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2021年中國當代不婚主義白皮書》中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我國單身人口總數約為3億人,正處於第四次「單身潮」期間。而在2018年,民政部所發布的該項數據是2.4億人。光是從這兩年的數據就不難看出,單身人士的數量已經顯著攀升。

  隨之而來的,是適婚人口數量的下降以及結婚率的持續走低。面對生活成本與工作壓力的增大,婚姻在年輕人的生活裡已經成為一件「奢侈品」。基於現實考量,有人已經對婚姻望而生畏。但出於內心深處對愛的需要,年輕人的婚戀觀念也正在悄然發生變化。作為互聯網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他們逐漸把找到理想伴侶的願景放到了婚戀交友平臺上。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1張

  面對生活成本與工作壓力的增大,婚姻在年輕人的生活裡已經成為一件「奢侈品」。/unsplash

  智研咨詢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互聯網婚戀交友行業市場規模為51.3億元。根據此前的預測,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好轉,以及85後、90後人群的婚戀需求不斷增加,該市場規模在2021年年底也將達到68.4億元。而在這些數字的背後,實際上是一群渴望愛也憧憬被愛的人。

  美國紐約大學社會學家艾裡克·克裡南伯格曾與300多位受訪人有過關於獨居與單身問題的溝通。他在自己的著作《單身社會》中提到,單身和獨居是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人類在從事的一項重要的社會試驗。它將人們從家庭中解放出來,有助於人們去追尋現代價值。而這些現代價值,就涵蓋了高質量的戀愛。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2張

  《單身社會》

  那麼,在不斷更迭的交友軟體中,人們是如何尋找真愛的呢?作為搭建婚戀橋梁的平臺方,又為我們的愛情做了哪些努力?

  渴望復興的傳統婚戀平臺

  2015年,互聯網婚戀界排名前兩位的平臺百合網與世紀佳緣簽署了合併協議。名為「百合佳緣」的新平臺在向著移動互聯網進發的同時,也給人們透露了一個信號——傳統婚戀網站有些式微了,這是它們不得不做出的改變。

  而下一次的改變很快到來,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以40億元收購百合網70%股權,這意味著以相親結婚為目的的婚戀網站,正在逐漸和它們曾經的創始人告別,開始了一個新的紀元。人們耳熟能詳的百合網、珍愛網、世紀佳緣等平臺均誕生於本世紀初。彼時,互聯網方興未艾,單身男女只需要註冊帳號與上傳資訊,便可以在這間「網路婚介所」尋找另一半。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3張

  珍愛網官網首頁。

  這對於剛剛觸網的人們來說,無異於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畢竟,以往人們的婚戀對象大多是在同一個城市中,而認識的門路也多是通過熟人介紹。在有了線上資訊匹配之後,用戶們可以接觸到範圍更大、數量也更多的異性了。

  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人們對婚戀以及社交的訴求也在發生著轉變。傳統模式下的婚姻介紹方式不再奏效,想要擁抱年輕用戶,最好的方式,無疑是進行數字化升級。所以,在近幾年,我們看到了這些早期成立的互聯網婚戀平臺做出了革新。它們渴望和多年前一樣,為人們拓展新的交友和戀愛渠道。

  2019年,百合佳緣相繼上線了紅娘直播、語音直播、多屏互動等功能。原本只是負責牽線搭橋的平臺,如今搖身一變,成了視訊的中轉基站。與婚介所的打包介紹相比,這種視訊相親的方式,無論是成本還是形式,接受度都是更高的。於是,用戶們在這裡相聚,在找尋著自身幸福的同時,也為平臺創造了一些固定的流量。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4張

  2018年9月22日,重慶,商場的「情話牆」吸引不少年輕人前來打卡合影。/IC

  實質上,早在2015年,百合佳緣就開始試水「雲相親」業務,「直播+相親」的模式讓不少單身男女從中受益。根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21年中國當代不婚主義白皮書》,截至目前,百合佳緣累計註冊用戶已達3.4億個。

  傳統的互聯網婚戀平臺一方面在線上努力突圍著,而另一方面,它們也沒有放棄那些它們曾經有點兒不屑的線下市場。譬如,珍愛網就始終在探索著企業之間聯誼活動的更多可能。每年,它舉辦超過500場公益相親聯誼活動。與此同時,在線上,它還通過大數據與人臉識別等功能,保證著用戶的可靠與真實。

  但對這些稍顯古早的產品來說,最為殘酷的事實是,年輕人對目的性極強的相親模式的接受度越來越低了。前世紀佳緣全國銷售總監張丁文在接受採訪時說:「80後、90後已經不會接受這類嚴肅相親產品,更不會接受高額的會員費。」

  尋愛的新機制:向左滑,向右滑

  如果你讓一位90後去百合佳緣找對象,那他一定會向你投來嫌棄的目光,並且在你走了之後,跟身邊的人說,你是永遠無法脫單的那類人,因為你根本不清楚要到哪裡才找得到戀愛對象。對於Z世代來說,尋找愛情,在一系列軟體的助力下,已經變得越來越簡單了,簡單到只需要一個手勢就可以。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5張

  2021年12月3日,廣州,兩家單位聯合舉行聯誼活動,50多名單身青年一起通過歡樂遊戲尋覓愛情、找尋幸福。 /視覺中國

  譬如,在探探上,向左滑動照片表示不喜歡,向右滑則表示喜歡。接受與拒絕愛意,隻在一線之間。探探創始人潘瀅在談到這個機制的時候,說到了其初心:「想要為年輕人做一款社交軟體,可以自己主動尋找中意的人,也不會因為先表白而尷尬。」

  這是一種表達層面的簡化,恰恰符合了年輕人的決策方式。在現實生活中,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在表白時都要跨過重重的心理障礙。但在這裡,人們只需要憑借最本能的沖動,就能作出一次選擇,且這個選擇是安全的,因為「對方如果沒有同時向右滑你,根本不會知道你的這次‘表白’」。

  因此,被評判和被拒絕的壓力在這個過程中被消解掉了。截至2020年12月,探探的累計註冊用戶突破4億個,實現互相匹配的次數超過200億次。而能夠讓這些用戶堅持「滑動」下去的,則是一整套完整的機制、算法與產品設計的緊密配合。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6張

  2021年,探探推出愛情公開課。/微博@探探

  李盛斌是一個小眾興趣社交平臺的產品經理,由於工作原因,他對同類型產品都有過比較深入的了解,他說:「這類社交軟體,想要達成的目的都很一致,那就是在保證真實性的基礎上,讓用戶用最簡單的操作,來減少尷尬和不適。」

  所以,我們能在軟體內清晰地看到,它們在很多功能上的設置都是基於這一點。比如,在配對成功後,為了解決「剛認識就尬聊」的狀況,軟體會在對話的面板中做一些帶有遊戲性的功能。李盛斌說:「遊戲是一種很容易就能拉近陌生人距離的方法,不過這也是把雙刃劍,有一些用戶會認為這是多此一舉,他們覺得,如果連天兒都聊不好,也沒什麼繼續接觸的想法了。」

  李盛斌說,在算法的優化上,這類平臺確實做得比較精細化。與電商行業所流行的推薦機制不同,這類社交軟體需要更多地考慮用戶資訊的吻合度問題。因為作為產品設計者,他們所面對的是一個個真實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物。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7張

  探探分享的聊天潛臺詞。/微博@探探

  此前,在探探平臺公開的數據裡,女性用戶隻「右滑」(喜歡)的人占6%,而男性用戶隻「右滑」的比例則達到了60%。李盛斌說,這個數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著男女在交友上的差異。除此之外,該數據對平臺也有著極高的價值,「根據不同性別,平臺也會有不同的推送機制」。

  在2020年年末的36氪WISE大會上,潘瀅分享了一個故事:自己的閨蜜通過這個機制找到了另一半,並且很快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潘瀅在會上說:「理解男性和女性在態度、行為上的差異,以及差異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一個非常核心的問題。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幫助大家交朋友。」

  靈魂伴侶,真的找得到嗎?

  如果說探探一類的社交軟體是對傳統交友方式的延伸,那麼諸如Soul這類軟體則是看中了年輕人的趣緣社群。所謂「趣緣社群」,是指人們因志趣和愛好相投,聚集在一起所組成的群體。

  對於Z世代來說,能夠讓他們燃起興趣的,無疑是共同的話題。娛樂、書籍、電影、戲劇、攝影,都可以充當這樣的序言,讓他們在彼此之間建立更深一層的聯繫。在做競品分析的過程中,李盛斌觀察到,在這些以興趣為導向的社交平臺上,用戶在使用產品初期表現出了很高的黏性。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8張

  對於Z世代來說,能夠讓他們燃起興趣的,無疑是共同的話題。/unsplash

  李盛斌說:「主要是兩個原因導致了這種高黏性,一個是軟體本身的匿名性,另一個則是人們在群體中可以得到高度的認同感。」與其他交友軟體不同的是,興趣社交平臺很少看頂用戶的真實身份。這也就意味著,人們在交談時可以放心地用虛擬的資訊,包括昵稱、年齡、頭像等。這種無壓力的環境,將用戶從真實場景的緊張中釋放了出來,「人在沒有顧慮時,自然會更加喜歡去表達自己的看法」。

  至於如何獲得認同感,平臺也有著自己一套成熟的運營模式。李盛斌說:「用戶在登錄平臺之後,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選擇感興趣的內容,在這之後,用戶還必須做一個人格測試。這套機制,相當於把關和篩選了兩次,確定後的結果,也就是用戶最終的社群範圍,當大家感興趣的東西相似時,很難不產生認同。」

社交軟體上,有真愛嗎? 交友軟體 第9張

  2020年8月25日,雲南昆明,參加相親會的青年男女歡聚一堂,參與遊戲互動。 /視覺中國

  從中也不難看出,這種社交體驗的本質,是通過內容去了解一個人。這極大地還原了生活中的交往方式,所以越來越多人寄希望於在這類社交平臺上找到靈魂伴侶,或者感受一次「柏拉圖之戀」。

  2021年,「元宇宙」概念被廣泛地提及。在這個風口之上,Soul也將自身的產品定位聚焦在了「社交元宇宙」上。在接受「極客公園」的訪談中,Soul App的CFO Shirley Xue說:「Soul是希望通過社交的方式,讓真實生活中的一些人設、有趣的靈魂可以在虛擬的元宇宙中放大。我們更加聚焦的是怎麼樣讓更多人在這個元宇宙當中找到歸屬感,找到他們自己的位置。」

  但在李盛斌看來,所謂的「社交元宇宙」有點兒像個偽概念。他所期待的是,單身的男女能真正地受惠於平臺,而不是被這些行業的術語所裹挾。他說:「愛情是純粹的,不用誇大社交軟體的作用,因為只要你用心,總會找到真愛。」

About 小秘書 3264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