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對象提無禮題目,我氣得潑飲料,最狼狽時刻前男友呈現在對桌

相親對象提無禮題目,我氣得潑飲料,最狼狽時刻前男友呈現在對桌 婚戀相親 第1張

  每天讀點故事作者:許西洲

  1

  「慕叔叔,我的畫畫老師可漂亮了,又很溫柔,大家都很喜歡她……」

  可可剛滿5歲,正是最調皮活潑的年齡。他一路上嘰嘰喳喳,跟慕昀講述畫館里發生的趣事。

  慕昀停穩了車,伸出手幫可可理了理頭髮。今天可可的父母都沒空,他被臨時叫來當車夫,接送可可去上繪畫課。

  彤雲畫館?

  慕昀牽著可可在畫館前停住了腳,他雙眼緊緊盯著門上那龍飛鳳舞的四個大字,神色晦暗不明。

  回憶突然撕開一道裂縫,有嬌俏的女聲在腦海中響起:「我的名字里有個‘tong’字,你的名字里嵌了個‘yun’字,以後我的畫館叫‘彤雲畫館’,你說好不好?」

  彤雲出岫,絢爛萬里,一如那些宜喜宜嗔的往事。

  慕昀的眼眸黯了下來,垂在身側的雙手不禁握緊了拳頭。

  「叔叔,怎麼不進去?」可可扯了一下慕昀的衣袖。

  慕昀倏然回過神來,自嘲一笑。不過只是巧合,那個人,離開得那樣決絕與殘忍,又怎麼可能信守「彤雲」的承諾?

  「老師我來上課啦!」可可看到前方來人,掙脫開慕昀的手,邁著小短腿蹭蹭蹭地跑向對方的懷抱。

  慕昀的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抬頭的一瞬間卻愣在原地。冷意如藤蔓一般從腳底一寸一寸爬上脊背,他眼中有寒冰凝結。

  眼前的女子和記憶中的執念吻合得絲毫不差,瓷白的肌膚、朱紅的唇,她穿著一件碎花長裙,長長的頭髮在腦後挽成一個低發髻,比七年前多了幾分纖瘦成熟,但笑容還是一如既往地溫柔甜美,讓人覺得……刺目。

  「老師老師,這是我叔叔,他很帥吧!」

  簡桐順著可可手指的方向看向門口,逆光之中只見來人身材高大勻稱。她瞇了瞇眼睛,卻在看到對方面容的剎那間又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啪」的一聲,手中的調色盤掉落在地,花花綠綠的顏料噴灑出來,在地上形成一灘醒目污漬。

  簡桐的驚慌無措全被慕昀看在眼里,而她無意識緊咬下唇的小動作更是讓他怒氣更甚。

  之前還在一起的時候,簡桐每次做錯事被慕昀抓到,表現出來的就是這麼一副局促不安的樣子。

  目光閃躲、輕咬下唇,表示她在琢磨著如何逃跑。如果慕昀沒有及時拉住她,下一秒她就會像兔子一樣逃之夭夭。

  想逃跑?沒那麼容易。慕昀一聲不吭地站在原地,表現出來的強大氣場讓簡桐壓抑得難以呼吸。

  簡桐後知後覺自己的失態,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平靜下來。她強裝淡定地回望慕昀,舉起僵硬的手打了個招呼:「Hi,好久不見。」

  慕昀已將所有情緒都悉數藏起,直接無視了她,徑直走到可可身邊將小書包拎給可可,「好好上課,我走了。」

  慕昀長腿一邁轉身離開,挺直的背像久經風沙仍佇立堅韌的白楊,利落得不帶一絲一毫的眷戀與猶豫。

  簡桐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苦澀不堪。

  回到車里的慕昀煩躁地翻遍了所有儲物格,仍沒找到想要的東西。他已經戒煙許久了,但此刻卻無比需要尼古丁的藉慰。

  簡桐客氣地跟他打招呼的樣子讓他怒不可遏,他們曾經的過往對她來說就這麼一文不值嗎?她為何能如此輕巧地放下,又如此輕易地開啟了自己的新生活?

  慕昀眼眸漸冷,一踩油門便絕塵而去。

  2

  上課的時候簡桐一直心不在焉,不僅打翻了顏料盒,還把藍色大海塗成綠色。

  小朋友們笑嘻嘻地拿她取樂:「老師的眼睛紅紅的,又把海洋畫成草地,是要變成小兔子了嗎?不過小兔子可能更喜歡吃紅蘿蔔哦!」

  簡桐揉了揉眼睛,努力地笑了一下說:「對啊,老師是一只做了錯事的小兔子,只會怯懦地逃避。」她時常覺得後悔,如果當年能夠勇敢和慕昀坦白的話,現在是否會有不同的結局?

  終於挨到下課,可可站在門口等人,簡桐想見又不敢見,蹲在地上把染色的地板擦了一遍又一遍,心中煩悶不安。

  沒想到來的卻是可可的媽媽。

  簡桐心里有一瞬間的失落,但還是假裝無意地開口試探:「可可說您今天都沒空,我還以為下午也是可可的叔叔來接他的呢。」

  「是啊,本來是和他叔叔說好讓他接送的,可是中午不知為何,他突然打電話說他下午有事來不了,我只能自己來接可可。」

  簡桐慘淡一笑,自己到底還在期待什麼呢?都說深情的人往往最絕情,她早在分手那天就將慕昀所有的深情耗盡,往後剩下的漫長歲月里,能得到的大概只有他的冷漠與無視吧。

  深秋的夜晚已經染上了蕭瑟的氣氛,絲絲涼意順著衣領鑽入脖頸。簡桐在街邊的便利店里買了一罐啤酒,坐在靠窗的桌子上一口接一口地喝酒,想把心里的苦悶澆滅。

  隔壁桌坐了兩個高中生模樣的女孩,正在探討情感問題。

  「我一想到要跟他告白就好緊張啊,大腦一片空白,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她的朋友自信滿滿地給她出主意:「都說酒壯慫人膽,你先悶下一瓶啤酒,一瓶不夠就兩瓶,肯定會有無窮無盡的勇氣去告白的!」

  簡桐手托著腮,唇邊慢慢勾起了笑容,她想起了大學時候,當時的她無比怯懦,正是靠灌了三瓶啤酒才敢向慕昀告白的。

  慕昀是美院里鼎鼎有名的一號人物,家境殷實、有才有貌,偏偏還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冷淡模樣,不知有多少鶯鶯燕燕對他趨之若鶩,但從未有人能夠拿下他。

  慕昀的生活刻板且單調,他除了上課就是攝影,每周都會背著沉重的相機出去采風。他對拍攝很有想法,作品時常出現在國內外的攝影雜誌上。

  簡桐將慕昀的行蹤摸得一清二楚,每逢周末就會背上畫夾跟著慕昀出門,他在拍攝,她在畫畫,時而畫天,時而畫水,但更多的時候是畫他。

  簡桐樂此不疲地重復著這個遊戲,直到在那次美院藝術展上,她一年多來的跟蹤經歷被慕昀戳穿。

  慕昀的攝影作品《草色》在比賽中獲得了一等獎,簡桐的繪畫作品《蒹葭蒼蒼》獲得了二等獎,他們一起上台領獎。

  簡桐忐忑不安,她的作品和慕昀的作品放在一起,台下有人竊竊私語。相似的場景、相似的呈現角度,就好像同一個時間站在同一個地點所看到的景象一樣。

  這的確是幾周前簡桐跟著慕昀外出寫生的畫作。

  她小心翼翼地偷看慕昀,幸好他毫無波動,依舊神色如常。簡桐松了一口氣,慕昀肯定只會覺得是偶然,而不會猜她有這麼變態的喜好。

  「簡桐,」下台的時候慕昀突然將她叫住,「那天天色陰暗,我覺得有些遺憾。多虧你添了一些落霞,加得不錯。」

  簡桐震驚了,他什麼都知道?她一時呆在原地,「我我我」 了好半天,仍說不出一句完整話。

  慕昀路過她身旁時涼涼撇下一句話:「你真當我是傻子?」可是他嘴角含笑,完全不是生氣的樣子。

  簡桐傻了大半天,才反應過來慕昀並不反感她的「跟蹤」行為。她一時豪情萬丈,灌了三瓶啤酒後就去找慕昀表白。

  簡桐知道自己酒淺,但沒想到這麼淺,她剛說完「我喜歡你」,下一秒就栽倒在慕昀懷里。

  後來的一切順利成章,他們就像世間千千萬萬的情侶一樣,偶有吵架、但甜蜜更多,摻了糖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他們大學畢業、慕昀的媽媽來找簡桐的那一天。

  3

  簡桐在便利店里喝完一罐啤酒,才慢吞吞地走路回家。

  慕昀的出現就像一柄利劍,將她辛辛苦苦維持的平和假象一擊潰散,原以為自己早已百煉成鋼,實際上看到慕昀的第一眼,就想懦弱卑微地向他低頭和好。

  多可笑,當年說分手的是她,此時還愛他入骨的也是她。

  簡桐拖著虛浮的雙腿一級一級爬樓梯,身後有沉穩腳步聲傳來,在空曠的樓道里異常清晰。她自覺貼著牆面,想為對方讓出通道。

  不料樓道中電燈昏暗,她不小心一腳踩空,幸好身後一雙有力的手將她扶住,她才沒有摔倒。

  簡桐感激地想向來人道謝,回頭的一瞬間卻又突然愣在原地。眼前的男人籠罩在一團橘黃色的燈光中,讓人覺得熟悉又陌生。

  簡桐的嗓音空空的,「慕昀?」

  慕昀的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時光將他雕琢成更加英俊成熟的男人。之前他和簡桐在一起的時候笑意頗多,才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讓人幾乎忘了,他本是冷淡的人。

  現在他冷眼蹙眉的樣子,生生劈開了距離,讓簡桐覺得畏懼。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簡桐忐忑地詢問。是尾隨自己來的嗎?是還放不下她嗎?簡桐心存僥幸。

  慕昀看出了她的期待,他嗤笑一聲:「我不過是來看看你過得怎麼樣。」慕昀環視了一圈老舊的樓道和明滅不定的電燈,「看來你過得不太好,我就放心了。」

  簡桐臉色煞白,她低頭看著腳下,好不容易才扯出一絲苦笑:「慕昀,你現在真的挺殘忍的。」

  肩膀猝不及防地被慕昀緊緊箍住,一股大力將簡桐推撞向牆面,慕昀整個人都壓在她身上,溫熱的氣息噴在面前。

  他的眼中有怒氣翻湧,可是語氣卻風淡雲輕:「我殘忍?簡桐,你怎麼不想想,你當初提分手的時候,不是比我現在更殘忍百倍嗎?」

  簡桐心里的悲涼不斷擴散,她怎麼會忘記?是她親口說出「我不愛你」這句話的。驕傲如慕昀,不可能輕易原諒她的,是她癡心妄想了。

  簡桐疲憊地開口道:「對,現在這個局面是我罪有應得。如你所見,我確實過得不太好,你開心了嗎?」

  慕昀一只手壓住簡桐的肩膀,騰出另一只手撫上她的面頰,面無表情地問:「所以呢,你還要和我在一起嗎?」

  簡桐驀地抬頭,一臉不可置信,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還喜歡她嗎?慕昀的眼神帶著十足十的輕蔑:「你當初跟我分手,不就是嫌棄我不夠有錢不夠有能力,沒法給你一個富麗堂皇的未來嗎?你看我現在,有錢有地位,難道不是最符合你的要求了?」

  簡桐面如死灰,慕昀的一字一句全在控訴她是一個勢利淺薄的人,刀刀斃命,完全斷了他們復合的可能。

  過了好半晌,簡桐才輕輕地說:「如果我說,我當年跟你分手的原因並不是這些呢?因為我家出了一點事,你又想出國留學……」

  「夠了!你是不是想說,你是為了讓我安心出國才和我分手的?」慕昀粗暴地打斷她,眼中的怒火毫不遮掩,「簡桐,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傻,才會拿出這些理由來搪塞我?我告訴你,我不相信!」

  直至慕昀離去很久,簡桐才呆呆地走回出租屋。

  她從未像此刻這般覺得絕望,她搬到他的城市,期待總有一天還能再相見,可是沒想到卻被現實潑了一身冷水。她那做了七年的一廂情願的夢,也到了不得不醒的時候了。

  4

  深秋的太陽給樹梢鍍上一層金黃,澄澈碧藍的天空像塊巨大的水晶。

  簡桐呆呆地望著窗外,路上車水馬龍。這種天氣應該讓人心情很好才對,如果今天不用出來相親的話。

  媽媽一天十個電話逼她出來見人,簡桐實在是不想讓她這麼焦慮不安了。再說了,她和慕昀注定是咫尺天涯的結局,再執著下去也是作繭自縛,不如重新開啟自己的新生活。

  對面的相親對象沒發覺簡桐的心不在焉,一直自顧自喋喋不休。

  「簡小姐,沒想到你真人看起來這麼年輕,本來我媽給我介紹你的時候我還不太想要,畢竟你也快30了吧,女人一到30歲就會老得很快。」

  「說實話,我對你挺滿意的,因為你看起來就很溫柔和藹,再加上你還在當老師,應該很會帶孩子,婚後我打算生兩個,你把工作辭了好好帶孩子就行。」

  「簡小姐,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能去領證?簡小姐?簡小姐!」

  簡桐被對方這麼一嚇才回過神來,她抱歉地沖相親對象笑了笑:「說什麼領不領證的也太快了吧,我們才認識不到10分鐘。」

  對面那位王先生用一臉鄙夷的神情說:「我倒是無所謂,男人越老越吃香,但你已經28歲了吧,你這個年紀再拖下去,哪還有男人要你?」

  簡桐忍住心中不悅,要不是昨天被慕昀那麼一刺激,她怎麼會一時衝動出來相親?對方都快禿成地中海了,還一副自我感覺良好的樣子。

  簡桐耐心地解釋:「我們畢竟剛認識,還需要對家庭、性格什麼的再多做一番了解。」

  「有什麼好了解的?你嫁到我家,自然會了解我的父母,我又不是倒插門,我幹嘛要去了解你的家庭?」

  簡桐重重地將玻璃水杯放在桌上,拿起包包準備走人。這種自以為是還直男癌的人,跟他多講一句話都覺得難受。

  姓王的卻抓住簡桐的手不放:「你在我這擺什麼譜?誰不知道你爹進了監獄你媽在餐廳給人端盤子?我跟你吃飯是看得起你,你給老子裝什麼清高?」

  家庭是簡桐不能被人碰觸的底線,她怒極,右手抓起桌上的水杯就往他臉上潑去。對方一時躲不過,被兜臉潑了一身,他氣哄哄地揚手打算甩簡桐一巴掌。

  男女在力量上有巨大的懸殊,簡桐掙脫不開,只能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但想像中的耳光並沒有落到臉上。

  她心有餘悸地睜開眼,慕昀站在她身邊,氣場凌厲逼人,對方揚起的手被他緊緊抓住。

  「打女人算什麼本事?給我滾!」

  對方被慕昀震懾到了,他抽出自己的手灰溜溜地逃走,臨走前還不忘占便宜:「老子是不會埋單的!」

  慕昀看著他逃去的背影怒極反笑:「簡桐你可真行,昨晚還跟我糾纏不清,今天就出來約男人吃飯,約的還是這種極品。你到底有多缺男人,你……」

  慕昀回頭看到簡桐的瞬間,所有的氣話全吞進肚子里了。

  簡桐眼眶通紅,眼淚撲簌撲簌地往下掉,她渾身止不住地顫抖,嗓音帶著濃濃的恐懼:「我剛才還以為真的要被打了,我真的很怕,還好你來了,太好了…」

  所有的憤怒如泥牛入海,簡桐的眼淚一顆一顆砸進慕昀心里,他心疼不已,毫不猶豫地伸手將簡桐攬在懷里,一下一下地順著她的背,「不怕,我來了,我會保護你。」

  簡桐心里有根弦斷了,所有的委屈全部決堤,她在慕昀懷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似是要將這些年受過的苦楚宣泄而盡。

  如果今天慕昀沒來,那一巴掌她肯定逃不過。但就算生生受了,她也會倔強地挺直腰背,決不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怯懦。

  可是慕昀來了,她終於能夠卸下卸下沉重的鎧甲,變回那個需要人安慰需要人保護愛笑也愛哭的姑娘。

  5

  慕昀開車將簡桐帶到一家日式料理店,他知道簡桐剛才沒吃多少。

  簡桐已經平靜下來了,此時低頭安安靜靜地吃著壽司,有幾縷碎發散落在額頭,平添了一些楚楚可憐的味道。

  慕昀心中酸澀,從前的簡桐遠比如今的樣子活潑太多,看來她這幾年吃了不少苦頭。昨晚見過她之後,慕昀派人將簡桐這些年的經歷調查得一清二楚。

  他一夜未睡,既憤怒又心疼。

  慕昀伸出手將簡桐散落鬢角的頭髮挽到耳後,手指碰觸到她的臉頰,微涼的觸感讓他心神一動。

  簡桐怔怔地抬頭,哭過的眼睛像被雨水洗滌的晴空,澄澈透明。

  「你打算什麼都不告訴我嗎?」慕昀收回手,冷冷地開口道。

  簡桐有點緊張地咬了下唇,思考了好半晌,也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講起。她斟酌著說:「畢業前夕,你媽媽找過我。」

  慕昀蹙眉,這件事他完全不知道,「我媽說了什麼?」

  簡桐知道他想岔了,連忙擺擺手道:「不是你想到那樣,阿姨她是個很好的人,是我自己的問題。」

  慕媽媽在畢業前約簡桐吃了一頓飯,這位穿著不菲套裝的婦人溫柔地說:「慕昀一直想出國,家里也很支持。不過最近他有些猶豫,大概是不想和你異地戀。阿姨也很喜歡你,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幫我多勸勸他。」

  慕昀家里是做生意的,資產頗豐。他一直想出國去讀視覺設計,可能以後會從事廣告業或者設計行業。他現在也很優秀,但能出國深造的話,會有更加光明的前程。

  慕昀最近曾問過簡桐的意見,簡桐支支吾吾,只說自己不想離開父母。

  慕昀便當她是戀家,他打消了出國的念頭,準備和簡桐一起在國內就業生活。他很有自信,就算沒有那個文憑,他也可以創出一片天地。

  簡桐無暇去思考他們兩人的未來,但她曾僥幸以為能和慕昀一起度過當下的難關。可是慕媽媽的出現,讓簡桐一下子從夢境跌落現實。

  慕媽媽看起來那麼高貴、那麼優雅,可見慕昀的家庭清白且殷實。這種家庭,怎麼會接受一個落馬局長之女呢?

  兩個月前,簡桐的爸爸因挪用公款被人查出,判刑20年。他們家一下子失了主心骨,仿佛從雲端跌落地獄,別說是出國,就連日常生活都難以為繼。

  簡桐因在外地上學躲過了許多詰難,可是簡媽媽一人在家,經受的不僅是經濟上的窘迫,還有他人的指指點點。

  簡桐這一個多月來一直以淚洗面,她知道開弓之箭無挽回餘地,時至今日她也不想再去怨恨父親,可是她和慕昀的未來,卻的的確確是因此而走到了窮途末路的。

  慕媽媽的出現成為壓倒簡桐的最後一根稻草,簡桐明白,越有門面的家庭越在乎門當戶對。況且慕昀若知道她家的情況,更不願意出國了。

  她不希望慕昀為了和她在一起與家人橫生齟齬,慕昀值得更好的未來。

  就在慕媽媽請簡桐吃飯的那天晚上,簡桐跟慕昀說了分手。

  「我記得,我是跟你說我找了一個富二代吧,說他有錢有事業,人還長得帥嘴巴甜,而你還是一個只會靠家里的學生,沒有多少能力。」簡桐輕笑了一下說:「其實你也是一個有能力的富二代,我的借口實在很拙劣。」

  慕昀抿緊了唇沒有出聲,他當時完全被蒙騙過去了。他家境是不錯,但有權勢的人本就多如過江之鯽,何況自己還只是一個學生,他真的以為簡桐移情別戀、愛上了別人了。

  被分手的那晚,慕昀喝得爛醉如泥。他本是理性克制的人,可是簡桐的拋棄讓他丟失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對簡桐的愛在一瞬間全轉化為恨意。兩天後他就收拾好行李,踏上了飛往法國的飛機。

  一別七年,滄海桑田。

  那些隱藏的往事現在如羊皮卷一般在眼前徐徐展開,慕昀終於理解了當初簡桐說分手的緣由。他心中湧起無盡的悔意,他恨簡桐堅強又執拗,更恨自己被憤怒蒙蔽了雙眼、沒能去找到真相。

  錯失的時間無法彌補,好在現在還不算太晚。

  「簡桐,我們復合吧。」慕昀認真地開口。

  簡桐夾起的壽司兀然掉回盤子里,她驚措的神情撞上慕昀的視線,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應答。

  淚水漸漸模糊了雙眼,縱使簡桐明白自己還愛他,可是他們之間已經回不去了,以他如今的地位,自己怎麼能配得上他呢?

  七年時光帶走了那個活潑無畏的女孩,簡桐現在變得自卑又怯懦,患得患失,想來慕昀也不會喜歡這樣的自己吧。

  理智重新歸位,簡桐努力地笑了一下說:「我們還是做朋友吧,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

  6

  自那日簡桐表示出拒絕的意思之後,慕昀臉色一沉便拂袖而去,算起來已經有大半個月沒再出現在簡桐面前了。

  簡桐的生活充實單調,上班下班,畫畫睡覺,她將每天的時間都安排得滿滿當當的,好像這樣就能不再想起慕昀一樣。

  可是苦澀的思念之情還是見縫插針,在畫畫時、喝水時、吃飯時,總是猝不及防地出現,引人傷神。

  比如此刻,簡桐手里拿著一本娛樂雜誌,心里又想到了慕昀。慕昀近年來多為明星們拍封面、拍廣告,算是半只腳踏入了娛樂圈,所以關於他的消息偶爾也會出現在娛樂新聞上。

  簡桐鬼使神差地翻開雜誌,一行「知名導演慕昀戀上女演員陳夢」的大花體字出現在眼前,簡桐驚得手中的雜誌都掉了。

  「怎麼雜誌上有慕昀照片?我看看!」林葵眼尖,一眼就看到攤開的雜誌上慕昀的俊臉,她急切地撿起地上的雜誌,「這是什麼?緋聞?!」

  同事林葵算是慕昀的骨灰級粉絲,她經常在簡桐面前吹噓「她家」慕昀又為哪位明星的封面操刀、又設計了什麼廣告。簡桐每每都不敢吭聲,如果被林葵知道自己是慕昀的前女友,怕是會有一場腥風血雨。

  簡桐臉色蒼白不敢細看,只隨口敷衍說:「娛樂圈好多風言風語的,大概當不得真。」

  林葵恨不得兩只眼睛都貼到雜誌上,她將那條新聞從頭到尾看了好幾遍,悲憤道:「連兩個人同出同進酒店房間的照片都被拍到了,這還不夠實錘嗎?」

  簡桐的心情一落千丈,心里的難過之情翻江倒海,慕昀前腳還想跟她復合,後腳就和女明星同住一間房間。

  她越想越氣,不自覺就紅了眼眶。

  「太可恨了,女友粉們瞬間失戀。慕昀啊慕昀,馬子們都對你很失望,你怎麼就看上了這種徒有其表的花瓶啊?」林葵不斷哀嚎。

  「你說誰對我失望?」一把醇厚的聲音突然響起。

  簡桐和林葵皆是一驚,雙雙看向畫館門口,慕昀穿著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雙手插兜,閒閒地站在門外,在樸素的背景下卻顯得俊美異常。

  林葵呆住了,嘴巴張大得能吞得進一顆鴨蛋。她忙不迭扯過旁邊簡桐的胳膊問:「我沒有看錯吧,這真的是慕昀嗎?這就是我魂牽夢繞的偶像嗎?」

  簡桐沒回答,她原本就生氣,此刻看到慕昀更是氣得不打一處來。她惡狠狠地沖著慕昀說:「你來幹嘛?不是和女明星你儂我儂同遊巴黎嗎?」

  慕昀聞言擰緊眉頭,他的確是剛和好友江景晨去巴黎出差,今日才回來,可是關女明星什麼事?

  林葵很有眼色,立馬看出了簡桐和慕昀之間關係非同尋常。她狗腿子似的捧起雜誌跑到慕昀面前,「偶像,現在雜誌上都說你和女明星有一腿呢,這是假的吧?你沒有什麼緋聞吧?」

  「嗯,假的。」慕昀言簡意賅,看向簡桐的眼里卻浮起一絲異色。她這麼生氣,是因為她在吃醋嗎?這是不是說明,她很在乎他?

  林葵第一次和偶像搭話,激動得神志不清,立馬遁走了,她得回去好好消化一下。

  7

  畫館里只剩下簡桐和慕昀兩個人。

  慕昀微笑不語,簡桐卻沒有林葵那麼好打發,她雙手抱胸目光灼灼地盯著慕昀道:「都同出同進酒店了,還有什麼假的?你難道想說圖片是P的?」

  慕昀似笑非笑地問:「你這是在吃醋?」不等簡桐回答,他便朝簡桐走近幾步,掏出手機打電話。

  「喂慕昀你怎麼回事,我們不是才剛分開嗎,你又給我打電話幹嘛?你就這麼捨不得本少爺?」慕昀開了揚聲,對面的聲音聽起來痞痞的。

  「江大少,麻煩解釋一下那天陳夢去房間找我的時候你也在,我和陳夢之間清清白白。」

  簡桐被他這麼直白的話嚇了一跳,一下子就被口水嗆到了,忍不住咳了好幾句。

  「哇你慕昀你行啊你,沒想到你還是個妻管嚴啊!」江景晨是何等人物,一下子就猜到了慕昀的意圖。

  他立馬接住話說:「嫂子,我向您保證,我當時也在房間里呢,陳夢就是進來找我拿劇本,然後慕昀送她出去。狗仔們也太胡編亂造了,污了我們慕總監的清白。嫂子下次一起吃飯啊,嫂子……」

  慕昀利落地掐斷電話,江景晨太聒噪了。

  簡桐羞得滿臉通紅,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她現在就像是一個無理取鬧的妒婦,讓慕昀看笑話了不說,還在他的朋友面前丟了面子。

  簡桐雙手絞著衣服的下擺,顧左右而言他:「現在的狗仔們太不敬業了,業務能力不行,就只會吹牛皮和捕風捉影……」

  慕昀伸手一把將簡桐緊緊抱在懷里:「簡桐,我很高興,你這樣在意我。」

  簡桐張了張嘴,但什麼話都說不出。她再如何反駁都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剛剛她怒氣沖冠的樣子,已經將她的心意展露無遺了。

  可是他們之間已經橫亙了七年的空白了,復合談何容易?簡桐狠心推開了慕昀,認真地說:「其實我愛你,或者不愛你,都不重要。

  我的家庭情況你也知道,是近兩年來才好轉的,我媽媽終於不用去餐廳當服務生了,我也有能力開了一家夢想中的畫館。我很珍惜現在的時光,就想安穩賺錢,過好我的小日子。」

  「跟我在一起,怎麼就不能過好你的日子了?」慕昀冷著臉質問。

  簡桐一看到慕昀生氣的樣子就會本能畏懼,她縮了縮身子說:「我已經不是七年前的簡桐了,可能你會發現現在的我根本不值得你喜歡。而且你家人也不會同意你跟我在一起的,你現在條件這麼好,值得更好的女生。」

  慕昀氣極,他扯過簡桐的胳膊就往外走。

  「去哪里?」簡桐驚慌失措。

  慕昀強硬地將簡桐禁錮在懷里帶出門,不管她的掙扎,一個大力就將她塞進跑車里,一路上臉色陰沉得如雨前的烏雲。

  簡桐忐忑不安,只能一直沉默。等到慕昀將她帶進餐廳,看到餐桌對面的人時,她才得知慕昀的意圖。

  簡桐尷尬地向對方打了聲招呼:「您好,阿姨。」

  慕媽媽笑得和藹可親,招呼他們趕緊落座,「慕昀今天剛下飛機就約了我吃晚飯,我還以為有什麼事呢,原來是帶你來見我。好久不見了桐桐,阿姨很想念你,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一句話就惹得簡桐差點落淚,她忙不迭點頭:「阿姨我很好,勞煩您掛心了……」

  吃飯的時候慕媽媽完全沒有架子,不僅多番給簡桐夾菜,還嗔怪慕昀為什麼不早點將簡桐帶回家。

  簡桐眼睛酸澀,慕媽媽對她的喜愛讓她很感動,但她不想欺騙慕媽媽,畢竟現在她和慕昀什麼關係都沒有。簡桐小心翼翼地開口:「阿姨,我和慕昀早就分……」

  「媽,我好不容易才追到簡桐,你別把她嚇跑了。」慕昀突然出聲打斷簡桐的話,他在桌子下握緊了簡桐的手,稍稍用力,似是想抓住渴望已久的珍寶。

  簡桐一臉錯愕,隨即紅暈便爬上了臉頰。她明明前幾天才拒絕他,慕昀怎麼能這麼理直氣壯地在長輩面前就對這段感情蓋了戳呢?

  8

  吃完飯慕昀驅車帶簡桐回出租屋,簡桐原本不想讓他上去,但看到他站在樓下不肯離去的樣子,便明白說什麼拒絕的話都是徒勞。

  簡桐的租房不大,好在潔淨溫馨,牆上掛著好幾幅畫作,有一些還是大學時候和慕昀一起外出寫生畫的。

  簡桐從廚房里倒好茶出來,就看到慕昀站在那幅《蒹葭蒼蒼》的畫作前細細觀看,他神情認真,臉部剛毅的線條都柔和下來了。

  簡桐端著茶走到他身邊,斟酌著問:「你今天為何要在你媽媽面前說那句話?我們明明不是男馬子的關係。」

  「你是怪我擅作主張一廂情願?」慕昀偏著頭,直直地看向簡桐,「你忘了大學時候,是你先自作主張招惹我的,跟蹤了我一年多,還耍酒瘋倒在我懷里。你當時都沒有過問我的意見,怎麼現在反倒來怪我了?」

  幾句話就把簡桐逼得無話可說,她之前追慕昀的手段的確是有些流氓。簡桐底氣不足地反駁說:「因為我那時候太幼稚了,所以採取的方式不太對。可是你都快30歲了,怎麼能這麼不講理?」「哦,因為我年紀越大越幼稚。」慕昀面不改色。

  簡桐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簡桐,我媽媽的態度你也看到了吧,我們家都很喜歡你,不存在你擔心的那些問題。」慕昀將雙手壓在簡桐的肩膀上,不準她逃避。

  「至於你擔心我不喜歡現在的你,那你純粹了庸人自擾了。我在你還沒有跟我告白之前就已經喜歡你了,我深知你的敏感、自卑,更知道你的堅持和勇敢。就算我們已經分開了七年,但我一看到你,還是會壓抑不住。」

  簡桐一臉驚訝,「你之前都沒跟我說過,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她發愣的時候會嘴巴微張,讓人很有親吻下去的衝動。

  慕昀緊緊抱住簡桐,將她整個人壓向自己,「大概是你跟了我寫生兩個月多後吧,我就看上你了,還曾去你們院系將你所有的畫作看了一遍。」

  簡桐整個人都不淡定了,怪不得三瓶啤酒就能拿下慕昀,原來是他一直在等著她呢!

  慕昀卻沒有給她思考的時間,他俊臉湊近,嘴唇就貼了上來,唇齒纏綿間隙還不忘控訴簡桐:「你是不是抓錯重點了?重點不是七年前的事,而是我說,我壓抑不住欲望,我愛你如初。」

  簡桐嗚嗚咽咽想掙扎推開,可是手卻綿軟無力。她所深愛的慕昀此時溫柔又用力地緊緊抱著她,周身環繞著清冽的氣息,令人心安。

  歲月匆匆流逝,這些年來世事面目全非。慕昀成為了熾手可熱的新晉導演,才華橫溢、理性克制;而簡桐也不是那個不諳世事的大小姐了,她淡定執著,溫柔堅韌。

  可是好在他們還深愛著彼此,兜兜轉轉,仍覺得非彼此不可。

  簡桐心中的高牆轟然倒塌,她從未像此刻一般覺得如此幸福,就像倦鳥歸巢,就像水流入海。

  簡桐的手慢慢環上慕昀的腰,主動地回應他的吻。這無異是點燃了慕昀心中的火苗,他更激烈地回吻簡桐,似是要將七年來的遺憾全部補回。

  窗外的枯葉在秋風中打著旋落下,冬天的腳步越來越近了。慕昀此刻卻灼熱滾燙,心中慶幸老天善待,將所愛之人送回眼前。

  往後浮生,縱使冬雪皚皚,仍會覺得溫暖如春。(作品名:《 白駒過隙,而我還在等你》,作者:許西洲 。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點擊螢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向你推薦故事精彩後續。

[raw_html_snippet id=”kiki_down”]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19682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