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向暗戀總裁表白被拒,我賭氣離開,四年後重逢他壁咚我告白

故事:向暗戀總裁表白被拒,我賭氣離開,四年後重逢他壁咚我告白 愛情運勢 第1張

  本故事已由作者:七憶歡,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帳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今天是商宴修訂婚的日子,半個江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了,說是來道喜不如說來交換資源,商宴修正攬著自己的未婚妻四處交談。

  丁蕾很上道,整個人表現得落落大方,一襲抹胸的紅色禮服搖曳墜地,盤了個高高的發髻,露出白皙的脖頸,脖頸上的項鏈更是奪目,是商宴修前幾日在拍賣會上高調拍下的。

  兩人碰杯,丁蕾沖著商宴修粲然一笑,露出潔白而又整齊的牙齒,瞬時成了眾人的焦點。

  與此同時,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俞笙獨自而站,她未著華麗禮服,只是穿了簡單的牛仔褲和襯衫,她想起前幾日奶奶有意無意地跟自己說:「只有像丁蕾這樣的女人才能配得上商宴修。」

  俊男靚女方可成績一段佳話,而剛剛成年還沒有長開的俞笙更像是商宴修的小拖油瓶,此刻她看著耀眼的丁蕾,心裡是無限自卑的。

  六年前商宴修牽著自己的手步入老宅,語氣堅定地跟她說:「笙笙,以後我就是你的法定監護人,你喊我一聲叔叔,而這裡是你永遠的家。」

  六年後丁蕾以女主人的身份再次踏入這裡,當著俞笙的面說:「老宅的裝修有些過時了,我們重新裝一下吧,裝修期間笙笙先住學校好不好?」

  俞笙下意識地去看丁蕾的臉,隻見她一臉溫和,無限溫柔,用著最柔軟的語調,迫不及待地將自己趕出老宅。

  好在商宴修反駁了丁蕾一句:「裝修這件事再說吧。」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既沒看丁蕾也沒看俞笙,只是目視前方,神色淡淡。

  如今俞笙站在商宴修的訂婚現場,好像終於明白了心痛是怎麼一回事,那個叫丁蕾的女人就這麼搶走了叔叔對自己獨一無二的愛。

  她幾乎不敢眨眼,就這麼一瞬不瞬地盯著商彥修看,她害怕自己眨一眨眼睛商彥修就消失不見了。他曾經贈與自己的溫柔情懷,又悉數給了另一個女人。

  俞笙像是沒了魂似的,一個人木訥地向門外走,誰料侍應生正推著摞滿酒杯的推車進來,俞笙就這麼撞了上去,被擺了高高的像塔形狀的杯子稀裡嘩啦碎了一地。

  這裡的動靜很快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隻見罪魁禍首俞笙很無辜地站在災難現場,丁蕾心裡罵著俞笙破壞了自己的訂婚現場,臉上卻裝出了著急的神色:「笙笙沒傷到吧?」

  她話還沒說完,商宴修便已經沖了過去,他握住俞笙的手上下檢查了一番,然後說道:「怎麼這麼不小心。」語氣裡有責怪也有心疼。

  商宴修不再放心把她一個人放在宴會大廳,於是把她帶在自己的身邊,門口處的狼藉很快被工作人員收拾乾淨,現場又恢復了熱鬧。

  俞笙扯扯商宴修的袖子,很小聲地說道:「叔叔,我有點累了,想先回去了。」

  商宴修見俞笙興致不佳,似是身體有些不舒服,於是也顧不得什麼訂婚流程,馬上開口安撫道:「訂婚宴馬上結束了,我陪你一起回去。」

  而後面的訂婚流程,商宴修當真是沒履行,直接帶著俞笙回去了,訂婚現場仍舊很熱鬧,可已然找尋不到男主的身影。

  回去的路上俞笙很鄭重地問了商宴修幾個問題:「叔叔,你很喜歡丁蕾阿姨嗎?」

  正在開車的商宴修神色微頓,而後回答道:「還好吧。」

  「你一定會跟她結婚對嗎?」

  「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是的。」

  「叔叔,我也很想嫁給你。」俞笙也不知道當時的自己是怎麼了,隻當是順著自己的心意說了出來。

  商宴修聽見了,但是一點都沒多想,以為小孩子亂說,於是答復道:「笙笙還小,以後你要是有了喜歡的人,一定要告訴叔叔,叔叔給你做主。」

  俞笙很沮喪地往車座後背上一靠,想著自己已經盡力過了,也真切體會到了那種愛一個人而得不到的悲痛欲絕。

  2

  到家後,俞笙去臥室洗澡,出來的時候,商宴修已經到了書房,他安靜而又專註地處理著工作上的事情。

  俞笙換了一件清爽的白色睡衣,裙角有綠色點綴,整個人看起來都乾淨利落極了,洗完澡口有些渴,她趿拉著拖鞋去廚房倒水,商宴修聽到了動靜後喊住了她。

  「笙笙,好些了嗎?」

  「好多了,可能是宴會大廳太悶,當時頭有些不舒服。」

  商宴修點點頭,然後吩咐道:「幫我沖杯咖啡吧。」

  商宴修不愛煙,也不嗜酒,唯獨愛喝個咖啡,而且一定是手沖咖啡,對每個豆子的烘焙,水溫的高低以及水流的速度都有著嚴格的要求。

  他從來沒有教過誰,隻耐心地教過俞笙,而只要在家,他的咖啡幾乎都是俞笙沖的。

  俞笙的手腕和手指極細,咖啡壺在她手上顯得很大,但她仍能夠運用自如,水流平穩絲毫未斷,停止的時候也乾淨利落,連半個水滴都無。

  商宴修看著她的身影有些晃神,早些年的時候她在矮桌子上沖,如今都能站在家裡最高的桌子前,好些時候沒有再給她量過身高,估算著得有一米七了。

  而她剛到這裡的時候,像個發育不良的小豆芽,又矮又小。

  那年俞笙父母車禍去世,俞笙只有12歲,她輾轉在各個親戚家,像個撒了氣的破皮球一樣被人踢來踢去。

  不過半年的時光,俞笙本是樂觀開朗的性格,硬是差點被搞出自閉症。

  商宴修找到俞笙的時候,俞笙正被嬸嬸鎖在房間裡,那是一個由倉庫改造的房間,雜物底下放了張單人床,俞笙在這裡睡覺和學習。

  商宴修剛到樓道便聽到裡面有人在吵,鄰居像是見怪不怪似的,面無表情地路過商宴修,商宴修沒著急敲門,站在門前停了一會兒。

  一個尖銳的女人聲音從門縫裡傳來:「你哥活著的時候咱沒沾點什麼光,死了丟了這麼個累贅給我們,看著她就倒胃口,你大哥大嫂就是讓她克死的。」

  女人的聲音喋喋不休,男人爭辯幾句,但比較弱勢。

  商宴修敲門,俞笙叔叔一家人在吃飯,俞笙被鎖在房間,俞笙的嬸嬸有些不依不饒:「小孩子犯了錯就是要罰的,要不然不長記性。」

  「開門。」商宴修的氣場十足,只是單單兩個字便已讓人不寒而栗,俞笙的嬸嬸也是相當會看眼色的人,動作很麻利地開了門。

  房間裡光線昏暗,俞笙很木訥地坐在床上,她個子不算高,瘦得就剩了一把骨頭,吊帶裙的肩帶松松垮垮地搭在肩膀上。

  商宴修輕輕地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她沒應。然後走到她的身前蹲下來對上她的眼睛,俞笙終於有了些反應,但是眼神閃躲。

  商宴修的心疼得揪在了一起,從前多麼愛笑的小姑娘,到底經歷了什麼成為了如今的模樣。

  商宴修幾乎是沒有猶豫地帶走了她。

  俞笙剛到別墅的時候,一句話都不肯說,像個受了驚的小動物,每次見了商宴修也好,見了傭人也好,整個人都會瑟縮一下。

  商宴修想起俞笙嬸嬸說的話:「她腦子不正常啦,連個人都不敢見,上什麼學。」想到那個婦人惡毒的嘴臉,他便恨不得活剝了他們。

  於是最初的那半年裡,幾乎每周都有新的醫生過來為俞笙診病,醫生們得出的結論一致,她的身體上除了有些營養不良沒什麼大礙,大概就是心理上出了問題。

  商宴修雖然工作忙,但還是盡他最大的可能陪著俞笙,他很耐心地喂她吃水果,也很耐心地給她講故事,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即便他從來沒有做過父親。

  3

  轉眼間,便冬天了,那天是初雪,雪後的院落被披上了銀裝,從前的枯樹枝頭上也綻開了銀花,在陽光的照耀下顯現出微黃的光芒,不遠處有幾隻麻雀正在雪地裡覓食,俞笙看到它們呼啦啦揮動翅膀的樣子突然就笑了。

  室內不冷,俞笙只穿了件淺粉色的衛衣,她安靜地趴在窗邊,然後突然側一側腦袋問商宴修:「叔叔,麻雀在雪地裡吃什麼?」

  這是商宴修第一次聽俞笙說這麼長的句子,不再是一些單個的音節,她的聲音很軟,帶著孩子專屬的那種稚氣,他只顧欣喜,卻忘了回答俞笙的問題,導致沉不住氣的俞笙又叫了他一聲:「叔叔!」

  「它們可能在吃種子。」

  「冬天哪來的種子呀?」

  「麻雀是雜食動物,叔叔也不知道它們到底在吃什麼,笙笙想不想出去看看?」

  俞笙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點了點頭,她被商宴修裡三層外三層裹成了一個「粽子」,然後才來到了院子裡,可她在麻雀剛剛停留地地方找了許久,都沒找到它們吃的東西,反倒對地上的雪起了興趣。

  她抓了一把在自己手裡,捏成了一個球形,然後帶到了別墅裡,看它慢慢融化,而從那一刻開始,她的心也像這室內的雪一樣,融化了。

  俞笙恢復正常後的沒幾天,商宴修便帶著她來看自己的父母,墓碑上的俞笙父母樣貌還很年輕,母親溫婉,父親帥氣。

  俞笙看見兩人後,「哇」地一聲就哭了,只有商宴修在絮絮叨叨地跟兩人說話。

  他和俞家的淵源始於十年前,他是商家遺棄在外的孩子,跟著奶奶生活,貧困潦倒,而俞父資助了他。

  後來18歲那年,他才被商家承認,正式接到商家來住。如今他23歲,好似有著不同於這個年紀的成熟,畢業後在自家公司分到了一杯羹。

  恩人的女兒,他必須要救。

  後來的六年時光,與其說他治愈了俞笙,不如說兩人互相治愈,商宴修在公司裡爾虞我詐,費盡心神,回到家看著俞笙在自己桌旁寫作業,倒也寫出了一室的歲月靜好。

  大概第三年的時候,商宴修改變了思路,開始著手準備自己的公司,等自己的公司依托商家養肥了,自己再抽離商家這個大染缸。

  還沒等抽離,聯姻便來了,他同丁蕾很明確地說過,自己的心思不在感情上,兩人只是演演戲,可丁蕾看見如此英俊的商宴修怕是已經動了別樣的心思。

  她第一次見到商宴修是在晚上,兩人約在了一個極具情調的私人小館裡,商宴修不疾不徐地走到她面前,身姿修長挺拔但毫無粗獷之意,周遭透著一股冷傲孤清,黑眸裡更是透著銳利的光。

  她喜歡這樣的男子,仿若和黑夜融為一體,像一頭鷹。

  那晚的交談並沒有持續太久,商宴修對丁蕾說:「笙笙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笙笙是誰?」

  「我侄女。」

  丁蕾瞇瞇眼,對商宴修這個所謂的侄女,心懷芥蒂。

  4

  俞笙沖的咖啡還是一如既往地好喝,入口絲滑,風味多樣,保留了豆子原有的醇香。咖啡當前,一連商宴修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笙笙,叔叔這幾天忙,忘了問你,你的志願填好了?」俞笙的高考分數很高,考了六百多分,足以選一個一流大學,但她沒怎麼猶豫,只想留在本市。

  可是經過了今天,她可能要改變主意了。

  「還沒呢,準備明天填。」

  「嗯,反正就找本市的大學填一填就行。」商宴修習慣性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一副盡在掌握的表情。

  俞笙坐在他的對面,整個上身都趴在桌上,腦袋枕著疊起的手臂,用平靜的目光一動不動地註目著商宴修。

  商宴修習慣了她這個樣子,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所以還是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房間裡時光靜謐,即便不說話也十分美好。

  第二天商宴修出差,俞笙一個人在別墅裡度過這個炎熱的暑假,白天的光線越來越明亮,俞笙卻喜歡拉上窗簾窩在房間裡。

  期間丁蕾到訪,穿白色長裙,依舊溫柔、落落大方,「笙笙,你叔叔忙,我替他來送你18歲的成人禮物,我們的笙笙成為大人啦。」

  一個漂亮的白色禮盒,打開後裡面是一雙精致的高跟鞋,卡片上寫著,生日快樂,落款:嬸嬸。

  俞笙不動聲色地一笑,說道:「謝謝。」

  丁蕾很自覺地坐在她的身邊,像個知心大姐姐似的跟她談心:「笙笙,當我們長大後你會發現生活中有太多事情都無法抵抗也無法逃脫了,無論是學業、事業還是……愛情。你無能為力,並且只能接受。」

  俞笙抬起頭來看向丁蕾,她用最溫柔的語氣說著最殘忍的事實,俞笙那雙似是映著繁星的眼睛,此刻只剩下了驚慌與失措。

  5

  商宴修回來後沒多久,錄取通知書也來了。

  飯桌上商宴修開了一瓶好酒,慶祝俞笙成為一名準大學生,俞笙努力了好幾次也說不出她其實沒有被A大錄取,而是被Z大錄取,Z市與A市之間跨越了大半個中國。

  「A大旁邊有一處房子不錯,抽時間我帶你去看看。」

  「叔叔,我沒報A大,我報了Z大。」

  飯桌上的氣氛一下子冷到了極點,商宴修的臉也陰沉下來:「為什麼。」

  俞笙低著頭,嗓子幹澀得厲害,一句話也說不出。

  過了好半晌,她才緩緩開口道:「想去其他城市看一看。」

  「為什麼一點都不跟我商量,你眼裡還有沒有我。」她一個從來都沒有出過遠門的小姑娘,一下子跑到那麼遠的地方,人生地不熟,讓他怎麼放心。

  「叔叔,我長大了,有些事我可以自己做主。」

  「我看你是翅膀硬了,不知天高地厚。」

  「那叔叔結婚,又跟我商量了嗎?叔叔,這裡不是我的家了,我不想留在A市。」俞笙的聲音很輕很輕,卻像一顆顆小石子似的砸在商宴修的心裡,果真,她對他結婚這件事還是介意的。

  一頓飯吃得不歡而散,俞笙眼神哀慟,一個人坐在院子裡,商宴修遠遠地看著她,猶豫許久也沒走過去抱抱她,她的笙笙,終於是長大了啊。

  有那麼一剎那,商宴修很害怕失去她,雖然他也不知道那種恐懼從何而來。

  俞笙到學校報到那天,商宴修有事沒去,只是派了助理一路跟著,俞笙心裡失落,可臉上卻洋溢著最燦爛的笑容,熱情地跟她的新同學打招呼。

  俞笙長得好看,性格又好,很快便贏得了大家的喜歡,在一片歡聲笑語中,俞笙正式開啟了自己的大學生活。

  而她和商宴修就像各自賭氣似的,誰都沒有理誰,直到寒假,商宴修問她什麼時候回去,她以要在這裡打工為由拒絕了商宴修。

  「我給你的錢不夠花嗎,別打工丟人現眼。」

  「叔叔,我不覺得打工丟人,我覺得能讓我歷練自己。」俞笙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和商宴修能因為一件小事就吵起來,最後總是不歡而散。

  她到底是沒回去,而是選擇了去一家咖啡館工作,她本來就會手沖,意式更不是什麼難事,隻學了兩天,便能打出綿軟的奶泡,拉出一個飽滿的心型。

  老板對她很滿意,也願意教給她更多的東西,春節將至,老板張貼放假通知,俞笙找到老板,說自己願意春節期間上班。

  「笙笙不回家過節嗎?」

  俞笙想著前幾天在新聞上看到的商宴修和丁蕾的親密合照,淡淡地笑了下:「我沒有家。」

  老板也不多問,只是讓俞笙留下來了,她一個人守著偌大的咖啡館,心倒也平靜,而年三十那天晚上,她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年輕人都沒回家,他們聚在一起,聊自己最隱秘的部分。

  她第一次聊到了商宴修,她說,有一個人給了我新的生命,讓我重生。我不怨他,不恨他,有時候就是怪自己不優秀,不能與他相配。

  向陌生人說起這些的時候,俞笙無比輕松,可關於未來,她依舊茫然極了。

  6

  年過完,就是春天了。

  又是爛漫粉色的櫻桃花到了尾聲的時候,地上全是細碎花瓣。商宴修想起那時候他和俞笙一前一後地走在公園裡的幽靜小路上,她開心地蹦跳著,像個小兔子,走到路口處她突然停下來,轉過頭看向自己,問他:「叔叔,你知道這個世界上什麼東西最講禮貌嗎?」

  他被俞笙這個無厘頭的問題搞得一怔,故作思考的樣子好一會兒,然後才認真回答了一個:「不知道。」

  「叔叔,你怎麼這麼笨啊!是花!因為每次人們誇它漂亮,它都會說我謝了。」

  雖然笑話很冷,但自己還是很配合地笑了笑。

  當年落英繽紛,笑容猶在。可是時間過得真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親愛的笙笙去了那麼遠的地方,再也不是圍繞在自己身邊那個乖巧的小姑娘。

  而他竟然這麼想她。

  更讓商宴修氣餒的是往俞笙信用卡裡打的錢,她一分都沒動過,有時候他真的搞不清楚這小姑娘的氣性怎麼會這麼大。

  時間繼續推後,俞笙在學校裡各種獎學金拿到手軟,在校園裡租了個小地方自己開咖啡館,賣的都是年輕人喜歡的創意咖啡,有顏又好喝,生意好到爆棚,她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她找到之前的老板,提出想要合夥開咖啡館的想法,她說咖啡館可以不大,但一定要有內容,有創新能力。

  俞笙有想法,之前的老板有人脈有資源,第一家俞笙咖啡開在了Z市,因為飲品的獨一無二,開業沒多久便成了網紅店,網紅達人紛紛打卡,幾乎每日都排隊。

  俞笙咖啡的擴張很快,很快Z市便有了三家,而沒多久又得到了資本的青睞,擴張更為迅速,俞笙咖啡已然成為年輕人信賴的品牌。

  俞笙咖啡開滿1000家的時候,俞笙大四上學期,她在各個商業場合中侃侃而談,更是接受各個媒體的採訪,成為優秀青年的代表。

  而她也已經四年沒有跟商宴修見過了,好像就是憑借著那一口氣一路支撐她走到現在,她一步都不敢停,甚至不敢細想自己的壓力。

  聽說每一個熱衷於開咖啡館的人都有故事,俞笙也不例外,她因為商宴修才涉足咖啡行業。

  四年前奶奶說:「只有像丁蕾那樣的女人才能配得上商宴修。」

  四年後,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稱得上那樣的女人。

  7

  商宴修再見到俞笙的時候是在共同好友的私人生日宴上,半山腰一個布置低調豪華的酒窖裡,好友正熱情地為俞笙講酒。

  俞笙穿一件改良版深色旗袍,大波浪頭髮及腰,順著發梢看過去,正巧看見她盈盈一握的腰。

  他已經有點不敢認她了,現在的俞笙成熟美麗,哪有當初青澀膽小的模樣。

  好友熱情地招呼自己過去:「來,宴修,快來認識認識我們這位才女。」

  誰料商宴修直接喊了她的小名:「笙笙。」

  好友有些驚訝:「你們認識?」

  俞笙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很冷漠地開口:「不認識。」她精致的面龐上看不出別樣的情緒,只是當下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很詭異。

  商宴修不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四目相對,一時間誰都沒有再說話。

  好友也是個人精,不動聲色地觀察了一會兒,暗自忖度道,難道是小情人?還沒等證實,便偷偷溜走,給兩人騰了個地方。

  俞笙設想到自己回到A市和商宴修的重逢,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她知道商宴修現在已經獨立出來,不再依附商家,也於兩年前就與丁蕾解除婚約,她會忍不住去打聽他的事,但她不想讓他知道。

  「這次回來還走嗎?」商宴修再一次開口。

  俞笙挑一挑眉毛,下意識開口道:「走不走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她的語氣裡分明是帶著怒氣,說完後便不再看商宴修,用漫不經心來掩蓋自己內心的緊張。

  四年不見,他還是那麼好看,在人群裡那麼耀眼奪目,他用低沉的嗓音喊她的名字,讓她心中顫栗,那些愛與思念像浪潮一樣,洶湧而來。

  俞笙覺得自己離商宴修這麼近,呼吸都不暢了,好在酒窖裡陸陸續續有人進來,並沒有給彼此太多獨處時間,直到宴會結束,商宴修過來找到俞笙說道:「我送你回去。」

  俞笙喝到微醺,而密閉的汽車空間裡好似更容易讓人卸下心防,俞笙收起了自己身上的刺,沒有那麼針對商宴修了。商宴修把車開得很慢,最後停在了以前兩人經常來散步的江邊。

  「下來走走嗎?」商宴修提議道。

  俞笙想了一會兒,然後自己將安全帶解開,打開車門下車,A市的空氣比Z市要好很多,不幹不燥,風撲在臉上也是舒服的。

  兩人並排著走在江邊,商宴修發出感慨:「沒想到你還挺倔,這四年裡連面都不跟我見。」

  俞笙上大學的這四年,商宴修有去過Z市幾次,遠遠地看過俞笙忙碌的樣子,可他一直等到晚上,俞笙也未曾答應與他的見面。

  「你老去找我,是因為想我了?」

  「當然想啊,我又不跟你似的,小沒良心。」

  說到這裡,俞笙便不再回復了,在她沒有十足把握商宴修會愛自己的時候,她不想把自己悉數展露。她隱忍許多年,只想做那個與商宴修相配的人,她不想前功盡棄。

  見俞笙許久沒說話,商宴修又說道:「笙笙,我為你感到驕傲,真的。」

  俞笙輕哼一聲:「商宴修,你別搞得像我長輩似的,其實你也沒大我幾歲。」

  「什麼叫像你長輩,本來就是你叔叔。」

  俞笙聳聳肩,懶得爭辯,「叔叔,我累了,送我回酒店吧。」她刻意加重叔叔兩個字,似是報復。

  8

  俞笙上了車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去酒店的路,而她裝作不知情的樣子默不作聲,直到商宴修把車開回了別墅。

  她故作驚訝:「怎麼來別墅了?」

  「你一個人住酒店不安全。」

  「那孤男寡女住別墅就安全嗎?」商宴修一時間還不太習慣已經長大的俞笙,她的每句話裡似乎都帶著一個成熟女人的挑釁。

  商宴修也不回答,只是看著俞笙微微的笑,眼睛裡含著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興趣,把俞笙看得心慌,她趕忙把臉別了過去,開車門下車。

  俞笙走路的步子明顯快了一些,她看著別墅裡的一桌一椅,位置未變分毫,看著臥室裡她一時興起養的綠植,也活得碧綠。

  商宴修一聲不吭地跟在俞笙的身後,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俞笙,覺得熟悉又陌生,四年前他很愛她,把她當作孩子似的寵;四年後他仍舊很愛她,但這愛裡似乎多了些男女情誼。

  商宴修也不知道這份愛是什麼時候轉變的,也許是四年裡日日夜夜地思念,也許是他耳邊常常回響起俞笙的那句話,「我也很想嫁給你。」

  他們仍舊可以互相陪伴與救贖,只不過要換種身份,商宴修想起曾經日日為自己煮咖啡的俞笙,發現並不排斥身份的轉變。

  可等商宴修想明白的時候,俞笙已經賭氣遠走,他自己也被聯姻纏身,好不容易解除婚約,俞笙還不見他。

  「笙笙,你說你想嫁給我,還做數嗎?」商宴修實在是沒忍住自己心裡的想法,直接問了出來了。並上前一步,輕拉了一下俞笙的手,把整個人轉了個圈然後面對面地圈在了懷裡,俞笙抵在後面的寫字臺上。

  向暗戀總裁表白被拒,我賭氣離開,四年後重逢他壁咚我告白

  俞笙驚呼一聲,隨即恢復了平靜,然後嘴角扯出了一個笑:「叔叔,你說我以後有了喜歡的人會為我做主,還算數嗎?」俞笙說到這裡的時候,商宴修的心裡明顯一緊,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可算是體會到了,他那會兒壓根就沒有和俞笙結婚的心思,而現在他可不想讓俞笙嫁給其他人。

  俞笙還在笑,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她喜歡看到商宴修吃癟的表情,這場博弈顯然是俞笙贏了,她雖然沒能讓商宴修親口說愛自己,但她差不多知曉商宴修的想法了,他怕是早已經後悔了。

  9

  已經是大四下學期的俞笙,課業並不忙,除了忙一些畢業的事情外就是忙公司的事了,她有意在A市開一個分公司,所以回來便忙著選址和組團隊。

  商宴修得知這個消息後心裡踏實了不少,知道她沒有要走的意思了。

  晚上更是把幾十個適合做辦公室的好地段整理出來發給俞笙,而排名靠前的是離自己公司近的那幾個,還別說,這省了俞笙不少功夫。

  第二天商宴修陪俞笙一起看場地,兩人聊了許多工作上的事情,商宴修再一次對俞笙刮目相看,現在的俞笙已經對這個世間有著自己最獨到的見解。

  商宴修在A市的資源太強大了,有了商宴修的幫忙,俞笙的分公司開展得很順利。

  在回Z市論文答辯的前一晚,俞笙請商宴修在家裡吃了一頓飯,地點仍舊是當時兩人不歡而散的餐桌。

  一時間俞笙有些感概,想與商宴修說得更多:「其實,奶奶找過我,丁蕾也找過我,字裡行間都說我配不上你,我不信這個邪,所以四年裡我拼了命地往上爬,就是那種牙齒掉了都要往肚子裡咽的決絕,我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軟弱。我想變得優秀,想與你並肩,所以這次回來,我特別想問問你,現在的我到底能不能配上你呀。」

  商宴修的眼睛有些濕潤,他當然知道俞笙吃了多少苦,可讓她自己從嘴裡說出來的時候,他的心還是一抽一抽得疼。她明明不用這麼努力的,她明明還是可以做他的小公主的,但她卻選擇做與他並肩同行的那個人。

  「笙笙,對我而言,你的一切都是好的,等你畢業,我們就結婚吧。」

  「不要,我得再考察一段時間,我現在可是有很多人追的。」商宴修變了變臉色,四年後的笙笙可沒從前那麼溫順了。

  他徑自從座位上起來,然後走到俞笙的面前,不由分說地彎腰吻上了她,突如其來的吻讓俞笙來不及反應。

  一時間她的心臟跳得劇烈,掌心出了很多汗。

  俞笙今年22歲,商宴修33歲了,他們一同走過了許多歲月,他亦是教會了她許多事,如今連接吻這件事也是他親自教的。

  好不容易等商宴修放開了自己,俞笙大口喘著氣,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缺氧,商宴修托著她,讓她坐在餐桌上,然後輕聲笑了下:「不會換氣啊?」

  俞笙瞪他,氣鼓鼓地一句話都不想說。她的表現把商宴修惹得開懷大笑,他把俞笙的腦袋按在懷裡,輕輕撫摸她的頭髮。

  「還要考察嗎?」

  「考……」俞笙話還沒說完,商宴修又吻了下來,她沒想到商宴修這麼會耍賴,她的嘴都快被商宴修親腫了,這次倒也學乖了,不說些氣性的話惹商宴修。

  可沒想到這次是商宴修意猶未盡,還沒等俞笙平復心情,他又抱著她來到床邊,俞笙因為緊張,說話都變得結巴了:「叔叔……你,你要做什麼。」

  商宴修低沉地笑:「教我們笙笙一點新知識……」

  俞笙一直知道商宴修是個行動派,但沒想到在愛情上這麼行動派……

  從前,她是他的小姑娘;現在,她是他的小姑娘。

  他給她新生,她陪他到老。(原標題:《為你而婚:此去餘生》)

  點擊螢幕右上【關註】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處已添加小程序,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