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功勛歲月十九(逼婚2)

  ——謹以此書獻給共和國初期的空軍英雄們

  序言

  長篇原創軍事小說《功勛歲月》取材於人民空軍的初創時期,形象深刻地反映了中國空軍第一批飛行員的成長歷程。他們在抗日戰爭的烽火中,鍛煉成為八路軍優秀的基層指揮員,也培養了不畏強敵,敢於刺刀見紅的戰鬥精神。

  空軍初創時期,他們又克服了各種艱難困苦,繼承和發揚陸軍的優良傳統和作風,飛上藍天。在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爭中,他們在與不可一世的美國空軍較量中,打出了中國空軍的軍威,成為中國空軍的一代英雄群體。

  該書取材新穎,主題鮮明,角度獨特,寓意深刻。是近年來少有的反映中國空軍的長篇作品。從全新的角度揭示了飛噴氣式戰鬥機僅僅幾十小時的中國空軍飛行員為什麼能夠戰勝飛行上千小時的美國飛行員。在裝備、技術、戰術、保障等等都遠遠落後於對手的情況下,為什麼能讓對手刮目相看,敬畏三分。

  作品中的故事大都取材於現實生活之中,又經過藝術的提煉升華,通過樸實無華流暢的文字表現出來,既接地氣又深加工,讓人覺得真實可信,耳目一新。人物塑造有血有肉,既性格鮮明,又正氣突出,既無嘩眾取寵之神造,又無斧鑿刀刻之呆板。體現了革命英雄主義和浪漫主義的結合,突出了正能量。

  該書作者在空軍工作了幾十年,從一名普通的戰士成長為一名領導幹部。其書中的人物多數都是取材於他身邊的長輩、領導和戰友。深厚的生活積淀不僅為其創作提供了不盡的源泉,還使其能夠站在當今時代的角度,藝術的再現那段已經久遠但不應忘懷的歷史。得以激勵當代青年,弘揚紅色精神,使「中國夢」成為現實。

  關鍵字: 血性中國空軍軍人,由陸軍到空軍,由抗日到抗美,由地面到空中,在戰火中成長,使「菊刀」斷裂,讓「佩刀」折戟

艾克│功勛歲月十九(逼婚2) 爸媽逼婚 第1張

  第七章 逼婚2

  這時,喬參謀長十分狼狽地回到團部,頭上纏著綁帶,進得門來,又摔帽子,又摔皮帶:「媽的,上當了!運輸隊只是一個誘餌,鬼子預先早有埋伏,我們剛要出擊,就遭到大批鬼子的反伏擊,差點兒老子就回不來了!」

  「怎麼會這樣呢?損失如何?」孫惜墨焦急地問道。

  「一連損失大半,二連也傷亡不小!裝備彈藥損失得更多!」

  「損失這麼大!怎麼搞的?」孫惜墨心疼地直搓手。

  「媽的,我懷疑是不是陳大龍這小子誘騙我們上當,他還在吧?老子斃了他!」說著從槍套裡拽出手槍。

  孫惜墨連忙制止住:「等等!我看未必!如果我們放他們過去,遭反伏擊的肯定是他們!想必這小子有福氣,無意中讓我們替他擋了日本人的子彈!」

  「那我們還扣著他嗎?」

  「這種情況我就更不能放他走了,否則,這事我怎麼向上峰交待呢?他就是個替罪羊!我們對上面可以說是他與日本人勾結,告之我們的假情報,誘使我們出擊受挫,上峰鑒於兩軍的關係,最終結果也是把他交於八路軍處理。」

  「如果八路找我們要人呢?」

  「那更好辦!他與小妹準備完婚,一個無可挑剔的理由!」

  「他與小姐的婚事怎麼辦?」

  「這要看小妹的意思了,不瞞你說,我還真有些喜歡這個陳大龍。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再好好想想。」

  天黑下來,孫如金回來了,她一身淡妝,頭髮用一條白帶子紮著,顯得更加楚楚動人。

  進屋後,找到水杯,咕嘟咕嘟地喝幾大口,氣喘籲籲地:「班上三個孩子因為一點小事打起架來,我把他們三個留下來,狠狠地批評了一通,回來晚了,有飯嗎?我餓壞了!」

  「勤務兵!趕快給小姐弄點飯來!」勤務兵把飯送上來,孫如金狼吞虎咽地吃著。

  孫惜墨笑著:「小妹,今兒來了一個重要的客人,你吃完了飯見一見,好嗎?」

  「誰呀?我在這兒哪有什麼重要的客人?」

  「這個人你準保想見!陳大龍!」

  「八路軍的那個陳大龍?」

  「還有別的陳大龍嗎?」

  「他到這兒來幹嘛?在哪兒呢,我去見見他!」說著,放下筷子要起身。

  「別急別急!我的好小妹!先吃飯,吃了飯再見也不遲。這是一個機會,明天就是個黃道吉日,哥打算明天就給你們舉行訂婚儀式。」把筷子遞給她。

  「什麼,明天?這太突然了吧?我,我可……」她有些不好意思。

  「是有些突然了點,不過,小妹,你不用擔心,一切由哥來安排。抗戰期間,簡單從事,等戰爭結束後,哥一定給你辦個熱熱鬧鬧的婚禮!」

  「可是,-哥,他怎麼會在這兒,是專門來訂婚的?」

  「嗯,這你就別管了!快吃吧,多吃點兒!」

  「他人現在在哪兒?」

  「隔壁,你的房間裡。」

  孫惜墨兄妹倆來到隔壁,孫如金見房間是鎖著的,進到屋裡看見陳大龍被五花大綁著,駭怪地:「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惜墨示意勤務兵給陳大龍松了綁,陳大龍見孫如金在跟前,想罵的話又回去了,沒好氣地:「怎麼回事,你們倆合夥幹得好事!」對孫惜墨,「孫團長,你綁架友軍人員,強行逼婚,可否算是破壞團結抗戰啊?」

  「陳連長不必說得那麼正式,現在都是自己家人了,扯不上那麼多!我這小妹對你是情真意切,說了, 非你不嫁,我也是情急之下迫不得已,你也消消氣,我在這兒給你賠不是了。」

  孫如金氣憤地跺著腳喊道:「哥,你這是幹得什麼事呀!虧得我們還是書香門弟出身,怎麼連捆綁不成夫妻這常人都懂得道理都給忘了,這讓我怎麼做人呀?」眼淚跟著下來了。

  孫惜墨突然醒悟地拍著腦門:「哎呀!我怎麼把這句話給忘了呢?真是,真是!這樣,你們先談,陳連長還沒吃飯吧,我這就讓人送來!」說著,與勤務兵出了屋子,他順手帶上了房門。

  陳大龍揉著被捆得發麻的胳膊,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孫如金歉疚地說道:「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我哥雖說處事魯莽,但也是一片好心,陳連長不要往心裡去。」

  「孫小姐……」

  孫如金忙打斷他:「你還是叫我孫老師,如果還不方便,就直接叫我孫如金好了。」

  「孫—-老師,你是個好人,但你這個哥哥可真不敢恭維!」

  「我哥是我哥,我是我!」

  勤務兵把飯送來,陳大龍被綁了大半天,真有些餓了,大口大口吃起來。

  「我爸媽死得早,是我哥一手把我帶大的,他從小對我就特別嬌慣,我的話他更是言聽計從。」

  「看得出來!」他頭也不抬,繼續吃飯。

  「你們上次把我送過來時,他就說過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款待陳連長。」

  「是啊,用繩子款待了,四個人把我架過來的,我都不好說謝謝!」陳大龍揶揄地。

  她淡淡地笑笑,勇敢地表白:「大龍,不知怎麼的?我在你們根據地第一次見到你時,就喜歡上你了,我自己也說不清楚。我知道,你是共產黨,我哥哥是國民黨,你可能認為我是資產階級的嬌小姐。但我還是那句話,我哥是我哥,我是我!我哥是國民黨,可我不是!我為什麼不可以參加共產黨呢?我在你們根據地看到你們抗日熱情那麼高,老百姓對你們那麼好!那裡到處是歌聲,到處是笑臉,我真的很留戀那段短暫的生活,你能不能帶我走,到你們那邊去!讓我幹什麼都行,我能教書啊?」

  他放下碗筷,吃驚地張大嘴巴看著她。

  她也直視他的眼睛:「你不用拿這種眼光看著我,快吃飯吧!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我說過非你不嫁,但是當我看到你被我哥綁著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難有可能了!」她低下頭,聲音也低了下來,「我就是在乎你怎麼看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對我也有過……想法?哪怕是一點點兒!我也真的希望能跟你去你們戰鬥的地方!」

  陳大龍嘴巴還張著,誇張地把含在嘴裡的飯咽了下去,瞪大眼睛半天不知說什麼才好。

  翌日,團部裡,孫惜墨敞開衣扣,在屋子裡走來走去。他現在有些發愁了,事情的發展遠出乎他的所料。小妹雖然真心喜歡這個陳大龍,但是對把他綁了來成親卻非常不滿意,陳大龍也不是那種見了美人就軟下來的人。看起來這件事還需從長計議,可一直扣住陳大龍也沒有什麼理由,就這麼放走了有點便宜這小子了。此刻,他到希望八路軍現在馬上來人找他要人,他就可以順水推舟地把他打發走。

  勤務兵進來:「報告團長,八路軍來了兩個當官的。」

  孫惜墨趕忙停住腳步,扣好衣扣,拽拽衣服:「有請!」自語道:「來得倒挺快!」

  來人是張西原、警衛員和蘇瑞,進至堂屋,張西原向孫惜墨敬禮,鄭重地:「八路軍115師教導旅三團團長張西原!」

  孫惜墨也敬禮自報家門:「國民革命軍第51軍第302團團長孫惜墨。有請! 勤務兵,上茶!」雙方落座以後,孫惜墨主動地:「想必張團長是為陳大龍連長而來的吧?」

  張西原也直截了當:「51軍可是制造摩擦的老手了,我們與其多次交手,貴軍沒占到什麼便宜。現在魯西南團結抗戰形勢大好,此次孫團長無端扣留我方人員,恐有制造摩擦的嫌疑,還請貴軍盡快放人。」

  孫惜墨狡辯道:「張團長此言差矣!孫某既沒有無端扣人,又何談放人呢?當然更扯不上什麼制造摩擦啦!」

  「我部陳大龍連長現在貴部又作何解釋?」

  孫惜墨不緊不慢地說道:「這個嘛,是這麼一回事。本人有一小妹,從小疼愛有加。前些日子,小妹在你們根據地裡結識了陳大龍連長,我這位小妹對你們這位文武兼備的陳連長產生了愛慕之情,願意以身相許,發誓非他不嫁。我這個當哥哥的也是無奈之舉,我看他們兩人也算得上是郞才女貌,才子佳人。所以定好今天上午將他們倆人的訂婚儀式給辦了!雖然簡單了點兒,抗戰時期嘛,也符合蔣委員長提倡的新生活。張團長既趕上了,不妨請張團長做個證婚之人,以了卻兩人的心願,不知當妥?」

  張西原感到非常吃驚,孫惜墨的說法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他與蘇瑞相視了一下,不露聲色地:「請問,這是陳大龍本人的意思嗎?」

  「陳連長似乎有些……有些矜持,對,矜持!還請張團長幫忙做做工作,撮合撮合。如果成績了他們的美滿姻緣,也算是造就了國共兩黨兩軍合作的一段佳話,有利於團結抗戰的大局,與公與私都在情理之中嘛!怎麼樣,張團長?」

  張西原聽出了這不是出自陳大龍本人意願的意思,舒了一口氣,微笑了一下:「我軍對幹部戰士戀愛結婚有嚴格的規定,陳大龍從年齡和職務上尚不符合此規定,還請孫團長見諒啦!」

  孫惜墨還不死心:「貴軍紀律嚴明本人早有耳聞,但我是否可以理解為,只要陳連長符合貴軍的規定,這樁婚事還是可行的?」

  「符合規定還要兩廂情願嘛?我們歷來主張自由戀愛,孫團長這種拉郎配的做法未免有些強人所難了吧!」

  孫惜墨有些尷尬,還有些不甘心:「那是,那是!只是我這宴席也準備了,客人也邀請了,這上下裡外都知道有這麼一宗國共姻緣佳話,如果推掉了恐怕不妥吧,何況只是兩人的訂婚儀式?張團長作為貴軍代表一並出席,還請張團長賞光了?」

  「訂婚也應該征求一下陳大龍本人的意見吧?再則,陳大龍系我部幹部,訂婚和結婚也必須經過上級批準方可。我看還是先把陳大龍請出來,征求一下他本人的意見吧?」

  孫惜墨無奈地對副官說道:「請陳連長!」

  陳大龍進屋來,看到張西原,舉手敬禮:「團長!」接下不知該說什麼。孫如金也跟了進來。

  張西原看了一眼孫如金,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陳大龍,說了一句:「沒少點什麼?」

  他向自己身上看了看:「我的槍呢?」

  孫惜墨一擺手,勤務兵將兩支駁殼槍還給陳大龍,他從勤務兵手裡接過駁殼槍,左右兩面仔細看了看。

  孫惜墨:「放心,原物奉還。」接著一揮手,勤務兵又送上兩盒子彈。

  陳大龍把槍插在腰裡,不客氣地接過子彈:「謝啦!」

  「小意思!」

  張西原:「陳大龍,孫團長準備在今天給你舉行訂婚儀式了?」

  「今天?訂婚儀式?有把人綁了來搞什麼狗屁訂婚儀式的嗎?虧他想得出!」他幾乎沖到孫惜墨面前,一隻手下意識地抓住駁殼槍把,狠狠地:「你差點壞了老子的名聲!」

  張西原站起身來:「好了!意思明白了!孫團長,告辭啦!」

  兩人相互敬禮,孫惜墨沉著臉:「不送!」

  陳大龍還瞪著眼看著孫惜墨,張西原一擺手:「走吧!」陳大龍一甩手,跟著走了。

  孫惜墨:「歡迎陳連長常來常往!」

  他頭也沒回:「就此打住!」

  孫如金用一種憂傷哀怨的目光看著陳大龍,沒說什麼。

  張西原又打量了一下孫如金,沒說什麼。出了院門後,氣就不打一處來:「好你個陳大龍!當上門女婿的感想如何呀?」

  「什麼也不敢想!」他低聲說道。

  「沒破了你的童子身吧?」

  「童子……怎麼會呢?還沒到那個地步。再說了,我,這方面意志多堅定啊!」

  「還行!算你小子還有點兒定性,沒給我丟這份兒臉!」

  他忙不迭地接上碴:「謝團長誇獎!」

  「我這是誇你嗎?」

  「遇到這種事也沒有經驗呀!」

  「你是要我給你介紹介紹經驗,想得美!你小子自己好好總結總結經驗吧!」

  陳大龍「嘿,嘿」地笑了笑。

  張西原用馬鞭指著他:「你這小子平時不缺心眼呀!51軍搞摩擦成了家常便飯你不是不知道,這個孫惜墨跟我們交了幾次手,吃了點虧才有所收斂,你竟然一個人跑到他的團部來借道,你不想要命了,我還不想白送他一個連長!」

  他嚅嚅地:「當時情況緊急。我也是什麼情況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他來了這麼一手?」

  「你呀,滾吧!以後不要再讓我來幹這種事!」「是!」

  張西原和警衛員騎馬走了,蘇瑞帶一個排護送陳大龍。

  蘇瑞:「我當初就提醒過你,當心中了國民黨的美人計!應驗了吧?要不是團長和我來得快,你和那個孫小姐早就拜上堂了吧?」

  他忿忿地罵道:「牛不喝水他還能強按頭嗎?媽的,老子這回丟臉丟大發了!」

  「哎!知道不?孫惜墨是跟你搶功了,他把你扣下了,他派人去伏擊鬼子運輸隊去了,好向上面邀功。」

  「太便宜這小子啦!不行,我得找他去,他答應我的,緝獲的物資要分給我一部分呢?」

  蘇瑞拉住他:「你聽我說完!鬼子這個運輸隊實際上是個誘餌,大塚帶著大批的鬼子和偽軍早就埋伏在那兒,估計是想釣你上鉤,結果把孫惜墨給釣上了,被打了個反伏擊,便宜沒撈著,死傷有幾十人。這家夥看上去擺譜不小,打仗可不在行!」

  「真的!」他吃驚不小,「好險啊!這個墳頭鬼子還真得認真對付,差點就上了他的當!」

  「孫惜墨偷雞不成反蝕把米,主動去上鉤,替你擋了子彈。也是你小子命大福大,躲過一劫呀!不過,你倒是撞上桃花運了,那個孫大小姐長得很漂亮,對你還依依不舍的,我看你不如來個順手牽羊算了,那真是演他一出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去你的!你如果看上了,你牽走好了?」

  「我可沒你那福分。」

  「哎?孫惜墨這小子把我扣下了,到底是跟我搶功呢,還是要逼婚呀?」

  「我看是二者皆而有之。」

  「哎!我說老蘇,孫惜墨這王八羔子綁我這事你可不能到處亂說,老子丟不起人!」

  「行! 我給你保密。」

  「你連參加了奔襲大汶口機場戰鬥?」

  「是的! 12架飛機一架也沒剩下! 你說對了,在地面上,我們的刺刀還真就拼過鬼子飛機了。那玩藝在地面上就是一個木頭疙瘩,中看不頂用。鬼子飛行員在天上作威作福,在地上見到我們的刺刀就熊了! 根本不需要浪費子彈,統統刺刀的幹活,那才解氣呢!」

  「漢斯之仇報矣!」陳大龍仰天長嘆。

  (未完待續)

艾克│功勛歲月十九(逼婚2) 爸媽逼婚 第2張

  作者軍裝照

About 小秘書 3151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