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漢服坑」!造型師帶你玩「穿越」

  來源:昆明日報-掌上春城

  掌上春城訊漢服熱至今已近20年,在收獲大量愛好者的同時,市場也催生出一批漢服造型師。漢服造型師要具備什麼技能?對從業者有何要求?這個行業的前景如何?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昆明的9名漢服造型師。

  市場火爆

  「漢服熱」

  催生出旺盛的漢服造型需求

  漢服不單指漢朝服飾,更是整個漢民族幾千年流傳演變的傳統服飾。衣冠變化往往是文化移風的「先行者」,某種角度上,不同朝代的漢服是那段歷史的縮影,而漢服則承載著華夏文化的深厚底蘊。

  2003年11月22日,一個叫王樂天的電力工人身著漢服行走上鄭州街頭,與現在華麗多樣的漢服相比,王樂天當時穿的那件漢服很「簡陋」,甚至不合身。當時有新聞媒體在報導中稱「絕跡了300多年的漢族服飾,重現神州街頭」,引起國內外廣泛關註。正是這次報導,讓很多人開始對歷史悠久且豐富多彩的傳統服裝產生興趣。「王樂天穿漢服在街頭行走,那是我第一次認識漢服。從那以後,我對漢服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之後就‘入坑’了。高中經濟不獨立,一直到大學,跟漢服接觸的機會才多起來,之後越來越喜歡,現在成了一個妝娘。」 浮生是一位兼職漢服造型師,圈內人叫她們「妝娘」。

  「王樂天事件」後,越來越多的人逐漸認識並接受漢服,並且愛上漢服文化。2018年,為了弘揚傳統文化之美,共青團中央與bilibili網站聯手發起了「中國華服日」活動。全國各地的漢服愛好者每年也會舉行很多漢服活動,如在花朝節、上巳節、七夕、中秋等節日穿上漢服聚會遊園。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穿漢服,綰起傳統發髻,行走在大街小巷。

  喜愛漢服的人不斷增加,漢服經濟也隨之火熱。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中國漢服愛好者不斷增長,至2018年,漢服愛好者數量達204.2萬人,如此數量的群體,卻支撐起超過10億元的消費規模。而在2019年,漢服愛好者數量大幅增長,達到356.1萬人。數據顯示,2015—2020年,中國漢服市場規模由1.9億元劇增至63.6億元,預計2021年漢服市場規模將突破100億元,且未來仍有較大增長空間。

  漢服熱潮也催生出旺盛的漢服妝造需求。「很多人喜歡穿漢服拍照,而妝造是整個形象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但漢服妝造有很多講究,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的。所以一部分人漸漸從漢服愛好者轉變為漢服造型師。」漢衿閣漢服館的老板兼漢服造型師南木說。

深入「漢服坑」!造型師帶你玩「穿越」 相親聯誼 第1張

  覓唐記工作室為復原畫像手制漢服 受訪者供圖

  從業群體

  漢服造型師多為年輕女性

  從愛好者變為從業者

  艾媒咨詢發布的《2021中國漢服產業現狀及消費行為數據研究報告》顯示,中國漢服消費者中64.8%為女性用戶,26—40歲用戶占比超六成。而漢服造型師的年齡結構也偏向年輕化,在受訪的9名漢服造型師中,有7人為80、90後,另外兩名為00後。「喜歡漢服的大多是一些年輕女孩子,其中一些因喜愛而轉行,都很年輕。我身邊的漢服造型師大多是80後或90後,00後也越來越多。」覓唐記傳統妝造工作室的漢服造型師玥兒介紹。

  採訪中發現,漢服造型師都是因為對漢服以及妝造有著濃厚興趣,才選擇做這一行。「我最開始是學現代妝造的,剛接觸漢服時覺得自己絕不會入‘漢服坑’,但隨著了解的深入,我發現漢服真的太美了,尤其是其所蘊含的歷史文化底蘊,讓我覺得漢服有一股魔力,心甘情願地買買買。」因為喜歡漢服,又想把漢服當做一項事業,所以南木開了家漢服體驗館。

  在大多漢服造型師中,小時候感受到「披床單」帶來的快樂,長大了也就對仙氣飄飄的漢服失去了「抵抗力」。「我們這群喜歡漢服的90後,應該不會有人沒披過床單吧。小時候看《新白娘子傳奇》,就會披床單來模仿電視劇裡面的人物,可能那個時候,我們心裡就埋下了一顆漢服的種子。」覓唐記傳統妝造工作室的漢服造型師鈺兒說。

深入「漢服坑」!造型師帶你玩「穿越」 相親聯誼 第2張

  覓唐記工作室復原的供養人 受訪者供圖

  職業要求

  了解各朝代妝容服飾

  是簪娘又是裁縫

  漢服形制根據朝代劃分為秦漢、魏晉、唐制、宋制、明制等,各有鮮明的特點。「秦朝時期,服裝大致分為曲裾、直裾兩種。漢朝時,中國經濟、軍事、文化的發展空前繁榮,間接衍生出‘漢服’。魏晉南北朝時期社會風氣自由奔放,雖沿用漢朝時的服裝風格,但變得更加飄逸。唐代形制更加開放,服飾也更華麗,還會吸收一些外來風格。兩宋時期,受程朱理學影響,服裝比較雅致。明太祖朱元璋根據漢族傳統,‘上承周漢,下取唐宋’,重新制定了服飾制度,形成明制漢服,明制漢服端莊溫婉且華麗。」玥兒介紹不同形制的漢服。

  不同形制的漢服,都有相對應的妝容和造型。「穿一套明制的漢服,不可能去化一個唐妝或是梳一個唐朝的髮型。」鈺兒說,在專業妝造師看來,要想把漢服穿得好看,妝容造型是必不可少,幫助客人換裝、化妝和盤髮是她們日常的工作內容。「一般的漢服妝造不到1小時就能完成,如追求精致或要求原樣復制,時間會長一些。」鈺兒介紹。

  不同朝代的妝容也各有特色。「秦漢妝容寡淡素雅,魏晉時期女子喜敷鉛粉、描長眉、點朱唇,盛唐時期妝容濃烈鮮艷,喜歡畫面靨、花鈿,眉形多達幾十種,宋朝女子喜歡戴冠、畫半唇妝、纖細八字眉,明朝妝容清淡雅致。了解這些,只是我們這個職業的基礎而已。」玥兒介紹。

  漢服造型師的工作一般分為兩類,一類是現代,一類是復原。虞陽閣漢服館漢服造型師楊媛介紹,現代漢服妝造在傳統基礎上融入現代審美,這種造型只要求美,造型較為多變,「更有仙氣」,楊媛說,「復原類的妝造比較講究,我們通常根據各朝代畫卷、壁畫、陶俑等為依據,復原人物形象的裝束。我們現在復原得比較多的是敦煌莫高窟、法海寺、永樂宮等壁畫上人物的裝束。」

  這就要求漢服妝造師學習大量的歷史文化知識。「從第一天學漢服妝造,我就從沒停止過學習,從出土文物到國畫冊,都在認真研究。」玥兒說。

  為了完成嚴謹的復原,漢服造型師還發展出更多的技能。「要做復原,很多服裝、頭飾和配飾都買不到,需要自己做。最初級的是做假髮包,進階技能是做頭飾,有些頭飾的工藝非常龐雜,甚至是非遺的工藝。我常用到的工藝有仿絨花、纏花、仿點翠、熱縮、輯珠和仿篆刻等,因為常做髮飾,所以我們又被叫做‘簪娘’。最近我在研究泥塑,自己琢磨用泥塑做金鎖,用泥胎造型,貼上金箔、瑪瑙、珠子,還挺有模樣的。」玥兒介紹,復原類妝造還要求造型師能制作服裝,「有的服裝工廠做不出來,我們只能自己做。我們復原敦煌莫高窟盛唐130窟《都督夫人禮佛圖》的局部供養人時,服裝都是我們自己做的。做這一行,無論是妝容髮型,還是服裝配飾,都得不斷學習,都需要保持耐心。」鈺兒說。

深入「漢服坑」!造型師帶你玩「穿越」 相親聯誼 第3張

  漢衿閣漢服館的手作頭飾 記者:薛瑞鵑

  職業特點

  有兼職全職之分

  經營有淡季和旺季

  漢服造型師對性別和年齡都沒有要求,不需要職業資質,也沒有行業標準,想要贏得市場,關鍵看自身修為和手藝。

  雖然職業門檻低,但漢服造型師也需要大量的學習。採訪中發現,全職的漢服造型師一般接受系統學習的時間超過兩年,投入的資金大多超過在5萬元,而兼職者投入的時間和成本略少。「我前後學了4年,當時昆明還沒有教授漢服妝造的地方,所以我去了杭州,又到北京進修,一共花了差不多20萬元。學化妝是一件特別花錢的事。」月思造型的漢服造型師一元介紹。

  對於高昂的學費,南木也深有體會。「我們當時去找被譽為‘天下第一梳’的楊樹雲老師學漢服妝造,因為老師本身很厲害,所以課程費自然不便宜。一門課的費用在1萬元左右,當時學了四五門課,還挺花錢的。現在有空還會去進修,所以還會不斷地花錢學習。」

  採訪中發現,絕大多數漢服造型師都會遇到接單量不穩定的問題。

  在開辦體驗館或工作室的全職漢服造型師之外,有大量兼職者。「大概是3年前,開始對漢服感興趣,看著一些教程簡單地模仿起來,後來有機會到杭州學了一段時間。畢業後進入了一家勞務公司做會計,所以只能做兼職了。」兼職漢服造型師棉花介紹。

  兼職漢服造型師大多只能在周末和節假日接單。「一般接單後要先跟客人溝通,了解他們對形制、風格的要求,並提供一些建議。最後再確定化妝的時間和地點。」兼職漢服造型師賽琪亞說。兼職者的接單量也不穩定,「客源主要是靠朋友或合作攝影師介紹,有時候一周一單,有時候一個月能完成十幾單。接單時間不固定,單量也就不會穩定,所以也不指望靠兼職賺錢,更多的是愛好罷了。」棉花介紹。

  全職漢服造型師還要面臨淡季和旺季的問題。「漢服活動一般上半年多一些,花朝節、中國華服日等都在上半年。活動多的時候,可能要忙個對時,沒活動時就比較清閒。我前兩天去參加的‘2021漢服節·廣州’活動,從凌晨4點多就開始準備做妝造,化妝、補妝,一直忙到了第二天深夜,三四天都是這樣。」一元說。

  行業隱憂

  定價混亂

  侵權行為經常發生

  沒有職業標準,漢服造型師的專業程度就良莠不齊,缺乏行業規范,漢服造型師的收費也就高低各異,價格從七八十到上千元不等。

  在美團搜索漢服妝造,顯示結果有漢服造型工作室,也有古裝影樓,甚至還有美甲美髮店。在一些美甲美髮店,一個不帶服裝的漢服妝造僅需七八十元,而在漢服造型工作室,連上服裝頭飾的妝造價格大多在400元以內。

  而在漢服市場行情較好的成都、杭州等城市,美團上標明的漢服妝造少則兩三百元,多則上千元。「與昆明相比,杭州、成都等城市的漢服市場行情更好一些。在昆明,一個完整的漢服妝造,連著服裝、妝發,也就三四百元,可能還達不到其他地方收費的零頭。很多同行為了搶市場,都在打價格戰。」月思造型的漢服造型師陳思介紹。

  除了定價參差,同行惡性競爭以外,漢服造型行業還存在一些侵權行為。有的不良商家會盜用同行的妝造圖,去與人洽談合作。「一個同行拿我們的復原妝造效果圖去接單,接單後自己卻做不出來,只能來找我們。我們非常生氣,沒幫她。她這種行為,已經侵害了我們的合法權益。類似情況很多,所以我們現在發出來的妝造效果圖都會加上水印。」玥兒說。「現在沒有行業規范,才讓這些侵權行為有空子可鑽。從整體上看,這些行為會破壞行業的形象和秩序,造成惡性循環。」談起這些,鈺兒有些憤懣不屈。

  都市時報全媒體記者:薛瑞鵑

  責編:畢群

  編審:周曉雪

  終審:錢紅兵

  本文來自【昆明日報-掌上春城】,僅代表作者觀點。全國黨媒資訊公共平臺提供資訊發布傳播服務。

  ID:jrtt

About 小秘書 25855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