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感情無價,世上沒有任何尺度可以衡量我們的情感

  1977年,我結識了王小波。我在一個我們兩人都分別認識的朋友那里看到了他的手抄本小說《綠毛水怪》,心里就有了這個人。後來,朋友帶我去小波家,他是去向小波的父親請教問題的,而我已存心要見識一下這個王小波了。當時覺得他的長相實在難以恭維,心里有點失望。

  但是,王小波凌厲的攻勢是任何人都難以抵禦的。那是我們的第二次見面,也是第一次單獨見面。地點是虎坊橋光明日報社我的辦公室。借口是還書。我還記得那是一本當時在小圈子里流傳的小說,是個蘇聯當代作家寫的,叫做《普隆恰托夫經理的故事》,雖然此書名不見經傳,但是在當時還是很寶貴的。小波一見到我,就一臉尷尬地告訴我:書在來的路上搞丟了。這人可真行。

  後來我們開始聊天,天南地北,當然更多是文學。正談著,他猛不丁問了一句:你有男朋友嗎?我當時剛好失戀不久,就如實相告:沒有。他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我嚇了一跳,他說:你看我怎麼樣?這才是我們第一次單獨見面啊。他這種無賴態度弄得我相當尷尬,但是也感覺到他咄咄逼人的自信,心中對他已是刮目相看了。

  我們開始正式談戀愛了,雖然從世俗的標準看,一切「條件」都對他相當不利:當時我父母已經恢復工作,他的父親還沒平反;我大學(雖然只是個「工農兵學員」,但是也勉強算是上了大學吧)畢業,他是初中沒畢業;我在報社當編輯,他在街道工廠當工人。

  但是正如小波後來說的:真正的婚姻都是在天上締結的。經典的浪漫故事都是倆人天差地別,否則叫什麼浪漫?我和他就是一個反過來的灰姑娘的故事嘛。我早就看出來,我的這個灰姑娘天生麗質,他有一顆無比敏感、無比美麗的心,而且他還是一個文學天才。他早晚會脫穎而出,只是早點晚點的事情。戀愛談了一陣之後,我問過小波,你覺得自己會成為幾流的作家?他認真想了想,說:一流半吧。當時他對自己還不是特別自信,所以有一次他問我:如果將來我沒有成功怎麼辦?我想像了一下未來的情景,對他說:即使沒成功,只有我們的快樂生活,也夠了。他聽了如釋重負。

我們的感情無價,世上沒有任何尺度可以衡量我們的情感 單身約會 第1張

  最近,一幫年輕時代的好友約我出去散心,其中一位告訴我,小波的《綠毛水怪》在他那里。我真是喜出望外:它竟然還在!我原以為已經永遠失去了它。

  《綠水毛怪》這本手抄本小說嚴格說是我和小波的媒人。第一次看到它是在那位我們共同的朋友那里。小說寫在一個有漂亮封面的橫格本上,字跡密密麻麻,左右都不留空白。小說寫的是一對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的戀情。雖然它還相當幼稚,但是其中有什麼東西卻深深地撥動了我的心弦。

  小說中有一段陳輝(男主人公)和妖妖(女主人公)談詩的情節:

  白天下了一場雨,可是晚上又很冷,沒有風,結果是起了雨霧。天黑得很早。沿街樓房的窗口噴著一團團白色的光。大街上,水銀燈在半天照起了沖天的白霧。人、汽車影影綽綽地出現和消失。我們走到10路汽車站旁。幾盞昏暗的路燈下,人們就像在水底一樣。我們無言地走著,妖妖忽然問我:「你看這夜霧,我們怎麼形容它呢?」

  我鬼使神差地做起詩來,並且馬上念了出來。要知道我過去根本不認為自己有一點做詩的天分。

  我說:「妖妖,你看,那水銀燈的燈光像什麼?大團的蒲公英浮在街道的河流上,吞吐著柔軟的針一樣的光。」

  妖妖說:「好。那麼我們在人行道上走呢?這昏黃的路燈呢?」

  我抬頭看看路燈,它把昏黃的燈光隔著朦朦的霧氣一直投向地面。

  我說:「我們好像在池塘的水底,從一個月亮走向另一個月亮。」

  妖妖忽然大驚小怪地叫起來:「陳輝,你是詩人呢!」

  從這幾句詩中,小波的詩人天分已經顯露出來。雖然他後來很少寫詩,更多的是寫小說和雜文,但他是有詩人的氣質和才能的。然而,當時使我愛上他的也許不是他寫詩的才能,而更多的是他身上的詩意。

我們的感情無價,世上沒有任何尺度可以衡量我們的情感 單身約會 第2張

  小說中另一個讓我感到詫異和驚恐的細節是主人公熱愛的一本書——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本不大知名的書《涅朵奇卡·涅茨瓦諾娃》。小波在小說中寫道:「我看了這本書,而且終生記住了它的前半部。我到現在還認為這是本最好的書,頂得上大部頭的名著。我覺得人們應該為了它永遠懷念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我看到《綠毛水怪》之前,剛好看過這本書,印象極為深刻,而且一直覺得這是我內心的秘密。沒想到竟在小波的小說中看到了如此相似的感覺,當時就有一種內心秘密被人看穿之感。小波在小說中寫道(男主人公第一人稱):

  我堅決地認為,妖妖就是卡加郡主,我的最親密的朋友,惟一的遺憾是她不是個小男孩。我跟妖妖說了,她反而抱怨我不是個女孩。結果是我們認為反正我們是朋友,並且永遠是朋友。

  關於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本小說我如今已記憶模糊,只記得其中有這樣一個情節:卡加郡主和涅朵奇卡接吻,把嘴唇都吻腫了,這是一個關於兩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熱烈純潔的戀情的故事。我看到小波對這本書的反應之後,心中暗想:這是一個和我心靈相通的人,我和這個人之間早晚會發生點什麼事情。我的這個直覺沒有錯,後來我們倆認識之後,心靈果然十分投契。這就是我把《綠水毛怪》視為我們的媒人的原因。

  在小波過世之後,我又重讀這篇小說,當看到妖妖因為在長時間等不到陳輝之後蹈海而死的情節時,禁不住淚流滿面。

  (陳輝站在海邊)大海浩瀚無際,廣大的蔚藍色的一片,直到和天空的蔚藍聯合在一起。我看著它,我的朋友葬身的大海,想著他多大呀,無窮無盡的大;多深哪,我經常假想站在海底,看著頭上茫茫的一片波浪,像銀子一樣。我甚至微微有一點高興:妖妖倒找了一個不錯的藏身之所!我還有一些非非之想,覺得她若有靈魂的話,在海里一定是幸福的。

  我現在想,我的小波就像妖妖一樣,他也許在海里,也許在天上,無論他在哪里,我知道他是幸福的。他的一生雖然短暫,也不乏艱辛,但他的生命是美好的,他經歷了愛情、創造、親密無間和不計利益得失的夫妻關係,他死後人們對他天才的發現、承認、讚美和驚嘆。我對他的感情是無價的,他對我的感情也是無價的。世上沒有任何尺度可以衡量我們的情感。

  從《綠毛水怪》開始,他擁有我,我擁有他。在他一生最重要的時間,他的愛都只給了我一個人。我這一生僅僅因為得到了他的愛就足夠了,無論我又遇到什麼樣的痛苦磨難,小波從年輕時代起就給了我的這份至死不渝的愛就是我最好的報酬。我不需要任何別的東西了。

小秘書
About 小秘書 22143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