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真正的愛情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楊傑

  愛情是個難題,有人通過上課找尋答案。梁永安是復旦大學中文系教師,熟悉小說和電影的世界,在一次課堂上,學生的戀愛故事提醒了他,他將文藝作品中「愛情」這一母題提純,用愛情課貫穿教學。

  這兩年,出生於上世紀50年代的梁永安將愛情課從復旦學堂搬到互聯網上,制作了《梁老師的愛情課》等節目,回饋熱烈。

  「我們今天很多戀愛都是催熟的戀愛,都沒有真正地達到愛情的那個成熟度,然後把它約定為愛情,然後去進行。今天城市裡很多人吃的都是假芒果,吃的都是這樣的一些速生品。」

  「在這個世界上,初戀是特別重要的。今天在大學生活裡面,很多把初戀當作一種訓練,當作一種體驗。因為初戀的成功率現在太低了,所以就形成了一個概念,初戀不過是不戀白不戀,後面肯定不是跟這個人,就把初戀給一下子瓦解掉了。這是我們當前的一個問題。要認識它的意義。」

  梁永安認為,現在的年輕人正處在轉型時代,承受著現實壓力,正在通往自由的路上。另一方面,愛情在當代比以往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本質。

  什麼是真正的愛情?我們的肉身承受著時代問題的種種捶打,希冀在愛中找到存在的價值和答案。以下是《冰點周刊》與梁永安的對話。

  冰點周刊:怎麼想到在網路上開設《梁老師的愛情課》?

  梁永安:當時和制作單位交流,他們說能不能找一個當下年輕人最焦慮、最有時代特征的話題。我覺得談戀愛這個事情跟以往大不相同。

  在擇偶上,當代青年在文明變化中可以釋放大量選擇的可能性。以前,生活方式的模式普遍比較雷同,現在到了轉換的初期。愛情問題,是測量年輕人精神品質、生存質量和自由度的最集中的一個標準。它跟其他邏輯不一樣,其他邏輯歸根到底是得失邏輯。

  在幼稚園表現好不好,老師給你獎勵還是批評;刻苦學習為了有好成就、上好中學、上好大學;畢業拼一份好工作,有一個好的身份。這裡面都是得失在起作用。但得失在愛情面前就失靈了,錢、地位不能換來那種瞬間被打開的、共振的、在同一個世界裡的喜悅感。

  所以今天我們青年獲得一定的自由後,最有指標性的,是能不能談一場真正的戀愛。很多人一生好像談了幾場戀愛,其實談的是婚姻。

  冰點周刊:愛情在這個時代經歷了什麼變化?

  梁永安:前一個時代是艱苦的時代,生存是第一位的。那時講一針一線、共同承擔的恩情親情。現在90後這一代,在恩情親情之前,應該有夫妻之間自然的愛情,可以說我們現在是更接近於愛情本質的一種發展。

  以前家庭的孩子多,幸福感是過年穿新衣就蹦蹦跳跳。現在大家對幸福感的要求更高,有人的自由、人的現代性。

  農業文明,前後十年都沒什麼變化,人和人之間的共同性特別強,生命觀一樣,容易走到一起。到了工業時代,人比以前有文化了,但大規模生產、流水線批量化,人和人之間的差異也不是太多。你看上世紀50年代的那些愛情,很多女孩子都喜歡技術員。我記得有個小話劇,一個女孩在公園長椅上等戀人,約了晚上7點,小夥子9點多才來,來的時候不停搓著手。原來是機床有個齒輪壞了,要緊急處理。小夥子滿身油污跑來,姑娘一聽馬上開心笑了,覺得他很長進。

  今天就不一樣了。一個人的身份可以有十幾個,在職場上他有一個專業,他可能還喜歡彈吉他,也可能是個文青。人的身份很豐富,人和人的對應就變得大不一樣。

  人們現在面對的是自己到底是誰、應該怎樣生活的問題。我覺得現代人到了40歲,還比不上農業社會15歲的人穩定。當然再過十幾二十年,社會處於穩定的中長期時,很多年輕人的選擇會更被社會理解。現在90後、00後正好趕上踏入實驗區,對於這一代人,遇到真愛就是一個概率問題。他遇到很好的真愛,但自己不認識,因為他要對付更龐雜的現實,比如選擇事業、惦記著跳槽。

  冰點周刊:您怎麼看待單身現象?

  梁永安:美國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23歲是個坎兒,一般要結婚了,婚姻是第一位的。90年代之後就不同了,現在結婚年齡都到30歲。女孩不再簡簡單單地服務於家庭事務。我覺得一定要擺脫一個定性,就是按照農業社會的婚姻觀去定時間段,定義這個人在什麼年齡幹什麼事。

  為什麼現在的人難結婚,不是身上有陳舊的東西需要整改,而是對生活有新的期待,新的精神要求、文化要求,這代表未來。如果現在年輕人身上看到的,都是前輩一樣的東西,那國家肯定沒有未來。

  我們現在的一個缺陷是整個社會的公共空間比較小,還要加班996。像西方有各種俱樂部,我在美國的時候,一到周末,2萬多臺哈雷摩托聚集在附近的小鎮。公共空間少,找到朋友的機會就相對少。

  另外還有加班文化,從道義上看,19世紀工人們被迫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後來經過馬克思主義工人運動才爭取到8小時工作制。為什麼是8小時,超過8小時後,一個人除了吃飯,還要有社會交往,需要聽音樂看電影。年輕人需要談情說愛、嘗試新東西,不能把這個時間剝奪掉。

  我們上一代人認為加班很正常,都是那麼奮鬥過來的。中管高管在公司裡幹到很晚,年輕人在他手下不敢走。新的時代進步,人的生活結構、生活質量裡,文化藝術的含量越來越多。要不然盡管錢掙得多了,生活結構還是像以往那樣,實際上就取消了社會進步的意義。當然,現在國際競爭都很激烈,國家需要人作出超額的努力,來實現相對優勢。

  冰點周刊:請教您一個古老的問題,愛情是怎麼發生的?

  梁永安:我覺得不同時代,愛情的名字都不一樣,不同的地區傳統都不一樣。比如工業時代之前,愛情就是一個簡單的自然氣息,比如古希臘時期的一個女子,看到很善於辯論的男子可能會覺得很有魅力。每個時代都有參照人群,跟周邊人相比,這是自然的時代。

  工業革命時代不一樣了,女性原來是從這個門到那個門,就在家族裡面。現在她受了教育,可以去做老師、財務或是她心心念念的事情,她對男子的欣賞可能看重知識的含量,眼神裡有沒有帶給人新鮮感,不是那種復制性的、簡單的類比。

  在今天的時代,更不一樣。文化圈層在大大分化,很重視個性發展,人們更關註彼此有沒有創造力、行動力。更講內心,我能不能到你的心裡走一趟。

  你表面很光亮,內心可能也很坎坷,你的坎坷我能不能體會。我們有的學生從小成就很好,爸爸媽媽特別努力培養,去最好的學校,在旁邊租個房子陪著,旁人覺得很幸福,得到了這麼大的關愛。其實真正去了解,就發現他很痛苦,因為他不斷換學校,從來沒有真正長期的朋友,內心裡很艱難。

  愛情的核心點,要明白對方的生命價值。我覺得一個人最好的價值就是給這個世界做點新事、添點東西。他的創造力在哪兒,你很清楚,很感恩,互相珍惜對方內在的生命價值,就不會在那種小打小鬧的小格局裡面折騰,不會陷在「你又沒給我買禮物啦」那種無聊的消耗。

  英國的布朗寧夫人,15歲騎馬摔了下來,癱瘓在床,面容枯黃,但是熱愛文學,寫了很多詩歌。布朗寧當時是一個英俊的青年,以前讀過她的書,最後終於激動地見面了,滿眼放光。別人眼裡看到的可能就是個病懨懨的女人,布朗寧卻跟她求了婚。布朗寧夫人覺得慚愧,認為自己是一把破琴,配不上他。人家的表達還是那麼一往情深,最後這兩人走到了一起。沒想到結婚以後,精神一振,癱瘓的人能走路了,後來越走越好,跟正常人一樣,寫了很多愛情十四行詩。

  欣賞彼此的價值,眼前有光,這個世界就變單純了。兩個具有創造性的人,建立起兩個人的世界,別人有再多東西都無法替代。

  現在人們有個大錯誤,以為婚姻走在一起是看存量,他的履歷、他的收入,以為那是未來的保障。其實那些東西很容易被消耗掉,還是應該有彼此最依賴、最欣賞的價值內核。

  冰點周刊:文學裡的愛情,哪些讓您印象深刻?

  梁永安:我喜歡《走出非洲》。女主人公凱倫為了得到男爵夫人的稱號,跟一個男人去了肯亞。男人覺得他們之間是一場買賣,誰也不欠誰,到了肯亞到處尋花問柳。凱倫本來以為自己找到新的落點,跑到肯亞才發現自己更加悲苦了,一下子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種植園。在這個過程中,認識了英國男人丹尼斯。

  丹尼斯本來在倫敦過得很好,但是厭惡現代社會裡物質的關係,跑到肯亞來,這裡是大自然的天下,野象、野牛群……他還帶著凱倫坐飛機上天,看到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這裡面最感動的是,兩個男女看到了共同的世界。後來丹尼斯開始猶豫,怕喪失自由。最後才意識到自由之上,還有更幸福的事。兩人終於走到一起。沒想到丹尼斯飛機失事。

  雖然飛機墜毀了,但愛情沒有消失。凱倫最後離開肯亞,來的時候火車裝了很多東西,她認為都是必需品,豪華的鏡子、各種藝術品。她走的時候才明白,愛情不需要那麼多,生活不需要那麼多,隻帶了丹尼斯留下的幾本書。她覺得盡管失去了一切,但她獲得了時間,這是愛情的感覺。

  冰點周刊:您在現實中見過的高質量愛情是什麼樣的?

  梁永安:時代不一樣,我以前在歌舞團的時候,一個女孩,小提琴手,北京人,在鏡子前練功,天色晚了,團長走到她旁邊說,「你的基本功特別好」。她說「我的對象比我好得多」。他因為家庭出身不好,現在在鄉下勞力。團長聽了,在旁邊沒吭聲。後來過了三個星期,她的對象被調來了。

  兩個人在樂隊裡並排坐著,互相的眼神有藝術的單純性,我看了真的非常感動,尤其在那個時代,很美。

  在今天這個時代也有很好的愛情。麗江虎跳峽口,有一個納西族小夥子,23歲,做民宿。一個30歲的日本女人來旅行,看到他的天真、靈氣,一下子就愛上了。兩個人最終結了婚,女人拿了家裡的錢,把民宿擴大一倍。兩個人放下雜念,可以在任何地方在一起。你遇到一個相合的人的概率本身就不高,你再拿條件一框,基本就沒了。

  冰點周刊:您怎麼看市面上紛繁的交友App?

  梁永安:我覺得那個東西跟愛情沒關係,它就是交友、社交,就像歐洲社會,中世紀之後的女孩子十幾歲就學習跳舞、各種禮儀。那時候也有婚戀的需求,但還是嚴格保持社交的規范。它不能定義成一個情感談戀愛的方式,腦子裡清清楚楚把它定義為社交方式。

  線上線下大不一樣。線上人們都挑好聽的,表達自己特別美好的東西,腦子裡經過選擇才會寫出去,哪怕有圖像,也是表情控制、形象控制。面對面就不一樣了,人的臉上44塊肌肉,微表情裡有很多東西,說到什麼是真的眼裡有光,或是禮節性的回應,都是資訊。

  比如一個人說他喜歡旅行,喜歡旅行有多種多樣的,有的是地理旅行,渴望看到大自然;有的是比較重視人文歷史古往今來;有的是比較歡樂、喜歡吃;有的人想表達自己去遠方的情懷。面對面,從他說話的語氣、語調、神色,能在心裡面形成一個判斷。面對面的時候,它有一個很強烈的特點就是說的語言和潛語言,有的東西是無言的,不是說的,面對面就能感受到。網上你可能就會缺失關於這個人更深層、更真實的東西。

  談戀愛還是個自然人的行為。除非在線上有積極錯覺,線下見面把它放大了,得到了驚喜。

  冰點周刊:一些婚姻走到最後,雙方無話可說,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梁永安:這種婚姻主要是社會慣性傳統促成的,覺得對方各方面條件都可以,就結婚了。這種婚姻的一個特點是沒細節,生活是程序化的。根據內在的、外部的規定動作活著。

  我記得在上海的醫院裡,看到一個女人生了個男孩,丈夫高興得手舞足蹈,老婆看著他那麼高興,也覺得高興。然後丈夫說,因為打麻將輸了很多錢,答應麻友,如果生男孩就把孩子給他當還帳。後來醫院都看不下去了,打了110,警察來了。男的絲毫沒有真情。

  真愛裡,兩個人做什麼都有點情趣,有心情為生活添置新的東西,比如一起做飯,互相搞怪嘲笑,有一種樂趣在,婚姻裡有股勁兒。過去的歲月很好,往後也是種迷戀。

  來源:中國青年報

  來源:中國青年報

實體交友活動能大幅提升配對成功機率 在兩性領域深耕多年的戀愛秘書娜米透露:「藉由派對的互動,讓彼此獲得初步的認識,後續再為會員們做「客製化」的安排,這樣的模式大幅提升了配對成功的機率。因為實體的交友活動,不僅能真實見到參與者外,還能透過聊天、互動來更進一步的認識彼此。根據以往經驗,約有八成的人願意再與對方一同參加派對,就有機會進一步成功讓參與者脫單。」 不要對愛情失去信心,你只是缺少一個相遇的契機 戀愛小秘書-娜米的團隊卻已經成功替4000位左右的男女安排了適合的對象,這個驚人成果背後的秘密,娜米:「因為我們團隊有『優勢』!」 擁有單身名單,了解受眾想法 找對象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為了讓顧客能發展穩定且長遠的關係,戀愛小秘書-娜米在服務「客製化」上做了許多功課,除了背景調查、深度訪談、配對分析外,娜米還會定期追蹤客戶們後續狀況,協助客戶找到幸福。 實名認證,服務安心有保障 與網路上的速食愛情不同,採用「實名認證」的制度,不僅是把關顧客的身份,避免已婚人士或動機不單純者的加入,更對客戶資料嚴格保密,讓客戶們能在安全且有隱私的狀況下認識另一半。 深度訪談,從「契合度」提高速配率 娜米自信的說:「為了做到最好、提供客戶最佳的客製化服務,即使有時要花上許多時間成本,我們仍堅持要儘可能瞭解客戶真正的特質及需求!」除了透過訪談來提高配對成功率外,娜米的團隊有專屬的人格分析測驗與數據配對分析,來彌補訪談的不足之處。 活動多元,透過互動增加火花 傳統的聯誼方式,讓許多第一次見面的男女感到尷尬不已,為了讓彼此能有多一點的互動機會,娜米的團隊每個月都會規劃不同的實體活動,從戶外踏青、娛樂遊戲、手作、料理課程到桌遊活動,希望客戶們能從歡樂的氣氛中認識彼此。另外針對想提升自身魅力的客戶,也有投資理財、形象穿搭等講座可供選擇。 娜米認為戀愛小秘書不僅要理解客戶的期待,還要成為他們愛情路上的後盾,透過專業的諮詢診斷,為客戶量身訂制一套戀愛攻略!並以朋友的角度提供約會上的建議,目的是希望協助客戶們發展長期且穩定的伴侶關係。 高配對的心法是「尊重客戶的需求,以專業的角度提供建議」過去在娜米的服務經驗裡,許多人為了心中理想的對象,在還沒認識新朋友時,就先限制了自己的交友狀況。因此娜米也建議以認識新朋友的心態與適當的設限,才能真正有效的為自己帶來戀愛的機會喔! 「相遇不一定代表相戀,但相戀都是從相遇開始!」小秘書將以無比的耐心、貼心,用專業及豐富的配對經驗作為客戶的後盾,陪伴客戶完成這段追愛之旅,只要客戶願意跨出第一步。 現在就和戀愛小秘書娜米聊聊吧 Line ID:@648vwyto 追蹤娜米的粉絲團  
About 小秘書 33672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