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七天,第一部

柯南和天窗

昨天和我最好的朋友聊天。他問我過得怎麼樣,我習慣打「OK」。想了想,又把「回」字去掉了,每個字都不錯。

我閨蜜的回復很快,有點假。

突然,我不知道怎麼回復,螢幕上彈出一行字,「我說不出口,所以你還想騙我。」

我翻了個白眼,把手機翻過來放回桌上,沒有回答他。過了很久,我才想起看手機。他留言:等你回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各種吃的。我忍不住笑了,突然覺得有點幸運。

他的工作是美食攝影師,經常出沒於上海的頂級中外餐廳。他免費吃喝,他有足夠的月供買買。

有時你會感到疲倦和尖叫。一個人跑遍上海,就要出去頂著台風跳。運氣好的話,遇到大氣的老板會給你車費。如果你運氣不好,你會被淋成落湯雞,走幾英里。這很正常。對於一個吃貨來說,痛並快樂著。

我和郝是在旅遊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我和他過得不好,一直在服喪。我們第一次見面,他拿著他的四川特產麻辣豆幹跑到我面前,問我:「你到底吃不吃?」」

我厭惡地看了一眼豆腐幹,只想說這姑娘不吃豆腐。抬頭,哎喲,好看。馬上笑成一朵花,說:「吃吃吃。」兩個情趣相投的人,剛開始革命之路。

郝,男,22歲,長相酷似熱播愛情劇《為什麼》中的青年學生,身高179。他出門很有魅力,有時候女生會要求合影什麼的。他心情好的時候會拿剪刀忽悠別人,尋找存在感。

我是女生,但是周圍的人基本都把我當男的。我真名叫葉大,綽號葉恭子,長得一般。我站在阿浩旁邊,是標準的紅花綠葉。他是一朵紅花,我是一片綠葉。

認識郝的時候,兩個人都在經歷一段讓人想撞牆的感情。他的前任是一個矯情鬼,他特別喜歡阿浩為他著急的樣子,不管東南西北。兩個人意見不合就開始吵架。人不是哭兩次,鬧三次,上吊自殺或者在buy buy買也不說。就出去玩玩消失,另一個就打開偵探模式,柯南上身,搶各種包。

是前任阿浩在找樂子,可憐的阿浩在柯南上身。兩個人就活在這樣一場又一場的拉鋸戰中,活得像電影一樣。你看,我這個觀眾,情不自禁的抓了一把瓜子,敲在一邊,噴瓜子,鼓掌。

我問郝,你怎麼堅持了這麼久?

阿浩不知從哪里摸出兩瓶青島啤酒,又拿出兩條煙,點燃後遞給我。然後他以45度角仰望天空空。「哎,誰讓他好看的……」當然,還沒等他說完,我就把他踢出去了。

我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實話。他們家那個人的出現,確實能PK掉一群眼下火的「小鮮肉」。如果還有其他原因,郝不想說我也不會問。他想說的時候就會說。

我呢,可能在阿浩看來也是一場鬧劇。我在湖南旅遊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人。那時候閃電擦著地板,第三次見面的時候,我們把該做的和不該做的都做了。朋友都說不近男色的葉爺終於開了天窗,誰知道我這扇窗關不上。

那是我人生中最瘋狂的一次,一個人都沒有。一個人提著大行李箱一路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滿懷希望,那種沒有親人朋友的感覺是自然的。

不過他是北方純爺們,脾氣也不是那種能寵能護的。他想找一個小爸爸,卻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嬰兒。柴米油鹽醬醋茶之間爆發戰爭更是家常便飯。唯一好的是我不是一個愛吵鬧的人,不然兩種脾氣湊在一起,又是一場世界大戰。

郝問我怎麼能和一個和你生活方式不一樣的男人生活這麼久。

我拍拍他的頭,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煙,點燃,遞給他,難過地瞇起眼睛。「過去的事不能再追究了……」當然,我還沒說完就被狠狠踢了一腳,還附上了一句很有特色的話,川普,「你錘……」完全不符合他白淨的形象。

我搖搖頭,嘆了口氣。阿浩真的不是情人。我們只是互相嘲笑。是柯南先生和陽光。然後抽了一包蘭州就不見了,回去和家里那個吵架。

一直持續到今年7月7日,最後我的一根弦徹底斷了。我終於老老實實收拾好東西回家了。

剛到家還沒喘口氣,就被阿浩拉出去吃麻辣燙。我剛想張嘴罵他,就聽見阿浩輕輕的說:「我失戀了,昨天。」

兩首廣場舞配四川音效

第一次在霍爾阿浩身上看到這種落寞的表情,默默說了一句「我也是」三個字咽回去。我嘆了口氣,向老板要了一打青島啤酒。我把它們扔到阿浩面前,說:「喝!今天我請客,我有足夠的酒。我怕你不會喝醉!」

郝看到了啤酒眼里的光芒,然後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你能做到嗎?」

我鼻孔「哼」了一聲,意猶未盡的頂了頂,「比你強!」其實郝的酒量是三杯,我的酒量也不好。

兩個麻辣燙端上來,郝挽起袖子,加了兩勺紅花椒粒,咬牙切齒地念叨著,「老子為他戒了一年多辣,今天終於解放了。」然後我咬了一大口生菜,齜牙咧嘴的辣,上躥下跳。我內心的馬開始馳騁,今天是死亡。

郝開了兩瓶啤酒,遞給我一瓶,然後直接喝了一半。「如果你是兄弟,就喝吧!」「四川男人的本性顯露出來了。

我慢慢地,微弱地喝了一口。啤酒瓶還沒放下,阿浩就一口氣吹了一整瓶,就像打死我一樣,直到臉漲紅,不停打嗝。這才坐在我對面,一瓶也沒喝完。

郝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左看了看又看了看,瞇起眼睛開始小聲嘀咕,「不對,你今天不應該在這里吧?你為什麼回來了?你不是應該在湖南嗎?」

我搖了搖手中的啤酒罐。從湖南回來,一個人坐了30個小時的火車,感覺像坐雲霄飛車。看到阿浩,我恨不得撕了他三天三夜。但是現在,看著他的這張照片,我的心就像洪水一樣,沒有被淹沒的心情。

「我們分手了。」我聽到了自己平靜的聲音。

阿浩一聽,反而高興起來:「哎呀!我不是一個人!」他從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來,跑到我身邊,激動地拉著我的袖子大喊:「我們去散步吧,我們出去跳廣場舞慶祝一下,快點!」

我瞬間石化,雙手緊緊捂住臉,恨不得裝作不認識他。他周圍的客人都在盯著他看,可能不知道的還以為今天是精神病院放假。但這僅僅是開始…

「哦,你不會跳嗎?那我來教你。看…你是我的小蘋果…」

你見過一個身高近一米八的大個子在麻辣燙店中間拖著外套當手絹,左右擺動著腿,有節奏地跳著廣場舞嗎?不僅如此,他還自帶特朗普音扭屁股…

我看到了,就在我面前。現在我只想在地上找到一條裂縫。這叫丟人。我一直以忠誠自傲,現在想一棍子把阿浩打昏,背他回去。

半個多小時,麻辣燙店里的客人看起來越來越陌生,人也越來越少。當第三對新客人被阿浩嚇跑的時候,手臂上有青龍紋身的光頭老板終於坐不住了。

光頭老板怒氣沖沖地走近郝,伸出大手指戳了一下郝瘦弱的肩膀,兇巴巴地說:「臭小子,你是喝多了還是找碴?夠了老子給你免單,趕緊給我滾過來!」

郝把手里的衣服扔給我,沖我眨了眨眼,然後慢慢轉過頭,「呃……」。他「不小心」把一個帶有濃烈啤酒味的飽嗝噴到了老板身上…還摸了摸老板的肚子。然後第一次聽到川普用東北口混著說「不是東北口嗎?為什麼,老子也會…兒子,你混

老板厭惡的表情越來越兇,我嚇得醒了,差點哭出來。可是我聽到阿浩愣了一下,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了。他醉醺醺地說:「我的前任也會。有一次我不開心,他給了我秧歌……可是他今天走了,真的。」說完眼淚就劈劈啪啪,也不管一個大男人當眾哭有多尷尬。

老板驚呆了,我也是,我很同情他,但又無能為力。我想對他說,沒事的,天涯何處無芳草。我想告訴他,陽光總會在暴風雨後出現。我想告訴他,總會過去的。然而最後我還是蹲在地上和他一起哭了,因為這些話都是我對自己說的。沒用。

老板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在我們倆旁邊放了一包紙巾,對店里的夥計揮了揮手就出去了。

你不能一個人生活。

第二天,我被媽媽的尖叫聲驚醒。我媽大概知道我回上海了,就帶了Lazy(我的懶泰迪)來還給我。結果一進門就看到門口橫著一大堆行李。阿浩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我躺在臥室的地板上,身上有酒味,包也沒脫。

一睜眼就是懶洋洋撅著嘴的小屁股,踩在身上。媽媽的手毫無差錯地落在我的耳朵上,我用力擰了一下。「兔子,你造反了!」一股殺氣撲面而來,然後就是一聲殺豬般的嚎叫,直接把郝搖下了沙發。

我仍然相信我和郝之間的純潔友誼,但我一看到我的樣子就生氣。我一點也沒有對家人隱瞞這份愛,我媽也能猜到發生了什麼。她一邊收拾屋子,一邊不停地痛罵我,哀嘆自己的不幸和憤怒,把自己搞得像一個男人的鬼魂。

我心不在焉,很懶。這麼久沒見,小東西還是很想我的「親生母親」,但是她卻想爬到我身上。我媽媽的話左耳進右耳出。偶爾她偷空給阿浩一個眼刀,滿臉怨恨。「都是你的,喝吧喝吧!」

郝幸災樂禍,像個跟蹤狂一樣,跟在我媽旁邊,姨媽前後,姨媽的各種殷勤。我被我媽念叨神煩了,就說:「你可以讓他做你兒子!」

我媽氣得用手指戳我額頭,像蓉姐一樣命令我洗澡。」

我的頭也一點一點地抬起來,奴才面上諂笑著,「依旨!」

等我吹幹頭髮換好衣服出現在客廳的時候,爸媽和郝已經把屋子收拾好了,爸爸也準備了一大桌子菜在等我。我聞到滿屋的香味,鼻子發酸,就撲到我爸面前。「還是自己當爸爸好。」」

我爸還是那種冷冰冰的風格,不說話。我不得不安靜地坐在桌子旁,開始烤米飯。說,想我,葉大,敢對誰喊。看到父母,我瞬間變成林黛玉…

但是,看著我乾淨整潔的小家,父母不停嘮叨的樣子,阿浩吃菜的真性情,還有他在我腳下偷懶可憐地吃狗糧的樣子…久違的溫暖湧上心頭,我突然覺得自己還不算太慘。

下午,我爸媽把我房間的髒衣服和床單都洗了,就回家了。我和郝坐在陽台上喝茶聊天。一如既往的懶,在我腳邊找了個舒服的地方,開始曬太陽。我嚴肅地追問郝,「你支持我父母了嗎?」

阿浩無辜的笑著望天,來了句,「你看今天的天氣真好!」

我恨恨的,「你真是中國的好馬子!」

郝給我倒了杯茶,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你比我幸運。失戀的時候可以有父母在身邊照顧,而我現在連家都回不了。」

我沉默了。阿浩當時情況特殊,跟我沒法比。「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我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郝裝作不在意,笑了笑。「沒事,我還有你。」

我問郝,「你現在一個人住嗎?」

郝皺了皺眉,有些無奈,「是啊。」

「那你可以養一只狗,或者一只小喵。無論你做什麼,只是不要一個人住。」我把懶懶抱在懷里,摸摸他溫暖的肚子,給他梳梳頭。

「算了,我怕麻煩。」郝擺擺手,看著舒慵懶意的熟睡。「不是每一只狗或貓都像懶一樣好養(那麼懶)。」

心里有點花枝招展,但也換了一本正經的語氣。「你看,郝,一個人雖然很自由,卻很容易對自己變得不負責任。比如我不敢一個人喝醉了然後睡在黑暗中,因為我怕這個小東西會因為找不到食物而餓著。整晚都不敢出去和朋友唱K。我怕到了晚上,小東西發現身邊沒人尖叫……你懂嗎?」

郝似乎也在認真思考,我也不去打擾他。過了很久,阿浩認真地回答,「好。」

失戀七天,第一部 找女朋友 第1張

實體交友活動能大幅提升配對成功機率 在兩性領域深耕多年的戀愛秘書娜米透露:「藉由派對的互動,讓彼此獲得初步的認識,後續再為會員們做「客製化」的安排,這樣的模式大幅提升了配對成功的機率。因為實體的交友活動,不僅能真實見到參與者外,還能透過聊天、互動來更進一步的認識彼此。根據以往經驗,約有八成的人願意再與對方一同參加派對,就有機會進一步成功讓參與者脫單。」 不要對愛情失去信心,你只是缺少一個相遇的契機 戀愛小秘書-娜米的團隊卻已經成功替4000位左右的男女安排了適合的對象,這個驚人成果背後的秘密,娜米:「因為我們團隊有『優勢』!」 擁有單身名單,了解受眾想法 找對象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為了讓顧客能發展穩定且長遠的關係,戀愛小秘書-娜米在服務「客製化」上做了許多功課,除了背景調查、深度訪談、配對分析外,娜米還會定期追蹤客戶們後續狀況,協助客戶找到幸福。 實名認證,服務安心有保障 與網路上的速食愛情不同,採用「實名認證」的制度,不僅是把關顧客的身份,避免已婚人士或動機不單純者的加入,更對客戶資料嚴格保密,讓客戶們能在安全且有隱私的狀況下認識另一半。 深度訪談,從「契合度」提高速配率 娜米自信的說:「為了做到最好、提供客戶最佳的客製化服務,即使有時要花上許多時間成本,我們仍堅持要儘可能瞭解客戶真正的特質及需求!」除了透過訪談來提高配對成功率外,娜米的團隊有專屬的人格分析測驗與數據配對分析,來彌補訪談的不足之處。 活動多元,透過互動增加火花 傳統的聯誼方式,讓許多第一次見面的男女感到尷尬不已,為了讓彼此能有多一點的互動機會,娜米的團隊每個月都會規劃不同的實體活動,從戶外踏青、娛樂遊戲、手作、料理課程到桌遊活動,希望客戶們能從歡樂的氣氛中認識彼此。另外針對想提升自身魅力的客戶,也有投資理財、形象穿搭等講座可供選擇。 娜米認為戀愛小秘書不僅要理解客戶的期待,還要成為他們愛情路上的後盾,透過專業的諮詢診斷,為客戶量身訂制一套戀愛攻略!並以朋友的角度提供約會上的建議,目的是希望協助客戶們發展長期且穩定的伴侶關係。 高配對的心法是「尊重客戶的需求,以專業的角度提供建議」過去在娜米的服務經驗裡,許多人為了心中理想的對象,在還沒認識新朋友時,就先限制了自己的交友狀況。因此娜米也建議以認識新朋友的心態與適當的設限,才能真正有效的為自己帶來戀愛的機會喔! 「相遇不一定代表相戀,但相戀都是從相遇開始!」小秘書將以無比的耐心、貼心,用專業及豐富的配對經驗作為客戶的後盾,陪伴客戶完成這段追愛之旅,只要客戶願意跨出第一步。 現在就和戀愛小秘書娜米聊聊吧 Line ID:@648vwyto 追蹤娜米的粉絲團  
About 小秘書 33680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