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趣、好玩、有個性……市集變身潮流聚集地,時尚青年愛上趕大集

  

  作者:孟佩佩

潮趣、好玩、有個性……市集變身潮流聚集地,時尚青年愛上趕大集 形象穿搭 第1張

  9月26日,伍德吃托克主辦的市集現場,插畫師Alan在自己「奇妙三分間」攤位前為客人繪制卡通頭像。

  國慶節假期,24歲的插畫師Alan(化名)並沒有休息,而是帶著自己的「奇妙三分間」來到成都的一場市集活動出攤,並再次開啟了「現場畫小腦袋」的技能。帶著自己設計的飾品從深圳來到北京,「師堯原創」品牌主理人師堯在北京798藝術街區開啟了7天的市集之旅……

  記者走訪發現,像Alan和師堯參與的市集活動,已成為時下標榜個性、時尚的年輕人喜愛的「潮流聚集地」。在市集中,年輕人不僅可以買到潮流單品和新奇小物,還能夠品嘗到小眾咖啡、手工烘焙食品,甚至還能在夜幕降臨後欣賞一場音樂演出。

  據不完全統計,從中秋小長假到國慶期間,僅北京一地的不同街區、商場,就落地舉辦了數十場不同主題的市集,愛分享的年輕人更是在社交平臺曬圖打卡刷了屏。和老一輩的趕大集不一樣,傳統集市與時尚接軌,搖身變成年輕人喜歡的樣子。

  個性、有趣、好玩,萬物皆可市集

  「市集不僅好玩,還能買到和商場裡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特別是小眾、個性的東西,親自看到、試戴,才能知道到底適不適合自己」。假期來北京旅行,恰巧遇到伍德吃托克主辦的「中秋限定」市集,王歡便和朋友前來「打卡」。在這裡,她不僅買到了幾條獨特設計的項鏈,嘗到了小眾網紅咖啡,還在Alan的攤位前收獲了一張個人畫像,當場就換成了微信頭像。

  這也是Alan第一次從成都趕來北京參與市集。大學畢業後的出國留學計劃因新冠肺炎疫情暫緩,為了在「空檔期」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她作為插畫師開始奔波在各大城市的市集,還給自己的攤位設計了「奇妙三分間」的名稱。

  坐在精心布置的攤位前,Alan喜歡面對面為客人繪制卡通頭像,這也是她的「獨門小技巧」,「在市集上,為了確保創作質量,每天會控制接單20到25單,還可以結識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這也成了我的生活社交新方式」。

  95後陜西男生師堯也經常帶著自己原創設計的項鏈、戒指、擺件等產品,往返各大城市間參與市集活動。「自2017年景立工作室進行原創設計,往常每年都會跑二三十場市集。市集上的銷量能夠占到全年銷量的三分之一」,師堯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對於原創設計品牌,年輕人在線下試戴往往比在網上看圖片更加「有誘惑」。「好多年輕人希望自己的衣服或配飾都有故事性和獨特性,用不同的服飾彰顯自己的個性。原創設計師、藝術家等用個人視角去觀察世界,並提取出美好寓意呈現在作品上,這會讓年輕人尤其喜愛」。

  95後、00後正在成為時尚消費市場的主體,他們的消費習慣也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記者在北京多家市集活動中觀察到,新潮、有趣,甚至有故事的產品往往受到年輕人的歡迎。

  在上述「中秋限定」市集上,和女朋友一起前來逛市集的小程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因為自己對昆蟲很有研究,所以對剛入手的提琴蟲標本畫愛不釋手,「攤主還告訴了我這些昆蟲的捕捉地,十分有意思」。他的女朋友喜歡喝咖啡,在附近的原創咖啡豆手工飾品處毫不猶豫地買了一對耳釘。國慶假期,在北京798藝術中心廣場舉辦的市集上,北京女孩陳爽和朋友買到了純手工香薰燭臺,她們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很喜歡蠟燭的造型,更喜歡攤主介紹的蠟燭標榜的‘拒絕身材焦慮’理念。」

  為什麼年輕人喜歡逛市集?Alan認為,當代年輕人喜歡拍照、打卡,還想要變著花樣去不一樣的地方,既有趣、新潮,又能淘到別致的物品,彰顯自己的不同。「就算淘不到喜歡的物品,拍個照、吃點東西回去,也是快樂的一天」。

  小眾品牌紮堆來市集「試水」

  開著改裝的房車,劈叉咖啡創始人王一凡今年參加了很多場市集。自2020年7月註冊劈叉咖啡品牌以來,因疫情停滯的實體咖啡門店變成了「說走就走、說停就停」的咖啡車。

  對王一凡來說,參與更多的市集活動,就等於在年輕人面前多了品牌推廣的機會。「目前想讓品牌得到認可,賺錢與否倒不是主要考慮的因素。」他舉例說,在「五一」期間參與的市集上,銷售額與人力、攤位費、物料費等花銷基本持平。不過,讓他驚喜的是,已經開始出現「忠實客戶」了,「一些年輕人看到我的朋友圈更新和其他社交平臺的推廣,都會特意趕來喝上一杯咖啡」。

  作為年輕人喜歡的潮流聚集地,市集儼然成了小眾品牌的試水地。不少品牌在這裡接觸年輕人的市場,探索他們喜好的方向,進而不斷調整創新。師堯在設計飾品之初,也曾嘗試採用青銅器等獨特造型銀飾,但在年輕人群裡中接受度並不高。「2018年設計了一款太空主題手雕銀飾,反而很受歡迎,這也成了當下品牌的主要方向之一,目前已有60多款產品了」。

  隨著知名度的打開,「師堯原創」品牌也在深圳華僑城創意文化園擁有了實體門店。但他仍舊願意親自來到各城市的大型市集,每一件產品也要親自進行打磨,「不能辜負我的設計,要讓年輕人感受到自己的心意」。不過,師堯坦言,作為原創設計師,「產品能夠在市場上得到認可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我還要不斷融入新的設計和想法,不斷去創新和升級」。

  王一凡也觀察到,如今的市集不僅讓年輕人能在一個地方接觸更多的品牌,甚至還有咖啡、漢堡、玩具等更加聚焦的主題市集,「比如,之前我參加的咖啡青年節,既讓大家一次品嘗個夠,也能夠讓品牌之間互相切磋,讓年輕人親身體驗手沖咖啡,大家圍在一起等一杯咖啡才有氛圍」。

  與一些超級連鎖咖啡品牌不同,王一凡認為,小眾品牌的加入讓年輕人有了更多的選擇。「小眾品牌的‘匠心’是一大特點,追求的是有自己的創意。在同行裡,有許多小眾咖啡品牌的主理人,既前衛又敢於口味創新,讓咖啡成為‘打卡單品’和‘社交飲料’」。

  在Alan看來,在市集上手繪頭像更多的是為了招攬顧客,關鍵在於後續客源的轉化。「這幾年也開始為一些公司和個人繪制插畫,從不斷參與市集進行初步探索,到現在主要的是在篩選客源,會通過提高價格和接大稿等方式,讓自己的時間消耗和價值更加匹配」。

  有意思的是,記者在走訪時發現,每個原創品牌攤位上都掛著各類線上銷售平臺的QRCode,攤主們希望年輕人在現場購買產品的同時,能夠關註線上平臺,即使今後無法線下購買,也可以持續在網點中選購。「市集是一種很好的在線下相見的方式,但線上銷售也是重要的相輔相成的形式」。

  市集業態怎樣才能走得更遠

  既能吸引年輕人前來,又能召集一批原創品牌參與,近幾年,市集業態已在全國各地「開花」。不僅許多商場、藝術中心熱衷於通過市集增大客流量,諸如伍德吃托克一樣的專業市集平臺也不斷出現。他們致力於打造開放平臺,推廣消費品牌,還希望挖掘消費文化背後有趣的人。

  長期參與和觀察市集業態的廈門紅頂藝術社區品牌負責人方女士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他們希望打造聚合平臺,讓零散的小眾品牌或獨立設計師能夠快速測試與市場的匹配度、找到客源,客人也可以在同一平臺購買到多種多樣的獨特產品,「市集的品牌價值很高,我們也願意去全國各地聯繫有才華的獨立設計師,他們能夠靠市集得到客源和資源,不再為生計擔憂,才能夠將自己的才能堅持下去,更專註地投身藝術文化中」。

  但與商場主辦免費市集不同,此類專業市集往往要收取門票費和攤主的攤位費。「雙向收費」的形式讓一部分年輕人費解。但Alan和師堯均認為,「市集發展到當下,已不再是一張桌子一個板凳的初級版本了,專業市集平臺擁有專業策展人,會對整體活動物料、品牌宣傳等進行統一規劃,參加市集就不用擔心宣傳和客流的問題了。主辦方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和場地租金,收費是可以理解的,問題主要在於收費的標準如何評判和制定」。王一凡也認為,收費是理所應當的,「主辦團隊也有運營成本,目前收費市集的門票均在100元以內,不算很貴,只要今後控制好對消費者的收費限度,大家都會覺得值了」。

  「門票收費會篩選出對市集真正感興趣、願意消費的年輕人,即使繪畫過程需要等候或中途休息,客人都會表示理解,這讓我很感動」,Alan也坦言,她繳納過的最貴的攤位租金是每天1700元,那個市集向每位客人收取70元門票費,但主辦方在相應會場服務、疫情防控預案等方面並沒有做好,「因為門票出售沒有控制數量,導致活動人員過於密集,因疫情防控要求,最後一天限流導致了市集提前結束;甚至參展過程中還出現了停電等突發情況,主辦方沒有做到及時處理和對攤主的盡責解釋,讓我們很失望」。

  除了收費標準需要主辦方自我考量外,方女士還認為,在百花齊放的市集業態下,消費者和小眾品牌方對於市集的要求越來越高了,「一方面,如果市集不能變著花樣創新,在市場趨於飽和的狀態下,很難招攬到更多優質資源;另一方面,優質、原創品牌仍然數量少,導致許多市集同質化問題出現。盡管市集在當下發展穩定,但如何長遠發展,還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去把好的品牌不斷篩選和培養出來,為年輕人提供更多選擇」。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孟佩佩文並攝

  來源:中國青年報

About 小秘書 3358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