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婚姻的真功夫,最服氣這兩位老人(果斷收藏,反覆閱讀)

  

愛情與婚姻的真功夫,最服氣這兩位老人(果斷收藏,反覆閱讀) 愛情運勢 第1張

  

  今天是西方情人節,這是一個關於愛、浪漫以及鮮花禮物的節日,男男女女在這一天互送禮物,傾訴情懷,表達對愛情的渴望與追求。

  那麼,真愛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怎樣才能收獲好頭不如好尾的幸福愛情?

  昨天,我們分享了曾師和師母的愛情故事片段,不少朋友表示沒有看夠,期待更多智慧開示。

  其實,熟悉的朋友都知道,我們敬愛的曾仕強教授與劉君政教授有著半個多世紀的伉儷深情。二人18歲相識,28歲結婚,互敬互愛,矢志不渝。不僅婚姻美滿幸福,更是教子有方,一家和樂,讓人稱羨。

  借著今天這個節日,讓我們一起重溫曾教授與劉教授一起自述他們半個多世紀相濡以沫、和衷共濟的愛情與婚姻。

  同時祝福每個人都能收獲幸福的愛情與美滿的家庭!

  

  

愛情與婚姻的真功夫,最服氣這兩位老人(果斷收藏,反覆閱讀) 愛情運勢 第2張

  

  我的太太劉君政,是臺灣師范大學的正教授。她在大學裡面教書已經快四十年了。

  

  

  我的先生曾仕強,是臺灣交通大學的正教授。後來做了大學的校長。

  

愛情與婚姻的真功夫,最服氣這兩位老人(果斷收藏,反覆閱讀) 愛情運勢 第3張

  

  我當大學校長的時候,我的學生們都非常年輕。所以可以講,我大半輩子,也可以說幾十年,都不斷地在跟年輕人互動。

  

  當然因為年齡的關係,我會跟各種年齡層的人都有很密切的來往。所以我相信,我們對一切人的心理應該都有一個比較普遍的了解。

  

  

  我在大學期間當了二十幾年的四年級導師,接觸的學生很多。尤其在師范大學,做導師的責任更加重大,因為學生將來出去是要為人師表的,所以做他們的導師比一般的大學責任要重一些。

  

  

  

  說起來我們在18歲的時候就認識了,因為那一年,我們同時進入一個校園——臺灣師范大學。

  

  

  那個時候,我們各自家裡的規定都很嚴格,因為從小父母對我們的期望就高,希望我們將來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

  

  我剛進大學的時候,媽媽就很嚴肅地講要好好讀書,不要談戀愛,因為談戀愛會耽誤功課。

  

  

  實際上我們從小就是男女合校,而不是男女分校,但是男女同學在一起,彼此隻限於同學而已。

  

  我記得很清楚,那時候我們師范大學規定男生不可以跳舞,女生不可以打橋牌。這樣男女生就少了很多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情,彼此接觸的機會。學校是想盡辦法讓我們專心讀書,當然家裡頭也是如此。

  

  後來,當我們回憶起來的時候,覺得那四年是很寶貴的。時間一晃而過,如果分心搞一些什麼婚姻、愛情活動的話,那自然會耽誤的,當然也不能說這些是不好的事情。

  

  我們也承認,當時是有很多男女同學談戀愛,但是基本上最後成功的實在不多。最起碼我們兩個在那四年當中,只有同學的交往,而沒有什麼愛不愛的問題。

  

  

  後來我們都畢業了,我分配在臺北一所重點學校擔任老師,曾教授去服兵役,他在服兵役期間常來看我,我當時想到這是友誼,是同學,所以也就沒有介意,因為在那個時候很多人都來找我。

  

  在我們那個時代,男生讀大學的比較多,而女生讀大學的就比較少,而且女生漂亮的更少,所以我就變成了天之驕子,常常有很多人想來打我的主意。當然我聽媽媽的話,所以任何人都沒有接受。

  

  但是曾教授是很聰明的,他來找我,就說來跟我借借書,他想看書。我想借書是應該的,因為是同學,所以就借給他了。通過幾次借書,我們就有了一點來往。來往之後,他就對我表示好感。那個時候我們就這樣慢慢地接觸。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聰明不聰明的事情,只是表示我的動機很純正。我當時只是說你幫我借點書,也沒有想到很多的事情。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當年的交往都是很自然的,慢慢孕育而成,並不是說打定主意,非要怎麼樣不可,我們都沒有那樣的想法。我覺得這是挺好的事情。

  

  

  他也常常給我寫信,經過一段時間以後,他就在信裡面說希望我跟他在一起。我當時非常掙紮,因為我們家是一個大家族,哥哥弟弟妹妹都在外國,他們也都在等待著我出國。而我也覺得媽媽的話很重要。

  

  不過他跟我講,他希望我留下來,跟他在一起。然後還說我不要急著出國,以後他一定會帶我周遊世界,到任何地方玩都可以,只是不要把出國擺在第一。

  

  

  我想現在的人所處的環境跟我們那時候是不一樣的。現在兩個人談戀愛可以打電話,發e_mail,手機留言等等。

  

  但是我們那時候比較流行的還是寫情書,因為這個信一寄出去,對方會怎麼反應,自然會有結果。她們全家都到國外去留學,可是我沒有辦法。我不能為了這件事情,就撇開家裡的事情不管。

  

  那個時候,她出國所需要的一些證件都辦好了,這是事實。可是我很簡單,就想那個時候開一些「支票」也是很必然的現象,到底能不能兌現,其實誰有沒有把握,盡量做就是了。

  

  因此我們後來想起來的時候就說,只要是誠意就不算欺騙。當然我運氣還不錯,後來總算也慢慢地一步步兌現了,總算也不是空頭支票。

  

  

  前些時候,曾教授去了中央電視臺「對話」欄目。欄目完畢,就有好幾個女生跑過來跟我講,您能不能跟我們講一講怎麼樣選擇愛人。當時我還愣了一下。

  

  我認為選擇愛人應該說是很自然的。只要你在大學或者在年輕的時候,很喜歡一個人,他也很喜歡你。你覺得他真心愛你,你也真心愛他,那你們在一起以後,就可以去慢慢地把兩個人的力量加起來,你看他有什麼潛能,就盡量的讓他去發展,給他很好的環境,我相信最後都會成功的。

  

  

  

  

  我想我們兩家有個共同點,就是我們的父母相處得都很好。他們一輩子從來沒有鬧過什麼離婚。

  

  我們有三個小孩,現在都已經成家了,他們也都處得很好。我想這是上一代給下一代最好的示范。也許別的方面我們沒有辦法做到,但是最起碼這一點,我們給他們做了一個榜樣。

  

  

  在每一個孩子身上,我們都花了很多心血,因為培養每一個孩子都是用盡頭腦的。我非常注意小孩子很小的細節,比如他交什麼朋友都會留意。

  

  而且我會很注意到每一個孩子有什麼潛能,然後教給他一些讀書的方法,盡量去輔導他,讓他的潛能盡量發揮出來,所以我們三個孩子都可以說是蠻有成績的,至少在社會上是一個非常有用的人。

  

  

  講到這一點我就覺得比較慚愧。因為我從年輕的時候就一直非常忙碌,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太太在教他們。這也可以說就是古代所講的「相夫教子」。

  

  有時候我在外面,壓力很大,回來脾氣也不是很好。所以,說實在的,我對小孩的事情很難有時間去操心。

  

  

  曾教授是一個比較辛苦的人。他28歲就做了校長,你想一個28歲的人經驗並不是很豐富,去做一個開創學校的校長談何容易。

  

  四年之後,他又做一個開創一所專科學校的負責人。當然專科學校也有校長,但是只是掛一個名,什麼事情都要曾教授來做,總務要他,教務要他,訓導也要他。因為一個學校剛開始辦的時候,總是人事精簡的,所以他就要負擔很多方面的事情。

  

  

  其實我覺得,一個家需要每一個人都盡心盡力,包括小孩在裡面。

  

  我的大兒子,結婚的時候,偷偷跟我講:「爸爸,我選了一個你跟媽媽會喜歡的人。」我當時聽了,實在是很感動,因為總算我們這個家風傳下去了。

  

  人有多大學問是一回事情,你有沒有真正的磨煉,那才是實際的一個理念。而且越經過磨煉,越成熟,然後做起事情來,就會越輕松。

  

  我們最要緊的是會把親情、友情跟愛情分得非常清楚。每四年我差不多就會有一個變動,那我太太呢?當然也要跟著我走。

  

  因為兩個人分開太久,總不是辦法。因為跟著我變動,她每次都要準備新的功課,說實在的,她經常都是等小孩睡覺了以後,才開始準備明天要教的東西,真是格外辛苦。

  

  我有很多同事,她也有很多同事,可是,我們始終堅持一個原則,同事就是同事,沒有什麼進一步的來往,這樣我們家裡就比較單純。

  

  上班各自面臨不同的同事朋友,下了班以後就是一家人。其實我們一直有一個很好的辦法,就是無話不談,什麼事情都可以講。

  

  

  我們結婚的時候也有一些原則,曾教授可能在演講裡面也講過,就是他生氣的時候我不生氣,我生氣的時候他不生氣。當然事實上有的時候也做不到。

  

  然後我們的工作呢?也定了一個原則,就是不要在一個地方做事。

  

  

  我們是在同一個地方,而不在同一個機構。這樣每天晚上回家就能見到彼此,但是白天卻在不同的地方。

  

  

  平常我們都是連禮拜六、禮拜天都非常忙的。孩子那個時候要考大學,也就是相當於現在的高考。他就跟我大聲講:「媽媽,爸爸怎麼比我們還緊張,比我們還忙啊?」由這一句話,各位就知道,我們這一輩子,我們這個家庭一直都是很忙的。

  

  有的時候我跟同事說,曾教授連一秒鐘都沒有耽誤。我們兩個人的時間實在是不夠用。不過,因為有彼此精神的鼓舞和依賴,我們還是堅持了下來。

  

  

  

  我們的三個小孩都留美,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一定要在大學畢業以後,我們才放心讓他們出去,我們都很堅持這一點。

  

  因為我們看到很多小留學生,實在很不理想,全部學了一套外國人的觀念。我們的小孩讀大學都是在我們附近,雖然他們也可以考到外國的大學裡面去,但是我都很坦白的跟他們講:

  

  「你這四年還是跟父母在一起,因為四年以後你就要到國外去了。所以你自己考慮要不要離家比較遠。」他們後來也接受了這一點。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我們當時的決定是對的。

  

  

  雖然我們的大女兒和大兒子,一個讀清華一個讀交大,都離家很近,可是我們都讓他們去住校,讓他們和群,也跟同學朋友來往。禮拜六、禮拜天隨時都可以回來。

  

  有時候他們回來我們已經吃過飯了,但我還是會再做給他吃。然後在旁邊聽他們講一講學校裡的生活。這樣,雖然他們住校,我們還是可以隨時輔導。

  

  

  尤其是感情方面,男女同學自然要交往,我們就告訴他們,不要放任自己的感情,要用理智來指導。其實我們也得到過父母的指導,那就把這個經驗傳承下去。

  

  所以我們的女兒、兒子在愛情婚姻方面其實都是蠻平順的。小兒子是學音樂的。說起這個小兒子學音樂,其實也是我太太從小就發現他有這方面的潛力,並費勁苦心陪他一路學上來的。

  

  

  我們兩個在大學學的是工業和教育,又學工又學教育,對音樂根本就是陌生的。學校裡也沒有這種專門的音樂課程,小兒子學音樂就要去拜訪名師。所以課餘時間以及禮拜六、禮拜天我一定帶他去臺北。

  

  臺北才有名師,因為它是大都市,尤其音樂學院音樂系都在那邊。可以說從中學一直到他考大學,這六年之中都沒有間斷過。我想,要小孩子對某一種行業學得很專心的話,父母是要投入時間跟精力的。

  

  

  

  其實說起來也很好笑,我跟我大兒子是在同一年拿到的博士學位,我不知道各位聽了會不會覺得很可笑。

  

  

  這個,因為曾教授講演,有時候下面坐的整個都是博士。而他作為演講人,卻沒有博士學位,而別人反而總介紹曾博士怎麼怎麼樣。所以他在成名之後,不得不去讀了一個博士。

  

  

  也不是說不得不,我當時覺得與其經常被人家稱為博士,而我去講我沒有博士學位不好,不去講也不好,還不如乾脆自己去讀一個算了。

  

  這就是不得不啊。

  

  

  我是抱著這種心情去讀博士的,並不是像其他人說的為了幹什麼而去讀博士。

  

  

  我剛剛回答那些人問我怎麼樣選愛人的,事實上我們兩個大學畢業後都是糊裡糊塗的,也不知道將來會走哪一條路。

  

  說實在的,那個時候,能夠分派到一個工作,能夠認真地去做,能夠把家庭安頓好,能夠過一個平靜的生活,已經是了不得了。

  

  

  所以我也經常教我們的小孩子,不要刻意去做很嚴密的計劃,將來一定要幹什麼,這些其實不需要。過一種比較單純自然的生活就好了。

  

  我們的體會就是,你不必對自己太有信心了,要那麼多信心幹什麼呢?我們要對老天爺有信心。我覺得中國人最可愛的文化,就是我們對老天爺有信心。這個老天是一種自然的規律。

  

  你好好做,一步一步穩紮穩打,自然不會敗,自然有路可走。所以我們相信,像我們這麼規規矩矩的人,老天一定會保佑,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特別值得一提的就是我們的第三代,他們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但是講一口很好的中國話。這是為什麼?

  

  

  也是我們給他們一些規定,當然也不是很嚴格。就是我們的兒子媳婦,女兒女婿在平常談話的時候,要說中文。因為孫兒是中國人,不能剝奪他們講中文的權利。

  

  所以他們從小就講國語,講到三、四歲。我們又想到會講不會寫也不好。否則等到以後結婚了,就不會教他的小孩。

  

  我們又跟女兒講,你要帶他到學校裡去學習怎麼寫。所以他們現在也會寫,也會說。我們覺得中國將來是很有前途的,很有希望的。

  

  

  

  我覺得父母在適當的時間給子女一些指導,這是一定要盡的責任。我們的大女兒要到美國去讀書的時候,我們一起送她到機場,我當時隻講了一句話,就是你不可以嫁給外國人。結果收到很好的效果了。

  

  

  她出國的時候,有三個臺灣的女生一起。她們租了一個公寓,剛好有三間,一個人一間。其中有一個人功課趕不上,就回臺灣了。另外一個她的男朋友就是美國人,然後她男朋友的朋友一大堆又來追我女兒。

  

  我才想到,幸虧她爸爸講了這句話,要不然她一定會接受其中一個的追求。也正是因為她爸爸的這句話,她把那些人都拒絕了。

  

  我們兩個都跟她講,那邊有沒有很優秀的中國男孩子?最後她說有一個,也對她很有興趣。我說那個人怎麼樣?她說很正直。

  

  我說正直就好了,你要看人家的內在,不可以完全看人家的外面。現在很多年輕小女孩都是看外表,可是看外表往往就吃虧了。

  

  

  我覺得,做父母的應該要看出來子女到某一個關鍵點,需要什麼樣的指導,從而給他及時的輔導,這才是最好的父母。

  

  一天到晚,滴滴答答講一大堆其實是沒有效的。當然,什麼也不管,也是不負責任的。

  

  怎麼樣才能看得出子女在什麼時候需要你的指導呢?這得靠關心。

  

  比如說我們的孫子一出生,我們二話不說就告訴女兒兒子要教他們講中文。當時也覺得有些困難,因為他們在美國出生,整個環境都是講英語的,你怎麼可能處處講中文呢?

  

  但現在十年過去了,證明我們的話還是對的。因為他給我們打電話,甚至有時候寫幾個字回來,都是用中文的。

  

  其實,一個中國人在國外,是要受很大的考驗的。我們也很不忍心讓小孩在國外奮鬥,只是目前的時機他們還要繼續努力一段時間。

  

  我想在最後,應該要談一談我們這樣一代一代的傳承,到底是在傳承什麼東西呢?就是傳承我們的中華文化而已。你這一代是中國人,下一代就不是中國人了,那你的努力豈不是一筆勾銷了?

  

  我的父親是中國人,他不斷地教我要傳承中華文化。那我的責任就是除了教養小孩做人做事以外,還要告訴他們中國人要有中華文化。就算你再有成績,只要失掉了中華文化,都是沒有意義的。

  

  關於愛情跟婚姻,其實我們都很尊重小孩的選擇,但是他們自己會不斷地跟我們商量。一個家庭你說他有代溝他就有代溝。你說沒有代溝,他就沒有代溝。

  

  

  我們家是沒有代溝的。現在在外國的兩個孩子每一個禮拜都要打電話來,不是我們強迫他要這樣做的。

  

  有時候我們出去會告訴我們的女兒幾號出去,幾號回來,一回家,就接到女兒電話,講不要那麼辛苦,跑來跑去,連我們年輕人都受不了,何況你們年紀那麼大了。

  

  可是曾教授有這個抱負,他認為這是他的使命。既然對中華文化有一點研究,他就覺得應該好好來跟大家分享。我也讚成他這一點。

  

  我們結婚以來,不管是孩子也好,曾教授也好,有什麼潛能我都盡量給一個環境,給他們去發揮。

  

  所以曾教授一直都是在要麼看書,要麼在外面。他擔任過很多部門的領導,他的那些經驗都是靠自己努力,腳踏實地得來的。

  

  我所能做到的就是不要去吵他,讓他有個環境好好去把握他的時間,把精力用在那一方面。當然有時候他也有些煩惱,我也會聽聽他的煩惱。

  

  小孩子也是一樣,我會盡量想辦法跟他們溝通,能幫忙的就盡量幫他們解決。

  

  

  

  其實話講回來我們兩個都有很多的缺點,因為我們都知道人一定有缺點的,我們的小孩也一定有缺點,只不過一家人要互相包容,互相成全,多看他們的優點,少去挑剔他們的缺點,自然就相處得非常好。

  

  我們每年都會定期的團圓,然後照個全家福,再各自回崗位上去努力。當然平常也有不斷地溝通,不會因為好久不見面而覺得生疏。

  

  包括第三代,有話都會直接跟我們說。第三代給我們打電話的時候不一定要通過他們的父母,自己撥通電話就找奶奶,然後開始講。我覺得一切都是在乎人為的。

  

  我覺得我們的愛情跟婚姻是一個同心圓的。

  

  我們從18歲認識到28歲結婚,一直努力到現在,而且還會繼續努力下去。幾十年了,我們把自己的體驗說一點點出來,還是請各位多多指教。

  

  謝謝。

  

  選自《愛情與婚姻》,錄制於2006年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