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18年了,為什麼還有人要做中國版「facebook」?

  

微臉是曇花一現的子彈簡訊嗎?

  刺蝟公社 | 鐵林

都2018年了,為什麼還有人要做中國版「facebook」? 交友軟體 第1張

  負面纏身的佐伯格,這兩天可能還沒來得及注意到一個消息,Facebook的像素級模仿者「微臉」,在他向往已久的中國市場上線了。

  第一批用戶已經入駐。

  這是1992年出生的夢夢,接觸的第二個「真實社交網路」平臺。第一個是剛剛宣布以2000萬美元被賤賣的人人網:「上學的時候交朋友找校友,現在工作了,想拓展人脈,脈脈又更像職場APP,太直接了。」

  註冊時間不過五天,夢夢延續分享了八條生活動態。最新的一條是:大學室友來京,開心到蹦了一路。四張照片,兩張自拍,在100餘好友中收獲了6個讚。

  不容易,子彈簡訊出現的時候,很多人經歷的狀態是,註冊即高峰。在她看來,微臉的狀態剛剛好,比微信更開放,比微博更私密。這個從來沒用過Facebook的女孩子,期待在微臉上體驗到更多新鮮的東西。

  永遠被抄襲的Facebook

  微臉和Facebook的頁面,用分毫不差來形容,也不誇張。從設計上來看,一個淺藍色背景,一個深藍色背景;點開首頁優先分享新鮮事,閱讀好友動態。個人主頁,同樣的頭像居中,可設置封面照,連編輯個人主頁的位置都一模一樣。

都2018年了,為什麼還有人要做中國版「facebook」? 交友軟體 第2張

  交友的方式,和Facebook一致,朋友還是朋友,朋友的朋友,也能成為朋友。

  微臉的運營工作人員刁晗告訴刺蝟公社:「因為國內缺少的是真實開放的社交模式,而在這個領域FB做的最牛逼是毫無疑問的,是已經經過驗證的。創新要建立在正確的基礎上,就像輪子是圓的,沒必要為了創新而去做一個矩形的輪子。

  有捷徑難道不走?

  國內的開心網、人人網以及早期的微博,都被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模仿過Facebook。人人網曾經是最成功的模仿者,一個歷史數據是,2011年,人人網註冊用戶數1.3億,超過了QQ的1.2億。

  國外也有類似的案例,俄羅斯的VK.com誕生初期,也被認為是Facebook的模仿者。現在,VK成了俄羅斯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站。

  吳昌澍是微臉的創始人,至少他的答案是,有捷徑,要走。

  9月16日,他在微臉分享了一個朋友的想法:「微信是一款快要老去的社交產品,最近新的社交創業者們虎視眈眈想要從微信切走部分熟人關係鏈。但是從IM(Instant Messaging)切入一定是走不通的,因為微信衰弱的是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而不是IM,IM屬性反而是在加強,變成傳簡訊+打電話額度基礎工具,所以子彈簡訊把IM功能做得比微信好50%有什麼用呢,我加過最活躍的微信群在子彈裡也幾乎變成死群。在我的想像裡,能切走微信熟人關係鏈的一定是一款承載和早期朋友圈同樣用戶需求的SNS產品。

  騰訊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微信及WeChat月活躍帳戶超10.8億,同比增長10.5%。也就是說,微信是移動端滲透率最高的一款軟體。

  微博目前月活也達到4.31億。微博其實也是一款SNS產品,熟人網路、興趣網路,幫助用戶構建好友圈。但微博在個人社交上的表現不算好,個體與個體之間的連接相對薄弱。更多的流量,放到了大事件、大明星身上。

  國內確實需要需要出現一款打破微信、微博社交僵局的軟體。

  可疑的抄襲者態度

  需求成了微臉打出的第一張牌。吳昌澍在第一封上線稿中喊道:

  如果你真的喜歡真實的社交網路,喜歡facebook模式,可以轉發支持一下中國自己的facebook微臉;如果你真的懷念人人網,可以轉發支持一下把人人網功能再次實現並且做得更多的微臉;如果你也不好意思要對方的微信,不好意思和喜歡的人表白,可以轉發支持一下讓聯繫變得更簡單的微臉。

  還有三個如果,先略去不寫。

  第一個如果,像過去國貨要入市前,常用的宣傳辭令,比如中國人的運動鞋、中國人的汽車、中國人的「可口可樂」。商品在利用情緒,但過去的年代可以理解,一切都是零,所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都是進步。放到一款最新的社交軟體上,有幾分詭異,軟體本身並不再具有任何的時代意義或者突破,用「中國自己的Facebook」來號召,不討巧。

  第二個如果,人人網正式告別,宣布出售,90後集體陷入逃不開的懷舊情緒,微臉很努力的蹭熱點。但表達效果欠佳,用戶丟失的,哪裡是一個社交平臺,是青春時候珍視的記憶。

  第三個如果,終於回到了產品本身。但產品又摘不掉抄襲的帽子。

  吳昌澍在信中介紹:「表面區別是可以抄襲的,本質區別無法抄襲,能夠被抄襲的社交網路永遠無法成功。和facebook的表面區別有可以按院系搜索用戶、按入職公司的年月搜索用戶、無需下載2個app就能發消息等針對國內用戶的特定需求進行的開發。微臉和其他國內社交app的區別,就是facebook模式和其他社交app的區別。」

  

都2018年了,為什麼還有人要做中國版「facebook」? 交友軟體 第3張

  Facebook很難舉報微臉抄襲,雖然微臉連英文名都是weface。按照APP Store的規定,牽扯侵權糾紛,提供盜版、內容侵權、山寨模仿、推廣侵權等問題的APP,經過投訴後會被下架。比如前段時間的子彈簡訊,因被人舉報,使用了侵權圖片,後被蘋果商店下架。微臉只是一款具有類似設計和技術的社交軟體,在內容上面,依靠平臺用戶生成,並不存在侵權問題。

  但仔細想想,一款軟體的設計是需要用時間去測試的。比如抖音的全屏沉浸式體驗,上下滑動,切換內容,進一步改善用戶體驗,降低使用門檻。又比如快手乾淨的界面設計,也是平臺通過數據,找到的最優選擇。

  後來者跟風模仿,像是使用了一個並沒有經過推演的數學公式,結果正確,卻常常不能更好的理解其中最根本的原因。

  微臉奇怪的地方是,和Facebook設計上的重合,產品理念的相似,變成了宣傳賣點,絲毫沒有試圖掩蓋借鏡的痕跡。

  含蓄的個性和真實的暴露

  佐伯格應該看慣了模仿者的把戲。對於現在的Facebook來說,整個搭建社交網路的技術,當然不是壁壘。有專門的軟體(比如Kootali ),可以幫助任何一家公司或者個人,迅速搭建出一個社交網路系統。

  Facebook超過20億的月活,才是對手無法攻克的高牆。雖然,現在的Facebook風雨飄搖,備受質疑,連帶著佐伯格,都被媒體拉出來炮轟了幾輪。

  國內的模仿者,最需要擔心的應該是用戶規模。在互聯網人口紅利消失,各互聯網公司爭奪用戶消費時長的情況下,微臉想要突破的難度會更大。微信、微博以外,抖音、快手這些帶著社交屬性的短視訊APP,也會成為社交這塊蛋糕的有力競爭者。

都2018年了,為什麼還有人要做中國版「facebook」? 交友軟體 第4張

  謝文是活躍於2008年前後的知名IT評論人,也是原雅虎中國總經理。他在2011年出版過一本書,叫《為什麼中國沒出Facebook》。

  這本書有很多等待歷史查驗的話,有後來驗證為真的,也有驗證為假的,不知道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在創業前是不是看過這本書。作者提到,在一次和凱文·凱利聊天的過程中,他提到一個觀點,一個網路音樂服務公司擁有無數音樂作品不是難事,難的是把不同的作品分別推介給喜歡他們的不同用戶。誰能找到高效、低價、精準、智能的辦法將海量的潛在用戶一一對應起來,推介出去,誰就可能成為未來的贏利大戶。

  除去算法,社交也會在未來成為內容分發的重要門路。國內還沒有出過真正全民覆蓋的真實社交網路。人人網主攻校園,沒有進一步突破圈層和年齡的限制,雖然這並不是人人網失敗的唯一原因。

  夢夢是典型的活躍用戶,幾乎沒有社交負擔,勇於表達和分享。但並不是所有用戶都是夢夢。95後小柳也在前幾天下載了微臉,但登陸後發現熟人不多,隨意加了一批陌生人後,小柳再也提不起興趣登陸。

  他質疑更多的地方是:「這種共同好友的推薦模式,我加上你的朋友,我可能會認識你們倆共同的朋友,我感覺,現在的人,對這個並不會特別的感冒。」

  謝文在書裡就提到,很多人一提到Web2.0,就會有疑問,真人網路這種東西符合國情麼,中國人多含蓄,多虛偽,多狡猾,怎麼可能在虛擬空間真實生活呢?中國社會那麼龐雜,管制那麼嚴,2.0怎麼可能成為主流呢?

  這些在2011年就存在的問題,現在依然存在。連95後小柳,都會有「袒露」上的障礙。只是現在APP多了,用戶的需求也可以得到更多樣的滿足,社交需求,同樣可以細分。比如匿名社交,興趣社交、婚戀社交。

  「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無論人多多,歷史多長,發展道路多曲折,與全球大多數國家大多數人的共同點遠遠多餘不同點。如果把個人作為比較對象的話,你會發現出了膚色、語言等外在差別,人性都是差不多的。」謝文的話雖然透出歷史感,但他的觀察是對的。

  微臉這類真人社交網路也是如此,不一定被所有人接納,但一定有一個群體,會接納這類社交方式。

  微臉的現實問題

  一萬個證據證明,真實社交網路有市場也不行。微臉需要具備強大的運營能力,覆蓋足夠多的用戶。

  「我們會首先切入大學生和白領人群,市場是由需求決定的,不是由巨頭決定的,巨頭或許會復制我們的模式,但我們也會有先動者優勢。」刁晗介紹,「我個人的理解是真實開放的社交需要從一個固定的圈子生根發芽,FB和人人也是這樣開始的,我們選擇校園與職場兩手抓。」

  雖然沒有公布最近額運營成就,但刁晗透露,近期更多清北學子和阿裡百度的職場精英會陸續加入。這或許和創始人的經歷有關,畢業於武漢大學的吳昌澍,過往的工作經歷頗為豐富,搜狐、阿裡、有緣網、騰訊網以及越榕資本,各大公司,他都跑了一遍。

  校園用戶基礎大,學生更容易接受新的產品,也容易帶來社群傳播。職場則具有一定的工具功能,符合大部分職場人士的需要。如果產品在兩個領域中的一個表現不錯,也會有機會抓住一部分市場需要。

  種子用戶過後,還需要帶來更多的自然鎮長。微臉的辦法之一是給用戶發錢。比如所有用戶憑註冊資訊可獲得紅包0-5000元隨機金額;所有用戶憑轉發微臉QRCode到朋友圈可獲得紅包0-5000元隨機金額。

  但社交太難做了。用戶面臨的選擇過剩,一個平臺無法解決的社交問題,可以迅速切入進下一個平臺。子彈簡訊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巔峰過後,產品端無法解決產品的留存問題,用戶流失嚴重。

  微臉的優勢是選中了一個比較空白的市場,產品前期的打磨也比較細致,在好友推薦、聊天等工具的使用上,幾乎沒有出現一個初創產品可能會出現的問題。但微臉面對的爭議也很多,比如抄襲的爭議,對Facebook比較熟悉的用戶,會迅速察覺出這款APP的問題。做社交需要耐心,找到適合平臺的用戶,並慢慢形陳規模,是不好劃出一個時間線的。

  社交APP短期內也不容易變現,資金上容易出現問題。據獵雲網消息,微臉於2018年10月完成近600萬元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嘉程資本和險峰長青。同時,微臉開放下一輪融資。

  讓人頭痛的問題很多。

  吳昌澍在信中提到了自己的湖南人身份,還有超過絕大多數人的努力,確實湖南出了很多社交平臺創始人,比如宿華、唐巖、張小龍、奉佑生,努力當然是個人成功的條件之一。但產品就是產品,產品沒有成就出來以前,一切都是空談。

  (夢夢、小柳均化名)

About 小秘書 3259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