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放桌上,螢幕要朝上還是朝下?絕大多數人都錯了。

手機放桌上,螢幕要朝上還是朝下?絕大多數人都錯了。 聯誼技巧 第1張

第1章 驗貨

屋子里一片漆黑。

許意暖僵直身體躺在床上,覺得身子像是下了魔咒一般,動彈不得。

今晚……是她和一個老男人的訂婚之夜!

她聽到開門的聲音,嚇得死死閉上眼睛,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傳聞顧家老三貌醜無比,而且脾氣古怪,兇名在外。但那方面似乎有缺陷,身邊沒有一個女人。

全城上下,即便再有人貪圖顧家的家業,也不敢嫁女。

但,許家敢。

許家缺錢,集團瀕臨危機。她爸借了高利貸,現在對方在追債上門,要她爸的命。

她爸迫不得已,捨不得犧牲她姐姐,結果就把她送了過來。

對方一口應下,並要求今晚驗貨。

驗貨……說難聽點,就是檢查身體。她對於顧老三來說,只是個貨物而已,各取所需。

她覺得對方四五十歲了,還沒結婚生子,不是那方面有問題,就有什麼特殊愛好。

比如……虐待!

她一想到身子更加顫栗。

被子掀開,一只大手撫摸上來,微微粗糙,也有些冰涼,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之手。

「啊——」

她嚇得尖叫出聲。

對方陷入短暫的沉默,隨後道:「害怕?」

他的聲音很沙啞低沉,以她現在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下,根本辨別不出好聽還是不好聽。

只覺得聲音有些暗沉,仿佛是生氣了。

一想到她爸還等著救命錢,她死死咬牙,強忍著空氣,哆哆嗦嗦的說道:「是……是有點害怕,可是我能克服……」

「開燈吧,開燈或許你有安全感一點。」

對方倒是很紳士,沒有強勢的要求什麼。

他抬起手,想要觸摸牆壁上的開關,卻被許意暖緊緊拉住手。

「不要……」

她聲音顫抖,似乎是在乞求。

外人都說顧老三張的兇神惡煞,面目可憎,臉上甚至還有一指長的傷口!

這要是開了燈,她那點心理素質,豈不是要嚇得暈過去?

開燈……萬萬不能的!

顧老三微微沉默,似乎意識到什麼,慢慢抽回手。

他大手撫摸過她的臉頰,她想要阻止,卻不敢。

「先生……我還是第一次,能……能溫柔點嗎?」

她卑微地說道。

他的手指從眉間向下,蔓延過過她的鼻梁、唇瓣,然後是修長的脖頸,還有消瘦的香肩,鎖骨……

再往下,是無限春光。

她的身子更僵硬了,死死繃著,小手都攥著床單,快要抓破。

男人明知道她害怕,但還是不緊不慢,似乎要慢慢壓垮她的意志。

「你知不知道,今晚躺在這兒,意味著什麼?」

「意……意味著我從此以後是……是您的人。」

「嗯,還有點自知之明。我需要一個妻子,而你需要錢,我們兩個一拍即合。」說話間,他的手覆蓋在她白皙的皮膚上。

許意暖長這麼大,從未經歷過如此羞恥的事情,覺得面色漲紅,恨不得一頭撞死。

她明明那麼排斥這個陌生人,可今晚卻要成為他的女人,以後也要成為他的妻子。

他已經四十多了,她才十八……

這年齡,還真是諷刺!

也許,這就是她的命吧……

她沒時間怨天尤人,因為他的大手竟然已經到了……

第2章 我男人是最帥的

「你應該知道驗貨的意思。」

他淡淡地說道,帶著命令的口吻。

她聞言身子一顫,知道對方因為自己的掙扎反抗而有些不耐煩了。

昨天,她剛過完成人禮。

如今,成熟的果實放在老男人的面前,任君采擷。

她沒有資格要求什麼,只希望他能溫柔點,不要有什麼變態的手段折磨自己。

她鬆開了小手,放棄無畏的抵抗,以為接下來是男人的占有,沒想到下一秒被子蓋在了她的身上。

她微微一愣,耳邊傳來他漸行漸遠的聲音:「檢查過了,很乾淨。你現在還小,等你真的準備好了,我會要你的。」

她愕然,睜開眼,可男人已經離開。

她急忙開燈,不明白他是反悔還是答應了。

她想要追出去,但是卻又不敢。

她環顧包廂四周,那男人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只有空氣中有一種淡淡的煙草香,並不濃鬱,甚至有些好聞。

她等了十多分鐘,確定那男人不會回來,才披上衣服出去。

沒想到門口等待她的竟然一大波記者。

閃光燈齊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靠的近的話筒甚至都快要逼到她的臉上。

記者咄咄逼人的問道:「我們接到熱心群眾電話,說你和顧家三爺在一起訂婚了,請問是真的嗎?」

「三爺呢?沒有跟你一起出來嗎?」

「請問,三爺是否和傳言一樣呢?」

「時間這麼短就出來了,請問顧三爺那方面能力確實不盡人意嗎?」

外人皆知,顧三爺貌醜人惡,而且不喜歡女色,傳言那方面有缺陷,不能人道。

許意暖從未見過這種陣仗,被逼的連連後退。

最後撞在了柱子上,逃無可逃。

顧家是帝都的超然權貴,記者根本得罪不起。

可現在有人明目張膽的針對顧三爺,那就是和顧家作對。看來,有人在背後撐腰。

顧三爺答應幫助自己,她這個時候不能陷人於不義。

怎麼……怎麼辦是好?

就在她百般為難之際,有人在馬路對面的商務車中看得清清楚楚。

黑暗中,男人的臉模糊不清。

司機道:「先生,看來家族那邊有所動靜了,是想借別人的口造謠先生。要我下去處理嗎?」

「去吧,別嚇著她。」

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冷漠響起。

就在司機下車準備叫人處理的時候,這邊的許意暖有動靜了。

只見她蒼白的小臉突然展開燦爛的笑容,臉頰飛起一抹雲霞,好似含羞帶怯的模樣。

「三爺還有些事情,就先離開了,讓我休息過後再走。畢竟,我都下不來床了,還怎麼走路?」

她沒有直言長短的問題,單單說自己下不來床,就已經證明了男人的能力。

記者沒想到等來這番回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那這位小姐……外界傳言顧三爺的外貌……」

「我男人自然是全天下最帥的,你們有誰見過他真正面目嗎?我家男人低調,只喜歡在幕後,不喜歡在幕前。沒想到就被有心滋事的人造謠成醜陋心惡!也只有我男人心胸寬廣,不和這些小人計較。所以,女人啊,選男人還要選三爺這種的。大度,讓人有安全感,關鍵……還夜生活和諧!」

她說的眉飛色舞,一口一句「我男人」,說得好似是真的。

反正沒人見過顧三爺的廬山真面目,任憑她牛皮吹破,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第3章 共進夜宵

她心里洋洋得意,為自己的聰明才智點個讚。

記者此時更不知道要如何接話了。

她們是受人指使,故意來採訪的。為的就是套出買主想要的話,可如今……一句都套不上,可如何是好?

「好了,我不和你們說了,等會我男人還要接我去吃夜宵呢!我要先走了!」

她笑得大方,擺擺手就要走。

沒想到一個尖嘴猴腮的男記者叫住自己。

「既然顧三爺這麼好,這麼會疼愛女人,怎麼他先走了,也沒給你留個專車送你回去。」

此話一出,她背脊一僵。

她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隨後說道:「誰說沒有?司機還有五分鐘就來了,我在門口等等不行嗎?哎,我都告訴他不要派人送我,太高調,但他就是不聽呢!」

「是嗎?那我們就等等五分鐘,看看是不是和小姐說的一樣!」記者不松口,執意要等下去。

她心里咯噔一下,懊惱自己說短了時間。

這五分鐘,哪里會有專車?

她趕緊借口說上廁所,開始絞盡腦汁的打救援電話。

她拜托閨蜜,趕緊開著她的奧迪A6出來救救急。

等她上完廁所出來後,沒想到門口停了一輛黑色的勞斯勞斯,車門處站著一個身穿燕尾服的老者。

他朝著許意暖微微俯身,然後打開了後車座的門,道:「許小姐,請上車,先生已經在別墅等候,等著和許小姐共進宵夜。」

許意暖聞言特地環顧四周,她覺得顧老三肯定在她身上裝了竊聽器,不然怎麼知道這兒發生了什麼?

她沒時間猶豫,趕忙上了車。

她現在巴不得逃離這個現場!

車子一旦發動,她立刻拍著胸脯,長舒了一口氣。

而此刻,商務車內,司機驚嘆的說道:「先生,沒想到許小姐這麼聰明,幫先生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這些記者我立刻處理掉,絕對不會讓新聞落在老太太爺的手中。」

「不必。」

男人阻止,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黑暗中,那獨屬於獵鷹的鳳眸帶著幾分侵略性。

這丫頭說「我男人」這三個字的時候,他怎麼突然就驕傲了呢?

他摸了摸鼻頭,司機明白,這是他家先生看中獵物後習慣性的動作。

看來先生不只是把對方當成契約婚期對象,而是有別的圖謀了。

「我要她的全部資料,順便打探一下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是,先生。」

獵鷹,要出動了!

很快,新聞落在了顧家掌權人手里,年逾六十歲,身體依然健朗的顧老爺子手上。

老爺子看的頻頻發出笑聲,指著螢幕里的許意暖,道:「就要這個丫頭給我做兒媳婦!就要她!趕緊給老三下達命令,趕緊把這女孩子帶回家,我看著喜歡!」

……

最後許意暖站在一棟別墅面前,目瞪口呆。

老者打開了大門,恭敬地說道:「許小姐,我是先生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安叔。先生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很快就會回來陪你共進夜宵。」  

許意暖心里叫苦不迭,她才不要和顧老三共進什麼宵夜!

她真的只是隨便說說啊!

第4章 傳說中的顧老三

她嚇得走不動路,還是安叔命人將她推進去的。

她坐在餐桌前,桌子上已經放好了精致的夜宵,還點燃了蠟燭,好似燭光晚餐一般。

可是她卻一點興致都沒有。

腦海深處,關於顧老三的傳聞接二連三的冒了出來。

他年紀一大把,有特殊癖好,性格古怪,而且還面相醜陋。

他大哥連兒子都比她大了,可他到現在還孤家寡人一個,還傳說那方面不行!

今晚,她都脫光光了,他都沒要自己,可見傳聞不假。

她好不容易擺脫了顧老三,沒想到應付了下記者,刨個坑又把自己坑回來了。

她欲哭無淚,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她緊張無比的時候,安叔的聲音傳來。

「先生,里面請。」

顧老三回來了!

她嚇得騰地站起,沒想到膝蓋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上,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顧寒州一進來就看見她彎著腰,疼的團團轉的樣子。

他感興趣的挑眉,聲音低啞暗沉的響起:「你在幹什麼?」

她趕忙抬頭,入眼……是一場恐怖的臉。

半張臉像是被火燒過一般,醜陋無比。

那一雙眼,如同獵豹,帶著戾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像是欣賞自己的獵物。

他比想像中年輕,卻比想像中恐怖!

她啊了一聲,嚇得連連後退,最後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顧寒州蹙眉,上前想要攙扶她,她卻像是受驚的兔子,撥開了他的手。

「你……你不要碰我。」

「你怕我?」他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他的氣場太過強大,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閉著眼,都不敢睜眼看他的樣子,怕再一次視覺衝擊。

她想要搖頭違心地說不怕,但卻實在做不到。

她瑟瑟發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現在明明是炎炎夏日,夜晚乾燥,但她卻覺得很冷很冷,像是掉入冰窖一般。

顧寒州面色陰鷙,有些煩躁的扯了扯衣領。

她怕自己很正常,在他的預料之中,但……看她此刻哆嗦的樣子,抗拒自己的靠近,讓他很不舒服。

如果……她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這個妻子也沒有娶回家的必要。

「把她送回去。」

顧寒州扔掉了領帶,冷聲說道。

安叔在一旁默默地嘆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女孩子和以前的女人一樣,都只從外貌看人。

他上前,道:「許小姐,我送你回去吧。先生和你的訂婚算是作廢,但依然會幫助許家。先生是說一不二的人,放心好了。」

許意暖聞言睜大眼睛,沒想到幸福來得這麼突然。

她可以保住自己清白的身子,並且還拿到了投資?

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拒絕安叔的好意,連忙逃走。

這兒陰沉沉的,她害怕……

安叔看著她的背影搖頭。

隨後他去了書房敲門。

「她走了?」

里面傳來顧寒州的聲音。

「是的,先生。」安叔無奈的說道。

先生好不容易感興趣的人,但對方卻沒有福氣,就這樣錯過了。

但願先生能遇到更好的!

書房內沒有回應,一片沉默。

第二天,安叔前去開門,沒想到門外睡著一個人,竟然是昨晚離開的許意暖!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20994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