是義大利著名作家阿爾貝托·莫拉維亞的長篇小說《鄙視》,書寫了一個作家的愛情困境,男主人公窮其一生都在追問一個問題:妻子到底愛不愛自己?這個誕生於上世紀50年代的故事,放在時代、文化和社會背景全然不同的2021年的中國,卻意外地迎合了年輕人們面對婚戀問題的焦慮。讀書會巧妙地打出廣告語「開個婚姻的玩笑,你可別哭啊」,新國界書的腰封上也赫然印著一行戳中現代人心事的文字——「我渴望的其實不是分手,而是重新相愛。」

  在這個秋末冬初的夜晚,關於愛情和婚姻,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故事和困惑趕來。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2張

  在這場關於愛情和婚姻的讀書會上,上百位聽眾從各地趕來聽講、求解。 雷冊淵 攝

  講臺上,梁永安靜靜地坐在他的同事兼好友、作家張怡微和「90後」雙胞胎脫口秀演員顏怡、顏悅中間。他的頭微低,身體向提問者的方向微傾。

  「為什麼現在這個話題這麼熱?」張怡微拋出困惑。

  這個問題梁永安已經被問了無數遍,每一次,他的答案都會有所不同,但總離不開一個核心——這個時代,相愛正變得越來越難。

  「這背後有個大的歷史背景。」梁永安解釋,「在傳統社會,年輕人自己並不承擔婚戀問題,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現代社會,年輕人需要自己去面對和解決婚戀問題。今天,‘單身財富’被放得很大,而婚戀是一件很講究唯一性的事情,本身就帶有風險,弄不好就談得很苦,成為一個特別大的壓力。一旦如此,就很容易分手,退回到原來的個人生活裡去,但是退回去又會覺得沒有愛情的生活單調、苦悶,於是愛情就變成了一個進退兩難的事情。」

  相愛越來越難,人們總渴望答案,討論的熱度一直居高不下。說著,梁永安又冒出一句「金句」:「現在的年輕人有談戀愛的‘命’,但沒有談戀愛的‘運’。」聽眾們瞪大了眼睛。

  「‘命’源於男女的自然天性,戀愛結婚仍是主流。‘運’則是指運氣、時運。現代人的生命周期跟以前比,大不一樣了。新中國成立前,平均60個中國人中只有1個小學畢業生,人成長到十多歲就非常穩定了,有充足的時間去立業、成家。而現在的年輕人,平均23歲左右才大學畢業,立業、成家兩件大事要集中堆積在20多歲到30歲之間短短的幾年完成,非常麻煩。另一方面,在大流動時代裡,人很難安定下來,人和人都是片段式地相遇,我們很難真正深切地認識一個人,更難非常深刻地愛上一個人。」

  從文學課到「梁老師的戀愛課」

  梁永安的回答非常「梁永安」。大多數聽過他講課,或者看過他視訊、讀過他文章的人都不難發現,這位中文系教授的戀愛課自成一派——鮮少從心理、性格的角度去探析人心,更不像情感博主會給予技術性的攻略指導,而是把婚戀議題放到時代洪流和文化視野中進行觀察和解讀,引導那些囿於具體困境、裹足不前的年輕人走向更廣闊的精神世界。

  「現在許多對婚戀問題的討論還停留在一元社會的框架裡,技術性的東西很多,當然它們在具體問題面前是非常有效的,但我更注重另外一個層面的東西。」 梁永安說,「現代社會已經打開了不同的維度,是一個多元的文化空間,面對的問題也是多元的。愛情在這樣多元化的社會裡有新的變化、新的打開,但這種變化和打開肯定不是漫無邊際的,而是帶有今天的社會屬性的。」

  梁永安的專業讓他一直與文學、藝術、電影打交道,其中,「愛情」是一個古老而經典的人類命題。多年的田野行走和社會觀察,更讓他有了貼近現實的視角。而真正促使他研究和開課的動力,源於11年前的一次經歷:

  在梁永安開設的經典小說細讀課後,班裡一位女生告訴他,自己因為在文學裡看到了豐富、深刻的愛情,覺得男朋友的觀念單一、不夠「現代」,課程才上到一半就跟他分手了。但在最後一節課上,梁永安的一句「對待愛情要像信仰一樣虔誠,對待信仰要像愛情一樣深情」讓她深受觸動,又決定與男友復合。

  這件事讓梁永安印象深刻,「年輕人面對的諸多情感困境,是時代症候最集中的體現」。由此,梁永安開始了自己對青年人婚戀問題的系統觀察和思考。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3張

  梁永安戀愛課裡的觀點和金句被網友們截圖後,在微博、知乎、豆瓣等新媒體平臺傳播廣泛。 圖片來自網友微博

  2017年6月,梁永安在演講平臺「一席」發表了題為「在單身的黃金年代,我們如何面對愛情」的演講,引發網友熱議,也開啟了他廣受歡迎的「梁老師的戀愛課」。

  去年春天,一家新媒體找到梁永安,希望他做一些視訊,針對青年人遭遇的各種困境給出具體指導。梁永安則認為,相比於實戰性的攻略,現在的年輕人更需要問題背後更深層面的解讀,人的生存和發展很大程度上是需要精神性的指導的。流量邏輯和人文關懷對撞,雙方的合作就此擱淺。

  又經過一番等待和磨合,去年10月,梁永安終於在B站發布了自己作為UP主的第一條視訊《當代後浪苦死的六大困境,你中了幾槍?》。他的視訊課,走進年輕人真真切切的生活與愛情,受到上百萬年輕人的歡迎。

  他談「舔狗」,引用毛姆《月亮與六便士》裡的一句「女人可以原諒男人給她的傷,但永遠不能原諒他對她做出的犧牲」,指出:無限為對方好、為對方犧牲,反而會增加對方的心理負擔,令對方為難;

  他談「脫單的錯誤」:有些人把愛情當作工具,期望愛情是萬能的,能幫助解決人生的問題,或想從戀愛婚姻裡得到一些自己原來沒有的東西,這個角度特別有害;

  他談「單身與戀愛的辯證法」:最有資格談戀愛的人,是那些有能力一個人在世界上生活的人,他們可以輻射溫暖,給別人信心和快樂,而不是匱乏、焦慮,把對方當成資源或工具。

  「兩個人相愛,激發出靈性,生命就活了。」

  「現在人的分手能力,遠遠大於相愛能力。」

  「在愛情面前,考慮一多,就雜草叢生。」

  「有單身信念的人,更有可能遇到靈魂伴侶。」

  ……

  這些話題直擊當代人的神經末梢,梁永安的金句也數度登上微博熱搜。最火的一期視訊《為什麼我說「90後」和「00後」是最不適合結婚的一代》,僅一個平臺的播放量就達到了466萬。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4張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5張

  梁永安的分享總是圍繞時下年輕人們熱議的話題展開,抽絲剝繭、答疑解惑。 圖片來自梁永安微博

  平視的姿態

  「前幾天有個人問我,你的擇偶觀念是什麼?我很驚訝。‘擇偶’這個詞已經很久沒在我的生活中出現過了,因為我感覺去選擇別人是一件非常冒犯的事情,就好像自己是上帝一樣,我有什麼資格呢?這個詞似乎不太適合我們這代人的想法。」脫口秀演員顏悅說這番話時,梁永安坐在一旁靜靜聽著,嘴角一直掛著微笑。

  面對年輕一代的各種觀點和問題,他習慣去傾聽、理解、思考、解惑。正如他的戀愛課,不會玩梗,沒有「爹味兒」,也不刻意「媚青」,隻從愛情的細枝末節裡,深入年輕人的精神世界,與他們平等對話。

  這種平視的姿態,從梁永安成為老師起就一直保持著。

  1984年,梁永安留校任教,同時攻讀博士學位。那一年,在復旦大學第三教學樓一樓的小教室裡,他第一次作為老師登上講臺。上課前,他坐在教師休息室裡,緊張得幾乎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後來,講臺下的學生換了一撥又一撥,「80後」「90後」「00後」……

  這些年來,梁永安的課總是最受學生歡迎的課程之一,選課要拼手速、拼人品,上課要提前到教室占座位,教室後、窗戶外總站著旁聽的學生。然而,當了一輩子老師的梁永安,直到現在仍不習慣被人叫「老師」。

  「聽別人叫我‘老師’的時候,我其實特別心虛。」梁永安說,「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每個人都永遠只能是一個學生。」

  每年9月1日是梁永安一年中「心情最打開」的日子。每到那天,他就覺得自己也變成了一名大一新生,學生們都是自己的同學。「教育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激發人的獨立思考和創造性。如果課程結束時你告訴我,我講得好、你佩服我,那就糟糕了,我更希望打開你的思維,而不是復制我的東西。」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6張

  正與年輕人們交流的梁永安。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現實課堂到網路世界,梁永安依然保持著這種平視的姿態。

  梁永安幾乎每年都會參加學校的招生工作,他發現,復旦新生的求學經歷、人生經驗並無太大差別,他清楚身處象牙塔的局限性。而到了網路世界,千姿百態的人和各色觀點撲面而來,於梁永安而言,是一個打開的過程。

  「聽您的戀愛課有門檻嗎?您理想的受眾是哪些人群?」有人問梁永安。

  「我希望面對的是那種不太甘心繼承一種普遍模式,對生活有想法的年輕人。這樣的人在探索生活的路上,自然就會遇見很相愛的另一半。」梁永安回答。

  不過,現實常常會讓他沮喪。梁永安說,最讓自己痛心的,是現在很多年輕人「盡管年輕,但並不青春」。「什麼意思呢?就是很多年輕人想的是掙大錢、搞房子,生活得沒有心勁,沒有青春的幸福感。他們的人生往往看似很順利,結果等年紀大了才發現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對於現實困境,自己究竟能夠帶來多少改變,梁永安並不盲目樂觀。「你看人類文明的演進是很慢的,所以千萬不要期待自己講點什麼、或者上幾節課,大家就能改變了,那是不可能的。」

  他更願意把自己所做的事比喻成跟大家一起完成一幅文化拼圖。「我所看到的、想到的就像一片拼圖,我把它放進去,並不是要去改變誰或者替代誰,而是期待大家都能把自己的那片拼圖放進來,然後相互看到更豐富的東西、看到生活更多的可能性,形成一種新的聚合,就能擴展出一些新的力量。」

  新時代的旅行者

  梁永安今年67歲,這67年,三分之二都在復旦度過,所以,談梁永安,談他的戀愛課,怎麼也繞不開復旦。

  1977年,梁永安考入復旦大學中文系,成為載入新中國史冊的「77級」大學生中的一員。那時,梁永安在東門外的菜地裡背書,還能聽見蛙鳴。走在校園裡的梧桐樹蔭下,會遇到正在散步的蘇步青校長。郭紹虞、朱東潤、張世祿、賈植芳等當年的「八大教授」渡盡劫波,精神矍鑠地坐鎮中文系……這所高等學府的精氣神深深地滋養和浸潤著梁永安的心。

  從那個年代走來的梁永安,身上明顯繼承了復旦先生們的文化氣質,這恐怕也是人們總覺得他的戀愛課「很有文化」的內在原因。

  梁永安曾在一次講座上感慨:「說到底,我們現在這個時代,談戀愛的條件實在太差了,尤其是文化條件。」他認為,人與人的相互理解、相互融合是需要很長時間的,而今天年輕人總是被碎片化、淺閱讀裹挾著匆匆向前,很難有很深的文化和精神鏈接,自然很難深切地融合在一起。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7張

  梁永安在新疆賽裡木湖。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梁永安攻讀博士時,師從賈植芳先生。賈先生常言,「人」字一撇一捺很簡單,但要寫端正卻不容易。這讓梁永安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思考「人」的命題,常思常想,常想常新。

  曾經有個剛受過情傷的女生問梁永安:「一段好的親密關係是自我實現的必要組成部分嗎?如果一個人的其他方面都很完美,獨缺一段好的戀愛或婚姻,那他還能實現百分之百的自我圓滿嗎?」

  梁永安告訴她:「每個人的愛情,除了跟另一半的具象的愛情,還有自己跟自己的抽象的愛情。我們心裡要對愛情有一個自己的理想、一種自己的追求,如果真的有命無運,一生都沒有遇到愛情,也要把這份美好保持在心裡,自己建設出一個美好的生活、一個美好的自己。」

  梁永安對愛情、對人生的這些感悟,常常來自於閱讀。每天無論再忙,他也會保證睡前至少讀一個半小時書。日常生活,梁永安最大的開銷就是買書,他的kindle電子書裡已經儲存了近3000本書。即便這樣,每走進一家書店,他還是會買一本紙質書,因為對紙質書有感情。

  除了讀萬卷書,更多時候,梁永安的感悟來自於行萬裡路。這些年,一有閒暇梁永安就背上行囊、挎著單反,奔赴遠方,足跡遍布大江南北。他的相機裡,裝滿了各地的鄉土人文、歲月滄桑:在雲南,他看見白族婦女背馱重物的艱辛,進而思考女性在家庭關係和社會關係中的地位變遷;在東海邊,他見證了一家人從爺爺造的小漁船到孫子造的海底牧場,更深切地體會到理解鄉土對理解人生命題的重要性……

復旦教授開課談「舔狗」、談「脫單」……爆火的戀愛課背後深藏著什麼? 找老婆 第8張

  每隔幾天,梁永安就會在朋友圈或微博寫下「小作文」,分享自己的見聞和感悟。 圖片來自梁永安微博

  從戀愛課出發,梁永安帶著人們進入了一個更加廣博的世界,他身體力行地告訴後來人:關於時代、關於人生、關於愛情,我們每個人都有太多值得思考和探索的命題。正如他每期視訊結束時都會講的那句話一樣:「我願意與時代同舟共濟,和大家一起做新時代的旅行者。」

  欄目主編:宰飛 文字編輯:宰飛 題圖來源: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來源:作者:雷冊淵

About 小秘書 25855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