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坤拿第一奇怪嗎?這屆《歌手》排名就這麼硬核啊!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僅僅到第二場,劉歡就從單場第一的位置上退了下來。

而在上一季,同樣被視作大魔王的結石姐可是在連莊好幾輪第一之後才退居單場第二。

這場楊坤是第一,青峰第二,劉歡僅位列第三,被很多人視作本季黑馬的張芯拿下第四,小k第五。

接下來是本場爭議最大的排名:齊豫僅列第六。

就像很多人在賽前預測的那樣,逃跑計劃成為本季第一個出局者。

或許可以作為安慰的是,逃跑計劃本場演唱的新歌得到了不少好評,現在觀眾們都開始期待他們在返場中唱出那首人們一直想聽他們唱的歌——《夜空中最亮的星》。

另一個本場之外卻已經上了熱搜的消息是,劉宇寧最終在與藏族組合ANU的對決中惜敗,沒能取得第三場正式踢館的資格。

這很快引發了另一場他的歌迷和普通網民的battle,而在媒體看來,這意味著在流量和洪濤一開始就強調的原創之間,《歌手》最終還是選擇了原創。

盡管現在的《歌手》正迫切地需要流量。

本季豆瓣評分重回8分以上,但首播只有0.806%,創七季最低。

就像本季開始之前人們預測的那樣,實力派歌手的到來救得口碑救不回收視,可如果收視繼續跌下去,還會有第八季嗎?

經歷了改名、換人、核心團隊離職等一系列風雨之後,《歌手》當然已經迎來了自己的中年危機,「《歌手》為什麼不行了」的話題已經被討論了好幾季。

但《歌手》真的不行了嗎?

當國產綜藝正迎來一場前所未見的代際交替——網綜急速上位,磨刀霍霍等待著取代台綜,而幾乎所有的老牌綜藝都遭遇了收視和討論度的急劇下滑,包括曾與《歌手》一同統治小螢幕的《跑男》、《好聲音》們。

但《歌手》依然占據著同時段收視第一,而《歌手》排名也依然能夠登陸熱搜前十,兩場過後豆瓣打分人數超過了4000人,而擁有李健等王牌導師陣容的另一個王牌台綜季綜評分人數也僅剛剛破萬。

無論怎麼看,《歌手》至少在台綜里都依然算硬核。

最好的時代也許一去不復返,但現在顯然還不是討論再見的時候。

楊坤拿《歌手》第一有什麼好奇怪的?

楊坤拿下了本場第一,而他上場僅排第六。從結果上看有點出人意料之外,但網民的評價很中肯:這場排名或許偏高,但上場的排名肯定偏低了。

但沒有上場之落,或許也就沒有本場這個小宇宙爆發的楊坤。

他唱的是曾在《中國好歌曲》惜敗於《卷珠簾》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如果你聽過他本場的演唱,就該理解他為什麼能打動現場觀眾,僅僅在他唱出第一句之後,全場觀眾就都站了起來,而在那個漫長的長音之後,他其實已經基本鎖定了本場前三。

觀眾都嗨了,楊坤也嗨了。

他將自己嘶啞的唱腔發揮到了極致,彝族民謠化作一瓶對愛情五味雜陳的烈酒,楊坤落寞嘶吼的聲線仿佛讓烈酒更烈了,當他唱到「這顆心就稀巴爛,整個世界就整個崩潰」時,我們仿佛看到了那個剛出道時候的楊坤。

就像專業點評人所說的,「楊坤這場唱盡興了。」而用楊坤自己的話說,自己差點就在台上唱斷氣了。

這都是給《歌手》逼的。

這幾年楊坤在音樂綜藝中的表現有點飄忽,《天籟之戰》上他的表現時而完美,時而整段垮掉,但比起《天籟之戰》,和同為《中國好歌曲》導師的劉歡一同站上這個競技場,不奪冠可以,但挺不到在總決賽絕對是件丟臉的事,更不要說一開場就進入危險區。

但楊坤用本場比賽的表現告訴了所有人,自己在歌壇這麼多年,絕對不是白混的。

他甚至在本場擊敗了劉歡。

事實上劉歡本場表現依然堪稱完美,但《愛的一生》實在不是征戰《歌手》舞台最好的子彈,如果換成別人唱,很可能直接被打進後半曲。

但當劉歡親自填詞以法語和中文雙語演唱,從低吟淺唱到縱情高歌,那種歌劇式美聲唱腔如同為觀眾完成了一場現場音樂課,所謂歌手中的頂級高手,大抵如此。

相對於用主流層面的通俗審美與情懷去俘獲大眾,劉歡堅持了一個音樂家的孤高審美,這很可能令他無法像上一季不斷演唱歐美金曲100首的結石姐那樣一路斬將過關,但卻足以告訴觀眾,劉歡何以成為劉歡。

青峰還是第二。

很多人都注意到少有出現現場瑕疵的他本場出現了破音。

但這正是他演唱中最動人的地方。

在技巧之外,本場的青峰用的更多的是情感。在那段關於他和父親的故事之後,他將自己融入進了這首歌中,或許他不是最合適唱這種娓娓道來式歌曲的個數,但依靠獨特的生命體驗,他還是為聽眾構建了一個充滿情感的音樂空間。破音是事實,但他打動了現場觀眾也是事實。

很多人說他因為串講人占了便宜,但前幾季的串講人比如李克勤、張韶涵常規賽排名遠不如青峰出色。那青峰憑什麼呢?音樂競技綜藝的答案,最好還是在歌里找。

齊豫才第六?這屆《歌手》賽果引起了我的硬核關注!

逃跑計劃第一個被淘汰在許多人意料之中,他們的音樂風格決定了他們在《歌手》舞台走不久。

他們本場的狀態顯然比上一場高出一個層次,盡管得票率依然只有5.77%,但看得出比起上一場的緊張感,他們能在這個舞台上享受音樂了。

為了唱《你的愛情》,他們特地從北京排練室運來了三塊地毯和一台琴,樂隊表現也沒浪費這場折騰,主唱跳躍律動的聲線與貝斯、琴聲和鼓點聲交相互輝映,唱出了愛情的得失與自由。這或許才是逃跑計劃該有的樣子——

只有把歌唱好了,你才有資格說出那句——輸贏不重要。

張芯的表現依然延續了黑馬姿態,她唱的《神雕俠侶》主題曲《天下無雙》,作為這首歌第一版的演唱者,她對整首歌的駕馭可謂密不透風毫無瑕疵,從空靈飄渺開場到隨著情感的層層遞進,最終的高音如同高手對決中的殺招湧現,一首歌本身就唱出了強烈的畫面感,海豚音更是為她贏盡聽眾好感。

正如之前總結的,張芯的出現實際上填補了《歌手》這幾季爆發性大嗓門歌手爆款的空白,無論洪濤怎樣追求歌手的多樣性,大嗓門歌手都天生適合這個舞台,而張芯正是有實力的這類型歌手,只要選曲適當,她完全有可能一直唱到最後。

但現在她的弱點也很明顯,就是過度依賴高音震懾,每一場都是從低到高徐徐鋪排,最後如撥雲見日高音破曉,那麼幾輪過後,觀眾會不會審美疲勞呢?

這場排名最令人意外的,當然是齊豫。

不是因為她是華語樂壇殿堂級歌手,而是她的表現完全配得上前三的排名。

耳帝對於齊豫這首歌的評價是:「唱得太好了,盡管這首歌早已聽過無數遍,但齊豫的版本還是令我沉醉。非常值得注意的是齊豫獨特的語感,她的斷句、音節時長與重音的處理,感覺已達到唱了四十年歌的某種境界,你可以仔細體會那兩句‘只為挽回我將遠去的腳步’、‘只是為了告訴我自己我不在乎’,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是這麼唱的,完全將平時說話常態與一種生活又詩意的文藝感融合在一起。」

的確如此,我們一度擔心的是久疏戰陣的齊豫可能出現現場演唱不佳的情況,但是事實是那種對藝術的投入、沉浸與忘我,讓純淨的歌聲講一段《是否》的人間故事講述地絲絲入扣,齊豫那與唱片版沒差的演出足以證明她依然是歌壇最會唱的女歌手。

但現在看來,第一場的第三還是讓我們低估了新一代觀眾對齊豫這種傳統唱法的不適應,比起飆高音和嘶吼帶來的直接的感動,這種迂回的藝術享受終究不是《歌手》舞台最討巧的唱法。

只能說齊豫還是當年那個獨一無二的齊豫,但這屆觀眾已經換了模樣。

中年危機的硬核《歌手》,一個台綜冬天里的童話

這樣的結果公不公平呢?很難說絕對的公平,但《歌手》舞台本來就從沒有絕對的公平,就像趙雷說的,這是一場遊戲。

而當一個遊戲玩到了七年之癢的時候,它依然可以憑借賽果本身引發爭議和討論,其實反過來證明,這個節目還沒有死。

盡管這檔綜藝已經被唱衰很久了。

《歌手2018》雖然請來了結石姐,也有汪峰、華晨宇等實力和話題性兼具的新老歌手,但還是被網友稱為最弱陣容,但更糟糕的是這也被視作《歌手》「推新」最失敗的的一季,被力推的張天沒能「出圈」,從別的音樂綜藝冒頭的蘇詩丁、霍尊也沒能在這個舞台上大放異彩。

人們很自然地把這看作了《歌手》的問題,另一種看法是第三季的收視巔峰過後,《歌手》再也沒創造過這麼高的收視率,收視份額一再下滑,這一季更是退到了不到1%。這不都說明觀眾已經厭倦歌手了嗎?

但這其實不僅是《歌手》的問題,甚至不僅是音樂綜藝的問題,而是華語樂壇的問題,當整個華語樂壇2018年貢獻的熱門金曲就是《學貓叫》和火箭少女的「燃燒我的卡路里」,而所有流量愛豆霸榜的金曲普通觀眾聽都沒聽過。

整個樂壇歌手荒,歌曲荒的鍋,該不該《歌手》背呢?

當本土歌手挖掘殆盡,連劉歡齊豫這種被視作不可能請到的歌手也來了,洪濤唯一可以做的,只能是從外部挖潛,但這又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才能成就的故事。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迪瑪希。

《歌手2019》的爆款預備選手是保加利亞俄羅斯雙國籍的小哥哥小K,但在成名曲也只拿到了上場第四名,本場演唱阿黛爾的格萊美金曲《Hello》被觀眾認為沒能唱出原曲的神韻。

兩場之後,留給性格可愛的小k成為第二個迪瑪希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

那麼張芯呢,她能成為本季的爆點嗎?

但黃媽只有一個,就像小k逃不脫和迪瑪希的比較一樣,被視作黃媽第二對於張芯既是紅利也是束縛。

那麼在劉宇寧未能踢館成功之後,《歌手》接下來的爆點是什麼?會是被傳接下來將登場的范曉萱或王心凌嗎?

但即使本季洪濤沒能將《歌手》帶回巔峰,也沒什麼羞愧的。

在騰訊娛樂白皮書中,被唱衰了整整一季的《歌手2018》收視僅以1.015%排衛視全年第八,但網播量28.34億排名第五,網路熱度占據衛視綜藝第一。

這是一個藥丸的綜藝的成績嗎?

我們也許該辯證地看待《歌手》的下墜,收視和熱度下滑是事實,但不是所有的下沉都值得羞愧。

中年危機是個常態,但這就是綜藝生命的一部分。

在台綜藝整體寒冬下,《歌手》終將變成一代國產綜藝的回憶,但絕對不是現在。

只要品質和口碑繼續保持硬核,它就依然是這個台綜冬天里的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