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婚五年親家無需會晤,過年各回各家,papi醬的婚戀不雅奇葩嗎?

文 | 范娜娜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該明白,男女間的親密關係,不管是利益結合也好、是性的迷戀也罷、抑或是共同成長,獨立人格都不可或缺。畢竟人生的下半場,結婚生子並不是終點。

「知道」跟你談談,現代年輕人的婚戀觀到底怎樣才算正確。

成婚五年親家無需會晤,過年各回各家,papi醬的婚戀不雅奇葩嗎? 相親聯誼 第1張

papi醬 (IC photo/圖)

「離經叛道」的papi醬,再一次語出驚人。

在最新一期《拜托了冰箱》里,papi醬稱雖然與老公已經戀愛10年結婚5年,但倆人過年依然是各回各家,並稱從談戀愛到結婚,兩家的親家也從未見過面。

不僅如此,Papi醬還在節目中坦誠:「我自己有一個想法,對你的父母來說他們的兒子是最重要的,對我的父母來說,他們的女兒是最重要的。所以其實女婿要不要帶回來,兒媳要不要去(婆婆)家是次要的。我們先去陪各自的父母比較好。」

有網友表示接受不了,但也有人心生艷羨,直言「這是什麼神仙婚姻?」。

papi醬將個體婚姻經驗的公開演說,雖然不具有全樣本意義,但在微博話題下方關於結婚後,雙方親家一定要見面嗎的投票里,88%的網友支持papi醬的做法,能引起如此多青年的認同,也著實體現了一種新的婚戀傾向。

  代際婚戀觀的交鋒:

  新時代青年的不一樣

長久以來,男性與女性在經濟上的不平衡造就了的戀愛關係上的不對等,要求女性三從四德、賢妻良母,而男性則站在權利的制高點上,置身事外。父權之下,女性永遠是景觀。

進入現代後,女性不斷崛起,婚姻在進化,婚戀觀也在不斷更迭。社會學家安德魯·切爾林在《破鏡重「緣」——美國社會婚姻現象分析》里通過對美國婚姻史的研究歸納了婚姻發展的三個階段:從制度化婚姻到陪伴化婚姻再到個人化婚姻,在制度化階段,婚姻是一種趨利避害的選擇;在陪伴化階段,婚姻是最長情的告白;而在個人化階段,婚姻里的男女更加追求自我成長與價值做到,希望彼此能夠理解、欣賞、支持。

當下的中國就在走向個人化婚姻階段,在放蕩不羈愛自由的年輕人理解里,papi醬的婚戀觀真的不算奇葩。

親家無需見面、過年各自回家、沒有結婚儀式的舉措咋聽之下是挑戰了傳統,但深究起來,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其所遭受的爭議本質上指向著新世代價值觀與傳統親情倫理的相互碰撞,而代際婚戀觀的差異性在這激烈的交鋒之下,也開始顯山露水。

一般而言,男女結婚,雙方總是要見家長、下聘禮、辦婚宴,一套流程走完,也已經互知底細。然後,過年的時候,已婚女性跟丈夫回老家過年,接受七大姑八大姨的催生催育奪命連環call。被「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家庭的事」的觀念洗腦良久,我們仿佛忘記了這些並不是理所當然,刻板印象之下,是被漠視的女性選擇權。

這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話語體系直接忽略了女方家庭的情感需求,讓跟男方回家過年變成了天經地義。但所謂的約定俗成更多的是一種道德上的約束和親情上的羈絆,遭遇以獨生子女占主流的80、90後的新型價值觀,矛盾一觸即發。

每年春節期間,網路上各類過年究竟回誰家的帖子此起彼伏,夫妻因此分道揚鑣的新聞業不在少數,過年回誰家的選擇題,甚至被上升到家庭地位的拉鋸戰,這道「送命題」在2019年的春晚也被熱烈討論過。

佟大為和楊紫表演的小品《站台》里的小夫妻就為了過年回誰家的問題鬧別扭,甚至吵著要離婚,而最後男方父母為了讓兒子安心到老丈人家過年,用善意的謊言讓小夫妻倆冰釋前嫌,也約定明年在男方家過年。這個大團圓結局在現實語境下或許並不容易踐行,因此papi醬回答反而戳中了更多年輕人的痛點。

在這意義上,Papi醬所言沒毛病,與其雙方因為婚後過年回誰家而爭吵不斷,不如各回各家,省去不必要的麻煩。

況且婚姻原本就沒有所謂的固定模式或者標準文本,papi醬和老胡他們的父母很開放,能夠接受這種相處,這就夠了,他人的外在批評或認可並不能改變什麼。他們擁有活得灑脫的資本,也擁有活得不一樣的權利。

當然也不能以其婚姻觀去對照約束所有的情侶和夫妻,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獨特的相處之道,沒必要一定用傳統意義上的框架去套牢每一個人。對於Papi醬這類新潮的做法,我們該多的是一些尊重和理解,而非偏見與嘲諷。

成婚五年親家無需會晤,過年各回各家,papi醬的婚戀不雅奇葩嗎? 相親聯誼 第2張

婚姻原本就沒有所謂的固定模式或者標準文本 (IC photo/圖)

  親密關係的變革:

  從性的迷戀到融匯成長

現代社會,技術讓愛情不再面臨「卻話巴山夜雨時」的漫漫阻隔,商業行銷套路卻讓愛情被YSL口紅和香奈兒包包量化,荷爾蒙充斥的陌生人社交軟件讓性走向開放,戀愛也開始火速降級,茫然無措的年輕人,一邊憤慨於娛樂圈里貌合形離式婚姻的背叛與原諒,一邊臆想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完美化愛情敘事,轉頭卻秉持著「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三不上策,在曖昧間騷動,有恃無恐。

於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愛情故事,大多以聊騷約炮起始,以無疾無終收尾。能夠修煉成婚姻的模樣,已經實屬不易。而在瓊瑤劇、台灣偶像劇、韓國浪漫劇的洗禮之下的年輕人,對於愛情保有著美好的幻想,所以不會輕易妥協。不願意將就是他們的戀愛宣言,甘心吃狗糧,佛系找對象是他們的常態,這屆年輕人變得越來越恐婚。

在他們的字典里,是遊戲不好玩?小說不好看?貓不好吸?狗不好擼?奶茶不好喝?炸雞不好吃?為什麼要擺脫單身貴族的自在生活,早早讓自己邁入婚姻的圍城?因此,我們眼見著結婚率斷崖下跌,離婚率一路飆升,而單身人口蹭蹭蹭漲到2.4億。

papi醬在《拜托了冰箱》中就一語道破年輕人的「恐婚」真相。她認為,大部分恐婚的年輕人,是怕一旦結婚就喪失自我,受控於對方。但是,這一切都取決於自己找到一個什麼樣的人,以及知道自己要找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個觀點與其發表的人生重要榜單一脈相承。

作為一個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女子,此前在綜藝節目《我家那閨女》里,papi醬的獨立女性人生最重要排行榜:1.自己,2.伴侶,3.孩子,4.父母就曾一度刷屏。

這樣的人生排序,有些自私傷人,但也很通透。把自己放在人生中最重要的位置,不會迷失本心,不會錯亂初衷,既是一種自我確認,也是一種自我保護。況且每個人作為獨立的存在,更愛自己,何錯之有?即便是夫妻,可以是一個共同體,但同時也是原子化的個體。

要知道,結婚本就不是獨立的對立面,也不意味著個體意義的終結,而是一種新的人生狀態的開啟。可以擁有一個人獨居的瀟灑,也可以獲得兩個人抱團的溫暖。理想婚姻的狀態不該是束縛與捆綁,而是尊重與體諒。相互成就,勢均力敵,又惺惺相惜。

就像《親密關係的變革》一書中,安東尼·吉登斯所言的融匯之愛,在信任、平等、溝通的基礎之上,達成一種兩性的和解,締結一種純粹關係,摒棄了功利性,力求情感予取上的平等性。所以papi醬和老胡不會因為賺錢多少的問題而相互輕視,不會因為過年回誰家而斤斤計較,他們尊重對方的想法,又不分彼此、平等對話。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該明白,男女間的親密關係,不管是利益結合也好、是性的迷戀也罷、抑或是共同成長,獨立人格都不可或缺。畢竟人生的下半場,結婚生子並不是終點。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3259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