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親身體驗幾個婚戀網站發現漏洞

記者親身體驗幾個婚戀網站發現漏洞 相親聯誼 第1張

資料圖

  婚戀網站之所以被認為審核不嚴,騙子橫行,一方面是因為目前婚姻信息並沒有做到全國聯網,查詢婚姻狀況比較複雜;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用戶將太多希望寄托於婚戀網站,容易放鬆警惕,讓騙子有機可乘

  法治周末記者 平影影

  財務自由、文藝灑脫的攝影師、風度翩翩、溫文爾雅的香港富商、靦腆敦厚、細心顧家的公司高管……曾經,打開世紀佳緣網站、登錄帳號、查看收件箱是王麗(化名)每日必做的功課,通過條件篩選以及多次聊天的感受,王麗也曾確定過幾個讓人艷羨的對象。

  但在接觸中,這些攝影師、香港富商、技術高管等漸漸地露出了真面目。

  「只在固定時間點開機聯繫,其他時間失聯,最後承認是已婚;提到工作就言辭閃爍,最後發現職業收入都是虛構。有一個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才承認自己根本沒有房子,也沒有工作。」王麗稱自己最後連電腦另一端的「有緣人」到底是男是女都不敢確定了。

  正是因為經歷過這一切,王麗對最近掀起輿論風暴的「工程師之死」一事並沒有太過詫異。

  所謂「工程師之死」,是指最近Wephone(一款網路通話軟件)創始人蘇享茂跳樓自殺,在結束自己的生命之前,他在社交網路po文稱,自己被前妻翟某逼死。

  而蘇享茂及其親屬都表示,蘇享茂跟翟某是在世紀佳緣網站相識,當時雙方資料均顯示為「未婚」,結婚前對方才告知幾年前有過一段婚史。

  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在網上發聲明稱,弟弟臨終前發布之所涉及的聊天記錄、資金往來、離婚協議屬實。另據警方透露,死者確實屬於跳樓自殺。經家屬報案,目前警方正在調查。

  輿論嘩然,翟某成為眾矢之的,遭到網友一邊倒地譴責;但也有越來越多的網友將目光聚焦在世紀佳緣網站,質疑其未盡審核義務。

  與此同時,諸多網友開始在網上發布自己在婚戀網站的遭遇,痛斥婚戀網站上騙子橫行,並質疑婚戀網站審核機制缺失。一時間,包括世紀佳緣在內的婚戀網站集體站在了輿論風暴的中心。

  分分鐘變身高富帥

  「這麼跟你說吧,婚戀網站對用戶幾乎是不審核的。只要你有手機號,就能註冊成白富美或者高富帥。」離異多年的王麗,想起自己曾長期將希望寄托在婚戀網站,不住地自嘲,「我還以為婚戀網站的目標用戶都是以結婚為目的的,網站會對其有一定的門檻和篩選,看來是我想多了。」

  而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從一開始滿心期盼,到後來戒備重重,再到最後完全放棄,像王麗這樣的婚戀網站用戶不止一人。

  跟王麗一樣,離異的李誠(化名)最初也希望能通過婚戀網站找到另一半,於是在百合網註冊了帳號,並如實填寫了個人信息。但一向做事謹慎的她發現,跟自己聯繫的用戶很快就露出了「馬腳」。

  「比如有的人資料顯示學歷是研究生,但聊天時可能忘了,脫口而出是本科學歷,拆穿之後就立馬消失。有的資料顯示未婚,實際上已經結婚了。」遇到多次這樣的事情後,李誠也有些迷茫,「網站難道不應該做一些最基本的審核嗎,比如婚姻狀況、職業等情況,應該做起來不難吧!」

  為了體驗婚戀網站的個人信息審核等情況,法治周末記者先後在世紀佳緣、珍愛網、百合網等網站註冊了會員帳號(註冊會員均為免費),結果發現成為會員唯一需要驗證的只有手機號,此外還需填寫身高、婚姻狀況、學歷、收入等基本內容,但上述這些內容都可以自由選擇。

  其中,在世紀佳緣上註冊用戶可以選擇認證,認證方式有身份證認證、郵箱認證等,但這些認證完全由用戶自願選擇,非必選項。

  於是,在總共花了不到6分鐘的時間內,法治周末記者分別在世紀佳緣、珍愛網、百合網上成為了32歲、月入5萬元以上的未婚女性、34歲、月入5萬元以上的未婚男性以及33歲、月入5萬元以上的未婚女博士。

  但實際上,這些年齡、收入、學歷全都跟記者實際情況不符。

  一位從未使用過婚戀網站的用戶對可以隨意填寫個人信息表示詫異:「就算學歷、房產、職業等不審核,但作為婚戀網站,對性別、婚姻狀況應該有基本的審核吧!」

  法治周末記者就此情況撥打上述網站客服電話,珍愛網和百合網客服均表示,用戶在註冊帳號時,包括性別、婚姻狀況等情況在內的信息都是可以自由填寫的,個人認證也是自由選項。不同的是,珍愛網客服表示後期可能會有工作人員對用戶資料進行審核,要求用戶提交身份證等資料進行認證,但由於平台用戶數量太大,不一定所有人都會被要求做認證;而百合網客服則直接表示,用戶註冊時,平台只驗證手機號,而通過一個手機號,平台是無法知道用戶的婚姻狀況、性別、子女狀況等信息的。

  數萬元服務費難買「真實」

  王麗和李誠都告訴記者,註冊成為婚戀網站用戶都是免費的,網站就算有辦法去審核用戶信息,也不會去做,只有那些高端收費項目會對用戶進行一些材料審核。

  「比如一對一紅娘服務,宣傳時稱會對所有客戶進行嚴格審核,包括婚姻狀況、財產信息等,但據我所知,只要想在資料上作假,紅娘根本審核不出來。」李誠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蘇享茂跟翟某的結合似乎從側面印證了這一點。

  據蘇享茂和其家屬公布的信息顯示,蘇享茂和翟某是今年3月30日通過世紀佳緣網紅娘一對一服務介紹認識的,據稱蘇享茂為此付費幾萬塊,有專門的紅娘。

  既是如此高端的紅娘服務,為何翟某離異的情況未被審核出來?如果一開始翟某的資料顯示為「離異」而非「未婚」,兩個人是否根本沒有開始的機會……

  9月10日上午,世紀佳緣網通過微博對蘇享茂事件作出回應,回應稱:「經核實,WePhone已故創始人蘇享茂及前妻翟某系世紀佳緣會員,並完成實名認證。世紀佳緣會密切關注事態進展,並配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取證工作。」

  對於網友關心的是否存在身份信息造假、是否系職業婚騙等問題,世紀佳緣未置一詞。

  法治周末記者從多位世紀佳緣VIP會員處了解到,世紀佳緣的VIP服務有很多項,其中的「一對一服務」也就是線下紅娘一對一高端服務,其費用動輒幾萬元。

  世紀佳緣官網的宣傳資料顯示,其提供的一對一服務具有專業的紅娘團隊,並且能提供嚴格的人工篩選服務;此外還宣稱引進了公安身份驗證系統,能夠驗證客戶身份真實性;不僅如此,還有嚴格的監管審核制度、整齊劃一的規範管理等。

  法治周末記者以用戶的名義咨詢了一對一服務的紅娘熱線,一名線下紅娘詢問記者是找結婚對象還是戀愛對象後,就催促記者攜帶身份證、戶口本、學歷證明、工作證或名片到線下門店面談。

  當記者詢問對方,如何保證用戶提交的資料信息為真實時,對方表示若有人刻意提交偽造證件,一時半會兒也是無法識別的。

  如果對外宣稱的「嚴格的人工篩選服務」「嚴格的監管審核制度」等無法識別出偽造證件,那麼一對一服務所收取的高額費用有何意義呢?

  對此,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亞太網路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劉德良表示,在「工程師之死」一事中,目前得以確認的事實是蘇享茂和翟某是通過世紀佳緣一對一紅娘服務撮合的,也就是說蘇享茂和世紀佳緣之間有合同關係。

  「至於離異的翟某為何個人資料顯示未婚,目前尚未有官方結論。但如果是翟某偽造證件,提供虛假資料,那麼翟某或涉嫌合同詐騙,若紅娘對此也知情,那麼世紀佳緣也涉嫌合同詐騙;若紅娘不知情,那麼就要看其合同中是如何約定的,世紀佳緣或涉合同違約。」劉德良說。

  網站稱無法核實會員資料

  而法治周末記者在註冊過程中發現,婚戀網站在用戶註冊協議或服務協議中,均對網站的審核能力、責任等進行了說明。

  世紀佳緣在用戶註冊協議中稱:「對於用戶上傳的照片、資料、證件等,世紀佳緣已採用相關措施並已盡合理努力進行審核,但不保證其內容的正確性、合法性或可靠性,相關責任由上傳上述內容的會員負責。」

  珍愛網在服務協議中也有類似規定,「對於會員上傳的照片、資料、證件等信息,本網站已採用相關措施並已盡合理努力進行審核,但不保證其內容的正確性、合法性或可靠性」。

  百合網則在註冊協議中直接地表示「婚姻狀態、職業、學歷、收入等信息目前暫不能核實」。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婚戀網站的模式高度相似,無論是會員發布信息流程、會員間溝通方式,還是網站推出的一對一高端紅娘服務,幾乎全都如出一轍。

  其收費模式也均為免費會員註冊+增值服務,例如註冊成為會員以及使用部分服務是免費的,但一對一紅娘服務等則為收費服務。據法治周末記者接觸的多名世紀佳緣、百合網、珍愛網用戶表示,一對一紅娘服務的收費從幾千元到十幾萬元不等。

  「當網站提供的是免費服務時,其本身只是一個信息發布平台,此時作為網站來說,只要做到網路安全法規定的法律義務,如實行實名制,對公共信息進行巡航等就可以了,它不必承擔對用戶婚姻狀況、職業收入等情況的審核義務。」對此,北京郵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互聯網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謝永江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劉德良也認為,因為婚戀網站涉及到戀愛、婚姻等終身大事,所以在很多人看來,婚戀網站和普通網站相比,應該對用戶婚姻、收入、學歷等進行更為嚴格的審核,但實際上這樣的要求於法無據。

  「婚戀網站提供免費註冊服務時,根據網路安全法的要求,它只要實行實名制即可。我個人認為,此時再要求它去承擔其他的審核義務,明顯加重了平台的負擔,並且超出了它的能力。」

  收費服務不核實或違約

  但謝永江指出,當用戶享受的是婚戀網站一對一紅娘服務時,網站則需要對用戶的婚姻狀況、學歷、職業、收入、房產等信息盡到形式審核義務。

  不過他指出,實際情況中,網站的能力和權力都是十分有限的,因此做到何種地步,網站才能被認為是盡到了審核義務,一直是相關問題爭議的核心。

  「比如網站要想審核用戶的婚姻狀況,可以要求對方提供戶口本,這時碰到材料造假的問題該怎麼辦?我認為,只要網站的工作人員憑借專業經驗認真去辨別、去對比了,那麼就能認為網站盡到了審核義務。如果用戶提供了戶口本,網站沒有盡力辨別,對一些顯而易見、或者通過公開資料查詢能發現的造假信息視而不見,那就能認定它未盡審核義務。」謝永江表示,審核用戶的學歷、房產信息等也是同理。

  但劉德良指出,當用戶享受的是婚戀網站一對一紅娘服務時,網站要盡到何種義務,承擔何種責任,還是要看跟用戶簽訂的合同。

  「如果合同中承諾網站對客戶資料進行審核,並且保證客戶的真實身份,那麼我認為此時網站要做的就不僅是形式上的審核,而是要真真正正的審核,保證客戶資料的真實性。如果承諾的服務沒有做到,那麼網站或涉嫌合同違約。」劉德良說。

  不僅如此,劉德良還指出,婚戀網站對外宣傳時所稱的引入公安身份驗證系統,可能會對用戶產生誤導,認為能從這個系統查出所有的信息,但實際上這個系統只能查出電話號碼對應的人名,因此網站還涉嫌虛假宣傳。

  謝永江表示,婚戀網站之所以被認為審核不嚴,騙子橫行,一方面是因為目前婚姻信息並沒有做到全國聯網,查詢婚姻狀況比較複雜;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用戶將太多希望寄托於婚戀網站,容易放鬆警惕,讓騙子有機可乘。

  「未來,若婚姻信息做到全國聯網,用戶可授權婚戀網站去查詢自己的婚姻狀況,就像現在買房時提交納稅證明一樣簡便,那麼婚戀網站的審核就會變得容易且高效。」謝永江說,即使如此,面對婚戀大事,用戶還是要自己提高警惕,並且在接觸中去調查對方的情況,不能將希望完全寄托於婚戀網站。

使用 Facebook 預約

小秘書
About 小秘書 21045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