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戀交友APP盯上中老年!這些貓膩要提防→

  

  說到相親,往往被視作年輕人的「專利」。而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老齡人口超過2.64億,喪偶老人近5000萬。種種因素使得銀髮單身人群數量不斷增加,但他們的情感需求始終處於社會討論的灰色地帶。

  與此同時,不少婚戀交友平臺瞄準這一人群,構建起中老年「線上相親角」 。記者體驗多個中老年相親平臺發現,互聯網便捷隱秘的優勢吸引了諸多用戶,也存在著資訊不實、誘導消費等弊端。

婚戀交友APP盯上中老年!這些貓膩要提防→ 交友軟體 第1張

  插圖 宋溪

  非真人實名

  也可發布資訊

  「交友對象經嚴格身份審核」「保證資料真實,交友征婚意願明確」……在多家婚戀交友平臺相幹介紹中,對用戶身份的真實性都做出了強調。記者隨機下載一款軟體發現,只需輸入手機號即可註冊。 簡單選擇年齡、學歷,上傳一張照片,便擁有了一個系統分配的昵稱。

  後續資料完善頁面中,用戶可以繼續輸入身高、收入、房產等資訊,但關於這些資訊,系統均未有核實手段。事實上,記者先以男性身份註冊,又換女性身份註冊,虛構了所有資訊,照片也非本人,都得到了審核通過。

  另一款交友軟體中,同樣通過手機號註冊,填寫性別、年齡後即獲通過。至於照片,如果上傳還可以收到額外資金獎勵,記者隨意上傳了一張非本人頭像,順利通過驗證。

  當然,一些交友軟體也會引導用戶輸入身份證資訊或進行人臉識別,以完成實名認證、真人認證等環節。並稱認證後的用戶可獲更多展示特權,但即便沒有經過相幹認證,記者所填資訊還是被發布在平臺上,短時內便收到大量聊天請求、消息私信等。

  幾十到數百

  不付費玩不轉

  註冊雖然方便,卻不等於接下來可以順暢使用。在某款軟體內,化身為「61歲、男性」的記者收到提示,「43位異性來看過你」。點擊卻發現,她們的頭像都是虛化狀態,同時跳出彈窗稱,「開通會員可解鎖訪客功能」。價格為每月30元,直接開通一年則優惠至98元。

婚戀交友APP盯上中老年!這些貓膩要提防→ 交友軟體 第2張

  不只如此,想和心儀的異性加好友、打招呼、發資訊,都需要付出誠意。平臺以玫瑰作為兌換標準,1枝玫瑰約等於0.1元人民幣,加好友需要20枝玫瑰。

  另一款軟體中,異性發來的消息旁邊往往還有「鎖頭」圖標,若不成為會員是無法點開的。這裡的會員價格為每月98元,每年198元。支付一年費用還能另外獲贈500鑽石,「花費」15個鑽石,可以查看一位異性的微信。

  某中老年社交平臺上,「相親」板塊內排列著諸多用戶的頭像和基本資料,每個用戶旁都有「打電話」「聊天」的圖標。但需開通VIP方可實現。新人價費用為每月128元,或每年328元。可以說在使用線上交友平臺的過程中,如果用戶不做好付費準備,幾乎是寸步難行。

婚戀交友APP盯上中老年!這些貓膩要提防→ 交友軟體 第3張

  連麥誰都行

  相親沒誠意

  隨著溝通渠道越來越多元,中老年在線相親軟體除了可發文字、語音消息外,還出現了視訊相親、直播相親等方式。一些直播間裡,相親雙方的交流還可被其他用戶隨意圍觀。

  記者看到,相親直播間以「三人間」為多,上方位置顯示的是「紅娘」,下方兩個區域則是男女「嘉賓」。本以為相親應該是雙方決定見面,共同進入直播間促膝談心一番,奇怪的是,多個直播間內均只有紅娘和女嘉賓「虛位以待」。某直播間的紅娘站在灶臺前忙碌,不時響起鍋碗瓢盆的聲音,女嘉賓乾脆捧著碗吃起面條。

婚戀交友APP盯上中老年!這些貓膩要提防→ 交友軟體 第4張

  「歡迎小灰灰!」見有異性進入,紅娘迅速發來一張「連麥卡」,邀請記者進入直播間。記者點擊拒絕後,她便繼續招徠其他圍觀者,仿佛只要有人和女嘉賓「連麥」就行,至於相親者是誰,根本不重要。

  在男女嘉賓已經「湊齊」的直播間,紅娘插科打諢之餘,三五句話就會鼓動男嘉賓為女嘉賓送禮物。這是一些具有動畫效果的圖標,卻需要真金白銀才能購買。「你送一個花環讓她戴在頭上,看看是什麼顏色」「姐姐最喜歡大紅花,給她送一束吧」「你喜歡姐姐就送個飛吻,親她一下」……在紅娘一口一個「哥哥」的鼓動下,僅十幾分鐘內,一位55歲的男士便為54歲的女嘉賓接連送出多份禮物,折合人民幣三十餘元。

  組團打配合

  營收全靠套路

  在開通了視訊相親方式的平臺上,紅娘無疑是最「下力氣」的群體。據了解,紅娘並不是平臺員工,而是由用戶轉化而來 。事實上,紅娘、包括一些平臺上的男性「月老」,與部分相親嘉賓之間,已經形成了可運作的生意鏈條。

  「我做兩年多了,就跟開店一樣要經營,收入看自己能力,幾千幾萬的都有。」一位資深紅娘透露,相親房內,不管禮物刷給誰,其實都會進到紅娘的帳戶。因為收益要與平臺分成,所以平臺是比較維護紅娘的,紅娘也是高於嘉賓的存在。

  這從平臺對紅娘的要求就能夠看出來——新註冊的用戶即可進入直播間相親「連麥」,但想當紅娘或月老,則要滿足累計相親時長達到十幾或幾十小時的條件。換言之,紅娘可以作為嘉賓去相親,但嘉賓要經過進階才能成為紅娘。此外,即便達到時長,某些平臺也需聯繫「前輩」紅娘,獲取邀請碼,才能開通權限。

  紅娘層層「老帶新」,如滾雪球般各成派系。一些直播間內,記者看到紅娘和女嘉賓的昵稱後半部分,帶著同樣的後綴。男嘉賓空缺時,二人也聊得火熱,顯然相識已久。

  而記者進入到一擁有140餘位成員的「紅娘月老群」內發現,常有紅娘、月老在開直播時互相招呼,邀請「有空的家人」幫忙上麥,一起掛時長,獲得平臺任務獎勵,以及「督促」男性用戶刷禮物等等。這些成員將相親稱作「上班」「開工」,也會討論「收了嘉賓禮物,對方要微信,自己不想給,又怕對方不來送禮物」的煩惱。很難想像若懷揣一番真心與之「相親」,能得到什麼結果。

  失財又傷心

  警惕網路行騙

  記者注意到,不少相親平臺在畫面下方會滾動顯示一行小字,提醒用戶「謹慎添加陌生人微信好友,不與陌生人發生錢財往來。」更有的會直白寫明,「以沒錢買車票見面、被撞住院、理財等各種理由借貸要紅包的基本都是騙子。」

  如果說充值會員、打賞送禮等等,尚屬「玩軟體」過程中的一些可控支出,豐儉由人。近年來犯罪分子頻頻向渴望「黃昏戀」的中老年人群出手,若不加提防,甜蜜網戀的最後很可能失財又傷心。

  據新會警察發布,2021年3月底,54歲的老楊通過中老年相親平臺認識了阿麗。互加微信後,二人「感情」迅速升溫並以夫妻相稱,但始終沒有見過面。某天,阿麗發來一個網址,讓老楊在「XX金融」裡幫她投資。見阿麗帳戶收益可觀,老楊也開通了一個帳戶。直到有一天系統無法提現,又聯繫不上阿麗,老楊才發現被騙,整個投資共損失6萬多元。

  無獨有偶,去年底鄞州法院審結一起新型網路社交詐騙案,涉案公司通過社交軟體篩選,以50歲左右中老年單身男性為目標,將自己包裝為中年喪偶女性加他們為好友。再以「女兒」做直播要完成任務為由,引誘他們到「女兒」的直播間充錢打賞。業務員常一人分飾母女二角,僅半年便詐騙40餘萬元。

  來源: 中國婦女報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