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熊貓陣亡,陌陌、YY財報背後的直播江湖仍在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熊貓直播倒下前,陌陌、YY接連發布了自己的2018年財報,都宣布了平台的盈利情況。

一邊暗示著直播漸涼,一邊又給直播注入強心劑,同一賽道的玩家們呈現出了兩級分化的局面,直播行業再次進入洗牌期。

仔細分析陌陌和YY兩家的財報就可知道,在營收結構上,2018年Q4陌陌的直播業務營收占總營收的76.98%,同期,YY直播服務營收占總營收的94.61%。

直播業務的重要性不可言喻,即便熊貓陣亡了,江湖仍在。而在直播江湖中,陌陌和YY這兩個玩家又有什麼樣的思路呢?

陌陌和YY都靠直播賺錢,但直播業務進入瓶頸期

根據財報,陌陌已經連續16個季度做到了盈利,從2017年Q4到2018年Q4,陌陌直播服務營收占總營收的比重幾乎都在76%以上,可見直播已然是陌陌的營收支柱。

而直播營收占大頭的平台不止陌陌一家,YY其實也一樣,它已經連續5季度直播營收占比92%以上。

不可否認,陌陌和YY對直播的依賴程度過高,而凡事要對立來看,有好必有壞。雖然直播對它們盈利提供了很大的助力,但企業的利潤空間很容易受到直播大環境的直接影響。

根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4.56億人,增長率為14.57%,預計2019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5.01億人,增長速度放緩。

基於直播用戶增速的放緩,陌陌和YY的直播營收增速也會有所下降。

先看陌陌,其直播營收同比增速從2017年Q4的62%將至2018年Q4的36%;再來看看YY,它的直播營收增速在同一時期從51.9%減少到30.4%。

很明顯,國內直播市場已接近飽和狀態,直播紅利也日益減少,要想多分一杯羹,可能就需要做出改變。

一、陌陌回歸社交,但路不好走?

有句古話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2016年陌陌轉戰直播戰場的同時,也遇上了直播元年,其身份也從青銅變為了王者。但如今直播遇冷,如果陌陌繼續死磕直播業務,或許會讓它往「不健康」方面發展。

陌陌似乎意識到了這點,為此它做出了一點改變。在2018年初陌陌收購了探探,而這一舉動很容易被外界認為它要逐漸擺脫直播的依賴,重回老本行。

但單憑這一點,並不能完全證明陌陌有回歸社交之心。近期,陌陌秘密發布了6款社交和錄影與錄像產品,這便印證了陌陌CEO唐巖「通過自研和投資的方式加大開放式社交投入」的態度。

其實,陌陌收購探探也就重新定義它為「社交+直播」屬性的平台,同時在一定程度上也讓它做到了去直播化。確實,這一做法頗有成效,在2018年財報上可以看到,陌陌在Q4增值業務收入同比增長了272%。

唐巖在3月13日的財報電話會議中曾表示,未來用2-3年時間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長引擎。而從陌陌與探探結合後,在開放式社交領域的地位就可知道,這目標確實有做到的可能性,畢竟這兩個平台當時在陌生人社交領域也是有一定的名氣。

但唐巖也曾說過,陌陌和探探這兩個平台的月活躍用戶之和尚不足其目標市場規模的一半。也就是說,這兩個平台的社交屬性能發揮的作用比較有限,而且新開發的產品目前還沒有太出色的表現,一句話概括,陌陌將重點轉向社交仍需一段時日。

另外,在陌生人社交領域,大多數平台一直被貼上一些不道德的標籤,而對新入場或重回戰場的平台來說,同樣難逃這方面的困擾。加上相關部門對內容監管的趨嚴,陌生人社交產品的監管也面臨著很大的挑戰。

雖然陌陌的「社交+直播」模式比較新穎,並且所要面對同質化產品競爭的可能性也比較小,但陌生人社交模式固有的弊端對其發展勢必會產生一些阻礙作用。

所以,陌陌回歸社交,方向是可行的,但能不能快速獲得好的成績,還得看其創新的速度,以及它是否能發掘用戶更多的需求。

二、YY出海為直播再添一把火,但能燒多久?

面對同樣的處境,YY選擇走出國門,這與陌陌的做法完全不同。

前不久,YY宣布完成了對BIGO的收購,這一戰略布局驗證了YY進軍海外市場的決心。雖然YY2018年財報上沒有BIGO的相關財務數據,但YY的出海產品在海外下載量榜單及收入榜單上都有不錯的表現。

據權威應用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發布的1月中國視頻/直播類應用在海外下載量以及收入排名TOP20的榜單,YY直播的母公司歡聚時代在下載榜TOP20中,有5款產品入圍;在收入榜TOP20中,占據了6個名額,其中YY直播也在其中。

然而,直播出海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幾家歡喜幾家愁是自然定律,而能夠長久發展的平台並沒有幾個。比如,近期鬥魚海外擴張受阻;再如,花椒直播與六間房合併後,首先砍掉海外業務;又如,與YY同屬一梯隊的陌陌都尚未開啟海外業務,仍處於觀望狀態。

這也就意味著,海外市場並不是那麼容易拿下,加上直播受政策、監管、文化的影響比較大,而這些東西在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標準,YY能否完全適應國外市場,還是個未知數。而目前它在海外獲得的成績是不是能繼續保持下去,也都需要時間去驗證。

需注意一點,BIGO的業務主要分布在東南亞,而YY的目標是成為全球最大的視頻社交平台,那麼它如何做到從外圍戰場再回來合圍,奪回國內市場,也是YY亟需解決的一道難題。

陌陌向左,YY向右

就實力來論,陌陌和YY兩個玩家的差距並不是很大,但是它們的未來發展重點就有截然不同的選擇,而這其實與它們整體的戰略方向有關聯。

歸根究底,陌陌是一款社交產品,與YY這類直播產品的出身本就不同。要知道,陌陌的社交屬性已經為它積累了一定的用戶量,而只要將原有的流量導入直播業務中,就可做到低成本獲客。這也就能理解為什麼陌陌又要回歸社交了,畢竟社交的身份在前期就把它拉進直播領域的前列。

此外,陌陌的社交基因在商業模式上也為其帶來了一定的好處。事實上,陌陌探索的是多元化的收入結構,直播只是其中的一環。

雖然陌陌到目前為止仍然是直播占據了它的「大壁江山」,但其收入結構還是得到了明顯的改善。與2017年第四季度相比,陌陌2018年Q4的直播營收占比下降到76.98%,增值服務營收則提升到了18.8%。

這樣的改變反而讓陌陌廣撒網,在面對複雜的市場環境時,不至於被一棒打死,讓它始終保留不同的增長空間。確實,這樣的布局也讓陌陌嘗到了一點甜頭,必然它未來要在多元化上重點發力,才有可能鞏固其護城河。

相比之下,YY的志向就不在於此。

YY本質上就是一個內容平台,大多數的內容經營都是圍繞直播的主題。基於對直播有較高的重視度,它似乎在剝離直播以外的業務。

據了解,在3月5日YY將在線遊戲注入上海創思,並獲得上海創思30%的股權。但YY方面卻透露,在2018年第四季度,在線遊戲業務貢獻YY Live業務部分不到3%的收入,在YY與上海創思交易完成後,在線遊戲業務相關的全部收益將不再並入集團報表。

從這就能看出,YY更願意深耕直播,那麼它的出海計劃也是情理之中。倘若YY真的能把直播內容的壁壘加固,那麼在垂直領域它的地位也就站穩了。

然而,目前的整個直播大環境確實不夠好,即便陌陌和YY都能率先上岸,但未來的直播大方向又會走向何方?

直播未來走向:一元化OR多元化

其實,在直播領域無論一元化還是多元化,都是有利有弊的。

而直播平台要往哪個方向走,更多的是要結合平台的自身情況來決定。好比在一個十字路口,只要能到達目的地,向左向右本身沒有對錯可言。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陌陌拓展新業務主要體現在增值服務上,而增值服務的最大看點就是探探的會員訂閱。雖說在2018年第四季度探探的付費用戶有一定的增長,但增速並不是很大。從2018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陌陌的付費用戶只增長了490萬,相比之下,在這期間YY的付費用戶增長數就更少,只有200萬。

即便會員付費時代已到來,但從用戶付費的意願看,他們可能更願意在視頻平台上付費。據了解,在2018年第四季度末,愛奇藝的訂閱會員規模達到8740萬,付費會員占比達到98.5%,而且全年會員服務營收為106億元,較2017年增長72%。

可見,會員付費確實對平台變現有很較大的貢獻,但在直播平台上這仍需要一個較長的培養過程。也就是說,增值服務在短期內要有大的突破,這難度有點高。

另外,很多直播平台都是起家於直播,社交等其他基因比較弱,或許對它們而言,一元化還是多元化,難度都不小。只不過,直播基因已經根植於很多平台的骨髓中,筆者認為,未來的直播市場上可能會有比較多的平台跟隨YY的腳步。

但這並不等同於YY就比陌陌好,至於陌陌和YY兩個玩家誰能活的更好,就讓時間去檢驗吧。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本文首發曠創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