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謹言演技被嘲?《皓鑭傳》能變第二部《延禧》嗎?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於正製造」的天然招黑屬性果然還沒終結啊,《皓鑭傳》剛上線,吳謹言的演技就給diss了。

說《皓鑭傳》像是《延禧攻略》魂穿劇沒錯吧。大豬蹄子、魏姐、高貴妃這些核心主力再出擊,加上寧靜之前一系列風波的蓄勢,延播許久之後,這部萬眾期待的劇集總算開播了。結果一開場,於媽就下猛藥了。

吳謹言飾演的皓鑭先是被誣陷跟人私奔,又目睹親媽被推進井里淹死,網友都說開場十分鐘這劇情夠《知否》演幾集了吧,但就是女主趴在井邊為母親痛哭的橋段被diss了,因為經網友鑒定「根本沒有眼淚」,吳謹言一直被質疑被高估的演技立刻又被網友拿出來吐槽了。

但翻翻網評就會發現,劇集最大的槽點還不是吳謹言的演技啊,而是於正把趙姬這個著名歷史人物,改成了正能量獨立自尊大女主,已經引發了歷史粉的高度不滿,而且劇中服飾也被吐槽不是很嚴謹,有網民表示疑似看到孔明燈。

這種吐槽不論對觀眾還是於正,都早已經習以為常了吧。

改編歷史、主角造型、誇張濾鏡,這些一直是於正劇的話題製造機,但這一切似乎在2018年夏天,那個叫魏瓔珞的宮女帶著那句招牌狠話橫空出世,全面占領了中國人的生活圈之後被改寫了。

但是當臉上寫著「我,李皓鑭,天生脾氣暴,不好惹」的大女主再度粉墨登場,被於媽稱作《延禧攻略》升級版的《皓鑭傳》,卻可能重回於媽劇被吐槽成爆款的老路上。

實事求是地港,《皓鑭傳》在審美風格、製作、敘事上都絕對不是爛劇,但在上一部不僅成為2018年王劇,還奪下TVB收視冠軍並賣到日韓的爆款之後,觀眾對「人民藝術家」於正的要求也不同了。

那麼被寄予厚望的《皓鑭傳》到底是下一部《延禧攻略》還是《鳳求凰》,於媽這一次到底是徹底翻盤,還是再次翻車?

被延禧劇組集體魂穿的《皓鑭傳》不爛啊,但要復制《延禧》式成功有點難

還是從優點開始說起吧。

《皓鑭傳》本身還是有很多看點的,它延續了《延禧攻略》的很多長處,比如飛快的節奏,強戲劇性,精致的服裝和布景,講究的拍攝手法,以及讓人時常恍惚的《延禧》劇組集體魂穿。

而且也能想到為什麼於正會選擇這個故事,奇貨可居的歷史典故、古代著名行銷大師呂不韋上位傳奇,他和嬴政的關係,還有嬴政生母的傳奇故事,簡直就是為於正劇準備的啊。

所以《皓鑭傳》也是標準的於正爽劇模式了。

李皓鑭依然身兼瑪麗蘇和「鬥戰勝佛」兩套人設,開場是被姐妹陷害又如家門淪落歌妓的瑪麗蘇,但經歷短暫的波折之後,很快變身金剛開始反擊一切仇家,並且,也贏得了異人、公子蛟,以及默默愛她卻一直假裝扮演人生導師的大豬蹄子的愛。

先立個flag,大豬蹄子這次演的呂不韋很可能又要火,反正我是已經被這個男人深深吸引了。

很多剛剛從《知否》種田劇趕過來的觀眾紛紛表示不適應,僅僅前面兩集,女主就經歷了喪母、離家、淪落歌妓、在呂不韋的趙國歌舞女子組合中C位出道等一系列事情,讓習慣了2倍速追劇的觀眾紛紛表示1.2倍可以了。

而且,幾乎每一集都有戰鬥,幾乎每一集都有人領便當。

畫面和配色明顯延續了《延禧》莫蘭迪式審美,無論服裝、場景、還是道具看得出用過心思。

有觀眾說秦國服飾不是以黑為主嗎?於正你懂不懂啊?

但開場的故事明明發生在趙國啊,所以服飾多為白色、灰色是對啊。

到了秦國的服飾就明顯偏黑紅,粗獷地多了。

而且相比《延禧攻略》場景多用內景,《皓鑭傳》大場景明顯更多,而且雖然出現了孔明燈這樣的瑕疵,但總體製作是在線的。

從人物上說,劇情主線其實都是跟著皓鑭的成長線展開,女主對自我的認知,也變得比《延禧》中單純的為姐復仇變得更加的曲折和複雜。

但是,即使力爭打造《延禧》升級版的於媽創造出這麼多的優點,卻還是讓人有些失望。

歷史問題先不說,最大的問題是比起《延禧》,這部劇要交代的人物更多,但除了最抓人的魏龍CP魂穿線之外,其它的戲份就明顯弱很多。

而女主這條線雖然做得很緊湊,但bug又讓人看到了熟悉的於正劇。

另一個大問題還是製作雖然精良但細節瑕疵也不少,於正的習慣是不管什麼朝代先把場景和人物搞好看再說,但戰國時代的場景就是應該很質樸的,現在的情況是整部劇視覺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華麗,雖然更滿足年輕觀眾的需求,但歷史粉摳細節可以從早吐槽到晚上。

很長一段時間里,「雷人」都是於正劇躲不開的標籤。

「於正出品,必屬雷品」也是觀眾的一致評價,但以年輕人為目標受眾群的他也懂得如何迎合年輕人的口味,於是當市場風向變幻,他也很快將做精品劇變成了新宣傳口號,而《演戲攻略》也體現了這種製作風格轉變,但《皓鑭傳》會不會回到雷劇路線上呢?現在看的確有這個趨勢,那麼《皓鑭傳》還能復制上一部的成功嗎?

這個問題,就要留給於正了。

吳謹言演的還是魏瓔珞,但聶遠是真劇拋臉了

當然這部劇看完前十集,一個最大的感受是:聶遠真是於正劇的寶藏啊。

過去於正劇的男主演技經常是被吐槽的,但從《延禧》到《皓鑭傳》的聶遠最讓觀眾震驚的就是忍不住驚呼:哇,這也是他?

一般人這個叫「劇拋臉」:每演一部戲,就好像又換了一張臉一樣。但認真聽聶遠的台詞,會發現連聲音都不同了。所以這是劇拋嗓嗎?

聶遠演的呂不韋算是同類角色中的一股演技泥石流了。

很多同類角色演繹都會突出呂不韋梟雄的一面。

但聶遠開場已經完美詮釋出了人物的發跡史,有梟雄氣,有商人的精明狡詐,但又有一股骨子里改變命運的向上之氣。

聶遠的表演是有充滿細節的,開場從買櫝還珠到買下魂穿過來的魏姐,從裝腔作勢搞行銷秀,到忍不住被女主吸引,再到拆穿女主扮醜的計策,整個表演一氣呵成,一場戲演下來我就相信這是呂不韋了。

偷摸摸跟著女主想把女主領回去的表演也妙得很,是那種既慪氣又驕傲還怕被女主看見的心理,發現女主是為了報恩之後眼神一瞥而過的被打動,都能看出聶遠的表演功力。

鼓勵女主念心靈雞湯的對白換成不會演的肯定顯得浮誇,但他念得很自然。

反正我的眼睛是從頭到尾沒法離開這個大豬蹄子,呂不韋這麼一個既計謀百出、深謀遠慮又忍不住被女主征服的梟雄,聶遠演起來是毫不費力又有千般變化的。

連發糖都帶著一股商人的狡黠計算。

有人說這不是又一個乾隆嗎?但乾隆不會看到女主不吃東西立刻把東西塞進嘴里吃,這麼一個小細節不就演出了商人呂不韋的性格了嗎?

當然看《皓鑭傳》還是很難沒有魂穿的感覺。

除了魏龍cp,明玉這一次變成了呂不韋家里的丫鬟,重點工作是盯著女主每天向呂不韋匯報。

上一部一直被踢屁股的李總管這一次是平原君,聶遠買櫝還珠演那麼大一出戲都是為了討好他。

看《延禧》真是恍若隔世了。

袁春望這次也翻身變狠人了。

目前為止這些穿越過來的演員的表演都很有亮點,尤其呂不韋和平原君的魂穿部分化學反應強烈,實際上也構成了觀劇另一個隱秘的看點。

還有一個感覺是大家都變胖了,於正劇組的夥食果然很好。

當然很多人最在意的還是吳謹言的演技。

這一次一開場就被吐槽的吳謹言演技真的翻車了嗎?我倒覺得沒有。

雖然母親落井那場戲眼淚是少了點,但這就依然是那個一路把狠字寫在臉上的魏姐啊。

只不過相比大幅度縮短主人公的「蟄伏期」和「被打壓期」,以一個勝利接著一個勝利來串起魏姐人生的《延禧》,吳謹言這一次的角色就是要走苦盡甘來路線的,而這種人物走向,實際上把吳謹言的演技缺點更明顯地暴露出來了。

一個真正的演技明星,是會把自己本身的相貌氣質藏匿起來去演一個人物的,仔細看卻很有戲劇張力,這才是演技,吳謹言現在的問題是演什麼都像魏姐,這樣觀眾就很容易審美疲勞,而且在塑造出一個經典角色之後,任何表演瑕疵都容易被觀眾跳出來吊打。

但李皓鑭的角色又明顯比魏姐更複雜,一邊在強調女性自我的覺醒和內在的升華,另一邊還在用臉譜化的方式塑造一個不服輸一路開掛的女性角色,吳謹言能不能在接下來的戲份中演技翻身呢?這也是一個有趣的看點了。

《皓鑭傳》還能變第二部《延禧攻略》嗎?它的最大麻煩是又被歷史粉diss了

現在一個業內和觀眾的關注點一定是《皓鑭傳》能變第二部《延禧攻略》嗎?

但就像打造出《金枝欲孽》的戚其義後來的戲也沒復制《金枝欲孽》的成功,傳奇總是難以復制的。

於正更大的挑戰是收視與口水齊飛是於正劇的常態,但好不容易做出一部品質劇之後,是不是又要回到老路上。

於正選擇趙姬為原型展開故事是因為這個人物自帶於正劇屬性,很適合於正用詳細豐富的旁枝末節,去填充這個歷史上被概念化的人物。

但他可能不夠了解的是,在歷史粉之中,秦粉是出了名的剛。

趙姬在《史記》和《資治通鑒》中的口碑從來不好,「絕美」的點也很容易讓演員被吐槽,現在劇情其實根本沒進入後段,歷史粉已經排隊上來猛攻,那麼接下來的吐槽聲也可以想像。

很多人都不解的是,清宮題材改編最多,劇情與史實相差得十萬八千里,但好像清粉都佛系,也不會去猛烈吐槽。但把影視當正史本來就是一種誤解。

歷史對於趙姬的紀錄其實有限,除了能歌善舞顏值蓋世,就是那個被吐槽了幾千年的點,但一個晚年開放的女性少女時代勵志算不算違背歷史呢?可是歷史粉不會跟你講那麼多。

另一個危險是這種負面情緒可能會影響觀眾代入。

《延禧攻略》成為爆款的一大原因是,魏瓔珞那種無視宮規無視規矩的神話逆襲,你要問我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可以億分之億的確定這是假的,我相信大多人都知道這是假的,但看起來很爽,因為這個人物在歷史上紀錄有限,可以隨意代入。

但無論於正怎麼給角色改名,趙姬為原型的角色難免會影響觀眾跟著角色升級打怪的代入感,這也是事實。

《延禧攻略》對於於正是轉型路上的一次逆襲,之前的《鳳囚凰》的收視還算可以,但與此前於正劇巔峰時期的《美人心計》、《宮》、《笑傲江湖》等,還是引發了一場於媽過氣的群嘲。

這逼得於正必須開始一場「轉型」,但在上一部超乎想像的大獲成功之後,接下來是會用力過猛,還是力不能及,才是對於媽最大的考驗。

善於製造話題、引領輿論導向,是於正的高明之處,但觀眾好奇想看一看這劇到底能奇葩到什麼程度的時代過去了。這個時代的觀眾還是想要又爽又有品質的劇。

《延禧攻略》就一個節奏飛快的升級爽文,魏瓔珞做到了無數每天通勤三小時上班被老板懟的苦逼人群的夢想,還沿路帶紅了協助她的NPC——傅恒、皇后,而作死反派壞出了一種性格,也被觀眾想念了。

這些優點這一部未必都有,但類似「不需要為女主操心」的劇,一打開就是看聰明人怎麼收拾不蠢的反派,這些爽劇特質依然得到了保留。

所以雖然趙姬原型對歷史粉不太友好,但你如果喜歡所謂的「爽點」就依然會愛看,於正前兩集的節奏趕得像要馬上統一六國,就是為了盡快讓女主進入逆襲模式,就算人物逆襲還是靠開掛也無所謂。

因為於媽劇本來就是充滿套路與反套路、笑點槽點爽點氣飛的解氣劇,接受這一套的人可以不在意那些情節漏洞,開開心心看魏龍CP魂穿再相逢;但如果你對邏輯和歷史嚴謹有要求,認為女主必須配得上聶遠的演技,那棄劇保平安也是一種選擇。

大豬蹄子的演技能救回《皓鑭傳》嗎?更大的可能是根本不需要救。

雖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但越吐槽越紅一直是於正劇的宿命,《延禧攻略》只是一次美麗的意外,《皓鑭傳》則是一次於正的回歸。

在許多人開始奮起吐槽的時候,於媽也許又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