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剛結束上段婚姻,她在民政局門口,重遇了多年未見的初戀

故事:剛結束上段婚姻,她在民政局門口,重遇了多年未見的初戀 愛情運勢 第1張

  本故事已由作者:1986年降落,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帳號「深夜有情」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我坐在民政局門口的臺階上抽煙,紅色的離婚證一直捏在手裡,想翻開看看,卻又沒有勇氣。

  心裡暗罵自己沒出息,明明是我提出的離婚,現在面對現實,反而像個弱者,不敢坦然接受了。

  六月的太陽像個烤爐,從一大早就開始忙著蒸烤這座城市,連點風都沒有。即使我坐在參天茂密的法桐樹下,也絲毫感覺不到涼爽。

  前妻張筱雨頭也不回,上了那臺已經歸她的豐田車裡,一把方向倒出車位,瞬間離我遠去。

  我感到失落,又有點憋屈,本覺著離婚能使我放松,可此刻卻適得其反。

  一支煙抽完,渾身也被汗浸透了,眼鏡都快要滑掉下來。

  我打開手機正準備叫輛滴滴快車送我回家,原本停著豐田車的位置,突然駛進來一臺掛著北京牌照的英菲尼迪越野車。

  這外地人也來辦理離婚?真是有意思。

  我在心裡嘀咕著,然後起身往外走,滴滴快車再有5分鐘也就到了。

  快靠近那輛車時,突然車上下來一男一女,我好奇的撇了一眼,心裡不禁咯噔一下。

  那倆人見我也是目瞪口呆。

  「小雪?李大寧?」我不敢相信似的自言自語,雖然有好幾年沒見,但我還是看出女孩正是我的初戀小雪。

  「哎呀!王宇啊!真巧啊!」李大寧最先開口,雖是直言快語,但還是能看出一絲尷尬。

  我強顏歡笑,禮貌的伸出手準備盡地主之誼客套一番,可小雪突然上前,握住了我的手,說:「好久不見,我們還有點事,有時間再敘舊。」

  她語氣不是很溫柔,李大寧表情也很嚴肅,看出來倆人肯定心事挺重,加上我心情本來也很鬱悶,只好點點頭,揮手道別。

  剛結束上段婚姻,她在民政局門口,重遇了多年未見的初戀

  回到家後我脫掉黏在身上的衣服,然後打開智能音箱,大聲的放著節奏歡快的音樂,想盡量讓自己心情好一點。

  喝掉一罐冰鎮啤酒後,我開始收拾屋子,把能夠讓我想到張筱雨的東西全部扔進了垃圾桶裡。

  這套房子是結婚前,我父母給買的,所以離婚後,張筱雨把我全部的積蓄30萬和那臺豐田車帶走了。

  叮叮咣咣、熱火朝天的收拾了兩個小時,雖然已經過了午飯的時間,但我卻沒有感到一絲饑餓感,打開一罐啤酒喝了兩口,倒在沙發上便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到了幾點,一陣電話把我吵醒,稀裡糊塗的睜開眼,摸起手機便接起來。

  「是王宇嗎?」電話那頭傳來小雪小心的聲音。

  我一下驚醒,自從她結婚以後,我倆除了剛才在民政局見到的那一面之外,連電話都沒有打過。

  我坐起來幹咳一聲,說:「是啊!」

  我有些緊張,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幹巴巴的答應。

  「有時間嗎?」她說話的語氣還是有些放不開,就像有什麼顧慮一般。

  「有!你……合適嗎?李大寧會不會……」我反而變得小心起來。

  「咱們學校對面有家牛肉面還記得嗎?去那裡吧!」

  沒等我說完,小雪就打斷了我。

  外面已是暮色時分,我掃碼解鎖,騎上一輛共享單車就往牛肉面店趕去。

  我內心十分激動,同時也很好奇,李大寧和小雪一直在北京生活,以往的同學會都不參加,可今天怎麼突然出現在民政局呢?莫非倆人跟我一樣?

  生活在5線小縣城的好處就是去哪裡都不是很遠,雖說現在是下班晚高峰,但不到十分鐘我還是趕到了約好的地點。

  一進門我就看到小雪坐在最裡面的位置,她戴著墨鏡,朝我招手後把墨鏡摘了下來。

  「我給你點了一個大碗,一盤牛肉,一個拌牛筋,都是你以前愛吃的……」小雪說完,終於咧嘴露出一絲笑容。

  多少年不見,那種久違的感覺仿佛又回來了。

  我點上一支煙,有些緊張的說:「謝謝呀!」

  「你還抽煙?哎呀!從高中就抽,十多年了,當心身體呀!」她向我投來責備的目光。

  這讓我突然恍惚了一下,眼前的人和環境還和上學那會兒一樣,此刻,仿佛就回到了那個年代。

  「不抽了……」我把剛抽了兩口的煙扔進垃圾桶裡。

  小雪去北京的那幾年,這家店我也好久沒來了,當店員把菜端上來的時候,我反而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2

  小雪是我的高中同學,也是我的初戀女友。

  上學那會兒,她和我的學習成就都屬於中等偏上,所以被老師安排成為同桌。

  每當提到同桌,所有人腦海中都會響起老狼的那首《同桌的你》。而我卻各走各路,因為我和小雪共同的偶像是周杰倫。在我倆的青春回憶裡,只有《簡單愛》、《夜曲》和《聽媽媽的話》。

  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和她私下的話題格外多,為我倆日後成為情侶奠定了基礎。

  小雪是我們班的班花,因為她長得像王祖賢。除了身高稍微有點矮,模樣和身材真的毫無二致。

  在十幾年前,零四年左右,港片風靡一時,王祖賢、張曼玉成為眾多男生的夢中情人。所以,追求小雪的人能編成一個班,一天能收好幾封情書。

  李大寧就是其中一個。

  李大寧比我們高一個年級,他是體育生,人長得也高大魁偉,雖然不是很帥,但男人味還是挺足的。

  他追小雪的方法簡單粗暴,一次晚自習課,李大寧風風火火的推開教室門,手裡舉著一束玫瑰花,直接走到小雪的座位旁,然後把花放在桌子上,說:「小雪,我是高三體育班的李大寧,我喜歡你,行不行?」

  小雪一臉惶恐不安,我看見她的身子在顫抖。在全班同學的註目下,她突然起身跑了出去。

  平常的追求者都是托班裡的其他同學代送情書、零食之類的,今天這個突如其來親自送花,小雪肯定接受不了。

  李大寧也有些詫異,過了一分鐘後才反應過來,他對我說:「兄弟,等小雪回來,你把這封信交給她!」

  說完他從校服的口袋裡掏出印有周杰倫圖案的信封,塞進我手裡,並拍了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囑咐道:「別忘了。」

  看來他還是做了功課的,知道小雪喜歡周杰倫。

  等小雪回來後,我把那封情書交給了她,可還是難逃之前那些求愛信的慘痛遭遇,被小雪三下五除二撕掉後扔進了垃圾袋裡。

  正是因為這次事情後,李大寧和我成了半生不熟的朋友。

  我挺佩服他追求女生的毅力的。

  因為我和小雪是同桌,所以李大寧隔三差五的就找我,今天托我帶兩包洋芋片,明天送一張周杰倫的CD。

  當然,這些東西小雪都是再托我原路退回。

  最搞笑的一次,李大寧竟然買了一雙Puma的板鞋托我送給小雪。

  當我把鞋子帶給小雪時,她怒氣沖天,直接扔到了過道裡。

  恰好班導巡查撞見了,就誤以為我和小雪談戀愛,鞋子是我送的,於是把我倆都叫到了辦公室,一頓批評教育。

  本來我倆的關係還是普通同學,可經過這次烏龍事件後,我發現我對小雪竟然也產生了愛意。因為在班裡,我已經被扣上了小雪「男朋友」的帽子。

  從此以後,小雪收到的情書也少了。

  2004年元旦晚會,我和小雪登臺合唱了一首《布拉格廣場》,在全校引起轟動。

  這也是我和她關係更近一步的催化劑。

  以前倆人只是聊聊學習,再聊聊周杰倫的音樂,後來漸漸的發展成了放學一起回家,周末一起逛街、吃飯的地步。

  學生時代的愛情,就是簡單,且猝不及防。

  那會兒零花錢不多,高級飯店也吃不起,幸好我倆都好牛肉面這一口。

  小雪家境比我優越,他爸在市建築公司管採購,薪水不高,但是額外收入多。家裡就她一個女兒,在零花錢上比我富裕好幾倍。

  那個時候一碗牛肉面雖然才8塊錢,但基本都是小雪買單。並且每次吃的時候,她還把碗裡僅有的幾塊肉夾到我的碗裡。

  3

  「現在都15一碗了,可這肉怎麼還跟以前那麼少!」看著眼前的牛肉面,我打趣的說道。

  小雪莞爾一笑,「難道人老板要給你放頭牛呀!」

  我被她逗的咯咯的笑,心裡也舒服許多。

  因為看到她臉上的愁雲似乎也消失掉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看到她開心,竟然還是會不由自主的跟著高興。

  「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那麼愛吃肉!」小雪吃了口面,看著我問道。

  「一天不吃就睡不著覺,渾身難受無力。」我夾起盤裡的醬牛肉放進嘴裡,才想起中午都沒有吃飯。

  突然小雪把我面前的那碗牛肉面拖到她旁邊,用筷子把她碗裡的肉塊一塊塊夾起來,放進我的碗裡。

  「不用夾!你吃就行……」我伸手阻攔,可是卻無濟於事。

  小雪一邊夾一邊說:「整天吃肉也不胖,都吃哪兒去了!」

  她的語氣似乎透著點埋怨。

  被她這麼一問,我這些年沮喪不堪的生活一下又躍然眼前,不禁悲嘆了口氣。

  「怎麼了?」她突然關心的問道。

  「再怎麼吃也胖不了,我心累啊!」看著眼前的她,我沒有什麼隱瞞,真想一吐為快。

  小雪放下筷子,替我把啤酒倒滿。

  「民政局……你不會……」她平靜的說道。

  我點點頭,然後想起她的事兒,迅速問道:「你和李大寧是不是也……」

  她也點了下頭,眼神變得暗淡無光,一動不動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

  「吃飯,吃飯,別提不開心的事了,咱們現在應該開心才對!」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離婚,但我不想再戳她傷疤,看她難受的樣子。

  如果她想讓我知道,不用我問,也會全盤道出。

  於是我裝作很開心的表情,勸她趕緊吃東西。

  「你和張筱雨因為什麼?」小雪好像不怎麼餓,只是隨便吃了幾口,如蜻蜓點水一般。

  我不知不覺已經喝光一瓶啤酒,碗裡的面也快見底。

  沒辦法,中午沒吃飯,又收拾家務,現在儼然一副餓死鬼狀態。

  我招手讓店員再開瓶啤酒,內心思忖片刻,擦擦嘴說:「婚姻嘛!就那麼回事,時間久了發現倆人不合。一開始忍著,可現在忍不住了。」

  說完我沖她擠出一絲笑容,一提到張筱雨,我其實心裡只有恨,她算是我的仇人了。

  別人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我和她結婚五年,卻一點恩情都沒有培養出來,反倒是拉深了仇恨值。要不然,我也不會先提出離婚的。

  小雪給我倒滿啤酒,右手托腮,匪夷所思道:「記得上學那會兒,張筱雨挺開朗活潑的一個女孩兒啊!還特講義氣……你倆性格差不多,在一起不應該吵架呀!」

  我苦笑起來,端起杯子仰頭幹掉。婚姻這個東西,只有參與的人才知其苦樂,外人永遠是看不透的。

  「人都是會變得,隨著年齡的增長,有的人一開始是很蠻橫霸道,可在婚姻生活的打磨下就會慢慢磨平棱角。而有的人一開始是挺溫柔,善解人意,但時間也會把她變成一個惡魔。張筱雨就是後者。」

  小雪面露驚訝之情,「是不是你老欺負人家?男人結了婚後過了新鮮期,就夜不歸宿,整日在外喝酒打牌按摩,跟一幫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你說的是李大寧吧?咱倆認識這麼久,你覺得我會是那種人嗎?」

  我面帶苦澀,略顯無奈的看著她問道。

  可能是我話鋒轉移的太快,當聽到李大寧三個字時,小雪瞬間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我趁機仔細打量起她,變了,眼角的魚尾紋增加了許多,面色也不再和十幾年前那樣白嫩剔透。

  就在她輕輕把頭髮攏到耳後時,我發現臉頰處竟然有一塊兒淤青。

  「李大寧打你了?」我不加思考地脫口而出。

  「啊?」小雪抬頭不知所以的看著我,片刻又想起什麼一般,飛快的把頭髮攏回來遮住,「沒事兒,吃飯!感覺你好餓,我再給你要一份雞蛋炒面,也是你愛吃的……」

  我心生憐憫,沒想到我以前拿著當寶貝一樣的女孩兒,在別人那裡竟然可以打來打去。

  「不用點了,你如果不吃,把你那碗面給我就行。」我有些難受的說道,本來我還真挺餓,可看到她目前這個樣子,一下沒了食欲。

  小雪努努嘴,略顯尷尬的把自己的碗推到我這邊,「你不嫌臟啊!」

  「瞧你說的,我怎麼能嫌你臟!」我仰起頭,再次把杯子裡的啤酒喝掉。

  「那你以後怎麼打算?」她替我倒滿酒,又像個忠實的聽眾一樣,托腮看著我。

  「沒什麼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大老爺們兒不能被尿憋死,哈哈,還能打一輩子王老五?當初跟你分手,我不照樣結婚嘛!」借著酒勁兒,我又露出豪爽的一面。

  小雪白我一眼,「小樣!」,她接著問道:「張筱雨呢?」

  我心裡咯噔一下,現在我一聽這名字,就賊不舒服。

  「不知道,別提她了!」

  4

  張筱雨也是我的高中同學,但我倆平日裡幾乎沒有過交流。

  我和她相識的經歷挺狗血的。

  自從我和小雪談戀愛的事情傳開以後,李大寧接著就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了。他以為我是在玩兒他,這邊偷偷搞著對象,那邊還替他來回傳送禮物。

  體育生都比較暴躁,加上他又比我大一級,於是就開始找我麻煩。

  有一天晚上放學,我把小雪送回家後,正騎著腳踏車往家趕,結果就被李大寧帶著幾個人把我攔住了。

  他上前把我一腳踹倒,罵道:「你他媽在耍我?怪不得小雪不要我東西,敢情兒是你從中作怪啊!」

  我從地上爬起來,想動手反擊,但好漢不吃眼前虧,畢竟對方人太多,我就是會武術也抵擋不住。

  「你誤會了!我倆也是剛好上的……」我拍了拍身上的灰解釋道。

  李大寧罵了句「去你的!」,然後揮手讓其他人一起群毆我。

  突然不知哪裡傳來一聲女生的喊叫:「警察來了!」

  不遠處隱約有警燈閃爍,李大寧一行人撒腿就跑。

  正當我莫名其妙的時候,張筱雨推著腳踏車出現了。

  後來我倆在班裡才開始交談,她也算是對我有「救命之恩」,但我倆也僅限於同學之間簡單的交流而已。

  不過畢業以後,我們就失去了聯繫。

  5

  喝了兩瓶啤酒,吃了兩碗面外加一盤醬牛肉,我空虛的心靈感覺一下被填滿了。

  想想這一天都像是行屍走肉一般,還真有點不值得。

  小雪笑容可掬的看著我,問:「吃飽了?」

  我點點頭,「吃了兩個人的飯,再不飽的話我不成大胃王了!」

  「晚上有事兒沒?帶我轉轉吧……好多年沒回來了!」

  我吐口氣笑出聲,自嘲道:「現在一個人了,能有什麼事兒!」

  我倆走出飯店,對面就是曾經待了三年的中學。

  如今都放暑假了,一棟棟教學樓偃旗息鼓,沒有了往日熱鬧、喧嘩的場景。

  我掏出煙遞給門衛的兩個警衛師傅,好說歹說,才同意放我們進去。

  「還不是咱們的那棟教學樓嗎?進門上樓梯,右拐第三間教室,咱倆的座位在第四排……」小雪一臉興奮的表情。

  我也有些觸景生情,激動的走過去想上樓故地重遊,可惜大門緊鎖,連隻老鼠也鑽不進去。

  「去操場吧!咱倆當初第一次約會就在那個小樹林裡……」我回頭沖她奸笑道。

  小雪揮包輕輕打在我的後背上,「討厭你!」

  夏風習習,月朗星稀,當年天天圍著跑步的操場就在眼前。

  小樹林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假山,周圍一圈密密麻麻的竹林,知了聲此起彼伏。

  我點上一支煙,沖著無盡的夜幕吐出一口煙霧。

  「學校裡可是禁止吸煙的!」小雪坐我旁邊,打趣道。

  我笑了笑,說:「那校風校訓裡還規定,學生不準談戀愛呢!咱倆不照樣偷偷摸摸的好上了……」

  小雪粉拳帶風,一下打在我的肱二頭肌上,「你真夠沒勁的!」

  「你為什麼離婚?」我突然扔出憋了半晚上的問題。

  夜色中我看不清小雪的表情,我也沒有特意去看,這種問題只會使對方尷尬。

  於是我只顧抽煙,周邊此起彼伏的蟲鳴蛙叫的嘈雜聲,如同一個交響樂隊,在為我倆的心理活動伴奏。

  「男人有錢就變壞!你信嗎?」

  我感覺小雪在看我,於是我轉頭看向她,相隔不到半米,她的眼睛裡隱約有淚花閃爍。

  「嗯。」我點了點頭,她離婚的內幕我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

  「他的業務越做越大,整個北京的建築工地,幾乎都有他帶去幹活的人。錢賺得多,應酬也接踵而至,有的時候他一個星期都不回家……」小雪說到這裡,哽咽了一下,從包裡拿出紙巾擦掉眼淚,接著說:「後來我聽一個跟他幹活的老鄉說,李大寧在外麵包了一個網紅……」

  我扔掉煙頭,微笑的看著她,「不用說了,我明白了,傷心的事兒啊就讓它死去吧!」

  小雪還在輕輕抽噎著,我鼓足勇氣往她那邊靠了靠,說:「哎!你說當時要不是你爸瞧不上我,你今天也不會這樣了!都怪我年少不有為,沒錢又沒勢啊!哈哈……」

  我打趣的開起玩笑,想讓小雪忘掉那段悲痛的往事。

  「你說什麼呢!去你的!」小雪擦幹眼淚,兩隻大眼睛嬌怒的瞪著我。

  我咯咯傻笑,拽著她的胳膊起身,「走,咱們跑一圈去,就當減肥了……」

  「你瘋了……」小雪被我的舉動搞得猝不及防,像個小孩子一樣不情願的跟在我的後面。

  6

  我本想著李大寧還會對我復仇,可過了沒幾天他就被學校開除了。

  原因是在校期間拉幫結派,對低年級學生收取「保護費」,更加嚴重的是,強行售賣黃色書籍。性質極其惡劣,直接開除學籍。

  升入高三後,我和小雪約定好,倆人誰都不許耍小脾氣,不許惹對方生氣,集中精力,迎戰高考。

  我倆還許願,一同考入北京師范大學。

  快臨近高考的一天,我因為在廁所偷偷吸煙,被副校長抓住了。

  第二天我面對全校師生,站在操場的主席臺上做萬字檢討。

  這件事本來錯誤就在我,認錯態度誠懇,該上課上課,也就過去了。

  可回到教室後,班導又當著全班同學打了我一耳光,並恨鐵不成鋼的臭罵了我一頓。

  本來在操場做檢討就令我丟盡顏面,這下又無辜挨了一耳光,十七八歲執拗的年紀,我心理上的確承受不住。

  於是往後的日子,為了不讓小雪擔心,我表面裝作若無其事,內心卻早已破罐子破摔。

  小雪順利的考到了北京,而我名落孫山,留在這座五線小城過起了打工人的生活。

  我在一家P2P融資貸款公司上班,業績好的時候一月能賺到七八千塊,運氣差時也拿過一千多塊。

  當賺得錢多時,我就趁著周末坐一晚上的火車去北京看小雪。

  北京是大,大學裡也是很氣派,北師大的操場比我們高中學校裡那個足足大出四五倍。

  小雪帶著我逛校園,然後出來沿著新街口大街往南,一直走到西單。十幾公里的路我也不覺得累,一路上和小雪有聊不完的話,和吃不完的特色小吃。

  每當從北京回來後,我總有那麼幾天適應不了,想小雪,想北京那種大城市的生活。

  小雪大三的時候,我所在的P2P公司涉嫌非法集資被查,自然我也就失業了。

  可我並沒有感到失落和難過,反倒是覺得輕松自在了,因為我終於有理由離開這裡,去北京打拼了。

  像我這種沒有學歷,沒有人脈的外地人,是不可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的。

  但我期望也不高,只要能和小雪待在一起,天天看到她就行。

  我在北師大東門的一家地產中介公司上班,這一行沒有閒著的時候,有時候帶客戶看房,午飯都顧不上吃。

  小雪單獨給我準備了一個保溫盒,每天中午從食堂買好飯送到店裡來。

  同事都跟我開玩笑,說:你雖然沒上大學,但你卻能天天吃上大學食堂的飯,還有個大學生女朋友。

  每當聽到這樣的話,我內心深處真的是幸福甜蜜。

  為了能讓小雪開心,我攢了兩個月的薪水,帶她去看了周杰倫的演唱會。

  演出現場激情火爆,當周杰倫跳躍著唱道:「我輕輕的嘗一口你說的愛我,還在回味你給過的溫柔……」時,我轉頭看向小雪,看著她眼裡的那種幸福洋溢的感覺,我大聲喊道:「小雪,我要娶你!」

  小雪先是愣了一下,突然一把把我摟住,在我耳邊大喊:「你可要說話算話呀!」

  7

  人到中年,不服老不行。

  一圈沒跑完我已經累得氣喘籲籲,剛才吃的兩碗面似乎要從嘴巴裡冒出來。

  「逞能吧!你以為還是十七歲的年紀啊!」看著我大喘粗氣,小雪輕輕拍著我的後背埋怨的說道。

  我一屁股坐在跑道上,穩了穩說:「你還記得不?有一次上體育課,我偷偷跑到小賣部給你買奶茶,結果被老師抓住了,然後罰我圍著操場跑6圈,現在真沒那個體力了!」

  「哈哈……我怎麼忘了!」小雪笑著說道。

  我瞪她一眼,「你個沒良心的東西……」

  突然小雪的笑聲停止了,她抬頭瞻仰天空,面容變得凝重。

  過了一會兒,她語氣平靜,略帶感慨的說:「我記得,你對我的好我全記得,那麼多的好,我怎麼能忘了呢?」

  我點上一支煙,心裡感到挺欣慰的。

  其實你即便是不記得,我也不會責怪你的,誰讓我當年那麼愛你呢!

  「謝謝你,謝謝你曾經愛過我。」我沖著夜空,吐出一口煙霧。

  「我也謝謝你……對我那麼好,留給我那麼多美好的回憶。」

  周圍一片漆黑,我倆仿佛對著無盡的黑暗在向曾經的自己自言自語。

  8

  大學畢業後,小雪選擇留在北京工作。

  我倆在馬甸橋附近的一個小區租了房子,開始了同居生活。

  2010年的春天,小雪的爸媽來北京看望她,順便旅遊一下。

  我專門請了兩天假,決定好好陪陪未來的嶽父嶽母。

  可第一天,我激動的心情就現實擊打的挫敗不堪。

  小雪爸媽嫌我學歷太低,又沒有一份收入可觀的工作,當時就翻臉,強拉著小雪收拾行李搬走。

  我當時感到非常的孤獨無助,那是我二十多年來,從沒體會過的感覺。

  小雪哭的傷心欲絕,她爸大動肝火,直接打了她一耳光。她媽媽更是大發雷霆,講了一堆大道理後,居然跑到窗邊用跳樓作為威脅。

  我無可奈何,用最快的時間把我的東西收拾好裝進行李箱,然後忍住怒火對小雪的父母說:「對不起,我走!你們消消火,我保證以後不會糾纏小雪了,你們原諒她吧!」

  北京很大,人也很多。

  我淚流滿面的拖著行李箱走在北三環的輔路上,卻並沒有得到一個人的關心和注意。

  我回了老家,把小雪的手機號、QQ號全部刪除了。我怕控制不住自己,還會聯繫她。

  我倆就這樣分手了,再也沒有見過面。

  2012年我生日的那天,突然收到一個陌生號碼的簡訊:生日快樂。

  我掃了一眼後並沒有多想,關上手機繼續工作。

  從北京回來後我進了一家食品公司做銷售工作,兢兢業業的幹了兩年,終於熬成了銷售部長。

  公司產品發往全國各地,銷量也很不錯,所以我每天忙得焦頭爛額。

  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飯的時候,天花板上的音箱裡突然響起周杰倫的《甜甜的》,我的心顫抖了一下。

  我摸出手機,看著那個簡訊思忖了片刻,鼓起勇氣按下了「撥打」鍵。

  9

  「你當時結婚為什麼要給我傳簡訊啊?」我點上煙,歪著腦袋不懷好意的盯著她笑。

  小雪沒有看我,目光依舊停留在夜色之中。

  「我也不知道,當時就覺得,這麼大的事兒,一定要跟你說一聲。」

  「告訴我也沒用了,我總不能去搶婚吧!哈哈……」我開起了玩笑。

  「那你當時為什麼不去?如果你去的話,我說不定真會跟你走!」小雪終於扭頭,輕輕的看著我笑。

  我使勁抽了口煙,煙頭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像是我那斷斷續續的回憶。

  「我不能去,我得考慮你爸媽的感受。還有……我也得為你的幸福考慮。」

  小雪嘆了口氣,淡淡的感慨道:「我們的人生其實都是活在別人的意願和指使之中,這種生活是非常失敗的……」

  10

  我撥通了那個陌生的號碼,我也猜到對方肯定是小雪。

  可我沒有猜到,她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她要結婚了。

  我拿著手機瞬間淚如雨下,眼淚從臉上滑落,滴到了當初在北京時她給我送飯的保溫盒裡。

  這是我第二次為小雪哭。

  小雪的結婚對象是李大寧。

  李大寧退學後幹起了建築行業,他膽子大,有魄力。

  沒有幾年就成了包工頭,小雪她爸在建築公司工作,所以倆人經常有業務上的往來。

  我們市舊城改造,李大寧嗅到商機,在小雪她爸的指點下,貸款成立了一家建築公司,從此便飛黃騰達,一夜暴富。

  我的工作也算順利,從部長提到了銷售副總。

  有次我們市舉辦了一個企業交流活動,我代表公司出席。在晚宴上我竟然碰到了張筱雨,她也挺喜出望外的。

  後來我倆經常單獨吃飯,敘舊,一來二去,我倆便結了婚。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我和她的這段婚姻,可能是我知道小雪結婚後,自己對感情有點兒破罐子破摔,想隨便找個人湊合一生。也或許張筱雨流浪許久,像艘小船,急需一個港灣讓她停靠。

  反正我倆閃婚後,也就過了一年的平穩日子,自從有了孩子後,日子就沒有消停過。

  我最受不了的是她的強勢性格,家裡無論大事兒小事兒,必須得有她決定,即便是做錯了,她也會找出一堆理由來為自己辯解。每次吵架她都強詞奪理的把錯誤推到我身上,我如果不服輸,她就抱著孩子跑到外面哭天喊地,還有一次竟然坐到窗臺上要跳樓。

  忍了五六年,我身心俱備,整個人瘦了兩圈。

  思前想後,唯有離婚才是正確的抉擇了。

  11

  我把煙頭使勁一彈,在夜色中劃出一道光線。

  「誰都會經歷失敗,你看現在咱倆不都是失敗者嗎?哈哈……」我開起玩笑,來打破這沉悶的氛圍。

  本來今天離婚心裡就挺別扭的,和小雪久別重逢,還是聊點開心的吧。

  小雪無奈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突然遠處傳來腳步聲,門衛拿著手電照了下我倆,喊道:「時間不早了,你倆回去吧!」

  我隨口答應著,雖不情願,但還是拉著小雪起身。

  當走到校門口的時候,突然保衛室裡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他在喊小雪的名字。

  我倆同時轉頭看去,曾經的班導竟然站在門口沖我倆笑。

  這麼多年過去了,除了白頭髮有點多,但模樣還是沒怎麼變。

  「我沒叫錯人,真是你呀!當年的大班花,考到北京的學霸!」班導激動的朝我倆走來,目光一直停留在小雪的身上。

  看來只要人長得漂亮,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的。

  當看到我時,他先是一愣,好像想不起我的名字了,「王宇!對……是叫王宇吧?」他小心的問道。

  我還記得當年他打我的那一耳光,要不是那一下打消了我學習的動力,說不定我也和小雪一樣,考進北京了。

  歲月流逝,那點事早就在心底磨滅了。

  「老師,是我呀!」我笑著跟他握手,「您這麼晚來這裡幹嘛?」

  「退休了,晚上睡不著,就蹓躂過來看看!你倆?這是……」他狐疑的看著我和小雪。

  他這麼一問,我竟然無言以對。

  我撇了一眼小雪,發現她竟然臉紅了。

  「呃……我知道了。哈哈,上學那會兒你倆就偷摸的早戀,不過也算是不錯的,都沒有耽誤小雪功課,還成就優異的考進了北師大。當年我就看好你呀小雪……」班導塗抹星子亂飛,對著小雪很有成績感的侃侃而談。

  「你現在在哪兒工作?你倆幾個孩子了?準備要三胎了沒……」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沒想到他退休了還這麼絮叨。

  小雪滿臉通紅,額頭上已經緊張的滲出了汗水。

  於是我轉身拿出手機,假裝來了電話。

  幾秒後我回頭急促道:「不好意思老師,我那車擋路了,人家找我挪車,改天請您吃飯!」

  小雪雙眼發光的看著我笑,說了句「老師,改天再聊……」

  我倆迅速往校外走去,身後傳來班導的聲音「新冠疫苗打了沒有?沒事兒盡量別出去蹓躂……」

  時間已是深夜,馬路上的行人比吃飯那會兒少了很多。

  「你現在住哪裡?」我遲疑了一下,問道。

  小雪低頭走著,語氣平淡的回道:「先住我爸媽家吧!我決定過一陣兒去看看房子,重新買一套,我現在就想一個人靜靜。」

  我倆漫無目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走到什麼時候。

  「以後呢?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他給了我二百萬,我覺得還能支撐一段時間吧……等心情好了,我想考公務員或者當個老師,咯咯……」小雪說完,自己笑了起來。

  突然她放慢腳步,扭頭看著我,「那你呢?總不能打王老五吧?」

  我笑了笑,「看緣分吧!我現在對婚姻好像產生恐懼了。」

  前面是一家露天大排檔,幾個醉漢罵罵咧咧,推推搡搡,好像要幹仗。

  「去馬路對面吧!我車在那裡,然後……送你回家?」小雪停下腳步,瞪著大眼睛古靈精怪的看著我。

  「回去也是一個人……」看著旁邊的住宅樓裡燈火通明,我不禁嘆了口氣,莫名的覺得自己挺失敗的。

  「會好的!」小雪靠近我,輕輕拍了下我的肩膀,努努嘴,露出一個鼓勵的笑容。

  突然她拿起電話,離得太近,我能聽見是她媽在叫她回家。

  我不禁打了個冷顫,上次她媽用跳樓逼我倆分手,那撒潑犯渾的場景又浮現在我眼前。

  雖然過去那麼多年,可對這個聲音,我真的有點發怵。

  掛掉電話,小雪不好意思的沖我吐了下舌頭,「今晚我約的你,可要說先走的可能也是我了,今天剛從北京回來,辦完離婚手續一直沒回家,老太太太擔心了……」

  我趕緊擺手,客氣道:「沒事兒,別讓老人擔心。」

  我真心害怕小雪回去晚了,她媽再來一次河東獅吼。

  「可是……我送你回家吧!」小雪有些尷尬的看著我。

  「不用了,我走一走,散散心,反正也不急著回去。」說完,我往後倒退幾步。

  「那……再見了。」她似乎有點傷感,又有些不情願。

  「瞧你說的,弄得跟要離別一樣。你也回來了,以後會經常見的……要想見,天天都可以,我隨時奉陪……」我笑呵呵的看著她,想起以後和她生活在同一個城市,隨時可以相見,心裡不禁產生一絲興奮。

  小雪攏了下耳邊的頭髮,擺擺手,「我先走了……」

  我笑而不語,只是點了點頭。

  往前走幾步就是過街天橋,看著她的背影,我點了支煙,一動不動。這麼多年沒見,還真有點依依不舍。

  天橋上有個藝術青年在開著直播唱歌,是周杰倫的《開不了口》。

  「就是開不了口讓她知道,我一定會呵護著你,也逗你笑……」

  我眼前浮現出了中學時期的點點滴滴,和小雪在自習課偷偷用CD機聽音樂,攢了兩個月的薪水帶她去看周杰倫的演唱會……

  「哎!」突然小雪轉身停住,沖我喊道。

  「怎麼了?」我訝異的看著她。

  小雪低下了頭,好像有些害羞。

  既而抬起頭,目光炯炯的對我喊:「十年前咱們去看周杰倫的演唱會,你說要娶我,是真的嗎?」

  我先是一驚,然後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來,內心卻如小鹿亂撞。我好像明白她想要表達的意思,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確實令我猝不及防。

  「你笑什麼?」她噘著嘴白我一眼。

  「當初是真的……可現在……」我臉上寫滿了惆悵和不悅。

  她臉色瞬間變得灰暗,如同飄過一塊烏雲。略帶失望的表情,嘴巴在動,但我聽不清說什麼。

  就在她剛要轉身離去時,我急忙喊道:「我想娶你,但……我害怕你媽!」

  說完我咯咯的笑起來,小雪瞪著眼睛,嘴巴鼓鼓的,指著我嬌怒道:「被你氣死了!我不是當初二十幾歲的小孩了,往後的幸福我自己說了算……」

  「我娶你!」沒等她說完,我便昂首挺胸,一本正經的喊道。

  小雪捂著嘴巴不停的笑,「你可要說話算話啊!」

  我使勁點了點頭,生怕她不相信。

  她還在笑,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激動。過了幾秒,雙手接著把整個臉也捂住了,身子似乎還在輕輕抖動,我猜她大概哭了。

  「走了!」她迅速轉身,胳膊舉過頭頂,沖我擺手……(原標題:《初戀竟然跟我同一天離了婚》)

  點擊螢幕右上【關註】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處已添加小程序,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About 小秘書 32760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