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人物紮進生活里的《外灘鐘聲》告訴觀眾:哭笑要由心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2018年年底,年代戲持續霸屏。其中,以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上海為背景的電視劇《外灘鐘聲》,在網上的討論度頗高。很多人對年代戲情有獨鐘,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它植根於真實的歷史背景,能讓各個年齡段的觀眾從中感受到生活,看見自己。一部年代劇怎樣算是做成功了呢?以觀眾的角度來看,這和對真實生活的細節還原、演員們的傾情投入以及精湛的演技有著很大關係,不可否認的是,雖然才開播了幾集,《外灘鐘聲》做到了這一點。

將人物紮進生活裡的《外灘鐘聲》告訴觀眾:哭笑要由心

稍一注意就會發現,該劇的演員,無論是年輕演員還是老戲骨,演技均不俗。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更貼合劇中人物角色,該劇選用了眾多上海老演員和真正的大提琴手。

無論是《那年花開月正圓》里亦正亦邪的杜明禮,還是《你和我的傾城時光》里專情又忠心的公司副總顧延之,俞灝明用實力完成了從歌手到演員的轉型。在《外灘鐘聲》里他飾演的杜心生在遭遇了父親和妹妹去世的打擊之後,他開始變得成熟有擔當,這一急轉的心理變化過程被俞灝明詮釋得非常到位。另外作為家里的老大,杜心生對於妹妹的呵護和對弟弟的恨鐵不成鋼、「一言不合就開打」的差別待遇,生動地展現出了老大哥對於弟弟妹妹不同的「差別對待」,令觀眾直呼真實。

將人物紮進生活裡的《外灘鐘聲》告訴觀眾:哭笑要由心

在杜心生得知毛阿大去世後,不知如何對妹妹道出實情時,他選擇在深夜去抽煙排解苦悶,卻始終點不著火柴,用力過猛的雙手、微顫的嘴唇展現出了他內心的無助和悲痛。有觀眾評價道:「心生抽煙這段處理得好妙,一支劃不燃的火柴,就像心生苦悶壓抑的內心,沒有光亮,心美看出了哥哥的異樣,無聲跟隨,默默接過火柴點上,這段兩兄妹都演得好好。」

吳謹言飾演的是家里最小的妹妹,她的性格是單純善良、事事為他人著想的,她永遠把自己放在最後一位,當和閨蜜喜歡同一個人時她選擇退出,當閨蜜撕了她的準考證時她依然選擇原諒,她的隱忍和善良,在吳謹言的演繹之下顯得更加生動形象,讓觀眾們對這個小妹妹感到心疼,也感受到她仗義、柔情的人物魅力。

將人物紮進生活裡的《外灘鐘聲》告訴觀眾:哭笑要由心

扮演杜媽媽的陳瑾,剛剛斬獲了百花獎最佳女主角獎以及華表獎優秀女演員獎。在劇中她飾演的杜媽媽對自己的子女一視同仁,同時又保持著開明的心態尊重子女的選擇,杜爸爸去世之後,杜媽媽在子女面前淡定,卻在自己的房間暗自哭泣,表現出了母親的堅強和偉大,她用手指輕觸著丈夫照片的動作,以及一句「結婚的時候,你說要照顧我到白頭的。真是一個自私的男人,怎麼說走就走了呢」,讓電視機前的觀眾眼淚決堤;為了迎接插隊多年的心芳回家,杜媽媽忙活一天準備了一桌女兒愛吃的家常菜,進門後對著女兒左摸摸右看看,又欣喜又心疼……這些情節像極了我們每一次回家和離家時父母的表現。

將人物紮進生活裡的《外灘鐘聲》告訴觀眾:哭笑要由心

除此之外,陳潔飾演的招娣作為新時代女性的代表,古靈精怪的性格,不僅頗有喜感,還圈了不少粉,不少觀眾期待其與杜心生的感情戲碼。代旭作為杜家的幺弟,惹是生非的淘氣勁和對自家哥哥姐姐的維護,讓觀眾感受到了滿滿的少年感和正能量;老戲骨牛犇雖然戲份不多,但光是他在火車站對阿大的千叮萬囑,以及阿大去世之後的痛心哭泣,就足夠看出他的功底。

將人物紮進生活裡的《外灘鐘聲》告訴觀眾:哭笑要由心

老戲骨加演技新星的強強聯手,共同打造了一出治愈人心的溫情大戲,真實演繹出了那個年代下「人物的喜怒哀樂」,不同家庭之間的悲歡離合,用情感打通時代的隔閡,《外灘鐘聲》讓人哭笑由心。每天19:30鎖定浙江衛視,《外灘鐘聲》準時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