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忘記動物紋讓你聯想到的隱喻吧,它應該用時髦來吸引你。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

和有嬉皮印記的植物花紋不同,動物紋讓人覺得老派而華麗,所以前者有像《佩斯利公園》這樣的歌來將它比喻成沒有世俗規則的神奇之地,後者只有《豹》這樣的電影來影射不合時宜的落寞貴族。在不斷重復中找不同、美其名曰為「復古」的主旋律下,動物紋毫不意外地又回到了「it」榜單。從去年秋冬開始,動物紋充斥在秀場和社交媒體上的潮流資訊中。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1張

Burberry 2019春夏

「從來不會穿錯」星人、貝嫂維多利亞·貝克漢用從頭到腳的一身黑——墨鏡、高領打底衫和闊腿長褲來搭配豹紋風衣,不過在大多數人看來,她最具時髦感的單品是即便嘴角微微上揚仍然沒有表情的臉;找對造型師之後的蕾哈娜是那種穿什麼都能轉化為一種「霸氣外露」的畫風,她用略帶金屬光澤質感的妝容搭配銀灰色蛇紋抹胸裙套裝,讓人回想起她在阿拉伯版《VOGUE》上致敬的埃及王后納芙蒂蒂。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2張

蕾哈娜身穿Versace蛇紋套裝豹紋

2018年動物紋元素幫英國時尚電商ASOS掙得盆滿缽滿,成交量超過130萬件,為男裝女裝的時尚單品提供了2000多種選擇。這股趨勢會一直延續到2019春夏,並且不分男女。

在紐約哈德遜河岸邊,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安東尼·瓦卡萊洛(Anthony Vaccarello)「導演」了一出小劇場戲劇:他從經典的銳利肩線與修身剪裁出發,在融入皮革綁繩上衣、民族風刺繡與Bandana領巾等西部元素之外,還加入了迪斯科風格的亮片水鑽以及金屬色條紋,蛇紋印花被用在切爾西靴子、腰帶及透視感襯衫上,塑造出「現代牛仔」的派對裝束。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3張

Saint Laurent 2019

不僅是瓦卡萊洛,拉夫·西蒙斯也在CK一場2019春夏大秀中應用了動物紋元素。秀場的布置來源於斯皮爾伯格的電影,湛藍色的海水背景映襯著被大白鯊染紅的猩紅色沙灘。開場模特穿著寬大的羊毛西裝外套,仿佛慌亂中隨手抓起來的一樣,她頭髮滴著水珠,而身上的潛水服也定格在了穿脫的瞬間,猶如一個剛從沙灘倉皇逃亡的女孩。另一個「逃亡女孩」的動物紋背心裙帶子崩斷,露出了印有《大白鯊》電影海報的白背心。然而,伴隨西蒙斯的離職,設計向流行文化致敬,設計充滿隱喻的這一高端系列205W39NYC將面臨更名和接受風格上的調整。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4張

saint laurent 2019

綜合Balenciaga、Burberry到Givenchy等品牌的2019春夏秀場,還可以看到斑馬紋和老虎紋,總體來講是「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的局勢。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5張

Givenchy 2019

蟒蛇皮最初和鱷魚皮一樣,被列為珍稀皮質價格昂貴。在動物保護意識崛起後,蟒蛇紋路慢慢被解鎖為印花。這種疏密相間、融合魚鱗狀和菱格形的紋路比豹紋更具有幾何感,結合不同的材質和顏色變化很容易弱化其動物紋的屬性。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6張

Emilia Wickstead 2018

怎樣把浮誇的元素穿出時髦感是這一季設計師們實驗的課題。Emilia Wickstead把蛇紋變色成了粉棕色,加上絲質面料打造出了淡淡的少女感。同樣的招數用在豹紋上就不見得管用,像迪奧先生曾說的那樣:「如果你可愛甜美,別穿豹紋。」Off-White、Petar Petrov和Emporio Armani也把模特變成了五顏六色的行走的蛇紋熒光棒,簡直就是在大聲疾呼「快看我」。反其道而行的Hermes2019春夏男裝將輕薄的水蛇皮和白色針織混搭,低調淡雅了許多。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7張

愛馬仕2019

  永不落幕的豹紋

雖說今年蛇紋有壓過豹紋的勢頭,但豹紋的時尚地位是其他動物紋無法撼動的。時尚專欄作家戴安娜·弗里蘭(Diana Vreeland)曾說過:「我從未遇到過我不喜歡的豹紋。」這種黃棕底色上的黑色不規則斑點幾乎可以成為任何材質與顏色排列組合的模板,無論在珠寶上、晚禮服上,還是戶外運動裝備上。它時不時在T台上晃蕩,以至於稱為某年趨勢都有失偏頗了。與此同時,豹紋所傳遞的文化意象一直在改變。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8張

Miu Miu 豹紋半裙

《兇猛:豹紋的歷史》一書描述到,古埃及智慧女神賽斯海特(Seshat)經常被描畫成披著獵豹的獸皮。不過這跟現代意義的豹紋並沒有直接關係,直到上世紀30年代雪尼爾成為豹皮的廉價替代品,讓豹紋有了進入大眾消費的途徑。時裝歷史上,迪奧那場定義女性「新風貌」的時裝秀不只有用20碼長布料加工而成的束腰傘裙套裝,還呈現了Jungle系列豹紋平紋細布緊身裙,自此仿豹皮的豹紋不再代表廉價。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9張

豹紋 Miu Confidential

法國作家弗朗索瓦絲·吉魯(Francoise Giroud)曾說過:「每一種時尚都死於覺醒而生於欲望,時尚只是一個閃閃發光的表面現象。」新風貌不僅宣泄了人們心底的激情,也上升到了衝突的層面。新聞開始報導女性在巴黎街頭互相撕扯的畫面,因為貧民女看到新風貌裙裝十分憤怒,她們直到把新衣服扯成碎布條才罷休。這就是長裙與類男士夾克之間的摩擦,碉堡形禮帽與毛線帽之間的摩擦,蒙田大道與跳蚤市場之間的摩擦。也可以借來比喻豹紋與豹紋之間的摩擦。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10張

Gucci 2019 春夏

試想傑奎琳·肯尼迪的豹紋Oleg Cassini外套,以及設計師黛安·馮芙絲汀的豹紋裹身連衣裙,都喚起了一種植根於「老錢」的女性氣質。轉眼間,它又變成了壞品味和草根的符號。豹紋比基尼、豹紋尼龍連體健身衣,還有豹紋迷你裙,都道出了衣服背後的「她們」想要更上一層的企圖心。可這跟朋克運動初期的新粉絲相比又顯得小巫見大巫了——伊基·波普總是光著上半身,偶爾披一件豹紋夾克,紐約地下樂隊The Cramps的女成員毒藤(Poison Ivy)以舞台上的豹紋三點式造型聞名。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11張

Micheal Kors 2019

在上世紀80年代,通過幾位設計師之手,被「玩壞」了的豹紋開始重新被人們接受,繼而在90年代被推向了另一座高峰:1991秋冬系列,當超模克勞迪婭·希弗、埃勒·麥克弗森和娜奧米·坎貝爾走上T台時,連衣裙、緊身褲、系帶細高跟鞋、手提包、手套和貝雷帽都是豹紋的。那場秀對時尚的影響直觀且永久,豹紋成了T台上的「常駐嘉賓」。在《兇猛:豹紋的歷史》的作者喬·韋爾登(Jo Weldon)看來,豹紋是中性的——世故、奢華、反叛、性感,都能有所表現。這也是豹紋能在主流文化中卓然獨立的原因。你可以喜歡它或討厭它,但不能忽略它。

蛇紋當道,豹紋在側:穿成動物園是2019時尚大勢? 形象穿搭 第12張

Burberry 2019春夏

事實上,不僅是豹紋、動物紋能夠經久不衰,也因為設計者想傳遞的信息不相同,可能是自我表達,可能是重溫舊時,也可能是傳遞力量,像2018秋冬系列,動物紋在席卷而來的MeToo運動面前是對女性的集體聲援。然而,跟評判好小說的標準類似,它應該包含對人性的解讀,但不能單純地沖著解讀人性去寫。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1541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